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永生的盼望

瞿春宏

  平生第一次星期天走进教会参加主日崇拜是在2005年9月11日,那时我刚刚移民加拿大2个多月。那天早上,想到我的母亲就要在北京时间9月12日星期一上午8:30,被推进手术室做心脏瓣膜置换手术;而多伦多11日早上9点,正是母亲手术前的晚上,远在中国的母亲一定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不能入睡吧?3年多后的今天我仍清晰地记得那个星期天的早晨,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痛我的眼睛,天空是那么地蓝,看不到一朵白云,而我阴霾的心中却看不到一丝光亮,时间仿佛停滞,每一秒钟都十分难熬过去。于是跟着房东张大哥一家走进了教堂。周围是些什么人、牧师在台上讲些什么都与我无关。我只是找个座位坐下,闭上眼睛默默地向老天爷或上帝呼求:请让我母亲好起来!当时我心里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有位掌控着人类命运的神,称他为上帝或老天爷对我都一样,只是一个代名词。

  星期一凌晨,我接到了弟弟从国内打来的电话,告诉我母亲的手术很顺利,心脏逢合的那一刹那,母亲的心脏恢复了跳动,血液从体外循环又转为体内循环。我发自内心感谢那位我还不认识的神,我相信是祂垂听了我的呼求!

  从这以后,我便每个星期天都到教会参加主日崇拜。这是一间西人教会,牧师讲道用英语,我听懂的不多。我在国内时接触过《圣经》,知道一些《圣经》内容,但认为那只是一些神话故事,而《圣经》只是一本宗教书籍。然而,当我来到教会听牧师讲圣经,他却是把圣经作为神的话语来宣讲。我从讲道中得知圣经是神透过40多位不同身份的作者,其中包括君王、宰相、医生、税吏、渔夫等,从公元前1430年到公元90年左右,历时1500多年编写完成,是神启示给人类的话语。大部分作者都互不相识,而且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写作。然而,整本《圣经》却能前后呼应、彼此承接、互不矛盾,这使我惊叹万分!对圣经了解得越多,我就越渴望知道得更多。

  参加主日崇拜和主日学,让我遇见了这样一些人:双博士学位的牧师,在非洲传道14年,3个孩子都是在非洲出生的;退休的老牧师在越南传道多年,每天太太为他准备的午餐都让给了饥肠辘辘的孩子们,因此他养成了不吃午餐的习惯;麦吉尔大学硕士学位的年轻牧师,讲道时穿的西服是在二手店作半价销售时买的。正如马太福音5:14-16所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他们及之后我遇上的许多基督徒的行为就是极好的见证,他们发出的光引导我来到了主面前。

  每次主日崇拜我们都是一家人同去。我先生当时是一个只相信实证科学、并将孔子的言论奉为经典的人。在教会他遇见了一位老先生,来自波兰,年青时侯就赚够了钱,现在穿梭于各个教会讲述用逻辑分析的方法证实《圣经》的真实性。于是他选择了这位老先生的课程。这对他来讲是个很好的开端,他虽然不完全同意这位老先生的一些观点,但至少从一开始就没有用排斥的心理来学习《圣经》。

  一天,散步时路过一间很小的教堂,草坪上插着一块很不起眼的小木牌,上面写着每周二、四晚ESL学《圣经》。抱着学英语的心态,我先生走进了这间教会。牧师不容置疑、十分绝对性的讲解和答复,深深吸引了他。于是每逢周二、四晚都去,坚持了一年多,直到第二个孩子诞生。

  在我们特别渴望更多地了解《圣经》的时候,王占臣传道邀请我们参加林述仁大哥家的查经班,在查经班上遇到了来自北京搞古生物的段阿姨。对年代的考证一直是困惑着我们的大问题,而段阿姨的回答是:“放射性同位素测出的年代实际上是不准确的。一座火山用同样的方法有的人测出是有2000年的历史,有的人测出是有一亿年的历史。”竟有如此巨大的误差!我们相信的科学实际上只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方法,并不是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而人类的狂妄和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是多么的可笑和可怜。人的能力实在是太有限,竟想着要去弄懂一切。正如箴言9:10所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人只有谦卑下来,放下自我去研读《圣经》,才会发现其中句句是真理。要想深入了解《圣经》,对我们这些近40岁才来加拿大的人来说,得听国语讲道才行。于是,我们转到了士家堡华人福音堂参加主日崇拜,而先生床头放着的每日必读的《论语》,也换成了他称为“红宝书”的《圣经》。感谢神的一路引领和拣选,我先生于2006年感恩节受洗归入基督,而我却一直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2008年5月12日,我因为左脚背上一个半颗米粒大小的创面引发严重感染,高烧不退,平生第一次进了急诊室。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还是母亲节。大儿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到我床前。当时左脚已肿到小腿,只要有一点垂直方向的移动都会刀割般的疼痛。星期四下午还推着小儿步行往返半个多小时送大儿去学中文,一路行走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晚上临睡前涂了点药膏,贴上创可贴,只是希望小创面早点愈合,第二天走路不要被鞋磨着。没想到半夜便发起烧来,第二天下午先生下班回来时,已高烧近40度,整个左脚十分肿胀。当时小儿才9个月,先生得照看他。于是李爱英姐妹过来带我去看医生,医生一看情况不妙,马上开了抗生素,要求每隔4小时服一次。我上着闹钟严格服药,但两天过去不但没有一丝好转,反更严重。捱到星期天下午,觉得不去医院已经不行。于是毕安莉姐妹将大儿带走,何慧玲姐妹撇下自己的三个孩子陪我上医院。量了体温、心跳和血压后,护士让我马上去登记。登记完才几分钟的时间,就听到广播叫我进去,而在我前面来的人还在等。急症室里人很多,还有几个警察,医生正在处理一个因打架受伤的黑人青年,一个警察离开时走过来对我说两年前他的脚也像这样。看他步伐稳健地走了,我心里略感安慰。当时我想到医生为保我的性命,可能会将我的脚锯掉。一处理完那个黑人,医生就过来看我,对面一个在餐馆打工切着手指,鲜血直流的男青年抱怨不止,说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医生看后马上开了静脉注射针水,不拔针管,要打一星期。由于我不能行走,以后6天会有护士来家里注射。这就意味着我什么都不能做。小儿被强行断奶,他哭我也没法抱他。脚痛如刀割一般,心却比刀割还痛。只能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一小片蓝天和随风摇曳的枫叶。

  在病床上静卧的一星期,我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其中思考得最多的是人的生和死。生命脆弱,人生短暂!今天不知明天事。“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路加福音12:25)每天清晨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应该为我们还活着感谢神!以前在国内我经常往心内科住院部跑,见到过不少濒临死亡的人,痛苦、绝望、恐惧使病人的脸扭曲。3年前第一次走进多伦多医院住院部去看望那位习惯不吃午饭的老牧师的太太,她的面容至今仍清晰地浮现我眼前,是那么的安祥,温柔的笑容美过病房里堆满的任何一朵鲜花,谁也不会相信她已是癌症晚期。几天后她离开了,老牧师说他们只是暂时分别。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平静面对死亡的人。是什么使他们这样?永生的盼望!“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提多书1:2)我一直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做一名基督徒,其实是信心不坚定。神的应许是那么明确,在约翰福音5:24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圣经又告诉我:“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这样,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约翰一书4:16下-17上)“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我领悟到:原来万物的主宰、至高的神,对我们别无要求,只要我们诚心悔改来信靠耶稣。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感谢圣灵做工,感谢神的引领,2008年10月12日感恩节时我受洗归入基督。不知为什么又是一个12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神让我牢牢记住了这些人生中重要的日子,这些日子记录了我的归主历程。感谢神拣选我成为神的儿女。我愿意一生做主门徒。

  我也感谢神对我母亲的看顾,她手术后再没有住进医院。我受洗前夜与母亲通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告诉她是因为她的缘故,我第一次走进教会参加主日崇拜,并终于认识了主耶稣。祈求主恩临到我的母亲!愿天下的母亲都能认识这位创造宇宙万物、以无限慈爱拯救人类的独一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