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在中国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四)

◆ 黄智奇牧师

 
  中国传统素来重视历法。执政的认为知道天象时节,可令百姓顺天道规律而生活,达到国泰民安的目的。再加上许多迷信掺杂内容,吉凶宜禁的日子时辰等,所以皇室都重视历法的编修。自利马窦将西方历法带来中国之后,历法和数学成为皇室重视的学问。所以,以后的传教士也看准了这些需要和机会。

  带着这专业学问来华的汤若望,发展传教工作更上一层楼。他的工作除了需要能指出中国历法上漏洞,也要让人明白他的历法为何能准确,他需要准备很多有关几何三角的教学工作。他的工作也赢得崇帧皇帝的重视和信任。汤若望不忘他的宣教任务,好几次上书给崇帧帝,说明天父创造万物,和耶稣救赎的道理,力劝崇帧信主,但崇帧始终未有决志。不过,崇帧对偶像敬拜的心态却有了变化。为了军饷告急,崇帧下令将宫中供奉多年的金银佛像全然捣毁。一时宫廷内外谣传皇上信主。又因崇帧允许汤若望可以出入禁宫带领信主的宫人敬拜和施行圣礼,也促使了宫廷内外信教人数日多。有统计说在1642年全国有十三省份开设天主教堂,信徒约有十五、六万。其中包括王室后妃,太监,宫人,高官,进士举人,商人和平民。(注1)在全国有十三省发展的教务中,又以江苏发展最蓬勃。有说法是因徐光启和他的儿子在那里全力推动所致。 

  政局动荡使教会发展受挫

  天主教会的传教士因着他们的才华,既得到明朝皇室重视,又得到部分官员,而且还是高阶层的认同。至于天主教传教士人才方面,比起以前有更多优秀人员来华。除了差遣人员最多的耶稣会之外,还有其它差派传教士的差会,像多明我会,方济各会,奥斯定会等传教士也都陆续随后加入到中国传教。从天时与人和角度看,天主教会似乎有了最佳条件去发展,可是偏又遇上明皇朝被满清覆亡的冲击。

  在朝代更迭的战争中,那些曾经受到明朝重用的传教士随个人的意思选择,或支持明朝政府或投降满清。有相当部分传教士选择了继续支持明朝复国。他们认为藉着皇太子信主入教,将来天主教就可以在中国广泛传播。而且,他们还计划了由明朝政府派人到罗马请求教皇推介,让一些信教的国家派兵相助。可是这些忠心支持明朝皇室的传教士,有被清兵所杀的,有被乱党李自成所杀的,有因忧郁得病而死的,有被海盗劫掠抛到海里死的,有被围城饿死,染瘟疫死。那些已经建立的教堂也多被毁坏,教友或死或逃。教会受到沉重打击。

  至于汤若望和他的同工,既不追随明朝皇室后人南逃,也不随贼兵李自成等人西窜,只是为了照顾遭难教友,坚持留在京城,在清兵入京改朝换代后,竟意想不到的得到比前朝更重的礼遇。 

  刚成立的满清帝国礼遇传教士

  当满清入关占据北京之后,竟仍委任汤若望制定历书。然而,中国传统历法专家和回回的专家,还是各献图表给清政府,都以为自家历法准确。

  为了测试各方制定的历法,1644年,清廷要各方专家预测日蚀,结果高下立分。汤若望所定的最准确,回回的次之,中国传统历法误差最大。乃年,汤被清室诏封为钦天监监正(估计相当于今日的天文台长)。可是这诏令竟被礼部搁置,直到第二年才被发现汤姓名没加上监正封号。礼部因此被清室斥责。汤若望知道自己被封,七次上书以自己是传教士身份不宜接受官职,向朝廷推辞,但都不蒙答应。最后有人提醒他,若退却过分,会使清室以为他仍效忠明室,而负责汤的传教机构会长也要汤为传教事业努力而为。于是他才接受了钦天监监正职位。

  清室对汤若望的尊重还见于他被孝庄皇后认他是义父,被顺治帝称作玛法(师傅)。顺治帝常到他家吃饭喝茶,还特准他便利出入朝廷,不必跪拜,又封给他“通玄教师”尊号。汤极想引导顺治信奉天主教义,好使性情浮燥,易于沉溺酒色的帝王有所改变,可努力未果。顺治帝所生之子在产后夭折,紧接丧子之母也死,顺治偏向佛教,接着自己也在二十三岁英年驾崩。(注2) 

  教难与人祸不断

  1661年七岁的康熙继位。索尼,骜拜等人起来辅政。骜和那些原对西方天主教敌视的官员起来对付受顺治尊重的汤若望。有杨光先等人控告汤等潜谋造反,立邪教惑众,作荒诞历法,又诬告钦天监官员要为错改皇子殡葬时辰地点至令母后和皇帝驾崩负责。于是将汤下在天牢大狱,并判以肢解凌迟酷刑,而且还来了一次全国性的打击天主教会的运动。 

  汤以七十多高龄被定罪下狱待刑,正等候皇太后最后下旨执行。不料当年(1665年)四月北京发生大地震。数以千计房屋倒塌,城墙多处塌陷。北方又突然吹来巨风,京城尘土飞扬,地中发出隆隆雷声,一日连续多次地震,皇帝和皇太后都得住宿在帐篷中。群臣请辅政大臣请旨大赦。但第一次大赦一千两百多人,辅政大臣就是不赦汤等传教人员。午后再震,才将汤的凌迟酷刑改为监后斩。孝庄皇太后出面以汤是先帝尊重的,要求辅政大臣释放汤若望,汤才得以免难。(注3)

  汤被释放之前,除了面对政治官司,还要面对天主教会差来传教士们内部结派分党的痛苦。他自己属于耶稣会(Jesuits),这差会秉承利玛窦的作法,尊重中国传统文化和礼俗,认为儒家道理没有和天主教道理相冲突。(注4)他们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传播西方科学和文化同时,也传播信仰。也因此之故能得到中国部分官员和知识分子,甚至皇室的支持。但是另外的多明我会(Dominicans),方济各会(Francisians),奥思定会(Autustinians)等传教士却反对这样的作法。他们高举教义,不能认同耶稣会接受中国人文化中有迷信成分的祭孔祭祖礼仪的妥协行为。为了这事他们屡次上告罗马教廷,要求教皇出面干预。除了不同差会之间的纷争歧见外,就连耶稣会本身的传教士们,也因着个人间看法误解,对汤接受了钦天监监正一职有强烈看法,认为汤违背了修会会士的誓言:就是不得向外谋求主教位置,或接受任何世俗的职责品位,又以汤所受的官方奉禄对耶稣会宗旨和会誉有碍等,向罗马提出控告。(注5)

  由于清政府对付天主教会,全国各地不同差会的传教士同遭教难,传教士都被解送北京审讯。不同差会传教士也因此难得聚首。汤在释放之后,和众同道一起检讨事工,更在众人面前检讨己过,请同工饶恕,激起了同工们心灵共鸣,彼此认罪代求。(注6) 

  教难平反

  康熙十四岁当政之后不久,再次要求检测历法的准确。唯汤被释放没多久就因病辞世。康起用天主教传教士南怀仁(Ferdinandus Verbiest)。南怀仁以窥天仪器观察实证,准确预测天象,得到康熙信任,命之代替杨光先任钦天监监正,并以杨欺君将之贬遣边疆。康又为汤恢复名誉。虽然冤狱平反,但各地的反教禁教风波依然,直到康熙九年(1670)才下令释放在广州的传教士,允许他们各归本堂。直到1691年,康熙才允许中国百姓入教。

  康熙肯定传教士的贡献,还给他们的信仰题书。他题诗赠天主教堂,有两首诗被近代的中文诗歌本《普天颂赞》收纳其内。\ 

  悟道

  森森万象眼轮中,须识由来是化工。 
  体一何终而何始,位三非寂亦非空, 
  地堂久为初人闭,天路新凭圣子通, 
  除却异端无忌惮,真儒若干不钦崇? 

  康熙十架

  功求十字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两番鸡, 
  五千鞭挞寸肤裂,六尺悬垂二盗齐, 
  惨动八垓惊九品,七言一毕万灵啼。 

   天主教传教士从明末才进中国,不到一百年,就在中国各地建立起教会,到了康熙采取开放政策,容许百姓信教,也就吸引了二十多万人入教。但传教士们的工作果效却存留至今,而其中影响世界深远的是他们将西方科学知识文化传给了中国,也将中国的知识文化带回西方国家。李约瑟(J.T. Montgomery Needham)在他深具权威的《中国科学科技史》中对这段历史的评价是:“在文化交流史上,看来没有一件事足以和十七世纪时耶稣会的传教士那样一批的欧洲人入华相比。因为他们充满了传教的热情,同时又精通欧洲文艺复兴和资本主义兴起发展起来的科学,…即使说他们只是为了达到传教目的,把欧洲的科学和数学带到中国,但由于当时东西两大文明仍互相隔绝,这种交流作为两大文明之间的文化交流的最高范例,仍是永垂不朽的。”(未完待续)

  ———————————————————— 
  注1:陈健夫《基督教在华早期传播史》,香港浸信会出版部,1972,92页。注2:陈健夫《基督教在华早期传播史》,香港浸信会出版部,1972,111页。注3:同上,128页。注4:孙向扬《基督教与明代儒学》,东方出版社1994,51页。注5:陈健夫《基督教在华早期传播史》,香港浸信会出版部,1972,116-118页。注6:同上,13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