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司布真传》有感

◆ 杨轶琳


  常常听到牧师们在讲坛上提到司布真(C.H.Spurgeon)这个名字,他被誉为“布道王子”。读了这本《司布真传》,深深感染我的不单是他那布道的能力,更是他那不辞辛劳、忘我事奉神的短暂一生。 

   少年时的司布真

  在司布真的家族史中,他的祖辈都是持守信仰而宁愿受苦的人。他的祖父是一位受人爱戴的牧师,讲道真挚而热情,并大有能力。司布真于一八三四年出生,一岁多时被送到祖父母家,与他们度过了五年的童年时光。祖父发现幼小的司布真具备不同寻常的品格,就常常把小司布真带在身边,一起去探访信徒,为他们祷告,解决问题。甚至祖父与其他牧师一起探讨神学问题时,司布真也在旁边专注地听着…… 

  司布真的父亲也是一位牧师,优秀的讲道者;母亲敬虔而慈祥,常为孩子们的灵魂得救而祈求。其父谈到司布真时说,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他从不像同龄的孩子那样去玩耍。司布真不仅阅读了父亲的大量神学书籍,还利用暑假到祖父家去看一些古老的作品。当司布真十五岁时,已经表现出惊人的阅读能力,而且记忆力非凡。他更是一个诚实、正直的好孩子。然而他深知自己是一个罪人,需要上帝的拯救,他为自己如何得到那伟大的救恩而苦苦寻求。

  一场暴风雪使司布真来到了一个小小的循道会做礼拜。讲道者以一节宝贵的经文“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以赛亚书45:22)使司布真豁然开朗。他看到救恩之路,那就是“仰望基督”。因着罪得赦免,这莫大的救恩,少年司布真充满了喜乐和感恩。那时,他就想去传讲福音,“告诉周围的罪人,我找到了一位多么慈爱的救主”。几天之后,在一八五O年二月一日,司布真在祷告中立下心志:“我永远毫无保留地属于你;我在世上,就要侍奉你,愿我永远以你为乐并赞美你!阿们!” 

   辛劳忘我的事奉

  司布真将立下的心志立刻付诸行动。他接替一位妇女的工作,每周向33个家庭发放宣教小册子。受洗之后,他为主做的工作更多。他定期在星期日去探访70个人,与他们分享福音。因他出色地带领主日学,被应邀向全校讲道,甚至一些成年人也来听道。当时,司布真在他的日记中写道:“主啊,如果我高看了自己,求你饶恕我”。司布真的夫人后来评价他说:“虽然他当时很年轻,但在恩典里已经很成熟,他的属灵经历比许多年长的基督徒更广博”。

  以后,司布真搬到剑桥市读书。他白天在学校读书工作,晚上定期到周围13个村庄讲福音。他步行几英里去村庄,风雨无阻。在路上,他就将白天所学的功课默想、消化。虽然他只有十六七岁,但他生活极有节制,他很早起床,整天用来学习、祷告、探访、讲道,劳作不息。他没有异性朋友,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主。一年多之后,听道的人数由40人增加到400人。我们不得不惊奇司布真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司布真说: “我想如果一个人真正蒙召了,他就不可能停止宣讲……一个人已被上帝所感动,谁还能阻止呢?”在以后的事奉中,神不断明确他对司布真的呼召,并使他拥有大能的恩赐,一颗爱人灵魂的心。司布真渴望“成为上帝不配的器皿,向人宣讲福音,并为此而欢喜快乐”。

  当司布真十九岁那年,他成为英国最大的浸信会教会之一——新花园街教会的全职牧师。当时因没有牧者,教会一度荒凉。司布真勤奋的服侍使聚会人数在几年之内从80人增长到4000人。他每个星期在自己和别的教会讲道十次左右;有时还要主持婚礼和葬礼;每个星期还要编辑《剑与铲》杂志;大约回复500封信。除此之外,他还建了一所救济院来帮助有需要的寡妇,有几年的时间,救济院的水电费及供暖费都由他自己出钱负担。看到伦敦街头流浪的孩子们在垃圾堆里找食物吃,他就求主差派教会为主做更多的工作,建立一个孤儿院。为了培训那些愿终生为主做工、却没有神学装备的年轻传道人,司布真创办了“牧师学院”。学院最初几年的全部花费是从司布真的稿费及售书的收入中支出。当他和夫人要卖掉马和马车时,却收到了一笔捐款……

  在司布真事奉25周年纪念时,他所创立的机构已达66个!即使是一个身体强健的人都难以承担如此之大的工作压力,更何况是患有严重痛风的司布真。由于长期过度劳累,司布真的健康实在让人担忧。人们劝他不要太辛苦了,以免损坏自己的身体。他却说,“如果我因此失去健康,我会倍感欣慰,我还会继续这样做。假如我有50个身体,我愿意为侍奉主耶稣基督把它们都献上”。司布真常常被痛风折磨得痛苦不堪,但他对失丧灵魂的爱心却从未削弱。他常常忍受着剧痛来讲道,所以他深深理解那在苦难中忍受折磨的人。这使他的话语充满同情,又振奋人心,给那些苦难中的人以力量和勇气。

  一八九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司布真“离世与基督同在了”。他的一生只有58岁,但他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只为一个目的活着,那就是宣讲耶稣基督和他被钉十字架。人们评价司布真有着超群的智力、非凡的记忆力、卓越的演讲才能,更是“属灵领域的天才”。司布真将自己全部的天赋、大能的恩赐及他那不十分健康的身体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主。他死了,“却结出许多子粒来”。在司布真下葬的那一天,成千上万的人眼含泪水,沿路所有的酒馆都关闭了……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对照司布真的一生时,觉得极为羞愧。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却不是为主而活;有一些才能,却不甘心被主所用;有一些钱财,却是为自己积蓄;有一些假期,却用来享受多彩的世界;有了救恩之乐,却不去“传扬赞美你的话”。让我们一同来反省自己,将自己“窄如手掌”的年日毫无保留地被主所用。 

  (《司布真传》,华夏出版社, 2006 年,陈凤翻译自 Spurgeon, A New Biography by Arnold Dali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