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满满祝福的旅程(上)

刘 平


  活在爱的环绕之中

  1997年1月中旬,正是多伦多最冷的季节,我带着快七岁的女儿来到这里与先前到达的先生团聚。抵达后第一周的星期天,先生就将我们带到多伦多华人福音堂参加聚会。那天,主日信息后牧师呼召,先生灵里有感动就站起来决志信主。我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信仰,又是在无神论的背景下成长起来,所以对于相信耶稣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而且,由于外婆和我的母亲拜佛的背景,我反而心里慢慢地产生了抵触情绪。以后的一些主日都是先生去教堂,我去逛唐人街。为这事,我和先生有很多激烈的辩论。那时,他不仅参加每周的主日敬拜,也参加各种各样的培灵会、退修会、祷告会,很是火热。

  时间一天天过去,看到信神的人对我方方面面的关心,就渐渐开始参加主日崇拜,参加小组查经,参加团契活动等。与教会的弟兄姐妹们接触多了,我发现在他们的生命中,有一种超越他们自然生命之上的不同于一般人的力量。这种力量能让他们活出一种任何人都喜欢的品质∶爱和关怀,真诚和善,愿意付出和给予,遇事不急不躁,平等相待和凡事感恩,平静安稳。于是,我就开始想更多地了解他们为什么会是如此。一开始读《圣经》让我不是很感兴趣,读一些参考书也似懂非懂。于是,我就暗暗地观察那些在生命里成熟的弟兄姐妹们如何行如何做,发现在他们的生命中只看见神的恩典,神的权柄,对神百分百的认定和忠心。他们那份尽心尽意尽性尽力爱神爱人的心,感染着我追求对神的进一步认识。

  那年复活节,先生和三十几个弟兄姐妹一起受洗归在主的名下。看见一个个鲜活感动的灵在台上见证分享生命历程中神是怎样引领,自己怎样被改变和最后愿意永远跟随主,这让我对神的认识和灵里的感触又迈出一大步。

  我和我的家人一遇到难处和险阻,弟兄姐妹们就聚集在一起迫切在神面前祷告。常听到弟兄姐妹们说∶“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路加福音18∶27)那时我就特别将注意力集中在祷告上。我注意到常常为大家祷告的弟兄姐妹们都对神非常的敬虔,也肯为神摆上,愿意舍己和付出。他们的确是“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诫,心被恩感,歌颂神。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借着他感谢父神。”(歌罗西书3∶16-17)神也借着他们在祂面前的摆上,供给我们各样的需要。日子还是照常行进,看到弟兄姐妹们真诚地敞开他们的心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爱护我,活在爱的环绕之中,我也开始渐渐把自己关闭的心向神和弟兄姐妹开放。

  困境中向神祷告

  来加拿大之前,我在一家医院妇产科做医生十多年。我总是人前人后忙个不停。经我手出生的婴孩就有近万个。没有信主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懂专业又有临床经验,一定会有用武之地。可是一到加拿大才发现面临很多难处∶语言适应,社会环境,政策的限制,使我非学能尽用。

  正在犹豫彷徨时,发现自己怀了身孕。我们刚到加拿大时,谈论过等情况好转,可能再要一个孩子,但绝对不是现在。那时对我和先生都不是好的时间。我从未出去工作过一日,却要被牢牢地拴在家里。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若不去找工作,那不是浪费才华吗?没有工作就等于没有价值。心里一直要肯定一些自己的价值。做家庭主妇不是我的事业。本来我对神的认识和感受刚刚开始,一想到昏天黑地换尿布灌奶瓶的忙乱,我一下子陷到埋怨神的漩涡里去了。我在一个劲地讲不是时候,弟兄姐妹们却说这是神的时间;我为将来生活不断发愁,他们却说“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那些日子,我真的愁不可言,也不知向谁倾诉。

  人的尽头往往是神的开始。终于有一天,所有的难处我自己已经无能为力。神突然成为我的依靠,我就跪下向神祷告。祷告后,我发现我像变了个人似的,心里的劳苦愁烦一扫而光,身心异常地轻省。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向神祷告的力量。后来我在祷告实践中才明白这份超自然的因素是由圣灵的介入而来,是因着主耶稣基督的名而来。这也让我在以后得救和得胜的路途上认定祷告是神儿女得属灵真正能力的途径。它虽然是一种巨大的看不见的力量,却带有征服一切、改变一切的作用。这种属灵能力在与神相交中,将人生彻底改变,使人顺服在神面前,心中充满属灵温暖的感觉。透过祷告,“软弱者得力量,贫穷者成富足”。祷告更是引导我们具有伟大圣洁的品性和属天的能力,向世人显明我们是分别为圣的。

  在弟兄姐妹的祷告和圣灵大能的帮助下,一年之内国语堂从当时六十人一下子成倍成倍地发展起来。自此“多祷告多有力量,少祷告少有力量,不祷告没有力量”常常成为我的提醒。在我后来经历各样苦难时,神使我清楚看见,如果没有在神面前的不断祷告和神大能的帮助,失败和走弯路是绝对不可避免的。神也使我确信一个人若不先到那“使不可能变为可能的神”面前祈求得能力,一切可能的事也会变为不可能,不可能的事就更是难以成就。“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参使徒行传1:8),这是神的应许与预备。

  愿意接受神的礼物

  先生信主后,就参与了很多事奉。他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一样。参加完查经班,又去团契;今天去这个福音机构做义工,明天又去另一个机构参加祷告会;这个周末去门训营,下个周末又去参加别的讲座;主日崇拜时一会儿在诗班,一会儿又带领聚会做主席,之后又投入到儿童主日学的教学中。看着他白天工作,晚上和周末又投入到教会活动。他很多时候的确是硬撑着。我渐渐发觉他很可怜。他愈服事,就愈和我们疏远。我和孩子们并不觉得他很属灵。那时,我看得出来他内里是到了枯干耗竭的地步。由于太多的应付事物,没有好好安静在神面前,求神引领,与神交通和从神得喂养。终于在一天晚上参加海外校园团契祷告会回到家,他告诉我他心里太累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想把家里和教会的事情一件件做好,可他没有想到与神的关系建立比光做事要在先。我们有几次诚恳长谈。自此,看见他每天花更多的时间在读经祷告上。让我感动的是,他每次都要为我的信主祷告。一段时间过去了,他在神面前的祷告让我体会到他是多么地爱我,这一切迫切和真切是为要让我尽快信主。神也借此在我心里作变化的工作。我对他没有那么多抱怨,而是慢慢热心去支持他的服事。

  这期间,我又重新开始了读《圣经》和一些参考书。到了7月份,肚子渐渐明显起来,自己也常常为这个家,为肚子里的孩子,更是为自己祷告。一天,牧师来探访,为我重新讲了一遍救恩。最后,他告诉我∶救恩是神给每一个人的礼物,你是否愿意按信心而做出行动来领受?可以愿意,也可以不愿意,全凭你自己的选择而定。在相信这一点上别人不能替你做,神也不能替你相信,而在于你个人的选择。当时,我一直以为家里有一个人信,神保守他,我们也沾光。当他问我今天愿不愿意接受神的救恩这个白白的礼物时,我的心那一刻完全被神感动。我坚定地说了∶我愿意接受。之后,两个多月的浸礼班学习让我明白罪性是我们来不到神面前的根本,更深入地明白了神的救赎之恩。

  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

  一天,我再次读到“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马太福音27∶18)主耶稣所行的各种神迹,主耶稣自称是神的儿子,主耶稣超然的神性和圣洁,主耶稣属天的智慧和教训等等,从根本上触动了格守律法的犹太人的骄傲。骄傲的罪性驱使犹太人把主耶稣送上了十字架。突然,我想到,把主耶稣送上十字架的难道只是犹太人吗?我也有份。主耶稣受难之时,我也在场,疯狂喊叫,嘲笑唾弃,鞭打钉钉子和用矛戳祂的身体。我这才认识到我的骄傲一直抵挡我来到神面前,使我站在与神对立的一面。我在神面前认罪悔改,求主怜悯我,一点点拿去我心中的骄傲。我也一点点明白更新我们内里的工作任何人都做不了,只有靠神的恩典。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篇51∶10)直到今天,每时每刻,我内心中的骄傲都在躁动着,以为在克服战胜自己的一些懦弱之处,却又成了自己摆功自居、骄傲的最大俘虏。我其实爱的还是我自己,爱的是自己的付出,爱的是听到赞扬和别人的肯定。“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4_8上)这首《爱的真谛》是当时福音堂伉俪团契的团歌,常常提醒我不要俘虏在骄傲之下,一切要以神的爱为开始。

  学习信靠顺服神

  那年的感恩节,我挺着大肚子。在神和众人面前受浸归入主的名下。信主以后,以为过去一切的老我和旧习惯会随着受洗成为过去。然而,嘴上和理性上说着“信靠”神,可是一遇到具体的事时,却不去思想对祂的信靠;而是用着自己的经验,自己的知识,自己的办法来应对,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往往自己把自己推到神的对立面。自责,悔恨,失望,不得不再次回到神面前认罪悔改。这种情形在反反复复地进行。我就开始埋怨神为什么不一次就让我成圣,总是在认罪悔改中循环往复。在属灵的事上,满了怀疑与隐藏的困惑。暗自对自己的灵性和现实生活失望,少有喜乐与热诚。其实从一个困惑不定的心中很难找到喜乐。我这才开始思想我的信心问题。

  我从教会图书馆借阅了许多信心伟人的书。其中,《戴德生传》、盖恩夫人的传记《磬香的没药》,还有《荒漠甘泉》,给了我莫大的帮助。戴德生一生对神的信靠真的值得我好好去学习。他多少次无论是经济上丶心灵上丶肉体上遇到艰苦的时候,他仍然抓紧神的应许。他坚信“单靠信心摆上的祷告”神必垂听供应。每次的需要丶困难都成为神对他特别的祝福。

  我虽然信主,也知道信靠神是得蒙福气的前提,可是我的生活并没有往这个“真正的信靠”上努力。很多的时候,在玩弄自欺欺人的游戏。当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我就开始改变对神的态度,一点一滴上学习信靠神的应许,遵守神的命令。犯了错,除了来到神面前悔改,求神怜悯外,也认识到我必须照神的教导去行,顺服圣灵的引导而更新改变自己,努力使我的生活与神的旨意相符合。每次犯错我都不放过,不是只在神面前敷衍认错,而是在圣灵的光照中深深地省察自己里面的罪性,为以后犯同样的错误进行防范。这样,犯错就不断减少。

  “耶和华的手在我身上。”在过往的这么多年里,当我与神行进到何处,神的能力和庇护就随到那里;什么时候行动,神的能力就什么时候发动和供给;当什么时候不寻求神的帮助,神就什么时候收回祂的能力。这种能力并不是什么异能,而是能够为主和弟兄姐妹们服事的能力(祷告,关顾,追求等)。当我想用自己的办法在神以外为自己寻找一个藏身之所,就在什么时候发现那里是我的失败之地。只有用认定的信心在艰难、困苦、病痛和一切的环境中完全摆上和顺服时,神才“从祂的圣所中赐下帮助”。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自觉自满而停止向神寻求,神的能力也就离去。结果,在信靠和依靠中我就得到这种能力,在事奉中我也使用这种能力,我的生命就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