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宋尚节的重生经历

——《我的见证》摘要

傅思恒

   本书述说了宋尚节博士一生前33年的经历。还没读这本书以前,已经听说过他讲道的能力,以及因他的讲道怎样使许多人悔改信主。究竟他经历过什么,他的能力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成 长 背 景

  宋尚节生长在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是牧师,母亲也透过牧师的帮助归信基督。有一次他父亲病重,年少的宋尚节求上帝医治他的父亲而得蒙应允,所以从少就养成了祷告的习惯。以后虽然有一段时期的迷途,但这祷告的信仰还是不变。

  少年时的他常常帮忙父亲的圣工,主领唱诗、发传单、售卖圣经、安排聚会等等。因他天生聪明、记忆力强,又有讲道的天份,所以甚至代父主领礼拜。高中毕业时继任父亲当了兴奋报的编辑。但他承认,那时他对宗教的热心,是没生命的、盲目的,为的是用来高举自己,讨人的称赞。

  我们也要晓得,不可用主赐给我们的天份来抬高自己,只能用来事奉主。求神帮助我们!

  在 美 留 学

  之后他有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志愿是要学成归国终身事奉主。他在美国遇到不少的艰难,要找工作赚学费,又有患病的经历,神都帮助他一一度过。

  因为他天生聪明,只花了五年半就拿到了学士、硕士、博士三个学位。虽然读书很忙,在假日他也不忘组织布道团,到乡村传福音。虽然他没有把回国作主工的事情忘记,但他似乎更希望得到多一些世上的知识,也没有把生命交托主去改变。

  到博士学位毕业了,为学校工作了半年,他得到两个很好的工作机会:一个是去德国研究化学,另一个是回国在医学院当化学教授。在他不知道怎样决定的时候,有神的声音跟他说:“你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次日,他跟一位牧师见面,把自己留美的初志和神的声音告诉了这位牧师。牧师便安排他去协和神学院作宗教研究。

  可是这学校只注重社会福音,用科学和哲学来宣道和解经,又时常攻击热心祈祷的信徒是感情作用、迷信派。宋尚节也被迷惑了,把圣经和祷告看淡了。半年后,他觉得进神学院没意义,太单调、乏味,还不如在图书馆自己研读。这样,他靠自己摸索,却弄得越来越糟糕。他读书研究各宗教,尤其注重佛教。他这样周旋在各宗教间,得不着一点心灵的安慰。

  真的,若不是神的光照,我们根本不能靠自己明白神的道理。

  可怜的宋尚节,神最终引导他走出黑暗。一次,他跟几位同学去了一个奋兴会,会中,讲道的是一位青年女子,她把得救的道理讲得明明白白,许多人因此而悔改。宋尚节很佩服她,羡慕她这种有灵感的讲道。他一连去听了五次!这事使他肯定,“传道人必需受灵洗,得了生命才去作工”。但是他没有她的能力,这使他感到又惭愧又难受。

  重生的经过

  到了1926年除夕,神细语柔声地在灵里对他说:“我要废弃智慧人的智慧。”这却使他更觉人生的虚空。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心灵重负越增加。到2月10日的晚上,他再忍受不住了!他祈祷,诚恳迫切地祈祷;他倒空自己,他忏悔,求主的宝血的遮盖,使他不再为自己而活;他在异象中看到自己所犯过的大小各样的罪;他翻开那本埋在箱底、许久没看的新约圣经,读到路加福音23章,看到主耶稣为他受难的经过,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最后,他听到主柔声细语地说:“小子你的罪赦了!”

  这样,他重生了,神的灵进到他里面运行,他罪的重担都堕落了,悲观的人生被挪去了。当晚,他受了主的命令要去向万民作见证。

  人若没有认罪、悔改,求耶稣的赦免,人怎能得重生,圣灵怎能居住在人的里面呢?!

  重 生 后

  重生后,他到处把自己的重生经历跟别人分享,每天灵修,又不时去布道作见证;他时而流泪赞美主,时而欢笑感谢神。人们都以为他发神经了,更被神学院校长下了一道逐客令,把他关进了疯人院。他在疯人院中面对着不同的疯人,心灵和精神上极其痛苦;他祷告主,主使他忍耐过去,学习顺服,他更在住院期间用不同的方法把圣经读了四十遍。终于,在193天后他恢复了自由。

  之后,他回去中国,开始他的传道工作。传道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经济困难,政府的逼迫;有因为教会属灵的问题而灰心过;有因为不顺服而被主惩罚。但是他最后还是高举神的智慧,顺服主的一切安排和试练。

  宋尚节一生只活了44年,而真正传道只有11年,他却在这11年里到各处布道,带领了许多人信主,复兴了许多教会。他的能力是从神而来的,因为他愿意倒空自己,尊神的智慧为大,顺服神的旨意和命令,向万民为主作见证,使别人也能经历他重生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