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以大爱将我寻回

◆ 王 华

  感谢神,按他的计划拣选了我;感谢神,以他的大爱将我寻回。

  在来加拿大之前,我以为自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如唐崇荣牧师所讲,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记得我在写毕业论文初稿时,在论文的“致谢”部分第一句是这样的:“感谢神创造了美妙的世界,又创造了无知的我们来揣摩他的意图。”导师问我:“这是你的信仰吗?”我回答:“我不信”。后来读到“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恍然大悟,感谢神让我遭遇工作的挫折,并借此将我寻回。写论文时我还没有读过《圣经》,但是读过神给我们的另一本书——奇妙的大自然。我虽然不认识神,并且因着教育和家庭的影响,口里也断然否定他的存在;但是冥冥之中却感受他的同在,感觉人世追求的虚无和人的渺小,因而在毕业论文中写下那句话。神按着他永恒的形象造了我们,并将永生安放在我们心中,让我们有一颗追求永恒的心;但是作为犯罪的、亏缺了神的荣耀的世人,却无法自己追求到无限、永恒的神。感谢神,他怜恤我,按他的计划拯救了迷失的我。

  2006年夏天的时候,还在上海的太太齐珊告诉我她信耶稣基督了。我并不知道耶稣是谁,只是觉得那是她的自由,或许还能起到心理安慰作用。但是我又担心今后跟太太心理渐渐有距离,她信耶稣,我却一点也不了解,那我们今后就没办法交流了。我就想找机会去了解基督教。感谢神,他感动太太先信主,让我有迫切寻求他的心。在我们实验室有两位基督徒,Xuejun和Yina。刚来加拿大时,我是一个人,节日的时候更感孤单。2006年圣诞节前,Xuejun介绍我去参加International Christmas Camp。后来才知道营会是基督徒组织的,在营会中正好有圣经讨论时间,也有机会跟基督徒了解他们的信仰。当时我带着疑惑甚至质疑问了很多问题,并且在营会认识了Ruth和Tony。后来就有机会跟Ruth和Tony学习英文版圣经,继续我的探索旅程,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是跟他们提高英语。

  2007年农历新年,太太还在国内,当我再次面临独自过节的时候,Yina邀请我参加福音堂提摩太团契除夕的活动。后来,学成经常打电话给我,给予很多关怀,邀请我去参加团契。当时在提摩太团契唱诗感觉很难唱出口,查经也不太明白,但是碍于情面还是经常去参加活动,太太来多伦多后我们就一起去团契。有一天在团契唱到根据哥林多前书13:4-8的《爱的真谛》“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当时很为此爱所吸引,却怀疑它的存在。后来和Tony查经甚至质疑说,如果这样都做到了,不是可以和任何人结婚吗?Tony说那是神完美的爱,“神就是爱”(约翰一书4:16中),听到神就是爱的时候心理顿感一股暖流。

  在我们探索爱的那段时间正好是2007年8月,我们受提摩太团契资助参加了恩福协会主办的福音营,在福音营里真正了解到耶稣基督舍己的爱。感谢神赐给我机会听到刘同苏牧师分享福音的信息,以他哲学家的思维让我看到单纯物质追求的有限、可超越、不可满足,哪怕是爱国这样“崇高的理想”。更重要的,刘牧师分享到路加福音23:26-43,为我们展示了耶稣基督生命的本质。他道成肉身来到世上,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却被兵丁戏弄,被人吐唾沫在脸上,最后为我们的罪甘愿死在象征着羞辱的十字架上;尽管这样,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还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在临死的时候还为杀害他的人祈求赦免,这就是耶稣基督完全舍己的大爱,我终于无法抗拒他,甘愿相信他,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作我生命的主。感谢主,阿门。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经常埋怨户口制度,我们不能自由迁移,甚至现在农民进城市工作最多也只能拿到一张暂住证。移民到加拿大后感觉没有户口了,有了枫叶卡可以自由往返,因为我们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也可以从多伦多自由地迁到温哥华。但是,加拿大真的没有户口?当我们邀请父母来探亲的时候就知道了,我们仍然有赖于签证官是否发放签证。并且我们也并非加拿大的“永久居民”,我们在地上都是客旅。当我们受洗归入基督,与耶稣同受死、同埋葬、同复活,我们就有了天国的户口,领了天国的护照,永远生活在天父的怀抱里。感谢主,愿我们在主里合一地成长,直到见主面的日子。阿门。

  最后特别感谢我们的父母,他们带我们来到世上,抚养我们长大。愿主恩能临到他们,让他们也认识这位有大能创造宇宙万物,又有大爱拯救堕落人类的永恒无限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