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

(分享经文:撒母耳记上1:1-18)

◆ 黄智奇 牧师


  哈拿嫁的丈夫以利加拿该是以法莲山地名门大族,因为连上四代人的名字都被记下来。她也该是嫁进有钱的家庭了,因为看她后来还愿的时候,能拿出三头牛的代价。她又得到丈夫的宠爱。以利加拿每年分给她两倍的祭肉,还对她说十分动听的情话:“有我不比十个儿子还好么?”(1:8)可是哈拿生活并不快乐,因为有另外一个女人毗尼拿和她分享丈夫;而且那女人能给丈夫生孩子,她却不能。

  哈拿随家人到圣殿献祭,本该是一家喜庆,一起在殿里吃献祭的肉。哈拿结婚多年无孩子,看到人家都带自己的儿女出席,她心里总难免有不痛快的。因为那年代的人都把生孩子看为神的祝福。在他们熟悉的律法书里,都记录着神给人的祝福之一就是生养孩子(利未记26:9)。那没有孩子的,除了想到没有神的眷顾,还能想什么别的?她的情敌毗尼拿更故意惹哈拿生气,我们可以想象其中最能刺痛哈拿的,大概是拿生不出孩子的缺陷作开玩笑的话题。

  哈拿可能为不能生育的事憋气了好些年。那天在示罗的献祭,还挨受毗尼拿的气,也实在忍不住了,才撇下了家人,饭也不吃,独个到圣殿痛哭祷告。不过,也从那天开始,就因她的祈祷,心情起了变化。之后,她有了吃饭的胃口了,情敌激动的言语再也不起作用。她的生育机能也起了变化,竟然正常了。那天回去之后不久,也就怀了孕,生下了撒母耳。还不只她自己身心变化,她的民族也因为有这样的母亲孕育出有信心并敬畏神的撒母耳,领导全国信仰统一,全民归向耶和华。她当初哭泣祷告的时候哪能知道有那么大的改变!

  记录者很刻意留下哈拿祷告的过程和内容。《撒母耳记》作为一本影响世界的以色列王国史,记录者从撒母耳的家庭和他的母亲哈拿下笔。写历史中的伟人可选的材料该有很多的,但记录者用颇长篇幅来记录撒母耳的母亲哈拿求生儿子,之后还愿送子,以及她赞美神的诗篇,以此作为王国史的序言,留给世代信徒研读。我们深信记录者受圣灵感动选择可记的史料,好让属神的儿女们知道神的属性和作为,又得着信心的激励。所以,用心领会哈拿的祷告所包含的品质,对我们今天的信徒定会有帮助。 

向神求解救

  哈拿愁苦既不喝酒,不和气她的情敌对骂,没缠着爱她的丈夫对付情敌,也没有找人去诉苦,甚至没找大祭司为她代祷。当时的圣殿里有以利大祭司坐在位子上,她都没理会,而是径自来到神面前祷告。

  谁会在心灵愁苦时候祈祷神?那些心情极苦又自觉再也无能为力的人才会去找神。人认为自己还有办法的时候,都不大会想求神的。就是求,也不会全心全意。今日许多认识神的信徒,都曾因愁苦解不开,转去寻求神的帮助,就发现那祷告的对象是那么地真实。所以有话说:“人的尽头,神的开始。”这是有一定事实支持的。至于那些对神的爱和能力有信心的,愁苦的时候也会祈求神。就好像那些从小知道父母爱的孩子,当迷路了,生病了,有困难了,都会转向父母去寻求帮助。

  愁苦中的哈拿没去喝酒放纵麻醉自己,也没有痛骂那毗尼拿的恶毒作发泄。她内心思想世界很清楚知道:她的需要只有神能供应,人给不了;她的问题人没有能力解决,丈夫不能,祭司也不能,只有神才能。 

倾心吐意的祷告(1:1-15)

  她找对了对象去解决她的问题。记录者说她“在耶和华神面前倾心吐意的祷告”(1:15)

  倾心吐意有译作是“将我的心都交出来了”,“将每样关心的事告诉他”,或“尽诉心中情”。

  哈拿“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1:10),又向神陈述她的苦情,(1:11)和将心底的期盼向神陈明,还向神许愿。

  我从自己的大儿子那里体会过倾心吐意的涵义。他刚上小学一年级那年,有一天是他学校庆祝圣诞节,学校同学都带礼物回学校互相交换。还有老师发些特别的礼物作奖品。下课了,他和同学们排队过马路。老远看见我,已经咧开嘴在笑。我就猜到他一定是在学校拿到什么好礼物了。果然,他边向我走来,边开始从书包里要掏些什么给我看。可他掏的时候脸色却从笑变成哭。到我面前来,眼泪都已经滚滚滴下来了。他在我面前,压不住地哭啊哭,可就是不说原因,我大概也猜到他要给我看的东西不见了。他边哭得鼻涕哗啦哗啦,又嘟嘟嚷嚷地说:是某某人偷了我的礼物!我搂住自己的儿子,理解他受的委屈。我想到两句话对他说:“没关系,我去买一份大的圣诞礼物给你。”他泪水开始止住了。我再问他,“要不要一起祷告饶恕那偷了你东西的同学?”我要自己儿子为偷他东西的同学祷告。他肯!我们就在马路边向神祷告,也不计较人来人往看着。儿子向自己父亲倾心吐意,得到父亲的怜恤,也得到大礼物;更化解了心中的愁苦和怨恨。我这作儿子爸的,尚且如此,我们所信的神岂不常常这样待我们?他不会以我们这么大的人还会一把鼻涕一把泪为丢人,也不会以你我向他倾诉心中愁苦为无聊。当哈拿在神面前倾心吐意的时候,她心中的愁苦就化解,神也要供应她的需要。神待我们也会如此。

  可是我们到神面前祷告,却都不一定倾心吐意的。有一位教会老姐妹的父亲病危,我尽牧师责任去看他。老姐妹自己也有六十多了,他的父亲没九十也八十多了吧。我觉得这么大年纪也该活够了。还能为他病危祷告什么?我探访病人,都会例行为病人祷告了才离开的。那次也不例外,当时心里想他倒不如平平安安地快点去吧。可我祷告很难开口说“神啊,让他平平安安快点去吧,省得他儿女好重的担子。”我当时不知道如何祷告却非要带领祷告,你大概也可以想象得到那样的祷告是如何空泛不着边际的了。我奉耶稣名字祷告作了结束语了,老姐妹却不结束,马上接下去祷告。她的祷告教我又尴尬又惭愧。因为她为老父亲的祷告求医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迫切。她的祷告里有眼泪,有亲情,有爱,是倾心吐意的。我的没有,我有的只是要应付的工作。后来那位老姐妹的老人家康复出院了,还多活了好几年才平平安安回天家。

  祷告是否倾心吐意还是心口不一?只要检查祷告的言语,是否空泛无物,内心是不是和自己说的一致?神要听的是倾心吐意的祷告,不是心口不一的呢喃报告。 

祷告不灰心

  哈拿的祷告,不是说两句就起来走了。她在神面前求,祷告了很长时间了。连老眼昏花的大祭司以利也注意到了。以利还以为她喝醉了,还醉得那么久呢。所以他责备哈拿说:“你要醉到几时呢?你不应该喝酒!”(1:14)。哈拿为自己申辩:“我因被人激动所以祈求到如今。”(1:16)她不灰心放弃才会向神“求到如今”。

  一直求到神给答案和应允的人,是要有很大的信心和毅力的。我们求些事很快就没求下去的动力。有些是因为那事情我们并不看重。或是没有感动,以与我们无关,有的是因为我们对求的神没有信心。能一直求到得到答案甚至问题得解决的,通常都是看重所求的事,而且有信心,还有祷告的毅力。

  一百年前,孙中山有一篇见证信写给当时在湾仔堂工作的传道人区风墀的。那见证是说他在伦敦被满清政府的大使馆逮住了,后来因着祷告得以重获自由的事。他为他生命得拯救祷告不是一两句话。也不是一两天。乃是连续六七天。

  他说他自以为必死。“唯有痛心忏悔,恳切祈祷而已。一连六日,日夜不绝。祈祷越祈越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无忧色…”当天就有一个欧洲仆人来给他添炭。孙向他说明情况,得到欧仆同情将写给他老师的手书交送出去,也终躲过了那次杀身之祸。

  人很容易因为没有马上看到祷告结果就灰心。神有时候会没那么快给人答应,是要人恳切祷告,好预备心灵接受他的祝福。人常常太快就放弃祷告。那放弃祷告的,就算神按人所想的去给,人也不能体会他给的。你为自己人生难关祷告多久?怎么那么快就断言神没有听祷告就放弃? 

坚信神听祷告

  留心这位“求到如今”的哈拿心情变化。特别是以利打断了她的祷告之后,哈拿回应的变化。哈拿先是为以利的责备而分辩自己不是那醉酒不正经的女人,乃在那里祷告。以利原也没听到哈拿祷告些什么,哈拿也没有告诉以利些什么。但以利却给了哈拿一句话,“愿以色列的神允准你所求的。”哈拿的回应是“愿婢女在你眼前蒙恩。”就回去吃饭了,不再哀愁了。她心情是以利那句话之后变化的。那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她相信以利的话是神借他的口说的。她信大能的神已经听了她的祷告,透过以利口里回应的。虽然她还没有看见孩子,但她相信神已经听了,也允准她的请求了。

  祷告要坚信神垂听。要是不信,我们心灵还是在受苦。

  有位基督徒弟兄罗杰刚从军中退伍。退伍那天在军营外等顺风车回家。远远看到一辆全新闪亮的车子,还是辆豪华轿车。他心里正觉得没戏的时候,车子竟然停下来。车里有个老头。他说是去芝加哥的,顺路不?罗杰就上车了。交谈没多久,罗杰觉得有感动要向老头传福音。于是谈着谈着就传福音了,老头竟将车停一边,罗杰还以为是要把他踢下车了。没想到那老人家愿意接受罗杰所传的基督,也就在车里祷告决志了。罗杰从收到的名片才知道这刚决志的老弟兄叫韩劳佛,是公司的总裁。

  事情又过了五年,罗杰到芝加哥,想起了韩劳佛公司。就想去谢他五年前的顺风车的慷慨。到了那公司,没见着那位老弟兄,只见到了韩的夫人。他夫人想了解罗杰怎么会认识她丈夫。罗讲了当天顺风车的经过。韩夫人很有劲地追问,“是哪一天?”罗清楚记得自己退伍的日期。“是五月七日,我肯定,因为我是那天退伍的。”韩夫人再问下去:“当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罗杰对这问题有点犹豫,要不要说她先生决志信主的事?最后,还是说了。“当时,我向他传耶稣基督福音。韩劳佛把车停在路边哭,之后就决定接受基督的救恩。”韩夫人听了,竟然泣不成声。待稍能自控之后说:“我从小信主,我丈夫不信。我多年为他得救祷告。我一直信神会听我的。就在那天,他回家的路上与迎头车相撞就去世了。他没有回到家。我以为是神不守他的信诺,所以五年来,我不再为主而活。”韩夫人白受了五年不必要的心灵痛苦。神早听了祷告,只是人没看见罢了。(“Right on time” by Ron Mehl Stories for the Heart)

  哈拿从以泪洗脸的愁苦低谷中逃脱,叫那个一度教她心灵愁苦的经历,变成了她以后一生感恩的乐歌。哈拿甚至自己当时也没想过,她的祷告还要改变整个民族的命脉。我们倾心吐意向神倾诉,就能从愁苦的幽谷中飞跃。这是属神儿女拨开心灵云雾见清天的不二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