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谁而鸣


◆ 周文逸


  英国著名牧师兼诗人邓恩(John Donne)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倘若一块泥土被海洋冲去,欧洲就变得更小……任何人的死亡都削弱我,因为我与整个人类相连,因此不要差人去问那丧钟是为谁而敲,它也是为你而敲。”

   看到四川大地震后一具具来不及掩埋的尸体,那苍白的脸孔,淤血的额头,发紫的嘴唇,没有人不为眼前的惨状悲伤,邓恩所描述被削弱的感觉今天正被许多中国人辛酸地品尝着。

  苦难中当然会有人问:“上帝在哪里?”看看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永远闭上了眼睛;听听失去亲人的生还者呼天抢地的呐喊;还有孤儿惊恐的眼神……一幕幕凄惨的画面,许多人不禁质问:“你怎么可以相信这个世界是由一位慈爱、善良的上帝掌管的!”

   人们在为悲剧和不幸质问上帝的同时,却完全忘记了是什么力量使一位教导主任扑到在一张课桌上,以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四位学生?一个刚刚失去父母、妻子儿女的男人,站在残垣断瓦中镇定地指挥着救援工作,又是什么力量使他的眼神中没有流露出怨恨和绝望?只有万物之灵的人,才能在死亡和痛苦充斥的灾难中,表现出这种善良和舍己,而你怎么可以告诉我人死如灯灭,人是一头没有灵魂的动物?

  或许还有人试着寻找苦难的原因,是不是那些死去的人罪有应得,还是前世作孽呢?

   圣经的《路加福音》记载人们曾经就当时的一桩悲剧问耶稣,耶稣的回应是:“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2—5)

   耶稣在暗示,我们这些灾难的旁观者跟受害者一样从悲剧中都要有所学习。地震对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有些什么提醒呢?谦卑是最重要的。生命的本质是易朽坏、易衰残并且脆弱的,在跟永恒的角力中,我们每个人都注定是败将,为何不对常胜将军——永恒保持一份适当的尊重和敬畏呢?

  地震的苦难把受害者与旁观者连到一起,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和脆弱,那么活着的我们该怎样善用余生呢?你是否将这场短暂的生命视作一个预备,一个训练场,为了将来更长更重要的生命而做准备呢?对那些死了的人,那是一个休止符,一个生命的终结;但是对于我们,依然暂时保有生命气息的人,这次地震是一个渗入心灵的发问:“你是不是准备好去见上帝了呢?”

  谁都希望中国不要经历这种苦难,可是如果十几亿的人都过着正常和谐的生活,他们会怎样?他们会不断追逐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对上帝的存在与否丝毫不感兴趣,更不会想要求问人生的意义和方向。

  我经过失去亲人的痛楚,也了解作孤儿的凄凉,经历种种忧患之后,我发觉苦难的意义不总是负面的,痛苦当中隐藏着一些礼物,哭泣背后包含着盼望的源头。正如作家卢云所说:“真正的礼物往往藏在最痛苦的地方。”但愿苦难逼迫国人悔改并转向上帝,但愿每个人都自问:“我准备好去见上帝了吗?”但愿这次的灾难成为驱使中国人归向上帝的动力,但愿上帝使用这次灾难祝福那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