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强壮胆 赢取未得之地

——带领老父归天家的历程


◆ 余汤玉梅

 
  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帖撒罗尼迦前书5:2)

向家人传福音之前神先装备我

  我的父亲汤祝康,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年轻时是一名矿工,马来西亚锡矿业衰微以后,他转作建筑工,驾驶吊机,跟随公司住临时宿舍。他常常孤苦于郊野,跟随他的是一辆老摩托车和一个装着几件衣服的塑料袋。唯一解闷的就是香烟和报纸,所以他喜欢剪报。我父亲是来南洋的第二代华裔,特别对中国文化有一份寻根情结。把五名子女送入私立华文中学,一生致力于教育子女。虽然穷乏,却为人慷慨,乐于捐输,特别支持华文教育。他过世时六十四岁。

  二零零六年四日三十日父亲中风,右身瘫痪,不能言语,小便失禁。当时母亲去店里买东西和人谈起,竟得一陌生妇人指引前往针灸治疗。我知上帝挽留他的性命,因隔两天,我一个朋友的伯父中风过世了,而我父亲仍然存活。父亲人如其名,从未如此病重,这回是兵败如山倒,于是消极度日。七月十七日主的话临到我∶“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马太福音12:20-21)当时明白前两句,对我而言后面两句还未开启。

  我是一九九八年来加拿大,这些年都试着向家人传福音,信件、文章、小册子寄回家时先到母亲的手,很可能就隔置一旁。父亲说我是找到了寄托,把儒家思想都丢了,在电话中也没有耐心听我说什么福音。然而中风之后的爸爸,只能接听女儿老远的电话。我就给他讲福音、念中信的见证,有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他都在听。知道我无法回家,总是痛哭。我仰望主,把家人得救的重担交托主,因为是主的权柄。九月二十四日,主藉诗篇81:6告诉我∶我使你的肩得脱重担,你的手放下筐子。妹妹当晚在电话中决志信主。十月二十一日主又藉着使徒行传11:14说∶天使告诉哥尼流叫彼得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二零零七年初,再次想回家,主却未开路。四月的时候,七岁的女儿有一天对我说∶在电话中传福音吧。我唯有来到主前求衪开路。主的作为是奇妙的。我们家住在多伦多以北,Barrie市再上四十分钟车程的Midland小镇;没有中国人教会,我们虽然在洋人宣道会聚会,几年下来也不是很能融入。加上我们三个女儿,分别是七岁、四岁、二岁,没有父母的协助,生活总是又忙又累;但主让我从电脑网页上找到了慕主先锋事工(www.forerunner.cc)江秀琴牧师的网上教导。我可以一边做家务,一边收听,开始学习如何操练过内在生活、在赞美敬拜上得能力、如何作一名代祷者、认识天父何等慈爱等等。我也从中学习禁食祷告,在主面前求衪赦免我们祖辈历代以来不认识上帝、悖逆拜偶像的罪。赦免我们尚未尽心传福音的罪。求主怜悯,特别赐恩典于我父家。晚饭后,我们从网页上学习唱诗、敬拜。我和孩子们九点左右入睡,到了午夜或凌晨,自己安静灵修、祷告。这段时日是神在给我们装备。

读经中蒙引领操练禁食祷告

  十一月三日晚上作了一梦,梦见老家火灾。正好我从外面进屋,把家人逐一喊出来、拉出来。梦醒时,觉得正是按着我,然后到老外婆、再到妹妹这样一个信主得救的秩序出离火场。仿佛神暗示我,我们家会按着神的秩序一个一个得救。犹大书1:23说∶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事实上我于一九九六年受洗,老外婆在一九九七年以八十五岁高龄,那时她仍然眼目没有昏花,精神没有衰败之下受洗的。二零零六年妹妹决志信主。

  十一月四日晚上读到主医治百夫长的仆人,是因为百夫长的信心代求;四个朋友把瘫子抬到主前使罪得赦免、病得医治,是因着他们的信心。主感动我要提起作为代祷者的信心来。我曾在父亲中风之后,多次想过就在电话中为爸爸祷告,求主医治,话到了口边却说不出来。

  十一月五日早上从网上听到江秀琴牧师在讲关于祷告的信息∶夺回被掳之地中提到以赛亚书49:25说∶就是勇士所掳掠的,也可以夺回。强暴人所抢的,也可以解救。马可福音9:29耶稣说∶非用祷告,(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晚上读经读到马太福音9:14-17耶稣论禁食说∶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时候他们就要禁食。仿佛圣灵催促我要禁食为家人祷告,要有信心;于是连续多日,我就操练禁食一餐,晚上祷告、读经。

  同日读经读到申命记2:36说∶神都交给我们了,没有一座城高得使我们不能攻取的。又读到诗篇81:6-7神说∶我使你的肩得脱重担,你的手放下筐子。你在急难中呼求,我就搭救你,我在雷的隐密处应允你。

父突然病危靠祷告打属灵的仗

  十一月十二日禁食晚餐以后,八点多上床入睡,午夜过后就起来读经祷告。凌晨(十三日)三点多,忽然接到妹妹的紧急电话说∶父亲前两日已送院急救,病因不是再中风,而是胃长了瘤。瘤破裂大出血,已输了七包血,正在加护病房中。平日我也常与母亲通电话,她都告知能吃、能走动,事前没有什么症兆。事发如此突然,实在是始料未及。我就祷告到天亮,决心为爸爸禁食三天。在网上发电子邮件请弟兄姐妹代祷。十三日全天,我把孩子们送上学以后,在家上网听诗歌。开始唱诗,我选择敬拜、赞美、感谢类的诗歌,并和主亲近的诗歌,以祷告的心、用呼求主拯救的声音颂赞神。诗篇66篇1-3节说:全地都当向神欢呼,歌颂他名的荣耀。用赞美的言语,将他的荣耀发明。当对神说,你的作为何等可畏,因你的大能仇敌要投降你。诗篇149篇6节说:愿他们口中称赞神为高,手里有两刃的刀。我就呼求主拯救,我要以感谢为祭献给祂;我要来赞美衪。我说主啊,求祢显祢的荣耀给我看!这样一直到了晚上,我很早上床,也睡了个好觉。

  十一月十四日清晨四点钟醒来祷告主,在祷告中主使我想起摩西举起的信心之杖,在法老面前使一切灾病止住,领出以色列人,过红海、叫百姓静观主施拯救、主得荣耀!一下有了全然的平安。于是透过电子邮件给代祷的弟兄姐妹,叫大家先为一切人事环境感谢主,凭信心宣告主医治的大能临到,并赞美神的慈爱与救赎,相信主必叫我父亲起来得救恩。中午时分主使我默想历代志下20章约沙法王在面临大军压境,无力抵挡,全然仰望神。设立歌唱诗班在军队面前颂赞神。当那时,神派伏兵击杀以色列人的仇敌,得胜收取掳物达三日之久,欢欢喜喜回耶路撒冷。我呼求主:“祢如何做在约沙法王身上的可畏之事,也要做在我身上,不叫仇敌向我夸胜。”到了下午心中又默想使徒行传哥尼流全家得救的经文,于是主与我同在,主为我争战。深深感到主和我与我父亲的灵同在一条战线上奋勇抵挡仇敌。我的信心和力量好似被主提起来,稳行在高处一样。事后妹妹才提到,父亲送院后,曾有一次心脏停跳十分钟之久,用电击法救回,又拖了四天。第二次是在马来西亚那一方正值午夜,父亲再度大量出血,急速抢救中又活过来,真是看不见的属灵争战。

  十四日晚上十点多接到电话说∶爸爸准备回家了,医院吩咐家人准备料理后事,我的心仿佛被击打一样。马上向妹妹和弟弟说∶等爸爸一到家,你们要教他喊∶“求主耶稣救我!”求主耶稣在他断气之前施行拯救,救他的灵魂免下阴间。妹妹犹豫了,因为妈妈会反应很大。我告诉她,此时此刻不能看人,只要看神。弟弟答应我向爸爸说∶虽然他未信主,愿意成全我的心愿。弟弟也要我在电话中直接向爸爸说。他们说爸爸一直是头脑清醒的,耳朵也能听见。 

  于是放下电话,我在这头就联系刘平姐妹、黄海波弟兄一家为我和父亲迫切代祷,求主无论如何存留我父亲的性命,接收最重要的信息,千万不可让他在回家的路上断了气。

微笑中父离世归回荣耀天家

  十一点多钟,爸爸随着救护车由妈妈和另外两个弟弟陪同返抵家门,接通电话时,正听到妹妹对爸爸说∶“爸您到家了,躺好。这是大姐的电话。”把听筒靠到爸爸耳边,妹妹把电话声量调到最大。

  我就向爸爸使劲大声喊说:“爸爸,我是阿云。您现在身体不行了,不要紧。最宝贵的是灵魂要得救,赶快心中呼喊∶耶稣,救我。耶稣,救我!魔鬼才不会把您抓去阴间受苦,当您呼喊,主耶稣或是天使会把您的灵魂带到天上去。我在地上见不到您,可是我一定要在天上见到您。赶快喊,喊了就抓紧宏昌(弟弟)的手,主耶稣要救您。”然后我感谢爸爸辛辛苦苦把我们抚养大,接着我就大声祷告主∶“求主耶稣接收我父亲的灵魂回天家,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在这样的赞美声中,妹妹接过电话向我说∶爸爸刚刚断气了。全家人都围着他,妹妹说,刚到家时爸爸看来很辛苦。一听是我的电话,眼睛睁得好大,整个颈项转过来另一边,最后又环顾每一位在场的家人,眼睛渐渐闭上,气就渐渐微弱了。以一个很好的微笑留给家人。妹妹说那个微笑就像爸妈的结婚照里那个笑容,非常祥和,连妈妈都很惊讶他的笑容,从爸爸到家听完我的越洋电话,大概是五分钟,五分钟是神极深的恩慈。

  从知道父亲入院到他离去只有两天,神竟留给我和父亲最后的五分钟。当我放下电话,仿佛在梦中一样。将近午夜我就立即回到书桌前翻看日记,想要知道神究竟是如何做这事;又打开邮箱看看是如何请弟兄姊妹代祷的。这时才觉奇妙,两天里,我己将岑牧师给我的经文看了又看,现在才发现下面还有一段经文是以赛亚书43:18-19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么,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神在此呼求人向祂归回,祂必广行赦免。主使我心彷彿得了安慰。这时孩子们己熟睡,我和先生弹琴歌颂神直到凌晨三点多,入睡时己快天亮。

  十一月十五日送孩子上学以后,我心中不住思想,想到父亲原是相当执着于传统的儒家思想。若是他最后一刻仍厌烦我又讲耶稣,他若没有呼求主,如何得救呢?那他现在在哪里呢?我的信心跌入深渊!于是痛哭,我和先生祷告向主求平安,给我一个印证。当时是早上十点多,到了中午,我接到了平姐的电话,她说∶今早本想打电话安慰我,心中十分犹豫,不知说什么才好,曾跪下祷告求主用自己的话语安慰我。然后就出门到求职中心,正是十点钟的时候,一位老师递给她一张条子,并告诉她有一节经文心有感动要给她,而平姐感到那节经文是主给我的,那是在耶利米书29:11,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平姐拿到经文的时间,大致与我早上求问主的时间相仿。也回答了早上平姐出门前的祈求,果真神亲自来安慰了我。

  十一月十七日主使我默想罗得出所多玛,乃因亚伯拉罕的代求。

  十一月十八日主使我默想拉撒路复活,并非他自己呼喊求救,乃是主的旨意和马大、马利亚的代求。而我又想到哥尼流家人及其密友的得救,乃是哥尼流的祷告和赒济达到了神面前,并且明说是圣灵在当中成就的。神的慈爱上及诸天,神的信实达到穹苍。

  十一月十九日凌晨我和妹妹通电话,从她口中得知以下实况∶父亲的住院费用是一万三千元、丧葬费一万四千元、杂费两千,帛金收取三万三千元。其中有一张支票是两万元。弟弟说∶那位是他的老板。希奇的是老板给员工开两万元的支票,不为名、不为利。所以结余还有四千元。我只有感谢主说∶神是耶和华以勒的神,祂何等记念我们,就连后事需用全然预备妥当。

  十一月二十日读到约书亚记2:12-13节神记念恩待妓女喇合,当耶利哥城被攻取时,喇合的全家包括父母、弟兄、姊妹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救活了(约书亚书6:25)。当日又读到诗篇126篇“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作梦的人。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耶和华啊,求你使我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的带禾捆回来!”诗篇30篇11-12节“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好叫我的灵歌颂你,并不住声。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到如今马太福音12:20-21后两句“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完全被开启在我面前,我的心完全充满了平安。

  十二月五日清晨四点钟,我从梦中醒来,又惊又喜。我梦见自己正预备好作主日崇拜。当时我站在讲台旁边,面朝会众和大门,正要开始敬拜,门口处出现一个人,光着上身,只穿一条黑短裤(正如平日在家的父亲),进门拔腿冲向我来,那是我父亲(父亲从未上过教会)一脸欢喜高兴,我也向他跑去想要将他一把抱起来。冲口而出就问他∶“您从上面下来啊?”我发现他太重,我抱不动,只好拥抱他!他非常兴奋地从手中拿出三枚戒指,都是白金的。是男人带的大戒指,上面还有闪亮的钻石!我们就此随着歌声赞美、大声感谢主。又把戒指递给我先生看!大家都在赞美和敬拜……梦到此就醒来了。哦!原来神还奖赏他呢!

  主的的确确告诉我,我父己在神的国里了,就像浪子回到了父的家中。耶稣说∶财主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的眼还要困难。门徒就问说∶这样谁能得救呢?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主曾说∶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神的话句句确实,岂有是而又非的呢?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

  亲爱的弟兄姐妹,透过这件事,我想用以弗所书6章与大家共勉,去赢得眼前许多未得之地!以弗所书6章10-19节“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祕。”

(玉梅姐妹在Barrie华人基督徒团契聚会。本文是她在二零零七年圣诞节聚会上的见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