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信仰的关系(上)

◆ 黄学成

 
一、信仰和科学冲突吗?

  “五四运动”高举“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大力提倡科学,以之破除迷信,开发民智,解放思想,从而救国救民。“五四运动”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思维方式产生很深远的影响。在中国知识分子心目中,科学具有崇高的地位,科学代表了真理,任何不在科学范畴里的东西,不符合科学的东西,都是封建迷信,都是愚昧落后。在此思维方式下,神、鬼、灵魂等无法用自然科学方法加以验证的东西,都是人臆想出来的,是人所造的。古人因不能解释雷、电、火山、地震等自然现象,创造出了神。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人已能用科学知识来解释这些现象,不再需要神了。所以,一个拥有科学知识的人,不需要也不能够相信、接受神。

  一个拥有现代科学知识的人就真的不需要也不能相信、接受神吗?科学真的与信仰水火不相容,相互冲突吗?

  科学一词本身的意思是知识(Science 来源于拉丁文Scientia,即Knowledge)。科学研究就是通过观察所研究的对象,运用分析、归纳、推理等方法,得出一套系统的有关研究对象的知识,并运用试验手段加以验证。科学研究在自然科学领域所得出的结论,往往比较真实、可靠,具有可重复性,能普遍被接受。但在人文领域,如哲学、心理学、经济学、文学艺术理论等领域,尽管许多人喜欢把自己的理论冠以“科学”的头衔,但通常是一家之言,因时代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也不能被广泛接受。我们所说的科学知识,通常是指在自然科学领域,通过观察、研究物质世界及其运动规律所发现的自然规律。

  信仰的本质是“信”。《圣经》的《希伯来书》上说:“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信仰的目的是认识宇宙的终极真理,认识创造宇宙的独一真神,并进而明白神创造宇宙和人的意义和目的,过一种神希望人应该过的生活。真正的信仰所关乎的是神的知识,所要认识的是人生的意义、人的生与死的问题。

  毫无疑问,科学的发展的确破除了迷信,带来了社会的进步。例如,中国古人相信天上有一位雷公,他掌管雷电。一个人如果被雷击了,必定是不孝敬父母,或做了什么坏事,得罪了上天的神,受到惩罚。当人有了雷电的知识,知道其成因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信仰了。但科学破除的是封建迷信、假的信仰。对真正的信仰,科学与之并没有冲突。

  如前所述,自然科学所研究的是物质世界及其运动规律,认识物质世界各种现象背后所隐藏的内在规律,得到的是有关物质世界的知识。而真正的信仰所认识的是关乎万物的造物主——神——的知识。既然神是宇宙的创造者,是物质世界及其运动规律的创造者,那么祂就超越物质世界、自然规律、时间、空间等之上。科学和信仰所研究的是层次不同的两个范畴或领域,一个是形而上,一个是形而下,它们之间没有相交,又何来的冲突?

  作为宇宙和自然规律的创造者,神超越在自然规律之上,不受自然规律的限制。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用自然科学的手段来验证神,不能设计一套试验把神显明出来。就如人创造了一台机器,人能让机器或动或停,或改装机器,使之有不同的用途,但机器却不能反过来对人做同样的事,不能要人停就停,要人走就走,人不受制于他所制造的机器。同样的道理,人不能使用自然规律,让神受制于自然规律而显明出来。

  不能用自然科学手段来验证神,并不意味着神就不存在。神是无限的,而人是有限的。有限的、受造的人无法借助同样也是受造的自然规律来证明无限的造物主。信仰只能来自神的启示。有限的人认识无限的神的桥梁是信、信神的启示。科学研究是用眼看,观察物质世界,从而得到关于物质世界内在规律的知识。而信仰是用耳听神的启示,从而认识永恒的神、宇宙永恒不变的真理。在某种意义上,科学知识对人认识神是无能为力的。然而,这决不是说,信仰是盲目的,是缺乏理智的。实际上,信仰能成全理智,给人智慧。当人因着信,接受了神后,神的光在他心头照亮,帮助他明白一切的真理。所以,耶稣告诉他的门徒:“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翰福音16:13)

  科学和信仰非但没有冲突,反而是和谐一致、相互促进的。近代科学之所以在基督化的欧洲得以出现和发展,就在于早期一批杰出的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相信,世界是神创造的,神是按照某一种标准的模式、有意识地设计创造了这个宇宙,并且,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所以人能够使用神所赋予的理性去认识世界,进而更好地认识神。中世纪的意大利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近代实验科学奠基人伽利略就坚定地相信,神同时用《圣经》和大自然启示祂自己,而“大自然这本书”,要由科学家来解读。早期基督徒更相信,“劳动即祈祷”,从事科学研究就是在敬拜神。而且,科学研究有一个大前提,即相信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不随时间、地区和研究者而改变。这一前提被称为自然划一原理。这一原理也是直接来自基督教的一神世界观。无神论演绎不出这一原理,多神论也无法使自然规律在整个宇宙和谐统一。

  所以,在科学发展史上,一大批虔诚的基督徒献身于自然科学研究,成为各学科的奠基人。例如,德国数学家、天文和物理学家开普勒提出行星三大定律,首次从动力学的角度构建行星运动理论,开现代天文学之先河。他曾说:“对外部世界进行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发现上帝赋予它的合理次序与和谐”;“天体运动不过是一首歌,一首连续的歌,几个声部的歌,它只为智慧的思索所理解”;“我有心要成为神学家……凭着努力,终于看见怎样在天文学上归荣耀给神,因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牛顿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之一,他的主要科学成就包括确定运动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他和莱布尼茨一起发明了微积分,在光的色散和光的本质方面,也取得了重要成就。牛顿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从小敬畏神,他的科学成就很得益于他对神的信仰。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说:“近代科学源自于牛顿对上帝的默想”。牛顿自己说:“无神论是无知的。我观看太阳系,看见地球与太阳保持一定的距离,得到适当的热能和光线,这绝不可能是机缘巧合”;“惟有这位智者有大能力,创造、计划如此美丽的太阳系,各大行星、彗星……一切都由他支配统治……他是万有主宰。”

  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麦克斯韦,将全部电磁现象规律归结表述为一组微分方程,即麦克斯韦方程。这一方程不仅科学地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而且揭示了光、电、磁现象的本质统一性,完成了物理学的一次大综合。电磁理论在数学上完美得令人难以置信,麦氏方程组刚一问世,就被世人惊为天物。它所表现出的深刻、对称、优美使得每一个科学家都陶醉在其中,玻尔兹曼情不自禁地引用歌德的诗句说:“这些难道是上帝写的吗?”麦克斯韦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也是教会的长老。在他的笔记簿里记着祷告:“全能的神啊,你按自己的形象造人,赐予他生命的灵魂,让他寻求你。你统治所有受造物,教导我们研习你亲手做的工,好使我们开垦土地善用资源,加倍努力事奉你。”

  这样的名单和例子,可以开出很多很多。像天文学家哥白尼,化学家波义耳,微生物学家巴斯德,发电机发明者法拉第,物理学家焦耳,博物学家林奈氏,遗传学家孟德尔等等。所以,有人断言,基督教是现代科学之母。这些基督徒科学家在信仰和科学研究上取得的成就充分说明,科学和信仰没有冲突,反而是和谐一致、相辅相成的。

二、相信科学的人就不能相信神迹吗?

  许多人认为科学与信仰冲突,是因为《圣经》中记载的一些神迹奇事,像神造天地万物、以色列人过红海、童女怀孕生子、耶稣死里复活等,与我们的人生经验和常识相抵触,没法用科学规律解释。所以,他们认为,这些事情是人编造出来的,没有科学根据,相信这些事情真的在历史上发生过,是迷信,是愚昧。一个拥有科学知识的人不可能相信所谓的神迹。

  这就涉及到我们该如何认识神迹的问题。相信科学的人就不能相信神迹吗?

 谈到神迹,我想先引用上世纪英国著名文学批评家兼作家、牛津大学教授C.S.路益师的一段话:“我一生只认识一个自称见过鬼的人,那是一个妇女。最妙的是,她在见鬼之前不相信灵魂不灭;见了鬼之后仍不相信。因为她认为看见鬼只不过是一种幻觉而已。换句话说,看见也不等于相信。”所以,相不相信神迹,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个人的主观意识。所谓神迹,就是神的作为。一个人若是相信有神的存在,就不难相信有神迹。

  能被称作“神迹”的东西,很多是没有办法用自然科学规律加以解释的,甚至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由自然的原因,按照自然的规律,引发的自然结果,通常不是神迹。苹果掉到地上,不是神迹,是万有引力作用的结果,苹果悬在空中,才有可能被称作神迹。问题是,这样的神迹有没有可能会发生?

  任何自然规律发生作用,都是有条件的。规律可以始终存在在那里,但规律能否发生作用,产生预期结果,却与环境条件有关。举例说,金属钠放到水里,会引发剧烈反应,甚至爆炸。但食盐里含有钠,食盐放入水中,为什么没有任何问题?人体中有大量的食盐和水,我们也不用担心它们会在人体中爆炸。为什么?因为食盐中的钠先和氯结合,形成了氯化钠,氯元素阻止了钠与水结合,使之不能发生反应。石头从山顶滚下来,若没有任何东西阻挡,在重力作用下,它会一直滚到山脚。但若在半路上被什么东西挡住,它就滚不下来。苹果从树上掉下,会掉到地上,若有人伸手接住它,它就不掉到地上。这并不是说,重力规律就不起作用了,而是因为有什么东西在中间阻挡了它发生作用。所谓“神迹”事件,就是神介入了一个过程,使自然规律没有按照正常的方式运作,产生正常的结果。正常情况下,电流从电压高的地方流向电压低的地方,但在充电时,电流从电压低的地方流向电压高的地方。规律没有改变,只是环境条件改变了,使规律没有发挥作用。自然情况下,水从高处往低处流,但在某种力的作用下(如水泵的回旋力),水能从低处往高处流。在神迹发生时,神使用了祂超自然的能力,做了超自然的事,就这么简单。

  神迹和童话故事不一样。在童话故事中,任何得到阿拉丁神灯的人,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把神灯一擦,就能命令精灵做任何事情。圣经中没有这样的故事。圣经中的神迹是经得起分析的。例如,耶稣在迦拿的婚筵上将水变酒(约翰福音2章)。水变酒,并不是件难事。栽一棵葡萄树,把水从根部浇上去,葡萄树吸收水,结成葡萄,葡萄汁发酵,就成了酒,水变成了酒。这是一系列生物规律、物理规律和生化规律作用的结果。耶稣只是把这一过程大大缩短,在一秒钟内就完成了。既然所有的自然规律都是神创造的,祂明白其中的种种奥秘,改变规律的运作方式,使过程加速,有什么难的呢?耶稣用五个大麦饼二条鱼喂饱五千人(约翰福音6章)。自然界年复一年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粒大麦种子落到地里,发芽、长大,结出千百粒麦子来;一条鱼产卵、繁殖出一大群的鱼。耶稣只是恢复了大麦饼子和鱼的生命力,将自然界每年发生的过程大大加速,使之变成千百个饼子和千百条鱼。耶稣还能使死人复活。用尘土造人的神,让个死人复活,有什么难?再说童女怀孕生子。造人的神,难道还造不出几条染色体,让童女怀孕吗?……

  耶稣所行的神迹,像是把神曾在宇宙范围所做的事,在地上、小范围、世人面前再做一次,以显明祂就是那位创世的主。神创造了天地,耶稣把水变酒,以显明祂是物质、时间的创造者;神各按其类,创造出植物和动物,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以显明他是万物的创造者和维护者;神创造了男人和女人,耶稣使死人复活,以显明祂是生命的主。

  然而,有时候神也会用祂创造的自然规律来实现祂的旨意。所以,当这样的神迹发生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巧合出现。每一个巧合都可以用常识解释,但许多巧合在同一事件中出现,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神的作为。不信的人,看到的尽是些巧合,但信的人看到的是神在做事。正如一位基督徒所说,我不祷告的时候,没有这些巧合;我祷告,这些巧合发生了,所以,我相信,这些巧合是我祷告神的结果。

  但是,我们也不能把任何我们无法解释的事情都诉诸于神迹。一个人在生活中总会遇到靠自己的经验和知识无法解释的事情,如果动辄就将这些事情说成是神迹,那是不负责任的。这样做,容易蹈入古人的覆辙:不能解释雷电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就把它说成是上天的作为。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知识有助于人分辨什么是真正的神迹,什么是封建迷信。神创造了自然规律,使之来规范、维护物质世界的运行。神不会轻易改变这些自然规律,让物质世界的运作陷入混乱。神每行一个神迹,都有其用意和目的。我们看一个事件是不是神迹,要寻求其后面的意义和目的。神行神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认识祂,与祂的关系更亲近。(未完待续)

(黄学成弟兄在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