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不拜玛门

◆ 李家齐


  耶和华神在西乃山颁布十诫给以色列人,第一条诫命明确地教训他们除了耶和华以外,以色列人不可以有别的神。这条诫命常常引起我很大的反思。今天我们活在多伦多,我们参加教会,每周敬拜神,没有拜什么其他佛像和中国民间传统的神明。我们的生活里面好像已经没有别的神,《圣经》里面所有关于拜偶像的教训也看来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真的不拜偶像吗?面对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我们需要警醒反思自己。 

  一、晓得我们所处环境的“偶像”是什么

  但是,偶像不只是指其他神明,任何东西在我们的生活里取代了上帝的地位,就是我们的偶像。我们可以用新约时代的背景来做一个参考,当时,罗马帝国是称霸地中海地区的超级大国,以色列地的人民也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自然,罗马帝国的文化和风气也深深影响犹太人。例如,罗马帝国鼓吹人民膜拜皇帝,把历代皇帝看作为神一般,人民必须带备大量贡品去参与这些祭祀活动。假如有人在当时的社会作基督徒,真心承认耶稣是他们的救主,摒弃这些祭祀活动,罗马政府必定以谋反的罪名逮捕他们,并使用最残酷的方式(如扔他们进斗兽场被猛兽活活咬死或钉十字架)把他们处死。我曾经去过土耳其和以色列作圣地考察(两个地方在新约时代都是罗马帝国的领土),发现《圣经》提及过的地方都充满这些祭祀皇帝和其他罗马诸神的庙宇。启示录描述的以弗所、别迦摩、撒狄就是一些例子,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的地方——该撒利亚腓立比(在以色列北部)也不例外。使徒行传第十章记载彼得在该撒利亚带领罗马军官哥尼流一家信耶稣,该撒利亚也是一个充满罗马众神和历代皇帝的庙宇的大都会。

  如果人民奉公守法和定时交税,他们便能够在罗马帝国安居乐业,享受帝国提供的一切享乐,例如祭祀的宴会、大剧院的戏剧、各类斗兽和竞技、澡堂里面的沐浴和大马路上的生意买卖。即是说,罗马帝国是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文化。人民只要服从罗马,不挑战这个专横的政权,他们便能享受物质方面的所谓太平,一些人甚至可以享有荣华富贵。但假如有丝毫反叛罗马的心,例如反对罗马任何政策或信仰,罗马对他们绝不留情,必定以最暴力和残酷的方式把他们置于死地,希望达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我们今天活在北美洲,没有罗马帝国的霸权统治我们,我们也不会因为信耶稣而受到生命的迫害,新约圣经的背景(罗马帝国)看来跟我们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仍然被社会的一个大气候所操纵,北美洲的社会讲求物质和金钱,我们经常不知不觉地追求物质方面的享受,生命的目标也是为了金钱、工作上的成就、学业、家庭。许多时候,我们的生活就陶醉在各种玩乐中,如音乐、体育、电影、电视、吃喝和电脑游戏等等,实在是不胜枚举。崇尚物质和金钱就是我们现今社会的主流文化,正如罗马帝国是耶稣时代的主流文化。我们每一天都要面对物质和金钱带来的引诱和忧虑;罗马帝国之下的基督徒也是如此。基本上,初期教会的基督徒要活在一种反基督教的主流文化之下。我们今天也是一样,活在一种跟基督教背道而驰,以物质和金钱为主导的文化之下。 

  二、除去我们心中所有偶像

  物质和金钱很容易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占据我们的心怀意念,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主宰。我以前参加过一队垒球队,队员大部分都是挺富有的人,我们常常在练习和比赛后到外面吃饭,吃的都是非常好的菜式,价钱当然比一般餐馆贵,每人每一次大概花十五至二十块钱,通常一星期两次至三次。另外,球队有时会聚集在某一名队员的家开派对,地点都是队中一些住在装修得非常漂亮的几千尺大房子(有些人更有游泳池)的队员的家,其他人还带备各种价值昂贵的电脑游戏机,一些人也带了所有扑克牌的用具去玩。这样一个派对,就可以玩一整天。坦白说,我参加了好几次,跟他们的关系也不错,而且觉得跟他们吃饭和做游戏很开心;可是,我心中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仿佛向往这些吃喝玩乐的日子,发现我的生活有很大的部分被吃喝玩乐所占据。当我反思,醒悟起来的时候,我渐渐觉得跟队员们吃喝玩乐很空虚,不能再继续下去。因此,我慢慢改变我的生活习惯,垒球练习结束后就回家吃饭,并增加了读经祷告的时间。垒球比赛结束后,我也很少跟他们一起到昂贵的餐馆吃晚饭,防止我被物质引诱而渐渐把神淡忘。

  耶稣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21)耶稣基督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我们最花费心思精神思想的东西,就是我们财宝的所在。在北美洲,我发现许多新移民因为种种原因进入教会并决志接受耶稣成为他们生命的主,但是经济生活一稳定下来,就把神抛诸脑后。有些人信耶稣后,面对一些生活上的困难,感觉神没有帮助他们,结果又离开神了。我们如果面对上述两种情况,便需要仔细反省,到底我们真心让主耶稣成为我们的救主吗?如果我们的信心按照我们物质上和生活其他细节上的丰盛而动摇,恐怕我们的心底仍然倾向于崇尚和追求物质和生活上的充裕。表面上看来已经接受耶稣,但内心仍然顽梗。

  耶稣又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玛门”就是财富的意思。假如我们敞开心扉,让耶稣进入我们的心,作我们的主宰,就不可以再让生活上的物质和钱财操控我们的信心,因物质和财富不如理想而离弃神。否则,我们心底里面仍然是不知不觉地服侍“玛门”,生命的价值观和心态还没有让耶稣基督改变我们。我曾经因为学业成绩未如理想和工作前途不稳定而向神抱怨,责怪神没有聆听我的祷告,给我理想的成绩和我希望得到的实习和工作机会。但仔细反省一下,却发现原来我不知不觉间将神的恩典狭隘地固定在读书和工作中,忽略了神在我成长的每一步都让我认识和经历主耶稣的恩典。原来我把学业和工作看得比神更重要,让学业和工作成就取代了神。后来在祷告里面向神认罪,求神改变,神的恩典才帮助我扭转我的价值观,继续带着信心面对工作前途的压力和挑战。因此,我们活在“玛门”为主导的北美洲文化里面,每一天都要警醒,求神保护我们的心怀意念,免得我们失去警觉,渐渐被社会的人和风气同化,离开神而亲近“玛门”也不知道。 

  三 、 追求奉献而非一味索取

  虽然生活上种种物质和个人需要在物质主义的文化大气候下能够取代神的地位,成为我们每天心中的主宰,但现实中,我们不能缺乏这些最基本的物质和个人需要,例如吃、穿、住、行,因此每天靠合神心意的途径去赚取我们的生计和适当的享乐是无可厚非的。关键是,我们如何赚取适量的金钱去满足我们日常生活所需,而避免被物质和金钱牵引我们离开神?坦白说,我没有一个百分百的方法可以提供给各位。我只能够在这里分享一些个人经历,使我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面对前途的挑战。

  我修读神学的时候,在医院做实习院牧,到病房探望病人和家属,聆听他们的心声并照顾他们的心灵、情绪和信仰。因为我在医院,所以每一天都需要跟医生、护士、社工、物理治疗师和其他专业人员合作和沟通。我的专长自然要配合其他专业人员对病人的关怀。实习老师有一次提醒我们,日后如果要面试做全职院牧,一定要预备回答一个问题:“你能提供什么支持给其他职员?”老师的意思是,院牧不但从其他职员当中获得支持和协助,院牧本身也需要对自己有信心,贡献自己的心思、时间和精神给有需要关怀的工作人员。

  老师的问题到现在仍然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他的问题提醒我,工作和生活不只是在乎于我们获得什么,同时也非常强调我们能贡献什么。如果每一个人只是想着他们要得到什么,这个世界一定变得比现在更加弱肉强食,冷酷无情。对我们日常生活来说,当我们为工作、金钱、学业、配偶、房子、汽车等日常生活需要奔波愁烦,希望得到基本生活保障的时候,不妨也让自己反省一下:我们的所得是否合乎神的心意,是否来自神的祝福?若是来自神的,那我们得到这些之后,能够怎样贡献和帮助别人?我非常欣赏一些夫妇,辛辛苦苦地用自己的积蓄买下一所房子定居下来,便开放他们的家做家庭查经班,让他们和邻居一起学习《圣经》的真理,过一个合神心意的生活。他们不一定亲自带领查经,但他们开放了他们的居所,提供自己和其他人一个认识神的机会。这就是透过自己拥有的物质去服事神和别人的例子。假如有一天,我有自己的固定居所,我也希望开放出来做家庭查经班。

  神吩咐以色列人除了祂以外,不可以拜其他神,本来是指以色列人不能够将当时中东各地的其他神明视作他们的神,取代耶和华的地位。今天我们参加教会,通常没有参与任何拜神的礼仪和活动。但是我们却活在一个以物质和金钱挂帅的社会,一个不会把神放在第一位的主流文化,所以我们作为基督徒,每一天都面对物质和金钱的试探和引诱。盼望我们在这个洪流里面,能够常常警醒,获取基本物质和金钱需要的同时,不会被它们迷惑,使我们的心没有警觉地离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