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领我走人生路

◆ 杨 青


  可能我是今天受洗的弟兄姊妹中信主时间最长的一位。事实上,我曾在一九八四年受过一次洗,是在太原一位老牧师家中受了点水礼。当时我没有象现在这样系统地上过主日学,没有去过教会,对洗礼的意义也不太了解,甚至没有读过《圣经》。只是单纯地相信上帝是宇宙的主宰,耶稣是人类的救主,受洗后就是祂的儿女,可以称祂为天上的阿爸父。我一生的道路都有上帝的看顾和保守。现在回想起来,那次的受洗更接近于我的“决志信主”。因为当时只有我们三姐妹一同受洗,在场的还有母亲和牧师的女儿。当时也没留下任何的证明文件。但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名基督徒。去年感恩节前我要转会时,跟黄牧师讲了我的情况,牧师建议我在今年的复活节受洗,目的是为了在众弟兄姐妹面前公开表明“基督徒”的身份。我觉得这一次的受浸更坚定了我对信仰的认识,更深地感受到主恩的浩瀚,主爱的伟大!

  回顾这二十多年来信主走过的人生路,虽然是深一脚浅一脚,虽然是曲曲折折,坎坎坷坷,但我知道,这一路上都是主的扶持与带领,主的恩典、主的大爱让我走到今天!不禁再一次从心里发出由衷地赞美:主啊,祢真伟大!祢的爱丰丰富富地充满了我!

  在此,我想向弟兄姐妹讲几件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转折关头,主是如何带领我走过的。 

  主给了我新的生命,也给了我新的身体

  我从小体弱多病,五脏之中,三脏都出过毛病。上高中时得了风湿性心肌炎,住院成了家常便饭。打针、吃药、吊瓶,成了每日的功课。两边臀部已没有可插针的地方,肌肉都成死结了,到现在结块都不消。当时医院的医生、护士几乎没有不认识我的。

  记得高三最后一次住院时,我母亲当时因病在福州治疗并在那里信主得救。她从福州一回到太原,就立刻到医院把我领回家,也没办出院手续(后来是父亲去补办的)。妈妈每天替我按手祷告,求主医治我。可能是身体的软弱,使我很容易就抓住任何可以治病得救的机会。所以我基本比较顺从母亲就信了主,听从母亲的祷告,嘴里、心里都相信主既然医治了母亲的病,也一定能医治我的病。真的,从那之后,我再没住过医院。而且身体逐渐好起来。几次到医院复查,医生都说没问题。更奇妙的是,高中三年,我都免修体育课,在上大学的四年里,我的体育成绩竟然从“中”到“良”!真的,我那时虽然没有去教堂,但我凡事都交托祷告。从不知道主是否成全,到全然相信主有祂的时间和安排,成全祂认为是最合适我们的事。就这样,主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身体。相信每位弟兄姐妹看到我今天的样子,无论如何想象不出我原来的那个病态“林黛玉”的样子。感谢主! 

  主为我选择最适合我的大学

  信主后很快就面临高考。若凭当时的学习成绩,我应该可以上北京大学(因我所在学校是山西省最好的中学,我又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可是考试时偏偏发挥得出乎意料地差,报志愿就只报了一所大学——华侨大学。因招生简章中说,华侨大学首届中文系将由北京大学最好的老师上课。所以回过头来看,才发现主给的是最适合我的。四年中,我不但学到了最宝贵的知识,而且从那些学识渊博的老师身上学到了许多无价之宝:做人。因他们离开北京到我们这里,和我们学习、生活在一起,从点点滴滴做起,教导我们如何处世为人。从身体方面来看,由于校园环境优美,伙食在全国高校中数一数二,身体恢复得非常好,几乎不生什么病。弟兄姐妹都深有体会,在信主之初,我们在灵里就象婴儿,天父多以蜜和奶来喂养我们,使我们在甘甜中渐渐长大。四年大学对我来说,真是享受了主丰丰富富的恩典和慈爱。无论在学业上,在身体上,在社会活动中,主都让我体尝到了,让我成为全班、全系、甚至是全校最优秀的学生!我真是从心里感谢、赞美主! 

  主带领来到我最向往的教会——唐崇荣牧师的教会

  由于没有读经,遇到问题除了祷告,不知道神的话是如何指导我的。直到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我才开始参加崇拜和家庭聚会,才开始查看《圣经》。这时候,我在工作和感情上都遇到了挫折和困惑。由于分配在政府机关工作,每天面对的都是些红头文件,还要写那些八股文式的总结、报告,非常教条、死板,毫无生气,真感到是在浪费时间和青春。以往那种充满活力,朝气蓬勃、丰富浪漫的生活似乎再也找不到,于是只能生活在自己编织的梦想中,可现实又常常打碎那梦幻。内心的痛苦与矛盾常使我想离开那个死气沉沉的环境。我开始更多地参加教会和家庭聚会的活动,如诗班、联合圣歌团等。在主里面我又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与喜乐!虽然信主以后就没有怀疑过,但对主追求的热切程度却是忽高忽低、忽冷忽热的。一切都顺利时就疏远了主,遇到磨难,内心没有平安时,又回到主面前,认罪悔改。这反反复复的经历,终于让我明白:凡事相信,凡事忍耐,凡是盼望。最终主都会让你回到祂的怀抱。你会象孩子对父母那样对我们的天父说:主啊,祢真伟大!

  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在一九九四年。在侨务办公室工作了六年之后,主给了我一个特殊的工作机会:离开枯燥乏味的政府机关,到印尼去工作。这个工作的确来之不易。从十一个符合条件的推荐人中选一个。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笔试、面试,最后剰两个飞到上海进行最后的面试。给我们面试的老板夫妇是当时印尼华人中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也是世界杰出青年企业家之一。我把一切都交托给主,求主带领,母亲和其他弟兄姐妹也都为我祷告。所以面试时,我一点也不紧张,发挥得很好。记得他们是信佛的,奇妙的是老板娘知道我是基督徒后,问了许多这方面的问题,我还很适时地唱了《爱》这首歌: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

  三个月后,我接到了录取通知。可我又犹豫了,因为我的工作是白天在公司当秘书和翻译(因他们在中国有几亿美元的投资),下午四个孩子放学后要负责他们的中文和中国历史教育,也就是家庭教师。因此他们让我住在他们家。我担心这样会失去自由。因此我又退缩了。我和母亲还有其他姐妹又为这件事祷告,结果很平安地去了。他们要求我在三到六个月之内要学会印尼语,感谢主,我也做到了。更奇妙的是,在公司同事的带领下,我竟找到了我最向往的教会:唐崇荣牧师的教会!每天,我最盼望的是星期天的到来,可以去崇拜,可以和弟兄姐妹分享,而且可以带领弟兄姐妹唱短诗,生活过得非常充实。主让我在那里学会的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忍耐”。在那座非常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我常感到孤独与彷徨,我最常唱的一首赞美诗就是《你孤单吗?》:你孤单吗?真孤单吗?耶稣比你更孤单……泪水总是模糊了我的双眼,但换来的却是内心无比的平安与甘甜。我真切地感觉到主的同在与带领! 

  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移民加拿大

  每一段的人生路,只要我们依靠主,没有什么是走不过的。主让我们所承受的,都是我们可以忍受的。如若忍受不了,祂一定会背着我们走。刚来加拿大的头几年,相信每个新移民都有相同或相似的经历和感受。那种身心的疲惫和痛苦,若没有主背着我同行,或许我走不到今天。由于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没有星期日、假期的休息,人的脾气变得非常焦燥,和先生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双方都后悔为什么当初会结婚走到一起。我根本无法去教堂聚会,但内心一直渴望能去。终于有一天和先生谈好了,说是去崇拜后立即回来,他同意了。我一迈进教堂,就感觉自己象流浪的孩子回到家一样,听着熟悉的赞美诗,那份感动和亲切令我的泪水不自觉地一直往下流……可那之后,我又很久不能去教堂。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只能跟主说:主啊,为什么我要来加拿大受这么多的苦?为什么我们要走这条路?孩子才两岁就必须放在别人家里。一个星期只能去看他一、两次。每次去看孩子时间久了,回来跟先生又是一场战争。作为母亲,我的心真的在流血!先生因为我的离开,就得连续工作一整天,没有办法吃饭休息,脾气肯定暴躁到极点。我似乎也忘了自己是姐妹,不但没有体谅他作为男人的压力和苦楚,反倒埋怨他当初为什么要出国,要来这里受这么多的苦!可每次争吵完后,就有一个声音在我里面说:你是主的儿女,你在先生面前没有好的见证,如何能带他归主?于是我又祷告,求主带领,求主给我力量和勇气面对一切的苦难!每次祷告之后,内心就获得平安!

  人是软弱的,总是不断地从低谷走向光明,反反复复,曲曲折折。但有主,什么都不怕,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一信念总是鼓励着我,激发着我走向明天。虽然当时不知道明天道路,只一日过着一日,但我知道主耶稣一直在领着我走。就象那首赞美诗《我不知明天的道路》说的那样。

  现在,苦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但我知道人生的道路仍不平坦。有眼泪、有欢笑。主让我们在苦难中学的功课永远多于在顺境中所学的,这样我们才能成长得快。不要害怕眼前的苦难,因为只要我们持守我们的信念,每日与主同行,祂必带领我们奔向那天上的荣美之地!

  感谢主!赞美主!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