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掉越多,得到越多

——工作失而复得的经历


◆ 周文逸

新年第一天失去工作

  二OO八年一月二日,刚刚庆祝完圣诞节和新年,人们在轻松和愉快的心情里打发着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唯独我的脸上显得分外沉重和沮丧。

  下午五点,终于把一天的事情全部做完了,主管把我叫进办公室,说:“现在你可以离开公司了!”我故作镇定冲她笑笑:“谢谢你们给我这个学习和工作的机会。”接着把脖子上挂的准入证摘下来交给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拎起早已打包好的细软(其实就是拖鞋,茶杯、茶叶什么的),我强颜欢笑地离开这间工作了近一年的公司。

  一进地铁车厢,赶紧找了个靠窗口的位子,从书包里翻了老半天找到半张纸巾,一切准备就绪,强忍好久的眼泪这才找到了破堤而出的机会。八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一幕幕从眼前晃过:为了很简单的任务,多少次我牺牲休息时间,陪伴在她身边,帮助弄懂。她感冒咳嗽,我专门从家里带金嗓子喉宝。圣诞节,我特意给她的两个儿子准备圣诞礼物。我质问上帝:我已经对她这么好了,为什么她还要把我说得那么坏,而且大家还都相信她呢?难道为了一个转正的机会,人与人之间就真的就是这样残酷,弱肉强食吗?

  “Are you OK?”突然耳边传来一个老外的问候,我赶快把几乎流到衣领的鼻涕和眼泪用仅存的一点纸巾擦擦:“I am OK!”我不敢看身边的老外,怕自己的红眼圈和红鼻头吓着她。

  地铁飞驰着,我很快又进入与天父的对话中。“天父,这回是我自己主动辞职走的,恐怕我拿不到失业救济,求您尽快为我预备一份工作吧,不然我就要喝西北风了。”

  “Are you OK?”熟悉的英文又来了,我暗暗埋怨她多管闲事,这次只好用袖子把眼泪和鼻涕全面吸收了。

  “I am OK!”地铁到站,车门开了,坐在身边的老外扔给我一包纸巾,跳出车门下车走了。握着手中的纸巾,我问上帝:天父,你也太幽默了,我求的是一份工作,你怎么给我一包纸巾呢? 

想用自己的方法伸冤

  八个月前,我和一位菲律宾人同时获得合同工的职位,说好合同期满后,公司会留下一个人转正,另一个人离开。我猜最后离开的那个人一定是我,因为我刚刚进入金融行业,学历和工作背景都很差,能够让自己的简历上出现这家公司的大名,已经是我莫大的幸事了,哪里还敢奢望转正。

  初期培训阶段,菲律宾人明显感到听讲吃力,记不下笔记,老师离开后,无法独立完成工作,常常要我不停地在旁边指点。上班没多久,当她发现我开始独当一面地工作,而自己因电脑知识不够,仍在摸索阶段时,心里就感到压力。于是到主管面前告我一状:文逸为了不让我转正,故意把所有有技术难度的活揽在自己手里,不许我碰。

  主管一脸严肃地对我提出警告,我心里暗暗讨厌这个菲律宾同事。但为了给主管留下好印象,我不得不耐下性子教她。教了八个月以后,她知道我的耐心已经跌到底线,每次她问我问题的时候,我都不耐烦地说:“这个问题还要我回答你多少次呢?你写的笔记对你就没有丝毫提示吗?”其实我知道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下了班以后没有时间看书学习,而她天生对电脑这种东西又不感兴趣,要想在短时间内掌握一种软件是不可能的。我知道她害怕失去这份工作,可我并没有尽力去帮助她克服困难。

  一月三十一日是我们合同到期的日子,距离这一天越近,菲律宾同事就越紧张。因为八个月过去了,她的电脑知识还是很有限,而我的工作能力看起来似乎更强一些。担忧之下,她开始找菲律宾同事发牢骚:你们知道文逸聪明能干,这个我承认。但是我也是个学东西很快的人,可是文逸怕我对她转正构成威胁,故意不教我任何技术工作,所以我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会。”当天,她的朋友们就达成一致意见,要替她伸张正义。

  不久后的一天下午部门开会,会开到一半时,突然一位资深的菲律宾同事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向我:“文逸,为什么你不训练她?”“我一直都在教她呀!”“你训练她做这个了吗?你训练她做那个了吗?你知道不知道公司要求每个岗位都有后备人手?你知道你这样自私自利的行为置公司利益于何地吗?你给公司的运作带来多大的潜在威胁,你知道吗?”我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在场的领导和同事们,看我瞠目结舌的样子,认定我是理亏了。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知道大家都有点鄙视我。

  这回我急了,开完会赶快找中国人诉苦,说我怎样教了她八个月,是她自己学不会,还来赖我。中国人当然相信我,觉得是菲律宾人联手欺负中国人,替我愤愤不平。我看自己的群众基础还不错,赶快找主管和经理诉苦,趁机把积压多时的不满痛快发泄一通。

  想不到当我想用自己的方法伸冤时,情况反而变得更坏。主管和经理对我和菲律宾同事这种互相攻击的行为极为反感,觉得两个人都有问题,各打五十大板。

  我本来一肚子委屈,加上跟主管和经理说了以后没有得到任何同情,反而引起他们的反感,一气之下就写了辞职信。

  递了辞职信后,留在公司的最后两周时间,主管要我当着她的面教菲律宾同事,我全部一一照做,没有怨言。我相信耶和华会用事实为我说话的,所以我教的时候没有显得委屈和不耐烦,反而格外仔细,毫无保留地反复示范和演示。

放掉之后反获得工作

  失业后的第一周心情还不错,第二周经过几次面试的打击,开始有些沮丧和怀疑。不过,我还是坚持每天早晨读圣经,安静在神面前。有一天灵修时,读《撒母耳记下》关于大卫躲避押沙龙,逃离耶路撒冷的一段。当时利未人抬约柜来,要同大卫一起离开。但大卫说:“你将神的约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华眼前蒙恩,祂必使我回来,再见约柜和祂的居所。倘若祂说,我不喜悦你,看哪,我在这里,愿祂凭自己的意旨待我。”

  这个时候,心里有个声音说:要象大卫一样信靠顺服。若你对菲律宾同事所做的毫无亏欠,神会带领你回去的。如若不然,或许神不喜悦你对别人不够怜悯和自作聪明去解决问题的方法。看哪,我在这里,就让神凭自己的意旨待我。

  有颗顺服的心以后,心情豁然开朗,对之前的恩恩怨怨彻底放手,只管发简历、准备面试、笔试,轻轻松松地找工作。

  一月十四日星期一,上午接到电话,一家基金公司要我星期三上班,不过这次又都是合同工的位置。失业两周就找到新工作,我高兴得马上赶到市中心签合同。晚上五点,签完合同回家打开计算机,一封来自旧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信正在信箱里,“Wenyi,我们要给你一个正式工的职位,你接受吗?请马上跟我们联系!”看到这封信,我惊讶极了,事情怎么可能会发展得这么戏剧性。一天之内两份工作给我,而且是原来的公司想请我回去!还没等我打电话去旧公司问详情,老同事的电话已经来了。原来我走以后,菲律宾人自知无力胜任工作,就天天请病假不去上班,两周后主动辞职走了。她走后,之前站在那一边的菲律宾人,全都哑口无言。最后公司高层反而决定给我正式工的职位,要我回去上班。

  这次经历我学到两个宝贵的人生功课。第一,神的数学是很奇妙的。你自以为有的,祂要拿去。你觉得没有时,祂会给你。记得辞职前,我自以为有理,总想替自己辩护,可是事情反而越描越黑,弄得我像个祥林嫂,整天把委屈挂在脸上。失业后,没人诉苦了,只能用大把时间读圣经,祷告,安静等候耶和华。想不到耶和华就让我重新得力,并且亲自为我说话,挪去了我的委屈和羞辱。

  以后我再被人误解,泼污水时,不要去作祥林嫂,四处找人诉苦,让我学会先回答一阵仰天大笑,然后安静等候神的作为。面对流言蜚语,时间和事实是最好的辩护律师,又哪里用得着我去乱起哄,不如一笑了之。面对误解,如果有一颗上帝所赐平静安稳的心,人生路原本可以走得更轻松自在些。

  另一个宝贵的功课是,解决问题一定要用神指示的方法,不要依靠自己的小聪明。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很多祈求,有时这些祈求并没有马上实现,我们以为上帝不听祷告,或者天父太忙顾不上这些小事,不如“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想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我本来也是想用自己的方法去摆平整个事情,出一口气,但是问题反而越弄越糟。直到我采纳圣经指示的方法:“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不要自己伸冤,要耐心等候耶和华”,结果不仅使问题得到了解决,还得到了一份正式工作,外加宝贵的人生经验和信心的成长。

  最后,想在这里与弟兄姊妹分享,如果你的人生有难题需要解决,或许你也发现自己的方法不太奏效,为什么不回到神面前,让祂指示你解决的方法,祂必带领你走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带领你到可安歇的地方。 

(周文逸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