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恩典与作门徒的代价

——读朋霍费尔《作门徒的代价》一书

  ◆ 任晓红

  除了圣经之外,在我有限的阅读书目中,从来没有哪一本书能像《 作门徒的代价》(“The Cost of Discipleship”)这本书那样,深深地震撼了我的灵魂!它那直指信仰根基和作基督门徒的本质的思想光芒和生命力量,把我从表面的、浮躁的、俗圣掺杂、似是而非的所谓基督徒生活中警醒,毫不留情地灼照出我内心对基督耶稣的背逆和对世界的贪爱。每当我反复咀嚼这本书的内容时,心中都禁不住地默祷:主啊,我实在是亏负了你重价的恩典!我也真是不配称为主你的门徒!圣灵,我们心中的保惠师啊,求你帮助我们从世界 的喧嚣中安静下来,分别出来,回到十字架昂贵的恩典面前,重新思考作基督徒的意义,并能活出基督门徒的生命来!

  作者朋霍费尔(1906—1945)在世上的短暂一生,活生生地实践了他的神学著作中表达的信仰,为作基督门徒付上了完全的代价。他24岁就任柏林大学系统神学讲师,被誉为“一名才华出众、精通神学的青年”。然而,神学对于朋霍费尔来说,并不只是学术研究的对象,更不是通往功名的途径;他是透过神学研究不断探索基督信仰的真义,要在信仰混乱、真道不明的时代,竭力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并且付上了死的代价,为真道作了那美好的见证。在希特勒政权的黑暗统治时期,他放弃了离开德国以保全性命的可能,选择了与他的同胞们分担磨难,投入了与纳粹黑暗势力的斗争,因此而被捕入狱,于1945年4月9日被纳粹处决。这正实践了他在《 作门徒的代价》一书中所说的:“作门徒就意味着忠于受苦的基督”,“因为上帝是忍辱负重的上帝,所以上帝之子也采取我们的身体,他背起了十字架 ,承担了我们的罪,从而使我们得救。同样,他的跟随者也被呼召担负重担,这就是作基督徒确切的意思。”(参见《作门徒的代价》中译本第一篇第4章)他真正地活出了耶稣基督那舍己的、牺牲的爱。他的生命历程活生生地诠释了他在《作门徒的代价》一书中对信仰的思考。

  朋霍费尔在此书中,首先一针见血地指出:“廉价的恩典是我们教会的死敌。今天,我们正在为昂贵的恩典而奋斗。”“廉价的恩典就是把恩典当作一条教义、一个原则和一种体系。”即把人的罪和神对罪的赦免当作一个概念,误以为“从理智上赞成那一观念,本身就足以使罪得到赦免。”在这样的廉价的恩典观念中,“世界为它的罪找到廉价的庇护;无须悔悟,更不必希望真正摆脱罪恶。”朋霍费尔毫不留情地指出:“廉价的恩典宣扬的是无须悔罪的赦免,……是没有亲自忏悔的赦免。廉价的恩典是不以门徒身份为代价的恩典,是没有十字架的恩典,是没有活生生和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的恩典。”与这种廉价的所谓“恩典”相反,神的赦罪的恩典是昂贵的,“它是昂贵的,因为它定罪;它是恩典,因为它使罪人称义。最重要的,它之所以是昂贵的,是因为它使上帝付出了自己儿子的生命的代价……昂贵的恩典是上帝道成肉身。”

  朋霍费尔尖锐地描述了在廉价恩典下人们的状态:“基督徒的生活只是意味着生活在世界上,和世人一样,没有任何差别,……其结果,作为基督徒,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在星期天早上离开世界一两个小时,到教堂去,以确信我所有的罪都得到赦免。我不必再努力追随基督,……”

&  朋霍费尔指出:昂贵的恩典和作门徒的呼召是不可分割的。“追随基督并不是少数被拣选者的成就或功德,而是对所有基督徒毫无例外的神圣要求。”一个人相信耶稣,就意味着顺从耶稣要你跟随他的呼召,“听了呼召之后,就要同过去的生活彻底决裂。”“人与基督相遇的结果,就是旧人死去。当我们开始作门徒时,我们在与基督一同死亡中归附基督——我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死亡。”“当基督呼召人时,就吩咐他来死。……是根据他的呼召让旧人死去。……因为只有让自己的意志死去的人才能跟随基督。”

  我们相信耶稣,以耶稣基督的名义受洗,“既意味着死也意味着生”。“基督的呼召及其洗礼都使基督徒每日地和罪与魔鬼作斗争。他每天都面临新的试探,每天都必须为了耶稣基督的缘故而忍受新的痛苦。他在斗争中留下的创伤和疤痕是他分担主的十字架的生动写照。”

  主的恩典不廉价。作基督徒就意味着绝对服从主的呼召,付代价来跟随基督,作他门徒,埋葬旧人,在耶稣里活出新生的样式来。

  愿主怜悯我们这些靠着他的名得救的人,常常借着他的话语,也透过像《作门徒的代价》这样的属灵书籍、和像朋霍费尔一样的众多天路先贤,警醒我们的心灵,帮助我们作主门徒、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直到见主的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