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圣诞节

◆ 严 行

  何以要隆重纪念圣诞节?

  因为这是道成肉身的日子,这是以马内利的日子,这是耶和华拯救降临的日子。

  耶稣就是道的本体,直接以人的样式进入世间;耶稣就是神与人同在,33年亲自与人同行;耶稣就代表救赎,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

  马太福音1:18写道:“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此处,在圣经原文希腊文中,“降生”与“创世”是同一个词(Genesis)。耶稣的到来,就是人类新世纪的创始,祂为历史划开了一道分明的界线,它不仅意味着,人类从此进入“公元”纪年;它也意味着,神在历史中掌权,神是历史的主宰者。

  这是怎样一个奇异的时刻呢?

  耶稣来到世间之前,是一段长达400多年的沉默期,这些年日,没有任何上帝的话语临到世上,正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时候,如同耶和华神创世之际。无神的日子,世界黯淡无光,各人任意而行。

  圣诞节的日子,恰值中国农历的冬至时分,这正是一年之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段时间。在高纬度的多伦多,可见日光的时间只有8个多小时,而黑夜则长达15小时以上。

  圣诞节,就正是在最黑暗的历史时代,以及黑夜最漫长的日子里到来。耶稣说:“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翰福音12:46)(对比创世纪: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耶稣降生的地点,在旧约所应许的小城伯利恒中,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面包屋”。

  耶稣曾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 :35) “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约翰福音6 :50-51)

  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岂是偶然的?

  “圣诞”,是一个石破天惊事件,是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事实。“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当初,耶稣诞生之时,不但没有自己的房子,连客店都住不进去,马槽是他降生后的栖身之所。从第一个圣诞节到两千多年后的现在,世界其实并没有本质的改善,情况一直是这样。时至今日,欢度圣诞节的人很多,相信圣诞的人很少。对于世人而言,无论圣诞节还是鬼节,更大程度上是意味着狂欢、娱乐、消费、休闲。圣诞的属灵意义,被琳琅悦目的圣诞树、红光满面的圣诞老人、床头渴望礼品的袜子、梦中小鹿拉着的雪撬……冲淡了,取代了。“Merry Christmas”的祝颂声中,伯利恒小城马槽中的圣婴被冷落在这一派喧哗灿烂之后。

  当圣诞节又一次降临的日子,我盼望能掠过眼前的繁华,回溯两千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夜,思想基督降世的意义,思想“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的大爱。

  耶稣为什么要来到世间?为什么来到这个弯曲背谬、污浊黑暗、满是淫邪罪恶的世界?来到这些本该被诅咒、本该受惩罚的罪人中?为什么祂甘愿放下祂的尊贵、祂的荣耀、祂的权能,取了最卑微的奴仆的样式,到世上受苦、受辱、受死?这是一个最没办法以“理性”来解释的问题,这是人不可能回答的问题。这问题的答案,不在于人,只在于神。答案只在圣经里,由耶稣亲自讲述: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加福音19:10)

  在耶稣眼里,这世界虽然已经满遍了人,人也真的已经多得像“海边的沙”,然而,这些忙忙碌碌奔走在世上的人,只是“众人熙熙皆为利来,众人攘攘皆为利往”而已,他们看似充满生机、欲望,不过是“失丧”的一群。“失丧”,这是人最根本的问题。耶稣向世人指明他们存在的真相,一语破的地道出人的本质。

  何谓失丧?失丧如一个在荒野中走迷了路的人,一只在汪洋中失了方位的船,一个在闹市中寻不见父母的幼童,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可依赖者。生活在世上的芸芸众生,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往哪里去,不知如何自己是谁,“失丧”不正是他们的现状?人在精神上,在灵魂上,是失丧的。人的真相是这样:失魂落魄。

  耶稣来,就是为了寻找这群“失魂落魄”的人。一如耶和华在伊甸园中深情的呼唤亚当:“你在哪里?”

  亚当夏娃犯罪后自知羞耻,隐匿不敢见神。当耶稣寻找失丧者时,举世罪人也不回应。为了在罪中寻到自我肯定的理由,他们人人“自以为义”,标榜各样的借口,为自己开脱,让自己得荣耀。“公平”、“正义”、“仁义道德”、“民族大义”……都是他们可以引以为荣的东西。而这一切,统统是假冒为善,如圣经所言“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64: 6)“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3:10-12)圣经直指人心,将人的本来面目揭示给世人。然而耶稣却充满爱心地说:

  “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13下)

  耶稣来,不是为了处罚这些罪人,乃是为了呼召他们,并且拯救他们。耶稣期盼人能够认罪、悔改。因为“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3下)面对这些必要死在罪中的人,这些在罪的捆绑无力挣脱的人,耶稣充满怜恤。三年传道,祂奔走在加利利海边,顾不得安歇,向围绕祂的病的、残的、被污鬼附的人,一次次“动了慈心”。在拉撒路的坟前,“耶稣哭了。”(约翰福音11:35)这句全本圣经最短的经文,将基督的怜悯和爱表达尽致。

  召罪人脱离罪恶,脱离罪所导致的必死的终局,这就是耶稣来到世上的目的。在马太福音二十章28节里,耶稣宣告:

  “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待,乃是要服待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试看帝王豪杰纵横穿行的历史,他们哪一个不是耀武扬威地过来,视民如草芥,举天下财富,尽独夫一人之享。而耶稣呢?祂回答彼拉多“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 祂是王,祂毫不隐讳这一点。然而,这位王没有威仪,没有仆从,衣衫褴褛,风尘仆仆,不要任何人服待,反而为病患者施救,为苦难者解困,为门徒洗脚。更重要的是,祂竟亲自作代罪的赎价,牺牲自己,救赎众人。耶稣将神的爱活化在世人面前,以祂的言行诠释出爱的真谛。

  耶稣进一步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每个人都渴望自己的生命充实丰盛,这是生命与生俱来的倾向。但自亚当以来,人的生命被罪污染,愈陷愈深,生命失去了方向,于是,生命的追求就向着功、名、利、禄、福、寿、康、宁……这些可见的物质及利益奔去。当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信祂的,向祂求民族的复兴(使徒行传1:6:“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求伟业丰功(西庇太儿子的母亲求耶稣给她两个儿子以高位);求吃饼得饱,求祛邪除病……,这些是人真实的渴望。不信祂的,则是弃绝、否定、亵渎和谋杀。

  耶稣来,带来福音,而这福音不为人自己心中所追求的愿望,而是直接针对人最根本、最可怕的结局“死”这一绝境。因为世人的追求,不过是那些转眼成空的东西。在世人所汲汲追寻的一切欲求之上,死亡君临,随时准备将人所拥有的统统抹掉,任其归于乌有。“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各各他山顶的十字架上,为这个平面的世界矗立起一架通天的梯子,当“圣殿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之时,“十字架上灭了冤仇”,神与人的关系,借耶稣作中保而重新合好,“成了”,耶稣在十字架上最后说。

  耶稣带来一条生路,给人的生命以更新、复活的希望。祂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耶稣将人的生命带回到赐生命的神那里,让这生命有真理的美好和丰富,“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从耶稣一次再一次“实实在在地”告诉我们这些话语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基督裂天而来,福音从天而降,单单是为着世上的罪人的缘故!

  耶稣说:“但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你们的耳朵也是有福的,因为听见了”。(马太福音13:16)愿这福分,临到所有的人;更愿人能明白,这福分是如何成就的。圣诞节的日子里,愿圣诞的真义感动我们每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