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湖景公园(HighPark)随笔

雪 成

  7月的第一个周六,教会在High Park 公园举行野餐。野餐结束后,独自在园子里溜达。

  “High Park”,学生团契的一个弟兄翻译成“高高的公园”。从临街的入口看,看不出它高在何处,实际上,它看上去和街道在同一个高度。进入公园后,沿着一个陡坡,下到谷底。从这里向两边看,是高高的山岗,被密密的绿树掩映着。这才明白,为什么园子名字叫“高高的公园”,也有人翻译作“湖景公园”。

  谷底中间是一湾碧绿的湖水,与不远处的安大略湖相连。湖面上,一群群加拿大雁在悠闲、优雅地游荡着,不时把头伸入水里觅食,或三三两两在一起嬉戏。湖边是高大的垂柳,坐在随风轻荡的柳枝下,脱去鞋袜,赤脚伸进湖水中,一股清凉立即沁入肺腑。

  风悠悠地吹过,惹得枫叶哗哗作响,这时从高岗的一把长椅上,俯瞰下面的湖水,夏日明亮的阳光,照在翻动的树叶上,幻成一片片细碎的闪光。不远处,有几株粗大、古老的枫树,一半树枝已枯死,反而显得历经风雨、几度沧桑、愈发伟岸。

  那一刻,觉得这世界好美!

  我的手中正捧着英国分析哲学大师理查德?斯温伯恩(Richard Swinburne)写的《上帝是否存在》(胡自信译,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这位老先生“用现代科学的标准,辅以现代哲学的严谨分析”,以实证的分析哲学方法,论证神的存在。

  忽然想起,神的存在还需要证明吗?眼前眼目所及的一切,那山、那水;那蓝天、那白云;那游荡的大雁,随风飘拂的垂柳和柳树枝头婉转鸣唱的雀鸟;还有满园盛开的鲜花,不都在高声述说神的荣耀、神的真实吗?

  为什么世界如此美丽,不正是因为它的创造者是至善至美的吗?不正是因为慈爱的神在创造时,把祂优雅美丽的特性印在了一切被造之物的身上吗?所以,祂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只是,你需要一棵纯净的心,才能听见这呼喊;你需要让真光进入你的灵魂,才能领受这中间的美丽。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马太福音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