这样的爱我不能拒绝

-- 我信主的心路历程

 

金春丽

 

作为一个普通的技术移民家庭,先生和我从一九九九年九月底踏入加国,就步入了找工、求学的北美寻梦之旅,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日他考完了“托福”(编者按:这是移民申请大学必须要考的英文试,通常以六百分为及格标准),我们俩着实被他六百三十分的成绩激励着,准备继续读书。就在他准备申请多大的过程中,医生的宣判一下把我们摔到了谷底,说他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得了癌症,二月二十九日要动手术,根据切片做最后的确诊。

 

凡事靠自己的观念垮了

 

我永远忘不了手术后主治医生对我说的那句简单的英语: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一切才刚刚开始),就是这简单的句子让我瘫软在门口边的椅凳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已不会思想,等我见到病床上的先生,盖着白色的床单,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虽然我明白他只是麻药的药劲儿还没过,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我站在他床边,怎么也止不住我的泪水……最后还是护士怕我影响到病人的心情,客气地让我离开了病房。

 

我得承认,我第一次去教会就带着强烈的目的,牧师在台上布道,我就在下面哭,一边在心里说:“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位像你所说的这样一位全能的神,人类的救主,就请这位宇宙的主宰救救我的先生,只要他能好起来,让我怎样我都不在乎……”一边哭一边心里这样呼求,牧师布道的主题已模糊不清了,只记得牧师祷告时刚好为我们所有人的亲人祈福,不管是在身边的还是在远方的,我又泪如泉涌……

 

福音营泪流满面地决志

 

不久,一位很好的基督徒送我一本启导本的《圣经》,这本《圣经》很厚,我也读得很认真,我去教会和查经班虽然不能很连贯,但已认识到有很多我们人控制不到的因素,凡事靠自己的观念也垮台了,且不说人心的变化无常,如果我们的身体不能正常运转的时候,我们就能深深地体会到人是那样的软弱和渺小。我先生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一直像个山一般让我依靠着,我跟他在一起,唯一的忧虑是怕他爱我不够我爱他那么深……随着他开始化疗,我真的是完全崩溃了,终日以泪洗面,我的心阴霾满布,就是走在蓝天下,所能看到的也只是蓝天里唯一的一块云。我已走在人生的边缘,不知何去何从,有时还对先生发脾气,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就在这时候,身边的几个基督徒给我报了名,去参加在白求恩故乡举办的福音营,庄百里牧师讲完道呼召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地站了起来,庄牧师让决志的人留下来,向我们祝贺,我只说了一句:“我回家了。” 就泣不成声了……

 

他手术前我还住在医院

  

我仍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的事发生在我家,但我记得我是一路唱着“野地的花”回到家的。先生因身体的关系不能同去,对我的状态还有些担心,他怕我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不停地安慰我:“我们应该相信医生的治疗,而且北美是医学很发达的地方,我在网上也读了很多关於这方面的资料,会好起来的。”他不理解我的神,我也不能清楚地描述我的感受,总之,对於有着强烈无神论背景的我们而言,我忽然对他大谈创造天地的神,要相信神会改变一切的这些话,反而吓到了他,他一方面担心自己的身体,一方面又忧虑我,觉得我的情况不妙。

 

就在这种乱如麻的状态里,我们又接到了雪上加霜的消息:二零零一年一月下旬他还要做一个大手术,我彻底糊涂了,我不是一直祈祷求神医治吗?为什么生活还在往下跌,这回我真的病倒了,到了他手术的日子,我还住在医院里,他只能一个人去面对那份巨大的痛苦。在手术的前一天,庄百里牧师来到我们家,带领他决志信主。

 

二十厘米刀口五天出院 

 

后来听我先生的见证才知道,在大手术前的麻醉室里,他自己跟神第一次祷告:“神啊,妻子也病了,别人手术前都有家人陪着说说话,只有我是一个人,你帮助我们,让我们俩人都好起来吧!” 在他作完这个祷告之后,一个说国语的麻醉师走进来安慰他说:“你的主治医生是专业权威,你睡一觉儿就没事了。” 同样的意思用自己的母语来表达,在当时那种特定的环境,感觉特别的亲切,他仿佛明白了神的信实,也真的放下心来……。后来所发生的一切就更奇妙了,二十厘米长的伤口,五天的时间就出院了,不仅如此,他每天都会做好可口的饭菜去医院看我,他知道我吃不惯医院的西餐,要知道此时的他身体还很虚弱,又买菜做饭,着实不容易。每天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病房的门口,是我最高兴的时候,虽然腰板儿不像以前挺得那么直,可是看到他的皮肤开始有光泽,最重要的是他脸上的平静、温和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太多“偶然”面前知神信实

 

我知道牧师和弟兄姊妹都在为我们迫切的代祷,很快我也回到家中,两人互相扶持,一起去教会,追寻着这宝贵的救赎真道。当然也有灰心的时候,因为生活的压力仍然很大,我们所能做的工作也有限。可是我们的神是奇妙的,在祂供应我们的过程中,也是培养我们信心的一个过程,多次经历“山穷水尽疑无路”,可结果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尽管如此,我们习惯性的进化论思维总是把神的看顾当成“偶然”,“巧合”,的确,我们已决志信主,可是面对生活的时候仍然用自己惯用的一套做法。感谢我们的主,祂真的非常有耐心,等待我们慢慢地学会依靠祂,通过很多的事情,祂给我们明白他一直在那里帮助,只不过是用祂的方式,而我们却不懂得,因为流浪了太久对这份父爱已经陌生,也不理解……祂不离不弃的爱和忍耐,终於让我们在太多的“偶然”  面前低下了自己的头,我经常这样求问我们的天父:“我就是这样一个有时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的人,神啊,你为什么如此顾念我,为我这样一个不值的渺小的人,甘愿承受十字架那么大的屈辱和痛苦,丝毫不顾自己的属天的尊贵!” 我实在是无法忘记你在十字架上的呼喊:“父啊,赦免他们;因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也忘不了自己读到这句天籁之声时一直在落泪,那一刻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故事,因为这不是来自人间的爱,人间的爱不能这般的无限、如此的舍己,我彻底地折服在你的爱里……

 

    主啊,因你的忍耐

           我们愿意悔改

     因你的不弃 

        我们愿意改变 

     因你十字架的献祭

           我们愿意放弃自己

     把生命的主权还给你……

 

复活节先生和我同受洗

 

就这样,二零零二年复活节先生和我一同接受了洗礼,“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以弗所书45-6)从此,在耶稣里,我们有了盼望,那是永生的盼望,是完全超越物质的,同时也明白了“云上太阳,永不改变”的意义,使我们的人生因依靠主而快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