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点、旗袍、野餐会

◆ 肖 荣


  “啊,我认得你!你参加了时装表演!”(在西人眼里旗袍可真算是时装呢!)在女儿学校的操场上,一位我根本不认得的年轻女老师用惊喜、夸张的语气对我说,实在使我有点儿受宠若惊。想想也实在有趣,好象一夜之间,我们这些中国学生的家长们忽然亲热起来,和那些西人老师们的关系也似乎轻松了许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说来话长,容我从头讲起。

  我女儿所在的学校,中国学生逐年增加,都有人戏谑的称之为“华人学校”了。而且越来越多的是新移民孩子,可想而知这些家庭有许多各式各样的困难。有关新移民服务机构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就在学校派驻了一位社工,职称是“新移民安居辅导员”。很快,这位和蔼可亲的“王老师”就和华人家长们熟络了起来。后来得知,王老师也是一位主内姐妹,于是倍感亲切。王老师在工作中注意到,这些家长(包括那些在学校ESL班学英语的成年华人学生)除了一些具体困难外,他(她)们心灵里也很孤单无助,于是萌生了成立一个家长支持组的想法。当她和我们商量时,我们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因为这也是基督徒当尽的社会责任。前些时候爱华和我都曾去关顾过郑秀英,但事发后我们都深感内疚,因为实在付出得太少。若有这样一个小组,无形中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服侍社群的好机会,我们责无旁贷。于是她上报了提案,很快获批,我们的家长支持组就应运而生了!

  第一次开会至今记忆犹新。到会的一共有十几个人,在学校王老师的办公室中。大家首先互相介绍,也介绍自己的信仰。有趣的是,大概有一半以上是基督徒,在我们教会聚会的有四、五位;有两位佛教徒,其中一位有时也祷告上帝;还有几位是无神论者。会议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王老师请我为大家做了结束祷告,我为此感谢神!

  接下来我们趁母亲节期间,为学校的老师们烹煮了一些东方小食,借此表达对他们像母亲般教导学生们的谢意,并且借学校的广播表达了我们的心声。小组在同一天也有聚餐,分享作母亲的感受。当时我正在为上期《溪水旁》写《我何以成了全职母亲》的文章,就略略和大家分享了此文的一小部分。

  我们的重头戏是五月二十三日要为全校师生呈现的一场配合“亚洲月”的文艺表演。学校对我们这个家长支持组颇感兴趣,特别安排出一个时间请我们表演,是学校计划之外的安排。时间紧迫,大家全情投入,排练了六、七个节目,当然我们当中原来在国内从事专业文艺工作的朋友们担当了多数节目,而众人承担的节目有两个:旗袍表演和大合唱。旗袍表演的挑战比较大,想想都是三、四十岁的人,又都没有舞台经验,可想而知我们紧张的心情。但大家同心协力,还是顺利地排练出来了,表演时受到师生的一致好评。

  在五月底的学校筹款艺术活动中,大家又一显身手,烹煮食物并参与义卖,也就是在那次活动中,我们这些一周前的台上演员一下子和师生们拉近了距离。

  放暑假前,我们借庆祝父亲节之际一同到公园野餐、游戏,又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通过这些活动,学校里的中国人关系更紧密了,我们基督徒也有机会和几位家长分享基督的福音,因为人生的问题若不回到神的面前,是无法真正找到答案的。但愿在新的一学年中,我们彼此更加了解、互相帮助,愿神祝福使用这个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