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神 — Hold On Tight

◆ 董 悦

 
 “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 神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1:9) 

  病痛中创作诗歌《刚强壮胆》

  我们约书亚团契的几个弟兄姊妹开始每周一次的小组查经,已经好几个月了。每个人都从中尝到了团契的甘甜,也品出神话语的香甜。我们不仅对圣经有了更多的熟悉,并且在这份浓浓的亲情中更加相爱了。

  但是不好的事情仍然一件接着一件发生,尤其是在要孩子的事情上,我们这个当年被定为无孩儿夫妇团契的群体,现在都在纷纷“求孩儿”。那天麦壳同学(张其军弟兄)还开玩笑说我们应该更名叫“哈拿团契”了呢。

  半年内团契发生了四人次流产,蓓一个人带孩子困难重重,静和煜的关系也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好像神并没有祝福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呢。

  今年二月末我又一次流产,身体状况一落千丈,尤其是失眠的问题从开始怀孕到流产始终折磨着我,一周后儿子(天天)感冒病了两天,为照顾他彻夜未眠的我立刻开始发烧,因为当时的荷尔蒙指数高居不下,加上B超可疑的阴影,我真是怕了。

  丈夫松松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了,我请了病假和天天一起睡午觉,天天的烧退了,基本恢复了健康,睡在梦中的模样好像天使般动人,严重神经衰弱的我却在梦中惊醒:子宫发炎了,要切除,你永远不会再有孩子了(是梦里的)。我的头疼得要裂开,大剂量的退烧药都吃了,就是不降温,止痛药也止不住肌肉痛和头痛,噩梦惊醒的时候连汗都没有出。

  逐渐清醒的我开始沉思,回想最近重新复习的《约书亚记》,约书亚带领众人准备进入迦南地前,耶和华神先带他们去到“除皮山”,给每一个男子行割礼,因为神要将他们分别出来。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但是确实是神带领百姓进入应许之地之前必须做的。

  我的心里始终萦绕的是,神在开始把指挥棒交给约书亚的时候,几次三番叮嘱他,你要刚强壮胆,我会与你同在;并且“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约书亚记 1:8上)。

  于是我爬起身来,肌肉的疼痛仍然在,但是心里好激动,好像听见神在督促我起来赞美。 

  我的神啊,你的权能如此山高海阔 
  波涛汹涌中几番手足无措 
  风雨飘摇处也曾无处闪躲 
  洪水泛滥到你坐着为王的脚前 
  恒切的祷告似乎也归于沉默 

  可是我总记得你给的承诺 
  你不撇弃我,也不丢下我 
  所以,我刚强壮胆,也不畏缩 
  只为了你的旨意,你的国 
  所以,我不惧怕,也不惊惶失措 
  我的神啊,只愿一生为你而活 
  你的慈爱何等山高海阔 

  歌词写到一半,电话铃声响起,是妇科医生的秘书,告诉我前一天的验血报告中荷尔蒙指数明显下降,应该不用再查了,一切恢复正常。

  这时我写下了最后一句词:“你的慈爱何等山高海阔”。

  与此同时,负责作曲的余蓓正在家里和儿子丹尼奋战。小家伙开始咳嗽低烧,妈妈还没有从照顾他上次感冒的心力交瘁中恢复过来,所以好担心再来一次,严令禁止他再次生病,但是丹尼的体温逐渐上升到四十度。

  虽然张其军和解淼淼主动告诉她,如果半夜需要去急诊室,不论多晚都愿开车陪她们过去,但是蓓不希望有这样的时刻。已经凌晨了,丹尼的体温就是不降,蓓只有搓薄荷油给他物理降温,这个时候,丹指着床头对妈妈说:“妈妈你看,那里有个嘴嘴”。蓓吓得一身冷汗,赶快说:“哪有?”然后丹尼很镇定地又说,它头上还有两个角角,手上还有钩子呢。

  半夜三更,余蓓一个人拥抱发着高烧的宝宝开始祷告,没说几句话,丹尼就“哇”地一口吐了妈妈一身。可是就是这样一吐,余蓓的心里清醒了,这不是孩子的身体和妈妈的照顾能力问题,这是属灵的争战。于是惧怕消失了,余蓓觉得自己好像准备上场征战的勇士,一边安慰小丹尼,一边一跃而起去换被吐脏了的衣服,她觉得心里好气:敢动我儿子!

  当撒旦攻击约伯的时候,耶和华神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余蓓知道孩子的健康在神的手中,于是继续大声祷告,和丹尼一起唱赞美诗歌,孩子和她自己都渐渐安静下来,体温也逐渐平稳下降。丹尼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打电话过去,把前一天写的歌词发给余蓓。虽然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时候,但是我请她打起精神来谱上曲子,因为神的工作没有得时不得时的。

  须臾,电话打回来,没料到她已经谱好了曲子。电话两边是一对为神的大能感叹、为神的慈爱感恩的年轻妈妈。

  这天的半夜,丹尼的体温又一次攀升到四十度,并且浓浓的鼻血流个不停,但是余蓓和小丹尼彼此同心一路唱着我们新写的《刚强壮胆》度过了难关,第二天开始丹尼再没有发烧。

  在风雨来袭的时候,丹尼也亲自参与到依靠神,相信神的宝贵经历中。妈妈的神是真的神,是患难痛苦中可以向祂呼求的神,并且祂必然回应,祂的应许也从不落空。 

  读《哈该书》被责备甘心顺服

  这一个星期我和余蓓都在病床上度过,每天接到姊妹们慰问和分享的电话,好开心。一天淼淼来电话问候,我提及神让我和余蓓经历困难的美意,麦壳说:“他要你听,要你听见他!”是啊,神让我听见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余蓓从电脑上发给我了一段经文,《哈该书》第二章四节里说的:“所罗巴伯啊,虽然如此,你当刚强!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啊,你也当刚强!这地的百姓,你们都当刚强作工,因为我与你们同在。”

  说来惭愧,我是先翻圣经的目录才查到哈该书在哪,短短两小段圣经,句句敲在我的心上。

  于是问她:“你这个圣经盲,怎么找到这两章圣经来鼓励我的呢?”

  余蓓在电脑上写到:一个书签碰巧夹在那一页上呢!

  神啊,我听见了,你要和我们说的话是多么清楚呢。

  你告诉我们不要考虑得时不得时,神的工都是神的时刻(参哈该书1:2);你责备我们把自己的盖(买)房子、生孩子放在每天的祷告中,却没有为神的圣殿、神的工作迫切恳求(参哈该书1:4、5、9);你教训我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去了解忙碌没有效果的原因(参哈该书1:6、9);你鼓励我们要勇敢刚强为你工作,因为你说:“我与你们同在”,“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你坚固我们说“你和我们的约还在,你总不会离开我们”(参哈该书2:4—5);并且你还更正我们对你事奉的心,你告诉我们应该有天天和丹尼每天给妈妈“礼物”时所抱的赤子之心,我们献上的原本和孩子们在学校的涂鸦无异,却没有他们那颗因为爱和一心讨妈妈喜悦的奉献之心(参哈该书2:14-19上);天父啊,你多么慈爱,你在耐心讲解之后,轻轻拍着我们因为知错而垂下的头说: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参哈该书2:19下)

  有什么比神亲自垂听和回答我们的祷告更令人感动的呢,人算什么呢?你竟顾念他。

  那个星期五,我们没有继续查约翰福音,而是查了哈该书。回归后开始安居乐业的以色列人,和我们这些在多伦多逐渐扎下根的新移民的光景是多么相象啊。我们追求家庭的幸福,事业的成功并不是神禁止的事情,只是神的工作应该放在世界的追求之上啊。对我而言买新房的事,因建筑商无限制延期而弄得有点焦急的情绪不知不觉没有了,下一次怀孕的计划也甘心放下了。我所做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选择,我选择顺服圣灵的感动,而神就亲自拿去了我的重担。

  每当我想到最近的经历,心里就响起小天天和丹尼喜欢的动画片里的情景,当船行驶到海上漩涡的时候,每个小朋友都紧紧抱住船上的东西,唱:hold on tight(抓紧呀!)。是的,在风浪来临的时候,我们只有hold on tight在神的应许上:“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1:5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