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弃偶像 归向真神

◆ 王玉珍


 我是一個蒙恩的人。若要述說我怎樣接受福音而得到這個恩典的﹐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 

  我一生经历磨难,为了摆脱困苦,为了家庭和儿女能够脱离我受到的苦难,我信了佛,拜了观音菩萨几十年,也立下重誓,终生吃斋。那时,我去拜佛的那家佛堂的当家人既狠心又贪婪,只认钱,不认人,还常说各种威吓人的话,用种种手段来欺压人。学佛的那一段时间,我的家庭潦倒破碎,前面的路山穷水尽。丈夫自杀,含冤莫白,我日夜以泪水洗面,无依无靠。在这最无助的时候,我见不到一点点的爱,看到的却是虚伪、谎言、诡诈、轻视。那时候,我天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一直以为,学佛的人会忍让,能慈悲为怀,能做善事,但是,我所看到的那些佛堂的当家人和所谓的虔诚佛教徒,怎么还是把钱、地位看得那么重?他们为什么心口不一?为什么内心充满罪恶黑暗呢?那时候,我有很多不明白,心情特别不好。我对被人藐视、毁谤、羞辱、群起围攻欺负的日子怕极了。

  感谢神拣选了我的儿子,让他把基督的福音传到家里。开始的时候,我不敢接受,害怕人威吓辱骂,更害怕因为背叛佛而遭到不测。那时候,我心乱如麻,不知何去何从。感谢奇妙的主,祂指示我的儿子,叫我从收音机听福音电台。起初我很被动,不想听,但儿子一连串地从国外打电话回来劝我试试去听。我怕电话费贵,又怕伤害刺激他,因为以前有人造谣,说我的儿子在国外压力大,疯了。我半信半疑,一直牵挂着。每次儿子打电话来,我都很注意听他说话。为了不让他失望,不想刺激他,我就顺从了他的建议去听福音电台。没想到,当我去找那电台时,一下子就找到了。最初,我听不懂,心里很着急,开始怪儿子:“这个不孝子,为什么为难我,逼我去听这个?”我内心挣扎,进退两难,到底选哪一条路呢?正在这个时候,在美国的小女儿遇到一件急事,她打电话回来,叫我为她祷告,她还特别提醒我不要去烧香。那一夜,我整夜没法合眼,就一直向上帝祈求,嘴里自言自语,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我爬起来给小女儿打电话,想问问她的情况怎么样,可是,电话就是打不通。我很害怕,心想,是不是因为没烧香,所以没希望?我心里忐忑不安,早上八点钟,小女儿打电话回来,我一开口就安慰她,但她却高兴地说感谢主,主帮助了她。自此以后,我信上帝的信心开始渐渐增长,我继续听那家福音电台,至今已坚持两年多。

  在儿子和小女儿的劝说下,我开始尝试去教堂参加崇拜聚会,可是,我的家乡没有教会。不久,小女儿为我打听到附近的村庄有教会。到了礼拜天,我就去相隔的几个村庄找,却找不到。第二个礼拜天我又去找,仍然无法找到。走在路上,我有些失望,又不敢问人,因为没信的人很多,如果问错了,怕会被他们骂。那时,我就祷告说:“主啊,希望有一个人带我去教堂。”结果很奇妙,刚好有个女的走过来,我就鼓起勇气问她,没想到,她说她正好要去那个教会。

  第一次去教会,我什么都不懂,但是,我的心情很好。那个姊妹带我买《圣经》诗歌本,但我不会看,也不会唱,又着急又灰心。我打电话告诉儿子,说我不信了,因为太难了,我不知道走哪条路。儿子却对我说,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一天晚上,我梦见佛堂有好多人,有的在骂我,有的在推我,说我学佛学的好好的,怎么又去信耶稣?我大哭起来。醒来后,我很奇妙地不害怕了,我知道主拣选了我。我就把家中所有的偶像以及迷信用品,都用火烧了,除掉干净。从此以后,我每个礼拜都去教会崇拜。

  感谢主,祂擦干了我的眼泪,赶走了内心的黑暗,让我心里不惧怕。当有恶人攻击我的时候,我就想起《圣经》上的话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如果我不信神的话,我也会走向他们的结局。诗篇37:16上说:“一个义人所有的虽少,强过许多恶人的富余。”我祈求神的灵充满我,使我不惧怕,不胆怯。求神除去我的一切捆绑,从一切烦恼中解脱。 

  信主后,神赐给我恩典,让我感觉心里很平安,凡事也学习交托。同族的叔伯说要修祖坟做风水,叫我付钱,我说我信主不信迷信,他们说你不肯出钱以后就不要葬在祖坟,我回答他们,我不会为这些担心,因为信仰对我才是最重要的。感谢主,是祂给我勇气。虽然周围都是不信的人,虽然信主会遇到很多的攻击和压力,但感谢主奇妙的恩典,让我遇见真神,得到新的生命,神一直帮助我到如今。

(王玉珍姊妹是多伦多华人福音堂会友谢章响弟兄的母亲,现住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