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侬我侬 

◆ 郭 锐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碎,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这是元代才女管道昇所做的《我侬词》,提起这首词可有些来历,元初的中国书画大家赵孟頫五十岁时想效仿当时的名士纳妾,便写了一首词暗示给妻子他想纳妾的念头,身为妻子的管道昇看了后,即兴写下这首词示与老公,赵孟頫在看了《我侬词》之后,不由得被深深地打动了,从此再也没有提过纳妾之事。

  记得很久以前曾读过这首词,那时的我完全体会不到词中字里行间的那层浓浓的爱,仅为才女的聪慧与才学所折服。如今重拾这首词,却在心里掀起了无限感慨,这首词看似质朴无华却情真意切,毫无雕琢粉饰,一气呵成。词中仅用重塑的泥人尽将夫妻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完全融合的爱活灵活现的展现眼前,寥寥数语间恋恋深情已深埋其里,让人读后如品百年陈酿回味良久,香糯隽永。 

  当我将这首词读给妻听时,在朦胧的烛光下我看到妻眼角已闪烁出晶莹的泪光,妻深情地对我说:“我们做一辈子泥人好吗?”。就在那个月色动人的夜晚,我一直牵着妻子的手,我们说了很多很多,妻子偎依在我怀里,这一切就仿佛又回到我们初恋时的情景里。我们回味着我们酸甜苦辣的爱情,回忆着我们经过的无数次的风风雨雨。我们在爱情的历程中就象携手攀登高山峻岭的伴侣,曾经经历了爱情初开时的酸涩与激情,一齐又走进了结婚后锅碗瓢盘协奏曲下磕磕拌拌,又一同经过了各执己见时的吵吵嚷嚷……里面遍满了欢笑、歌声、坎坷和羁绊,然而我们就是这样一起牵手走了过来。只有尝过苦涩才会更轻易的咀嚼出甘甜的滋味,爱情就是如此。爱情应该是美的,正如当初神创造亚当与夏娃的第一个婚姻,神认为是好的,然而人的犯罪使婚姻变得支离破碎,痛苦不堪。内心中的“老我”在不知不觉中将人性中的自私、嫉妒、贪欲和唯我独尊,在婚姻中演绎得淋漓尽致,婚姻遂变得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婚姻是神给他所爱子民的祝福与默示,里面蕴藏着深厚的寓意,以弗所书5:22、29讲到:“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可见婚姻不单单仅是夫妻双方的关系,它更是要让我们体会到我们与基督的关系。这是上帝的计划和心意,神需要我们的婚姻是:没有罪疚、没有隔阂,完全地在主里面合一,将神活泼的灵在生命与生活中行出来。这些单凭我们意志力是做不出来的,只有靠主的大能,先将我们内心那腐败的老我钉死,才会将那从死里复活的新生的能力彰显出来。 

  “结婚”是在神祭坛上彼此的立约,是毫无外加条件的约,它是夫妻间一生的承诺,夫妻在结婚的那一刻起,就是决定彼此要履行这一生约定。的确,婚姻久了,油盐酱醋就冲淡风花雪月的浪漫,工作的疲劳,孩子的吵闹,淹没了你们之间的卿卿我我,在家庭中你只会看到他或她完全不加修饰和掩饰的一面,或许他或她皱纹渐渐爬满了原来曾经美丽的面颊、或许他或她会重病在床痛苦的呻吟……,那个时候你会怎样?你要告诉自己、告诉你的爱人——你永远是我身体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就是约,正如神一直深爱着我们的那份一直不变的约。

  月色依旧是那么的迷人。那个晚上,我们在神的圣殿前,重新立约——一生一世、一夫一妻,永永远远。我将一枝玫瑰和我翻作的另首《我侬词》作为情诗献给亲爱的妻子。玫瑰是那么的娇艳红润,枝上有浅浅的刺,可妻还是紧紧地握在手中。

  你侬我侬,依如旧歌 
  青瓷碗,粗瓦锅 
  清粥淡菜,我夹给你,你夹给我 
  千尺宅院不如吾破窝 
  温情如火 
  微燃小碳是你,红泥炉是我 
  我怀抱着你,你煨红了我 
  在世同谱一支曲,天上再续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