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与眷佑

◆ 孙士忠

 
  一直想回应《溪水旁》编辑弟兄姐妹的邀请写一个见证,见证神的慈爱在我们家人生命中的果效;可每次想动笔的时候,总是思前想后,觉得特亏欠。明明知道神的恩典在我和我家中奇大无比,但我们把大部分的恩典都内部消化掉,作了自我改变的工具,而没有在人群中活出基督的样子。我们活的本无见证,怎好讲见证给大家呢?

  一次,一位姐妹问我:“你是怎么有这么好的信心的呢?为什么我老公信主后变化不大呢?”我回答说:“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信心!”后来我又补充道:“那就多结交有好信心的属神儿女吧!”这倒是我真诚的感受。因为我所以能持守这道到如今,全赖于主内弟兄姐妹的帮助。所以就让我将这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对像我一样软弱的弟兄有点帮助吧。

  我是二OOO年在福音营决志信主的,我相信我当时确有悔改的心,且接受了神的救恩。主在营会的最后一秒钟,用他的灵感动了我,让我在以马忤斯的路上遇见了他,我就得了大释放,流了那以前几十年未曾流过的泪水,且心里得了大喜乐。一信主,我就抛弃了吸了十几年的香烟,且在从营地回家的路上不住地和人分享主恩。神也借助一神迹来鼓励我的信心,在我回家第一个晚上,我见一粒火花,从关闭着的窗子飞进了我家,落在了我和妻子睡觉的床上。当时我以为自己是作梦,还特地看了一下闹钟的时间,是3:45AM,且看了一下妻子当时熟睡的面孔。原来神的灵火真的因我们的信来到了我家。

  然而,“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哥林多前书3:1—2)。

  我初信的热情一过,很快又重新回到找工和碰壁的循环中,我那还没有扎下根的信很快就经不住考验了。“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根,就枯干了。”(马可福音4:5—6)。当时我还没有明白祷告的力量,也不知道应将生活的主权交给神,找工从到处碰壁,灰头土脸,逐渐发展到心灰意冷,最后到完全放弃。我又拣起了我戒了的香烟,靠上网和人打麻将、聊天来打发时间,对家务也不闻不问,和妻子吵架的声音却越来越高,那时罪又活了,我就死了(参罗马书7:9下)。我的心真是又苦又空虚呀!

  还记得有一次宋胜弟兄到我家去看望我。当时妻子上班去了,水池里放满了碗筷和残饭。宋胜弟兄看到了我心中的苦毒,流着泪和我一起做了祷告,然后还想帮我打扫卫生。但我出于面子,告诉他等一会儿我自己来做。但后来还是妻子工作回来后清理的。那时真是大大地得罪了神。“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马书1:21)。

  这样的景况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当时我真的又完全被老我的罪性捆绑了。那时我没有顺着神的心意行,自己也猜想神不会再要我了。然而神并不放弃我,使我落到没救的地步。正如《希伯来书》12:6—11说的:“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再者,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何况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顺服他得生吗?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感谢神,在我们还得罪他的时候,一直透过教会的牧师和弟兄姐妹们不断地帮助我。教会一直恒切地为我找工的事祷告。想想当时是有弟兄姊妹用金钱帮助过我们,我心中就惭愧得要命,我可是有手有脚的年轻力壮者啊!今天让我把感谢归给神吧!祂将一些大有信心的兄弟姐妹放在了我们的身边,和我们这些软弱的人作朋友,真诚地把我们当成是一家人。我现在一写到这里就流泪,不知道是神的恩典实在太大,还是我自己实在太软弱。有一次在一位姐妹送我儿子一件礼物后,我打过电话去想拒绝她,她说:“那算什么呢,我们都是自己家里的人嘛。”我心里深受感动,以前只知道神是这么要求的,可不知道人还真有这样行的。我以前可和她没有这么大的交情啊!后来我逐渐观察,发现教会里这样的人还大有人在。就拿我们属灵的老师植先生和植太太来说吧,他两位老人家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帮助我们,在任何场合都愿意把我们当家里人介绍给人,以至于我不得不由衷地和妻子说,他俩是我在加拿大的爸妈,是我属灵的父母。

  但属灵的转变不是说靠别人的感化就成全了,毕竟一个人得救和他属灵的生命的成长,要靠他个人和主建立关系,靠一个人自由意志作出的选择。经过了管教之后,我终于被圣灵改变,被众人劝醒,降伏在神面前了。二OO四年门徒营中,我依靠祷告成功地戒掉了烟,回家后开始认真读圣经。有一天当我读到《但以理书》3:25,当巴比伦王将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丢进烧热的火窑后,眼有所见:“王说,‘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我当时一下子从头凉到脚,——那感觉以前在我生命中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当别人打电话告诉我,我大学同班、工作时住单身宿舍同一寝室的同学遭遇车祸死亡的时候。被这节经文震撼的同时,我还看见满室都是金黄色的亮丽色彩。以后我读经三次经过该节经文,想要有相同的感觉而不可得。但读圣经时为主流泪的时候却越来越多,有时是为我的罪,有时是为神的爱,或为使徒和先知的献身,总的来讲是为神知我们太深,无论是过去的信徒还是现在的你我。灵命有所改变后,生活方式也就逐渐改变了,我开始乐于劳动养家了。有些我干过的活对以前的我实在是不可想象地重,但我也一直都能挺得住。

  后来我到一家汽车配件厂上夜班,开始还好,为终于有了一个稳定收入的工作而高兴。可渐渐地大问题来了,每次下班回家开车都是强打精神,有几次在绿灯前都睡着了。这可是关系到生命的大事了,我还有一家人呢,儿子还没有长大成人呢,于是我的祷告生涯就开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每天上班当别人吃饭、休息时,我是除了上厕所,都一个人到车里去祷告,祈求神给我换一个哪怕是同样的工作,但能是白班就好。我有时向我的主哭诉,有时向他大声地呼求,这样的祷告一直持续了五个多月,神终于大施怜悯,垂听了我的祈求。他加给了我一个比我的期望还好得多的工作,而且在面试、考试中,以及工作开始后,一直用神迹奇事保守着我。

  先说面试吧,主考人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我打入了冷宫,他们问:“你做过汽车发动机设计吗?”我说:“没有!”当时就看到雇主的兴趣一下子降到了零下,面试也进入了一个短暂的沉默阶段,我借机闭了一下眼睛,向神祷告说:这可要看你的了。奇事来了,主考的人拿出了一大张图纸,指着其上的各种GD&T(一种标准)符号问:“你能告诉我这些符号的名称以及它们标注在图中位置所代表的意义吗?”我知道人家问这样的问题是敷衍我一下,总不好问一个问题就打发你走人吧?但你这下可撞到我的枪口上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神不要怪我),我就大大地给他们讲解了一番。本来连英语中的术语都会把我难倒的,可这次问的偏偏是我在国内最后几年做国外图纸天天都用的专业英语,每个单词都是长长的,可能这一来他们连我的烂英语都刮目相看了。他们问过这个问题后,再也没问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就带着满意的面孔让我回去了。我想:嘿,这下咱老孙的工作拿下了。第二天,人事部的人打电话来告诉我,昨天面试那个职位你没有得到,不过其中面试你的某某人要和你以私人的方式见个面,我想人家让去就去吧,于是和他见了面。他首先说很抱歉,对你昨天的面试很满意,但由于有另外一个内部的设计员申请了这个位置,我们决定雇用他了;但我把你推荐给了他原来分公司的VP了,你可以申请他原来的位置吗?我还能说不可以吗?

  第一次和我现在的主管面试就感觉不好,也不是什么问题没回答好,就是感觉彼此间人不对路,我也感觉到他对别人推荐来的人心里没底。当天下午人事部给我打电话,说让我第二天去见我的主管,他要给我一个软件考试,也没有告诉我是什么软件。晚上觉得有点睡不着,想一想会考什么呢?我只知道这公司是搞减震设计的,会不会让我设计一个弹簧呢?于是我就打开一个我最后用过的软件,看着帮助设计了一个弹簧。第二天考的就是这个软件,设计的就是一个弹簧,当时VP就告诉我工作得到了。开车回家时在高速公路的半路上我就流泪了,我大声喊着说:“你这神哪,你怎么这样啊?”——因我是心存感激,神也不会因这话有些粗鲁怪我的。还有比这更大的神迹吗?有的,你试想一下,汽车减震对我是个全新的行业,软件我会的比那次考试的题目也多不了多少,团队性的设计工作也有七八年没搞了,大脑也因这几年的愁苦而迟钝了很多,没有神的帮助我能坚持在这个岗位到如今吗?我实在不想再罗列了,免得人说我们是因神迹才信的,反倒亏缺了神的荣耀。那如果神拿走这工作,我还感恩吗?当然了,这其中有耶和华的主权。就这个工作而言,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我还不该对神有信心吗?让我借一个外邦君王的赞美来表达我的心声吧:“我乐意将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迹奇事宣扬出来。他的神迹何其大!他的奇事何其盛!他的国是永远的;他的权柄存到万代!”(但以理书4:2—3)

  你们看了我的见证,还愿意像我经历这么多波折才好好地信神吗?愿意经历七年的泪水才找到自己的专业工作吗?我倒宁愿你们因我的见证少些个人挣扎,多依靠神。讲到信心的榜样,我倒是有一位姊妹推荐给你们,这姊妹信心坚固而不疑惑。在我们信心软弱的时候,她总是耐心地邀请我们到她家去查经,讲她和她先生怎样从邪灵的捆绑中被神救出,我在她的言辞中从来看不见不信。她见我吸烟时敢于告诫我这不讨神的喜悦,且任何人说不合神心意的话都敢当面抵挡。所以我见她和她家大得神的祝福,且在福音上有很多的果子。你们如果想要学她就赶快从我们教会中找出来吧,也许你能找出的还不只是一家呢!但也许只有一家,因我们本是一家。

  神给我家的祝福是大的,这也使我岳母和妻妹看见神在我家的奇妙恩典,在来到加拿大很短的时间就信了主。但她们没有看过我们因过犯而受的苦,如果她们早来加拿大一年半载,看看信神的我们不过如此,她们还会信吗?求神别让我们遇见试探,也别让我们试探神。前几天我儿子刚刚决志信了主,再前面我父亲在去年我探亲的时候也信了神,但我妈妈还是坚持信她的佛、道、仙、鬼。最近听高牧师和大卫弟兄讲传福音的方法,讲到全备的福音的基本信息是:神创造了人,且爱世人;世人犯了罪,背离神,不能再见神的面,且试图以善行、宗教、哲学、道德等手段以求见神而不得;神是如此地爱我们,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下,为代替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又从坟墓中复活,偿清了我们的罪债,也满足了神的公义;我们只要信靠耶稣,认罪悔改,接受他为主,就必得救。大家看到这其中的基本线索是神—人—神—人,即:神的创造;人的犯罪;神的拯救;人的悔改。我试着用这方法在家里查经的时候向我儿讲明福音,他信了。向我妈妈这样传时,她也说过她信,但等我在电话里让她和我做决志祷告时,她又不干了。在此特特地请弟兄姊妹们在读这篇文章时为我的母亲祷告,求神怜悯她。我现在相信这全备的救恩必能传开,也能让我还清直接带领一个人信主的债。

  有一天醒来,我睁开眼睛唱道:“怎能如此,像我这样罪人,也蒙宝血救赎大恩……”妻子打趣说:“这孩子真乖,醒了也不哭,就知道唱歌”。但愿这美永驻我家。求主你在我家作王,若觉得我们这样的瓦器还有可用之处,求你使用。愿赞美都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