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 ...

 ◆ 郭 锐


  那一年,我八岁 
  指着爷爷的遗像问爸爸 
  爷爷去哪儿了? 
  爸爸摇着头,在胸口别上一支 
  白色的花 

  那一年,我十八 
  心似扬起的帆,意气风发 
  读着尼采和萨特 
  我已窥透人生——我可以成为超人 
  要用我的双手 
  谱写金色年华 

  那一年,我二十八 
  父亲坟前,我敬上一杯淡淡的茶 
  人生苦短,岁月无常 
  难道这就是人生结局? 
  回想着父亲临终 
  重复的这句话 

  到了今年,我已三十八 
  读着圣经,思想着神的话 
  人生本是虚空,一切皆是镜中花 
  唯信主耶稣,悔改得救 
  生命的结局 
  才是永远地住在神的家

(郭锐弟兄原为本会会友,现住渥太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