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在北美长大成人

◆ 李家齐

 
  教会中很多年轻人,像当年的我一样,出生于中国或香港,少年或青年时期跟父母一同移居加拿大。由于父母和儿女成长的环境和文化的不同,会产生沟通方面的困难,甚至带来冲突和不信任。在此,我写下自己在加拿大度过的青少年岁月,分享我在加拿大成长的故事,或许你们能够从中体会一个年轻人移民生活的甜酸苦辣,以及神的恩典怎样彰显在其间。 

  以毅力和勇气迎接英语挑战

   我一九九二年八月跟随父母从香港移民到多伦多,就读高中二年级(也就是第十年级)。第一天上学,坐在课室看见十几位不同肤色的同学:白人,黑人,有些看来像印度人,也有几位中国人。我开始紧张起来,这些同学我全部都不认识,以前也从来没有遇过不同族裔的同学(在香港读书长大,习惯看见的同学当然都是说粤语的香港学生)。虽然在香港学校被强迫灌输了九年英语教育,我对自己的英语会话水平还是没有信心,所以不很愿意跟同学聊天,更不愿意在课堂发表意见。上课一星期后,发现课堂的气氛跟香港非常不同:加拿大注重学生在上课时的表达和反应,要求学生主动举手发表意见;香港则注重学生安静坐下听老师讲授。我心想:糟了!我的英文没有像本地的白人和黑人说得那么快,怎么办?假如我像其他香港同学不发言,成绩一定追不上;倘若发言,又怕本地的学生嘲笑我带有浓厚口音的英语。

   为了追上本地学生的英语水平,我决定豁出去,主动在课堂上举手发言。其他同学要笑,就让他们随便笑吧!在加拿大读书,只有取得足够的积分才能升学和生存,而且只有掌握英语,才能在社会立足。老师看见我举手,便让我发言。结果老师和同学们没有取笑我,还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慢慢对自己的英语有信心,也开始主动跟本地的同学结交朋友。学校有很多从香港来的学生,但是我并不愿意跟他们来往。大家说同一语言的确容易沟通,也可以一起学习,提高成绩,可是我的英语能力将会因此大打折扣,很难达到本地学生的水准,更把自己局限于华人社区之内,不能跟英语主流接轨。为了赶快追上加拿大同学的英语程度,我只读了一个学期(即三个月)的英语第二语言课程(一般称为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简称ESL),便退出,转读本地学生的英语课。这个改变非常困难,那些小说非常厚,有一些是莎士比亚戏剧,有一些是现代英美文学,都是不容易理解的东西。更甚的是,要写作文去概括这些书本的主题思想,并应用到老师提出的题目上。父母都忙于工作,加之他们也没有读过这些书,不可能帮我。我虽然可以问老师,但他们只能帮我一点点。

   我在第十一年级转读了新的学校。本以为之前自己的英文基础已经颇稳固,没有想到在这所新学校的高四和大学预科遇上两位要求极严格的英文老师,连本地学生在他们手上也叫苦连天,我这个中国人就更惨了。可是我没有放弃,反而更耐心地努力学习。就算老师把文章的文法修改得体无完肤,我也没有气馁。既然我遇到这两位严格的老师,就为如此好的学习机会感谢神,后来还自告奋勇参与学校报纸的写作和编辑工作,让自己吸收更多写作和阅读的经验。别的同学埋怨他们,我却谢谢他们的循循指导。

  在学习英文的过程中,我体会到神的恩典的确够用。首先祂给了我一个健全的头脑,其次祂将战胜困难所需要的勇气和毅力赐给我,虽然祂没有从天而降地把我需要的优等成绩赐给我,但我能够战胜学习英文遇到的挑战。我相信每一个移民过来的年轻人都有神所赐予的智慧和毅力去迎接英语和其他学习方面的挑战,关键就是我们是否愿意踏出信心的一步去面对。不论有多少困难和孤单,都勇敢地向前迈步,才能体会到神赐出人意外的恩典。 

  受洗归主并经历挑战

   我从小在基督教学校读书,来多伦多后因着母亲信主,我们全家人都去了教会,我也在十七岁的时候(一九九四年)在一所属于浸信会的教会受洗信主。回想起来,对我而言作为中学生基督徒最大的挑战,并不是毒品、赌博和色情,而是升学就业和信仰的关系。我身边的朋友都是些成绩不错,而且懂得其他艺术的同学们。我们一起读书,并参与校内各种课外活动,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考上理想的大学,获得更好的成绩,找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加拿大社会就是这么残酷,年轻人要有良好的教育,至少大学或大专(就是本地人所说的College)毕业,才能找到理想的工作。因此,前途才是我和大多数学生的最大忧虑。记得我在高中最后一年申请大学,当时我的平均成绩已经有八十多分,达到一般大学的招生线,但我仍然怕自己进不了大学。一些学生们考不上大学,就利用电脑游戏、上网或其他形式逃避,甚至麻醉自己。

   感谢神在教会通过崇拜和主日学陶造我,也在读英语和其他科目当中赐给我智慧、毅力和忍耐,让我完成了高中学业并升读多伦多大学。 

  学会思考信仰与前途的关

  大学功课比高中紧张,而且测验和考试的次数比高中少,因此每次测验和考试的分数都影响重大,给学生增添了不少压力。同时,我作为一位基督徒大学生,开始思想信仰跟学业和职业有没有关系?假如有,这个关系应该是怎么样?

   我在大学课本接触到不同范围的生物学,包括细胞学和微生物学等;另外,不同宗教、文化和政治团体都活跃在多伦多大学。学生们很容易便跟随某一个科目或理念的思维,以它为中心去确立自己的价值和人生观。假如学生没有高度警惕自己的信仰生活,很容易就会觉得《圣经》的话语对学习和就业没有任何联系,因而不愿信主或者渐渐离开主耶稣的道。譬如说,一个读计算机的学生每天埋头苦干地研究计算机,就很容易让计算机取代神成为他(或她)人生的中心,可能不知不觉地把高科技视作唯我独尊的科学,拜了偶像也懵然不知。

   神没有离弃我,带领我参加了多伦多大学的校园团契,认识了一些高年级的基督徒朋友,一起聚会、查经、祷告和事奉,后来我更成为其中一位领袖。虽然如此,我在大学的学习生活仍遇到不少难处。不论我如何恳切地为学业祷告,成绩仍然不如理想,所以对神产生许多怀疑。神真的看顾我吗?带着怀疑的同时,也让我更深地思考我到底相信什么。既然神不一定赐给我所要求的智慧和成绩,那么怎么样才能经历神?我以后漫长的人生又怎样活下去?于是我拿起《圣经》,每一天不断地阅读,尤其是我素不熟悉的旧约先知书和智慧书。渐渐地我重新认识神,旧约记录了神深爱以色列人,无论他们怎样犯罪背叛,祂仍不断给以色列人悔改回转的机会。而以色列人的回应不只是向神认罪悔改,更以智慧书卷(如箴言)的精神,在生活上不断追求,活出神的教训。我终于明白,信耶稣不是停止在祈求神赐给我们日常的需要,也不只是参加教会、团契和事奉这么简单,平时读书的态度,学科和工作的选择是更加重要的一环。我要是想做一个真心悔改的基督徒,就要透过所研读的学科和投身的职业,去服侍神和人,不可以单单按照薪金的高低选择职业,也不可以把信仰与生活分裂。信仰不只是星期天去教会和参与教会的工作,而是联系到其余六天的读书和工作的生命中心。

   我的信仰虽然在大学受到考验,但我并没有离弃神,反而我渴慕更深地活出基督,也在神的道里面能够站立得更加稳固。我在加拿大度过了少年和青年的岁月,高中和大学都是满有挑战和困难的日子,确实使我经历许多忧虑,但神不断在困难当中塑造我,让我晓得每一天都需要活出对神的信心,神的恩典确是足够。相信神将赐给我们足够恩典去面对挑战,愿大家踏出信心的一步,在学校生活和工作岗位体验神的同在,避免在高中或大学的日子渐渐离开神。最后也盼望各位少年和青年人,在移民的生活中,特别在校园或工作场所,都能思考神的话语跟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有什么关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