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风闻有神 如今亲眼看见

◆ 刘玉莲


   我生长在一个佛教家庭,父母和亲戚都曾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然而,在我的少年时代,受到了一些基督教的影响。我记得每天早晨唱完加拿大国歌之后的祷告,我记得曾听说一个名叫耶稣的人,但我并不关心更多关于他的事。在五年级的时候,我读了一本书,讲的是一个小女孩 Hidi 每天晚上祷告,从此,我也开始每天晚上向神祷告。其实,我并不明白祷告的目的和意义。许多年来,我只为自己想要得到的祷告,全部是关于我自己和我想要的。“神啊,我想要这个,如果你给我,我就会作一个乖女孩儿。”

  我真正认识到神的存在是在我上大学三年级时。有一天晚上我情绪很沮丧,但我做了一件不同于以往的事,就是跪下双膝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泻给神。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求一些特别的事,而是将我的苦恼和忧虑与神分享,请求他的帮助。我所得到的回应不是像以前那样在痛苦的漩涡中越陷越深,而是难以抗拒的平安,是一种出人意料的平静的波浪将我一扫而过。我知道那种平安不是从我内部而来,是从外面而来的。我相信是神在与我交流,他让我知道他与我同在,让我安心。

  从那之后,我决定要更多地认识神。不久,我进入了医学院,加入了基督徒团契来更好地认识神。但很惭愧的是,我与主同行的路,我走得太慢了。许多事情我都不懂得感谢主。比如说,我会把功劳归于我的努力工作,我会因得到最佳成绩和奖学金而飘飘然。当然,我也会将一部分功劳归给神,但当我回头看过去的一切,神配得所有的荣耀!过去,神多次呼唤我与他同行,我却多少次回答说,“我太忙,下次吧,再下次”,我从未把神放在我生命的首位。

  几年前我开始来华人福音堂聚会。直到去年,在我和我的家庭遭受最痛苦的重创时,我想接受洗礼。我那一直都很健康的父亲突然被诊断为晚期癌症。没有预兆或是症状,父亲被告知还有九个月的生命。我和我的家人所经历的痛苦是无法描述的。我对神非常生气,我问他,“为什么是我的父亲?”,“他还年轻,才刚刚退休,为什么是现在?”但让我惊异的是,神从没丢下我让我自己承担这一切,神总是在那里安慰我们,静静地做他奇妙的工作。在那段日子,他让许多基督徒进入我们的生活中。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的父亲越来越熟悉圣经,并愿意接受基督为救主,赞美主!去年六月,在我刚刚过了二十五岁生日的第二天,粤语堂的陈光伟牧师为我的父亲施了浸礼。还能有什么生日礼物比这更美好呢?

  不幸的是,父亲的病不断恶化,眼看他一天一天的虚弱和消瘦,经历着病痛的折磨,真是不忍心。父亲刚刚信主不久,他也有疑惑的时候,但神听了他的祷告,给他心里有平安。不久,父亲告诉我母亲,他梦见了天堂,他与天使一起飞到了那里,那是一个又大又美丽的地方。我感谢神赐给我父亲平安和信靠的心。

  父亲比预期还要早离开了人世,只有等我见到主的那一天我才会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相信神做每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美意。有许多事让我感恩,感谢神,我的父母和妹妹都认识了主,父亲已在天堂里,他不再有痛苦。感谢神,我的母亲就在今天于粤语堂接受浸礼。

  此外,让人惊奇的是,在我读医学院三年级,也就是我一生中最痛苦艰难的时候,我一直保持着荣誉学生的成绩,这是我从未想要去争取的。在那段日子,学习在我脑海中排最后一位。现在我知道我所取得的一切都是神的荣耀,是他给我力量,没有他,我今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我可能会蜷缩在自己屋内的角落中,陷入深深的抑郁。是神让我和我的家人经历了他奇异的爱与恩典。

  父亲去世后,当我极其思念他的时候,神就用另一种方式来安慰我。我梦见了父亲,父亲告诉我不要挂念他,他在天堂很快乐。我向来只会做恶梦的,所以我相信是神通过这个梦来表达他对我的怜悯和安慰。

  在我结束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约翰福音14:1—3,是这段经文在我最忧伤的日子给了我安慰。“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我知道我们这些跟随基督的人离开这个寄居的世界后,将会与主永远在一起,我心里得到极大的安慰。赞美主!

  最后,我要说的是,过一个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充满了挑战。然而,我相信神会引领我走这条路,他在我的生命中高于一切人与事。从今以后,我要活出一个讨神喜悦的生命来侍奉主。 

(刘玉莲姐妹在多伦多英语堂聚会。此文是她二OO三年复活节聚会中的见证分享,原文用英文,由本刊同工翻译成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