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袋充满的人

◆ 李张素素 师母


  “这些孩子全都是你们的吗?”一位面带笑容的女士走过来我们的餐桌,看着我们七个孩子。她的衣着看起来像是这餐馆的经理。“是的。”我笑着回答。过了一阵子,有几位女侍应生跟着这位经理走过来,经理再次问我“这些孩子全都是你们的吗?”我笑着说:“是的,全都是我们的。”“我真的不能相信,你看起来挺年轻,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孩子呢?”其他的几位女侍应生也跟着说:“我们都不能相信她所说的,所以特地过来看个明白。”

  每次在公共场所,或是餐馆,或是公园,或是购物商场,总是会有人远远盯着我们七个孩子,一一算过后便走过来问我们同样的问题,然后惊叹说:“你们真是有福!多美好的家庭!”

  是的,在这时代大家庭是非常罕见的。莫说别人看到觉得惊讶,当我回头看我生命的历程,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并上帝在我生命中所改变的一切! 

  一.放弃进修

  回想我们结婚时,也与众人一样,觉得生育需要计划,待经济上和心理上都预备好才适合生养儿女。所以,我们去看了家庭医生,拿了避孕药方。八个月后,我和丈夫突然想到自己不再是少年人了,当时他已三十岁,我也二十八岁,若要孩子,得趁早生育,免得日久会造成不育。于是,我们停止避孕,我马上怀孕了。我却想不到随着老大的出生,便开始了我生命的另一段旅程。

  因着老大的出生,我放弃了继续进修的机会,只拿到神学硕士便毕业了。还记得毕业典礼中,我大腹便便地到台上去领取毕业文凭。一个月后,上帝把谦祈带到我们的生命中,成为我们最大的祝福。 

  二.全职在家

  成为母亲后,我依然在教会部分时间事奉。一年后,我又怀孕了。我开始思想生活中的优先次序该如何。照顾家庭与孩子占了我大部分的时间,我的事奉不再像以前那样投入,加上种种的压力,令我觉得我这样的事奉对教会不公平。于是,我在孩子出生前便提出辞职,专心在家当全职母亲,在教会里只做义务事奉,免得心中亏欠。

  我相信儿女是上帝所赐的产业,母亲是他所定立给每个妇女的天职。既然这是从上帝而来的天职,那就绝对不会与他所呼召我丈夫的事奉有冲突,反而会配合他的事工。我心中默默的祷告,愿主的旨意成全在我和我们家庭中。 

  三.在家生产

  不久后,上帝带领我们在密西沙加的一间教会事奉。虽然这教会只聘请李牧师,可是对师母也有一定的期望。我带着两个孩子,尽量投入教会的事奉,支持丈夫。但同时,我知道我在教会的事奉是有限的,因为我有另一个更高的托付,就是在家庭里的事奉。过了几个月,我发觉怀孕了。在许多人的眼中,我们只有两个儿子,希望得到一个女儿,才继续生育,可是在我们来说,孩子总是宝贵的,并不应该限制生命的诞生。虽然主所赐我们的是另一个男孩,我们一点都没有失望。相反地,老三的出生再次证实上帝的恩慈与美善。

  老三出生的那一天刚好是星期天。早上九点钟,我们都穿好了衣服,准备去教会。就在这时候,我开始感到阵痛。于是打电话给助产士,她说我可以去教会。李牧师做了一个简单的祷告,我们便开车往教会去。我带领儿童崇拜后便参加成人崇拜。当天李牧师的讲道是关于天堂的,我一边听道,一边深呼吸来舒缓阵痛。天堂盼望的信息带给我很大的安慰。“再没有痛苦,再没有眼泪”主的话使我肉身的痛苦减退了。聚会过后,我们照常留在教会聚餐。除了每五分钟的阵痛,我没有注意到原来婴孩的诞生迫在眉睫了。午餐过后已经是一点半了,我告诉李牧师我们应该尽快回家。下午两点钟,我们回到家里,赶快把床预备好。助产士两点二十分到达我们家,跟我聊了几句,还没有替我检查,我已经感觉到极大的压力:我才躺下来,两点卅四分,恩祈出生了!助产士非常惊讶这一切的发生,像是按着准确的时间安排。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家生产,上帝的恩手托住一切,应允祈祷(李牧师时常祷告使他不会因孩子出生而缺席主日崇拜)。 

  四.在家教育

  老三出生后两个月,我开始在家教育(Home school)老大谦祈。虽然这是一个非常新的理念,尤其是在华人的圈子,但几千年来这也是一个传统的理念,孩子在家里接受父母的教育。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圣经的诫命。“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命记6:6-7)“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言22:6)“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以弗所书6:4)回头看这十年的旅程,上帝的恩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纵然其中有困倦疲乏的时候,主的话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们的焦点校正了。“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以赛亚书30:21)

  对很多人来说,三个儿子已经“足够”了。教会事工的需要叫我开始信心动摇,想要凭人的旨意去事奉。到底“师母”的职分是什么呢?除了一些教会肢体期望我能多参与教会事工,最终令我觉得压力内疚的仍是我的“自我”。主赐给我许多恩赐,使我很容易倚靠自己而不是顺服主的旨意。有一天,我感到非常混乱,不知何去何从,该放下孩子忙碌在教会呢?还是安静等候顺从上帝的带领呢?照顾家庭就是一切吗?但若要牺牲孩子来事奉又是否上帝的旨意呢(当时我是负责亲子团契、儿童崇拜和教成人主日学)? 

  五.主话应验

  有一天我在灵修时,主的话临到我,指示我该走的路。“所以我愿意年轻的寡妇嫁人,生养儿女,治理家务,不给敌人辱骂的把柄。”(提摩太前书5:14)“好指教少年妇人,爱丈夫,爱儿女,谨守,贞洁,料理家务,待人有恩,顺服自己的丈夫,免得神的道理被毁谤。”(提多书2:4-5)我问主说:“主啊,你只赐给我儿子,并没有女儿,我怎能生养儿女呢?”主清楚地回答我说:“你要生养儿女,治理家务,爱丈夫,爱儿女。”数月后,老四恒祈出生了。我们替他取名为“阿居拉(Aquila)”,因为知道上帝要把百居拉(Priscilla)赐给我们。此外,上帝还把另外两个名字放在我的心中,吕底加(Lydia)和多加(Tabitha)。我们都相信,有一天吕底加和多加将要诞生在我们家中。有了主的话,我再也不回头怀疑主的呼召。

  老四恒祈两个月,上帝把我们带到另一个事奉工场,让我能专心在家事奉。一年后,我们的大女儿爱祈(百居拉)出生了,不单成为我们全家的喜乐,许多教会肢体和朋友们也与我们一同归荣耀给上帝。我感到喜乐,并不是因为得到一个女儿,乃是因为经历到上帝话语的应验,印证了他在我身上的呼召。 

  六.完全奉献

  有了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挺美满的家庭啊!该满足了吧?怎么还要再生呢?当时我们的车子已经坐得满满了,要是再多生一个孩子,车子就坐不下了。在我的心中有很大的挣扎,到底诗篇127篇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如果儿女是上帝所赐的产业,那就不应该有限的或是自己决定的,乃是由上帝来决定。可是,我从小在香港长大,都接受了所谓的“家庭计划”观念,加上身边许多人也有一样的想法,我很难明白这个圣经的真理。

  我和李牧师当时读了一本书,名为《箭袋充满(A Full Quiver)》,令我明白过来,原来“家庭计划”并不是出于圣经,乃是出于人文主义的理念。既然不是出于圣经,甚至与圣经有冲突,我们就不该跟从世界的路,却该听从上帝的话。我和李牧师同心祷告,愿意把我们的家庭完全奉献,让主的旨意成全。若他的旨意赐我们许多孩子,我们愿意全心教养他们跟随主,栽培他们成为主耶稣的门徒,一生都事奉主。祷告以后,我们的心里再没有怀疑了。 

  七.属灵保护

  女儿爱祈快两岁时,小女儿慧祈(Lydia)便诞生在我们家中。她出生的晚上,四个哥哥都非常兴奋等待,不想睡觉,恐怕错过这个特别时刻。结果到了十点多,各人都太累睡着了,除了大哥和三哥。十一点多,慧祈终于呱呱落地,吵醒了每个人,家中突然又充满孩子们欢笑的声音。爱祈午夜醒来,看到小妹妹哭个不停,就不断地亲她,令我心中感动非常。我柔声地告诉她,小妹妹出生了,需要经常吃奶,她懂事地点头(当时她还未断奶)。两周以后,爱祈自然地断奶,不再向我撒娇讨吃了。

  慧祈出生第二天,助产士到我家检查,发觉她呼吸困难。原来因为她出生得太快,造成肺积水,需要立刻送去医院。我们全家一同祷告后,牧师便送我和婴儿去医院。在医院里我心中十分挣扎,不明白为什么上帝容许这事发生,使我与孩子们分离。当我在医院的七天中,牧师一人在家照顾五个孩子,实在不容易(老大还不到十岁)。慧祈肺积水不能直接哺乳,加上孩子们哀求我回家,我便留下婴儿两个晚上独自在医院,我在家中吸奶放入奶瓶,由牧师送去医院。两天后慧祈的呼吸正常了,我又回到医院照顾她。这一周的分离使我感到非常难受,在医院里,除了切切恳求主医治慧祈,使她能快快回家团聚,便无其它事可做。我坐在氧气箱前,轻轻地抚摸她的小身体,为她全人祷告。后来我才发觉,神要借着我在这几天的全时间祷告,来保护与祝福慧祈的成长,驯服她刚强的个性。借着我的祷告,我与她建立了心灵的契合,帮助她回应妈妈爱的管教。“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你的性命。”(诗篇121:7)

  二OO五年,我们一家八口有机会回乡探亲,再次证实上帝奇妙的供应与保守。当时孩子们从一岁十一岁(全都是单数),到新加坡、香港、大陆观光旅游,一路上引来许多人的注意。也带来多次见证主的机会。孩子们就是我们传福音的工具! 

  八.安慰之子

  六个孩子,已经足够了吗?我想,这不是我问自己的问题,乃是我问上帝的问题。主啊,六个孩子是否数目满足了呢?我心中知道,六个并不足够。可是,实际生活中,我们的车子已经满了,再多一个孩子怎么办呢?每当这些疑惑的思想打扰时,我都回想主的话和他的呼召。“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世记12:1)是的,我们所过的生活并非自己的选择,也非从我们的父家或文化而来,甚至与我们的教会也相异。但上帝要指示我们生命的方向,迈向他的应许地。我们默默地等待,不久后我又怀孕了。

  怀着老七的时候,是我们经济与生活很不稳定的时候。头三个月,我感到非常忧郁低沉,在人来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时候又多一个婴孩的出生。但我们相信,上帝的时间是最好的,为了要得到一切的荣耀。

  孩子快要出生了,牧师同样地祷告说不要因此缺席主日崇拜。此外,我们也祈求孩子不会在Halloween出生。十月二十九日星期天,早上我开始感觉到阵痛,知道时候到了。我在家里等到崇拜的时间过了才打电话给牧师。他立刻回家,我们全家祈祷午膳后,决定一同去下午的聚会。聚会过后四点半我们回到家里,助产士也来检查了,一切都正常。晚上七点,另一位助产士刚从德国开会回来,马上赶来我家,以为婴孩晚上会出生。到了晚上十点,还没有半点动静,我们都同意助产士先回家休息,我们也能让孩子们睡觉。星期天一家都很累,不到五分钟每个人都呼呼入睡了。到了凌晨三点,我醒来了,知道时候已到,便打电话给助产士,三点半她们到我家,四点钟小善祈就诞生了。当天刚好是Halloween的前一天!孩子们都兴奋非常,抢着要抱小宝宝。想不到小善祈在我腹中已经懂得让我们休息,恢复精神才出生。牧师便替他取名叫巴拿巴(劝慰之子)。

  小善祈是生在我们郊外的家,远离市区,朋友来访不很方便,我们也没有请朋友帮忙“月子”。牧师告诉孩子们说,妈妈生孩子后需要休息,希望大家能互相合作。我也指导老大、老二和老三我产后所需要的饮食。这次老七的出生,是孩子们帮我“坐月子”。从做饭、收拾、洗衣服到照顾两个妹妹,都由四个哥哥负责,爸爸负责分配工作。头两个星期我根本不用下楼,一日三顿饭都在床上享用。老七的出生令孩子们有同一的使命,大家同心服侍,学习主的榜样。

  不到两个月,圣诞节前,我们低价买到一部十二座位的车子。这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圣诞礼物!

  不少人问我,照顾家庭与七个孩子,在家教育他们每一个,加上教会生活和事奉,我的时间安排是怎样的呢?我会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上帝凡事都能。”(马太福音19:26)我是依靠主的恩典来过每一天。用主的话教导孩子,让他们在家中彼此相爱,彼此服侍。这是我们家庭的家训:“作为家中的一分子,今天我会听命,爱人,尽责任,并有礼貌。”最重要的是借着祷告,把孩子带到主的面前,提醒自己,孩子是属于主的,并非属于我自己的。这样,就能面对每天生活中的挑战,胜过自己的软弱和失败,在困难中存着盼望。 

  九.仍然等候

  今年四月份,我第一次流产了。经过七次健康的怀孕与分娩,想不到这次会流产。事情发生后,孩子们都问为什么。我们照样地一同祷告,把失去的婴儿交托给主。除了与孩子们读了一些相关资料,我们也按圣经告诉他们未出生的婴孩也同样有生命,是上帝所创造的。虽然死了,是回去天父的手中,有一天我们在天家会见到他。面对死亡,孩子不容易接受,但也因此明白罪的可怕,更加珍惜生命的诞生,为着上帝所赐的每一个弟兄姐妹来感恩。因着这次的流产,我们全家更加同心的祈求等候上帝再赐我们孩子。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象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诗篇127:4-5a)牧师和我深愿每一位信徒都能成为箭袋充满的人。主给每人的完全数目都不一样,或是一个,像亚伯拉罕(虽然他一共有八个儿子),或是两个,像以撒,或是十三个,像雅各,最重要的是,主的心意满足,我们得到最大的祝福! 

  (李张素素姐妹是李万生牧师师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