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风云姐妹家的祷告组

◆ 刘永媚

 
 二零零六年十月,卓梅娇、王香平、郭小红三位姐妹觉得有需要聚在一起祷告,每家轮流。同样愿意参加这个祷告小组的何风云姐妹说:“我现在星期六不用上班,就在我家吧,别轮了。”就这样,小组固定在风云家聚会直到现在。每星期六,只要不是姐妹团契(路得团契)聚会的日子,大家就会聚在风云家里,一起唱诗歌、分享、祷告,从下午一点钟到五点。“我们在一起聚会的时间,真的是非常开心。虽然我们大部分的人都不太识字,但感谢神,我们能跟着风云姐妹唱诗,从诗歌里体会神,也表达我们对神的爱。况且她唱歌的声音这么好听,我们都爱听。”这是姐妹们的心里话。

  这个祷告小组带给她们的变化实在很大。先说说风云吧,刚开始的时候,她老是对别人说:“你们帮我祷告,我不会祷告。”后来大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她说:“你自己祷告吧,我们不帮你了。你整天要别人为你代祷,你以为别人不会累啊?”她就试着自己开口祷告。感谢神,她现在天天自己祷告,不只是为她自己祷告,也懂得为别人祷告。她说:“我现在不会乱发脾气,对孩子也好了,我会从孩子的角度体会她们的心情。我以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老是胡思乱想,带给自己很多烦恼。现在我不会那样胡思乱想了。感谢神释放了我!虽然每天还是很忙,但我很开心。我常常一边干活一边唱歌,生活很快乐,也很充实。” 

  下面就请姐妹们自己讲讲她们的感受吧!

  曹小玲:我从小就跟着妈妈上教会,但我听不懂牧师讲道,也不会祷告。神却是爱我的。有一次我头痛,痛到不认人了。妈妈送我上医院,医生说我病得太严重,要她带我去大医院。妈妈就请很多姐妹为我祷告,后来没吃药,没上大医院病就好了。虽然这样我还是没有信耶稣,我结婚早,生孩子也早,对主耶稣、信仰这些都不太懂。感谢神,让我来到这个祷告会。明白了耶稣基督的救恩,也明白了怎样祷告。现在我大孩子两岁多了,我对主的认识也像这个孩子的个头一样,一点点地长大,回想起来只能说感谢上帝的恩典无限。

  高秀霖:我是去年六月来到这个祷告会的。第一次经历祷告的能力是看了张伯笠弟兄的讲道光碟,很受感动,于是跪下来为我自己的睡眠祷告,说了阿门之后,我就沉沉入睡,一觉睡到天亮。起床以后,我哭着跟丈夫说:“感谢上帝给了我这么好睡的一夜。”从前我有苦说不出,因为患有糖尿病,夜晚常常要上厕所,非常痛苦,这样已经有十几年了。感谢上帝,这夜救了我的灵魂和身体。我现在夜夜都能够睡好。只是我在中国的家人都是拜佛的,我多么希望他们也能悔改信耶稣,求主帮助我有能力传福音给他们。

  郭小红:我从小就上教会,但我什么也不懂,只是为了去玩。一九九七年一月我来到加拿大,很快又连续生了两个孩子。当时只要大女儿或丈夫能够在家看着两个小的,我就会去上班。那几年我很痛苦,压力很大。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月十八日,我生病住进了医院,那时候我正怀着老四。大家来医院看我,给我讲耶稣,为我祷告,我才真正信了耶稣。九月,高牧师带我出院,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再生病。以前我不敢开口祷告,一开口我就会哭,没有办法继续。后来来到这里,圣灵感动我,我能够祷告了。现在,无论我在哪里,都可以祷告。从前我老是和丈夫作对,为了想去工作还曾经打算把小孩送回中国去。感谢神的拦阻,我没有送成。现在我的丈夫也不需要我工作,让我可以在家安心地照顾四个孩子。我觉得现在的心情比以前好多了。就算觉得有人惹我生气,也会想想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不象以前,一下子就会生气。当然现在也有软弱的时候,就象星期三那天因为心里有气,就不想去教会。神管教我,就在那个晚上,侄女小恩琪的手受伤,去医院缝了四针。我和弟媳妇郭英的心一下子醒悟过来,知道是神爱我们,管教我们。我求神给我们忍耐的心,无论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开开心心就够了。

  王香萍:我来了加拿大十年,因为语言不通,字也不认识,不能读圣经,就只有每天祷告。靠着祷告走过了这些风风雨雨的年月。我儿子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被劫匪打劫了二十六万加币。同年十二月十日,儿子又出了一场车祸,车子全毁了,但我儿子没事。我知道是因我每天的求告,上帝保守了他的生命。就象前几天在福耀超市,有一名中国人被子弹射中丧命,那时我丈夫就站在那名男子旁边。“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诗篇91:7)当时共有五、六颗子弹射来,但丈夫没有受伤。丈夫说是上帝保守了他,因此开始学习天天祷告,为此我非常感恩。我非常渴慕祷告,喜欢祷告,祷告让我灵命成长而不枯干。

  何清洪:我小的时候跟妈妈信了耶稣,结婚后就忘了上帝。星期天都懒得上教会。还和哥哥一起用刻薄的话嘲笑嫂嫂老往教会跑。有一天,我大儿子的脚上出现几个黑色大斑块,医生说很危险,是他的血管堵塞了,要我马上签字,动手术。我和丈夫非常害怕。就跪在手术室的门口,祷告求神医治他。没多久医生出来对我们说,没事了,是误诊。我心里知道这是上帝的拯救。虽然我领受了这么大的恩典,却还是把上帝当作雨伞一样,用得着时才记得上帝的存在。没事的时候就好象上帝不存在一样。一年前,我开始参加她们的祷告会,我学会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与神祷告。我以前常常乱发脾气,最近,丈夫对我说:“你好象很久没乱发脾气了。”感谢神,因为我天天寻求祂的面。

  这是一群多么可爱、单纯、信靠神的姐妹啊!愿神也感动你我的心,使祂的儿女都象她们一样天天寻求祂的面,求圣灵的光照,在神面前认罪、回转,使祂属天的福份天天临到我们,就象临到这些可爱的姐妹们一样!

(刘永媚姐妹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