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出黑暗入光明

韦 雪

  我出生在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几千年中华民族望子成龙的传统,与刚刚复兴的高考制度带来的应试教育和激烈竞争一拍即合,将我带入了那个学习成绩至高无上的年代。我度过了风光无限的小学六年,考入了市重点的数学特长班。由于同班同学都是佼佼者,我无法再靠小聪明混到好成绩,压力一天比一天大。我从一个活跃分子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每天都用自己单纯且幼稚的小脑子思考所谓“人生的意义”。对我来说,人生的意义显然不是好成绩、竞赛第一名或是随之而来的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及高薪工作。然而,我所接受的教育让我想不出人生还有什么其它意义。那个时候,我迷上了科幻小说,我太需要寻求一种解脱了。由于大部分科幻小说都在讨论人类的起源及去向,我便从那时候深信宇宙冥冥之中有一位主宰。每当难过的时候,会在日记里向他祈祷,我称呼他为“上帝”或“真主”,因为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两者的区别。所以,当我得知我将随母亲移民去加拿大的时候,我激动得当时就在日记里写道:“感谢上帝,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到了加拿大,很快就有人介绍我们去教会,我也很快地信主受洗了。那时候,我16岁。

  受洗的时候,我还并不明白重生得救的意义。来加拿大之后,生活之艰辛让我和母亲常常相对而泣,所谓“重新来过的机会”并不如想象的浪漫。信主受洗,很大程度上出于我对精神寄托的渴望。但是,感谢神,他并没有因

  此而放弃我。在我之后的信仰旅程上,他一直耐心地等待我回到十字架上的耶稣面前。

  洗礼之后的五年里,我并没有认真地读过圣经,也极少因渴慕神而祷告,只有在发生重大变故手足无措的时候才想到向神求助。我不喜欢去教会,觉得牧师讲道生硬乏味;不喜欢参加团契,因为当时的教会里大部分同龄人都是第二代移民,和我少有共同语言。同时,我的思想受到一些后现代文学的影响,绝对真理及道德标准在我的意识中开始慢慢模糊。我在学校没有知心朋友,对前途没有明确方向,对家人无法真心理解,我慢慢地开始悲观、厌世。我相信有神,但他在我的头脑中从一个拯救我的神成了一个高高在上、不问世间冷暖、铁面审判的神。我无法说我爱他。我怕他,那一度使我有所寄托的信仰,反而成了我精神的枷锁。大多数时候,我刻意忽略这些形而上的问题,巧妙地将信仰和我的生活隔离开来,我的生活和非基督徒没有一点区别。说到永生,我真的不是很关心死后是否可以上天堂,我甚至悄悄觉得上帝用信他才能进天堂作为交换是颇为卑劣的。我一直坚称自己是基督徒,只是不愿意背叛我头脑中的上帝而已。这几年,我始终活在罪的捆绑之下。我自私、虚荣、欺骗、背信;不去爱别人,还反过来埋怨人情淡薄,始终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怜自哀,终日沉迷于流行音乐、动漫画和电影(还都是非法下载的)。我并不是不羡慕教会里那些虔诚的基督徒,他们的信心、平安和喜乐是我望尘莫及的。听到他们谈起神的恩典,我想,神何时才会这样眷顾我?听到他们的祷告,我想,我有一天也能这样发自内心的赞美主吗?他们身上仿佛有光环,无论是唱诗敬拜、查经祷告、交流分享,都让我羡慕不已。我不知道如何像他们一样,或者说,我并不确定自己真的希望像他们一样,去坚定地相信我已经快要放弃的上帝。很多时候,别人问我信仰带给我什么改变,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我也从不去向别人传福音。在非基督徒同学中,我反而落得“另类基督徒”、“不拉人入教的基督徒”等名号,我心里真不知道该自豪还是该悲哀。

  这样的生活过了五年多,我的人生转捩点发生在大学第四年初,也就是我22岁生日之前。那之前的几个月,我的人生基本是荡到了谷底。我的祖父母在两个月内相继去世,失去亲人的伤痛让我心碎,更让我心碎的是,我并没有向他们传过福音!我学习却换来惨不忍睹的分数,苦心经营的感情却换来痛苦,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自顾不暇,前途更是一片渺茫。我没有信心,没有方向,没有盼望。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我可以依靠的,也没有我可以为之努力的。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又重新回到我的生命里,且是以极严峻的形态。我凭着自己的理性拼命地求证,希望可以找到上帝是存在的,以及他爱我的证据。那段日子,我没有食欲、脱发、抑郁、需要借助酒精才可以入睡,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希望可以真正找到神,希望他可以救我,因为我已经无法自救了。也是那段日子,我开始翻开封尘的圣经,找出其中关于爱的经文,反复诵读,希望我可以找到这样的爱。慈爱的神看到了我的苦境,听到了我的哀声,应允了我的呼求。

  大四这一年本是大学生们削尖脑袋找工作投简历等面试的阶段,我因为上述种种,根本无心求职,自暴自弃地认为根本不可能有公司愿意雇用我这样的人。但还是为寻求心理安慰去学校的职业中心 (Career Center) 请老师帮我改简历。老师告诉我,简历的电子邮箱要用utoronto的比较专业。天晓得我那个邮箱自从大一注册之后就根本没有用过。密码早就忘了,还要专门去图书馆找回密码。自从改好简历之后,我不抱任何希望地投了四五家公司,其中还包括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当时还有毕业就回国的念头)。既然是不抱希望投的,也自然不会记得看看他们是否给我回音了。那个utoronto的邮箱,我依然不记得登录。过了一两个月,一天我正在打工,突然想到这个邮箱,并且觉得起码应该登录一下。很莫名的,我当时其实并没有想过会有任何新邮件。回家之后,我就登录了这个邮箱,发现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一家美国的保险公司叫我去面试(我居然根本不记得我申请过这家公司,可见我对求职一事多么不抱希望)。这封邮件彻底地征服了我。我一直不相信会发生的奇迹,居然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这是神在告诉我,他爱我,这就是证明!我除了赞叹和感恩,毫无其他言语。我终于知道,即使我从前是如此悖逆、任性、软弱、不信,神不仅容忍,并且主动将我寻回。这不正是我在苦苦寻找的爱么?这件事之后,我一下子振作了。我把神的大恩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有人为我高兴,有人表示不解,有人觉得我有病,而我只在乎把神的爱与人分享。

  我开始固定地去教会、团契,每次唱诗歌或听别人分享,我总是一下子泪流满面。我开始读圣经,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神的话语如此美妙动听,又如此深奥精髓。从前耳熟能详的经文,像“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以前觉得就是一个比喻,现在突然让我感动不已。从那时开始,我常常从神的话语中得到安慰和启迪,我常常遗憾为什么从前没有意识到神话语的宝贵。我开始学会祷告,赞美神。从前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基督徒祷告起来没完没了,现在终于知道了,神的美好千言万语也说不完,多么华丽的词藻在他面前都苍白失色。我也开始听讲道集,并阅读属灵书籍。

  更让我讶异的是,我的生命从此180度转弯。我的心灵不再空虚,就像耶稣说的:“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下)我终于明白了从前的空虚,是因为我还不真正认识耶稣,不知道他已涂抹了我的罪——用他的生命!那捆绑我的罪,已不再辖制我了,因为耶稣告诉我:“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再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保罗也说:“从前你们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以弗所书5:8)

  从前我在学习时一定要听音乐,吃饭一定要看电影,追各种动漫画的最新连载,喜好虽不是罪,非法下载却是罪了。这些牢牢地捆住了我,以至于没有音乐我就无法学习,为了不落伍,不得不去继续下载新的音乐电影和动画。后来,我的电脑坏了,需要重新装。从前电脑里下载的音频和视频文件还没来得及备份,就付之一炬了。装电脑的时候,我还靠着神胜过了装盗版系统及软件的试探。重装之后,我的电脑一贫如洗,没有Microsoft Office,从前苦心搜集的几百首歌、几十部电影,以及不计其数的漫画书的电子版,全部烟消云散。然而,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我知道,我再也不需要依靠这些东西来寻求满足或麻痹自己了。

  大学四年,我的生活一直非常不规律,尤其是低谷的时候,我总是在天亮的时候才睡去,下午才醒来,很多课程一年下来才去过一两次,全是靠临考前彻夜泡图书馆才能勉强过关。神给我从里而外的力量,矫正了我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我坚持早晨九点之前起床,早晨的课一次也没有缺席。从前打工稍微有些疲倦就打电话当天请假,弄得老板和同事都很生气,我还怪他们不体谅我一个兼职学生的辛苦,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从前所做的是多么恶劣。大四下半年,由于课程不多,我基本是全职打工,在店里人手紧缺的时候,承担了很多责任。我的基督徒老板对我说:“你从前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信仰带给你的改变?”那还用问吗?

  从前我虽然不是很奢侈,但多少还是有些虚荣,喜欢买名牌以及很多中看不中用的小玩意,即使在我家并没有这样经济能力的时候,这让我的母亲很伤心。然而,神帮我挪去了物质的捆绑,我不再享受物质带来的虚荣。更重要的,我开始深刻地意识到我所有的来之不易,母亲这几年供我上学及生活真可谓含辛茹苦,我曾经还经常怪她不理解我,而我又何尝理解过她?我一直说我爱她,然而我所作的,只是徒增她的伤心与失望。从前和母亲同住一个房间,她第二天还要早起工作,我却在她入睡之后上网聊天,完全不考虑她是否可以休息好。但是,感谢神,因着神的爱,我开始懂得如何去爱她。我开始不是为炫耀自己的手艺而为妈妈做饭,她睡觉时我绝对不用电脑、不讲电话,帮妈妈做各种家务,为她祷告。从她的反应中,我知道,妈妈感觉到了我的爱,看到了我的改变。

  神带给我的改变还有很多很多。这些改变,是我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我深深地感到《奇异恩典》这首诗歌是多么的真实。我从前岂不是一个瞎眼的、失丧的?但因为神爱我,耶稣把我从罪里拯救出来,圣灵引导我顺服神,我今天看见了、回家了!相信耶稣的意义远远超过进天堂那么简单,有神的同在就是天堂;经历每天生命的更新,就是行走天路。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这是受洗之人必会收到的一节经文,我也不例外。然而,受洗时我并没有真的在基督里,也就没有成为新造之人。直到有一天,基督真正进入我的生命,我才成了新造的人。你愿意让耶稣进入你的生命,让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