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契里我成长变化

◆ 郭云朋

 
  我五岁信主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其间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看不懂圣经,也不祷告,不主动去教会,听任仇恨和自卑慢慢地蚕食我的心灵。但是去年我重新回到教会,尤其参加学生团契以后,我发现自己变得喜乐多了,也不像从前那样自卑。虽然走了些弯路,经历了风雨,但如今我终于品尝到主恩的甘甜了。

从小外婆带我去教会

  我从小跟着外婆去教会,信主是受外婆的影响。在我的印象里,外婆是对我最好的人。那时她已经信靠神很久了,她也向我传讲神。可是外婆传福音的方式是瞒生硬的,说我要信靠神,要不然不能得救,要下地狱。我听了之后很害怕。外婆又说如果你信这位神,你不但不用去地狱,还可以去天堂。我就这样信靠了耶稣。但是我不是很虔诚的信徒。我在国内去教堂的次数不超过六次,都是外婆领我去的。聚会就是几个信徒在一起选一个安静偏僻信徒的家当作据点,每星期聚会一到两次。那时我不看圣经,因为看不懂。后来外婆不知在哪里弄了一本带图画的圣经给我,可我还是看不懂。

  有一天外婆给了我一个十字架,是塑料做的。她告诉我轻易不要给别人看,也不要拿这个十字架去换东西,即使是这个世界你也不能换。我紧记在心。记得读幼儿园时,有人要拿很高档的玩具换我的十字架,我都不换。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带着那个便宜而又宝贵的塑料十字架,直到它坏掉的一天。

天性自卑怕与人交流

  不知不觉我上了小学,成绩一直都是中等水平,可能个性上不喜欢和别人争什么,所以对排名次也就不在意。我天生很自卑,不敢主动交朋友,不敢在大庭广众下走路,我也讨厌别人看我,不管他们是不是恶意的,就是不想和别人交流。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到害怕。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母亲到韩国工作,因为大姨和爸爸的督促,我的学习没有退步,期末考试的时候成绩也算不错。一年后妈妈回来,在国内休息了一年。那段时间因为妈妈的管教,我的学习成绩也都是不错的。妈妈后来又去了加拿大,这个时候我已经上五年级了。爸爸每天都很忙,家人都为了生计而奋斗,没人管我学习上的事情。那段时间我成了上帝不喜欢的孩子,每天既不祷告,也不做讨上帝欢喜的事情,简直和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没有什么区别。更加可悲的是撒旦也常常试探我,让我做了些不好的事情,现在想想都好后悔。不过好在有时候我还是能听见良知的提醒,所以有些同龄人做更不好的事情,我都不敢参加。

仇恨郁闷扭曲了性格

  大概从那个时候起,我的性格就变得骄傲和自以为是,所以朋友们都疏远我,而我却一直认为是他们的不对,是他们先抛弃我,是他们先不爱我的。我没有什么不对,就算有也是微乎奇微的。我开始恨我的同学,恨我的朋友,甚至是我的家人。他们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句不自觉的话都足以让我怀疑和猜测。有时路上行人不经意说的话、做的事,我都可以怀恨在心。我发现当我在回想别人伤害我的事时,我感觉有种很强的东西在我的体内,感觉就像我可以有力量去报复别人,内心很痛快。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总觉得真理在我这边,其它的人都是坏人。

  在那些日子里,每天早上起来,脑子里都是让我愁苦和无奈的事情,一清早起来想的都是坏事情。有的人说乐观的人,大部分早上起来想的都是快乐、高兴的事情,我想这就是我的差距。我被郁闷和沮丧折磨得很深。

  渐渐地我总是在回忆别人伤害我,不关心我的事,仇恨开始在我的心中生根。每天我都在浇灌那生根已久的仇恨,让仇恨的种子不断发芽、长大。我被仇恨和复仇的感觉淹没了,有时也自暴自弃地想大不了一死了之。仇恨、自卑的我甚至写了一份复仇名单,做了自己的复仇者标志。俨然一个心理扭曲的病态人。

升初中后变得更孤独

  就这样我上了初中,本来以为上了初中我能变得不在那么偏激。但是我错了,因为我们的初中生源是从三个小学而来,那两个学校坏孩子很多。我又没被分到好班,心情的落差就更大了。

  同学们常常打架斗殴,早恋,喝酒,抽烟。我十分讨厌这些事情,认为他们都是不干净的,只有我是最干净的。我每天都在问为什么他们会那个样子,为什么只有我有真理,可是却被别人无视;为什么我不斗殴,不早恋,不喝酒,不抽烟,但是却没人理我?为什么我还要遭受其他人的欺负?因为我比他们差吗?差在哪里?为什么我一定要受他们的欺负?我的仇恨进一步地提升,有时候变得无法控制,只想把伤害我的人扔在地狱里,直到永远!

耶稣在心里和我对话

  但是感谢耶稣基督对我的怜悯和眷顾,把我从深渊中救了上来,祂的大能使我得救,以下就是那段时间祂在我的心里跟我的对话。

  “为什么要仇恨?”祂问我

  “没人爱我。”

  “为什么没人爱你?”

  “都是他们的错,他们不是无条件地爱我。”

  “那换一个角度,你现在是你的朋友,看着你自己,你爱他吗?”

  我看见一个肮脏,丑陋,满身被罪恶和仇恨所捆绑的我。我回答说:“我不爱。”

  “为什么?”

  “他太肮脏了”

  “你连自己都不爱,怎么能让别人爱你呢?”

  我还在辩解:“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可以无条件爱我的人,只是我还没有找到。”

  “如果真的有朋友是无条件地爱你,你能做到无条件地爱他吗?”

  我呆了,无法回答。因为答案很明确,是否定的。

  “听我说,要让别人爱你,你先要学会爱别人。世界上没有无条件爱你的凡人存在,记得你外婆家墙上挂的‘爱’字了吗?要爱人如己,要爱自己的仇敌。你说别人伤害你,现在换一下角度,你才是伤害自己的人。你不也常常在不经意间伤害自己吗?”

  “这只是我不经意的动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当初为什么会那么想呢?”

  “你有时不是也伤害其他人吗?因为你的仇恨就像刺一样,让近处的人受到伤害,让远处的人无法靠近你。你要学会包容别人,凡事包容凡事忍耐,记得吗?”

  “但是当我仇恨时,我能得到力量!”我挣扎着。

  “你真的得到了吗?你只是得到了更多的仇恨,更多的刺,记住,仇恨是不能给人任何力量的。你本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力量,你为什么不去拿呢?不要惧怕,我在垂听你的祷告。我与你同在。”我哭了,懊悔了,这么长的时间我都在干嘛?!做着些无聊的事情,无端地生出仇恨,无端地去伤害别人?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十分地懊悔,但是同时我也十分轻松。

  我把以前的复仇名单和无聊的东西全都放在了一个大箱子里,那是每年我们家都要卖废纸的箱子。就让他们沉没在过去吧。

团契里我在成长变化

  初二的时候,我来到了加拿大。那时正值暑假,也没什么事情可干,每天都是在家看电视,有了电脑以后就每天在家玩电脑。稀里糊涂地上完了九年级,那时我没有去教堂。在十年级快要考试的前一个月,我妈突然说有一个教会的学生团契不错,都是学生,问我想不想去看看。一开始我不喜欢去,以为是些整天耍酷小年轻人在一起的地方。但是等我到了团契,见到的是另一个模样。弟兄姐妹是那么友善,那么亲切,让我真的很喜欢他(她)们。

  第一天去的时候,团契的板报吸引了我。我走过去看,是饶恕人的寓言,那个寓言正好言中了我当时的处境。我感觉第一天来团契就学到了东西,教会真是个教导人的好地方。

  从那以后,我就在团契里事奉,一直到现在。虽然我做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但是与弟兄姐妹一起事奉的时候,我心里很喜乐。尽管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和完善,但是我相信我能做到,因为神就在身边保护我们,支撑我们。真心祝福我们的团契,真心祝福我们的教会,愿主与我们同在,直到永远!

(郭云朋弟兄在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