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里找到了真爱

周 燕


(一)在爱的荒漠中长大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父母亲在我只有4岁的时候(那时小妹妹刚刚出生),就在奶奶的强逼下离异了。原因很简单:奶奶只有父亲一个儿子,而奶奶觉得我亲生母亲不争气,没能给周家生出个传宗接代的孙子来。我因为从小是生长在北京,又是奶奶抚养长大的,就被判给了父亲,妹妹归了母亲。从此我就与亲生母亲和妹妹分开了。我的祖籍是湖北武汉,小时候我就跟着奶奶两地南北飞来飞去,像我名字小燕子一样,只是再也没能见到妈妈和妹妹。

    因我是个女孩,更主要的是我越长大越不争气(奶奶说的),我越来越像妈妈,奶奶就觉得养我不值得。在奶奶身边的日子,毫不夸张地说,是在她家常便饭般的非打即骂下度过的。直到我九岁那一年,奶奶终于喜得金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了。于是我和奶奶回到了北京,我也再次见到了父亲。

    英俊潇洒又博学多才的父亲,成了我儿时心中的偶像和依靠。在父亲身边的日子,我曾无数次梦想能够得到来自他的关爱。可是父亲却从未真正爱过我。至于母亲,我从未忘记她,时常日夜思念她,但却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渴望来自父母的爱,却从未得到过。

    说来人也许不相信,但是神知道:我从未恨过从小打我骂我冤枉我的奶奶,因为我感谢她的养育之恩,她没文化,我不怪她也不恨她。可我从内心深处恨我的父亲,简直就是恨之入骨。虽然他从未打骂我,但却很少正眼看我。有时候我甚至希望被他打骂一番,至少能够证明他还知道我的存在。然而,父亲却始终没有正眼看过我,我在他眼中就像不存在一样。我渴望得到父爱却得不到,我就无法自控地恨起父亲来,那是刻骨铭心般的恨,我也同时深恨自己为什么对他有这样强烈的感情。我对他又爱又恨,极其矛盾,不能自拔。

    我从盼望到失望,以至于最后彻底绝望。我觉得自己是生来多余的人。我在15到16岁时连续自杀了三次。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要感谢神,三次全心地求死都没有成功,都被救活过来。当时可真的是心里好恨就一心求死,渴望能真地象安徒生童话里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到那不再有痛苦不再有眼泪的地方去,永远跟上帝在一起。虽然我那时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上帝,如果有也不知道上帝是谁,祂在哪里。

    就这样我渴望得到父亲的爱,却被无情地拒绝了。

(二)在情爱梦幻中沉迷

    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马太福音 6:23)

    12岁那年的我,头一次看外国电影,就迷恋上了佐罗的扮演者法国男影星阿兰·德龙,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单纯又执著地心恋于他。这往后的许多年,我虽然自知是活在虚妄的爱、自欺的满足中,却无法自拔。

    大约20岁左右,我又深陷于琼瑶的小说之中。我深爱她全集20多本书中的男主角,有的不是男主角的我也爱,只要是我觉得有感觉的,我都爱。我那些年近乎疯狂地对她的小说爱不释手,乐此不疲,我每日每夜都陶醉于自编自导自演自恋甚至是自慰中(我实在不敢相信现实生活中的异性)。虽然我的心底是那么地渴望有一个真正只属于我的爱巢燕窝,我别无他求,只想要一份玫瑰百合般踏实与满足的感觉,一个能读懂我心明白我情意的,能与我共同渡完今生的人,我要的最终归宿就是那种天长地久的爱与被爱。

    29岁那年,我结婚了。我结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找到了真爱,而是为了生一个儿子,以此来为亲生母亲争口气,堵住奶奶多年来抱怨的口。两年以后,我果然如愿以偿,生了一个儿子。然而,儿子的出生却标志着我婚姻的结束:我的愿望达到了,无爱的婚姻对于我就不再有任何的意义。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对不起我,于是就撇下丈夫和小儿,只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只身来到美国了。现在想起来,我是那么自私,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就轻易破碎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对婚姻的全部期望,同时也使自己的儿子从小失去了母爱,过早地承担着我童年时的痛苦。我对此充满了愧疚,我不配做母亲。我虽然把我很赚钱的美容美发店留给了我的儿子,希望他衣食无缺,但他所需要的母爱我却没有给他。我就像路加福音中的浪子一样,得罪了天也亏欠了人。

    我内心里依然活在那种无奈的可怜又可悲的自欺和虚幻中。我常在心中迫切求问老天爷,这个世界到底哪里才能找到我要的那永不离开我的真爱呢?就是无论我好坏都能同样爱我不嫌弃我并爱我到底的人。难道我今生注定这样孤寂过一辈子吗?能够包容和接纳那全部的我的人在哪里呢?会有吗?我自卑极了。琼瑶小说中的场景人物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经常分不清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每当夜里梦中惊醒,我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中,我已泪流满面。然而现实中的孤独又让我格外留恋于那幻想之中,我任凭自己迷失在其中而不愿意醒来。

(三)美国梦破灭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可福音8:36-37)

    二十一世纪头一个新年的钟声敲过不久,我只身来到美国洛杉矶。我当时的签证是商务考察,半年的有效期。可是我不想离开美国,我希望在这里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于是就和许多人一样,开始办绿卡。

    我请的律师建议我利用基督教申请难民。我当时连什么是基督教都不知道,但为了留下来,就按律师的建议去了一家教会,没几天就受了“点水礼”。当时我本人对基督教的认识也像我所受的洗一样,只有“点水”而已。“受洗”后不久,手续齐备,就去申请绿卡。实在是神极大的怜悯临到了我,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身份。因为办身份,我利用了神,我当时不但不认为这是罪,反而认为这是天经地义唯我独享的幸运。神让我一次通过,这是祂借着这个事情让我有机会认识祂。可是我这忘恩负义愚昧无知又瞎眼的罪人却为了抓世界挣美金,不仅没归荣耀给神,反而得到了好处就远离了神。

    拿到了身份之后,我开始正式考虑起我在美国的生活,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一无所能。我不会英文,不能开车,更不会自己做饭。我唯一生存的技巧是搞摄影和化妆,但却一时派不上用场。那时我才知道生活的不易。

    后来经人介绍,我去做了几个月的“按摩”。这并不是一个像我想象的那样单纯的行业,而是充满了色情。客户经常付一百元,就可以为所欲为,这让我无法容忍。我个性中的倔强不容自己这样被人欺负,虽然我当时并不是基督徒,更不知道这在神的眼中是犯了奸淫的罪。回想我在北京开美容美发店的时候,我的店是唯一没有色情服务的,当地的派出所税务局都知道,我是凭手艺和人竞争的。不做色情事,倒不是我有多高的道德标准(我实在无法以此自夸),而是我觉得那种事让我恶心。如今来到美国,我自己却为了生存而深陷其中,我真知道这是老天爷对我抛夫弃子的报应。我感到可悲!于是我挣扎着离开了这个行业。

    我愿意把这些事写出来,一方面是让大家知道,我的过去是多么不堪入目,另一方面,也希望藉此唤醒那些以此为业的姐妹们,不要自欺,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这可是得罪神得罪人的事情,赶快停止吧。不要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

(四)同居

    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加拉太书 6:8上)

    我在二OOO年的时候,认识了比我小几岁的男生小万。他极大地吸引了我,因为他又年轻又帅气,更重要的是他是初婚。初婚对于我就意味着,他不会拒绝要孩子。那时我被思念儿子的痛苦缠绕着,急于再生一个孩子填补心理的空白。当然,他烧菜的本事对于又懒又馋的我来说,也有很大的吸引力。我就基于这种自私的、不负责任的心态和他同居了。

    同居的目的,并不是像我自己追求的白头到老的生活,我深知自己不安分的本性,是不会一生把感情专于一个人身上而不去恋慕别人。虽然我极其渴望持久的爱,但我做不到。所以,当时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我的座右铭是:只求一时拥有,不求天长地久。我希望得到真正的感情,却不愿为此付出我自己的感情。我害怕自己付出了,又被伤害。我就是这么极端自私的人,不管他会怎样,我只求我眼前的快乐和自己的益处。

    这一次我又如愿以偿的怀孕了。因为我打算随时与他分开,所以我想要个女孩,怕生了男孩,最终分手的时候被他带走。刚一怀孕,我就软硬兼施逼他写下无论男孩女孩全归周燕的字据,他笑一笑,无奈写下了字据。就这样二OO二年二月十四日,我的小Jenny 出生了。

    可是这种罪中之“爱”实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后来我发现他原来是那么迷恋赌博(不仅是赌博,就像他自己见证中所言,是吃喝嫖赌样样全能),当然他也发现了我不会做饭,并且不能挣钱只会花钱,又啰嗦、唠叨,于是我们的冲突开始了。我们彼此咒骂,以自己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怨恨。他越来越深地陷入赌博中,实在成了嗜赌如命的狂赌滥赌的赌徒。伴随着赌博,他抽烟喝酒的习惯也越来越厉害。我呢?也不甘示弱,我虽然不赌博不喝酒,但我喜欢买衣服来满足我的虚荣心。我毫不犹豫地大把大把地花钱为自己买衣物,虽然那时我分文不挣。

    就这样同居初期的甜蜜很快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无休无止的吵架、彼此的伤害。

(五)绝症

    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 4:12)

    我曾经是一个贪心的买卖人,骗过钱也偷过钱。信主前经常在超市偷东西,还偷吃过冰棍。有一次,我看到商场卖的太阳镜,很喜欢,就把它带在头上,将头上旧的放在货架上。我自以为没有人看得到,谁知却被商场的录像机摄下来,在我走出门的时候,我被截住了。我当时吓坏了,又是哭又是认错。最后的处理结果,我被罚在教会做500小时的义工。我当时不明白,后来才明白这是神极大的怜悯临到了我,在我还没有认识祂的时候,祂就这样爱我,用这种奇妙的方法把我“逼”回了教会。

    就这样我不得已又回到了教会,当然我绝不是去听道,而是一方面是为了完成500小时的罚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私贪心占便宜去,我罪恶的本性就是这样。教会里人多又热闹,能找到人陪我聊天,更能让我这又笨又懒之人白吃白喝,还有人帮我免费照看孩子。我在几家不同的教会中又吃又喝,现在我在的“基督福音堂”就是我下午吃的地方。我实在是个名副其实的教会中的小混混,不懂道更不想去明白,只是混吃混喝,吃完便走。就这样我在多个教会里白混了整三年多。然而神所爱所拣选的祂必管教,我为此感谢赞美神。

    我在二OO三年九月被诊断患了脑神经性肌肉萎缩症,这种病很少见,在美国也是。我发病后半年才知道这是家庭遗传病,是不治之症。还记得我在医院里,头一次听潘师母告诉了我的病情后,我太意外了,我吓傻了,我想我才37岁就真的要死了吗?我女儿怎么办?她才一岁多。我只会哭,不停地哭。师母让我自己开口向神、向天父祷告祈求。我说我虽然在教会里呆了将近三年,从来都不听也不懂更不信,哪里会祷告?师母说,祷告就是向神用心灵和诚实说心里话。我才头一次真心实意,不对,应该说是半信半疑地开口祈求。我记得很清楚,这次终生难忘的祷告是这样的:“神啊,我从小没妈,我女儿还小才一岁多,我只想能把她养大,不想让她从小也没妈。如果你是真神,求求你,救救我吧。医治我这病,我承认我是个大罪人,一生中犯了很多很多的罪,我愿意悔改,彻底悔改,只要你能救活我,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奉主的名祷告,阿门!”

    祷告了以后的第二天,医生检查我的所有指标居然都正常,于是我就出院了。听祷告爱我始终的神,就这样医治了我肉体的疾病,到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了,我健康如同常人一样。然而这位神并没有就此罢手,祂开始了对我心灵的医治。那实在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工程。

(六)得救

    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约翰福音3:17)

   出院之后我再次回到教会,虽然我还是半信半疑,但从此我开始认真地听道。有一次听潘弟兄讲浪子回头,我被圣灵光照,看到我就是那个离家弃父、堕落不堪的浪子。我要重新回到父亲的家中。

    那次听道以后,我开始读圣经。别人都从前边读起,我却从最后一卷书《启示录》开始读,因为我迫不及待要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师母教我求圣灵赐我悟性和智慧,好能读懂圣经。我就这样求了。结果,《启示录》使我怕得不得了。因为那上面列举的很多罪,我都有份,那上面说的刑罚,我自然也逃脱不了。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些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都要受到神的刑罚,不得进入到永生里面去(参启示录22:15)。接着我又读了《认识真理》这本书。同样,书中列举的那些罪行,让我坐立不安。扪心自问,那些罪有几样我没有呢?

    神的恩典沛然临到了我这万般不配的罪魁身上,使我瞎眼得以睁开。终于,我来到神面前,承认我所有的罪过,并祈求祂的赦免。这位慈悲又怜悯的天父上帝,接纳了我,赦免了我,在基督里重生了我:耶稣基督已经为我的罪舍生代死在十架上,祂的宝血有大能,洗净了我一切的罪,救我出死入生,出黑暗入光明。在主基督里,我找到了人间无法有的真爱。

(七)神不撇弃我

    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约书亚记1:5下)

    当我的病被医治、重生得救,真心信靠主之后,在小万的眼中我近乎是神经病一样。我逢人就传赶快信耶稣,否则就要下地狱,除祂以外,别无拯救的福音。当然也对小万传,因为《圣经》中说信的和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我就为他迫切祷告希望他也信主:“神哪,你让他输光,输得光光的,只要他能认识你,愿意悔改。”我的心意是好的,但我没有智慧,只会逼他快信,快悔改,说不出什么道理时就会骂(当时还不太懂《圣经》)。那时我爱发火爱骂人的坏脾气并没有改多少,小万实在厌烦透了我,横竖看我不顺眼。终于他在二OO五年初离开了我,去寻找他的自由和解脱。

    我一点准备都没有。那时小Jenny 在国内我的小妹妹那里,小万走了,撇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知所措。我问神,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生病在医院的时候他没有走,可当我信主以后他却走了?我该怎么办,如何生活呢?我被人撇弃了。

    但是神却说:“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约书亚记1:5下)我迫切地祷告,为自己也为小万还有教会其他的弟兄姐妹们,因为主让我们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我们所需要的,神都知道。我虽然一无所能,但神却是那么的信实,很快祂赐给我一份在老人院做饭、接送老人的工作,以及其他陪护老人的工作。几份工作加起来的收入,完全解决了我的生活问题。

    但是我心里的问题如何解决呢?神借着教会的朱长老对我说了一句话:“事主蒙福。”这句话很深地影响了我。于是在我最为软弱孤单的时候,我开始学习服事弟兄姐妹。我所能做的事也就是和潘弟兄夫妇一起做教会的清洁。

    那时我经常打电话给小万骂他。他总是不接我的电话,后来慢慢他开始接电话,但是我说不了几句就又忍不住骂他,他一听我骂他就马上把电话挂断了。我里面那罪恶的本性就是这样难改,我甚至经常在擦椅子的中间,放下手中的抹布,去给他打电话骂他。

    潘师母每天陪我祷告,并且告诉我要反省我自己。我看到了我的懒惰自私及坏脾气的个性。神通过我的工作和服事,教导我不要再懒惰,不要再自私;也透过雅各书3:9-10节光照我:“用舌头颂赞那为主为父的,又用舌头咒诅那照着神形像被造的人。颂赞和咒诅从一个口里出来,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应当的。”神哪,我不应当对小万满口咒骂,转过脸去又用同一张嘴赞美神。我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我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我的虔诚是虚的。(参雅各书1:26)神的话语是那么有能力地光照着我,使我不断地认罪悔改:神啊,求你赦免我的虚伪和假敬虔!

    我感谢神,小万走了的时候,多亏有潘弟兄夫妇和其他弟兄姐妹的帮助;而更多的是神的话语亲自地引领我,如约书亚记一章7—9节:“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我从神的话语中得了力量,我决心听神的话,相信祂必不撇弃我。

(八)天父的管教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希伯来书12:10)

    我很感谢神,拯救我的身体灵魂,又在我需要的时候,赐给我工作。然而,我最最感谢神的是:祂对我的管教。小时候,我亲生的父亲没有管教过我,我凭着自己的性子任意而为走了很大的弯路。如今,我的天父找到了我,不但找到了我,还亲自管教我,使我真知道我是祂所爱的儿女。我是个很容易动感情的人,但是信神不是靠感情的冲动,也不是凭感觉,那样信不好;而是要在神面前彻底地悔改,不给自己留任何的退路,除去了旧的,新生命才能长起来。我里面很多如同黑暗污秽的东西,借着神的管教,一点一点地被清除。神是实实在在的神,祂的管教也是实实在在的,是有智慧有计划有分寸的,我只有俯伏感恩。

    我喜欢唱歌,又是一个很愿意显示自己的人。在老人院的时候,经常给老人们唱些歌曲,当然是流行的卡拉OK之类的,他们很喜欢。一次一位主内的很有音乐造诣的大姐对我说,她信主后就立志只为神唱歌,不唱任何其他的东西。我听了很感动,就做了同样的祷告。但过后并没有放在心上,依然给老人唱流行歌曲。但神却放在了心上,祂不轻看人的祷告。我的嗓子连续几天沙哑唱不出来,我开始并不明白,后来被圣灵光照想起了自己的祷告,就赶紧悔改,嗓子马上就好了。四岁的女儿Jenny成了我的监督,我一犯错她就提醒我。

    信主以后,我贪心的恶习依然难改,有两次在超市里捡了东西,第一次是一个钱包,第二次是一只小小的画眉笔(在我用的推车上,可能是前边的客户忘记的)我把这些窃为己有,虽然都不是偷商场的,而是捡其它顾客的,但是主没有放过我。圣灵在我里面很强烈地责备我,不是我的东西不能拿,拿就是贪心,我坐立不安。最后将钱包还回失主。而那个画眉笔,虽然小,神同样不放过。我四岁的女儿知道了不依不饶的,让我还回去。我不好意思,想又不是商场的,就想躲过去了事。但小女儿却告诉了师母,师母对我说:“送回去,悔改是对孩子很好的教育,在她面前做个好见证。”我深知我的过去是何等的罪恶,一直怕女儿走同样的道路,在很多事上都严严的管教女儿。师母的话让我清楚了这件事的后果是什么,就不再犹豫,带着女儿去超市还回了画笔。

    我深知我里面贪心的罪性是何等的根深蒂固,我就求神管教我,并用我喜欢的箴言书30:7—9向神祷告:“我求你两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赐给我。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耶和华是谁呢?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以致亵渎我神的名。”

    现在我感谢神,再也不敢也没有了这贪念。以前我认为对我有好处的(占便宜),如今知道是对我有损的(是罪)。所以不要藐视全能者的管教,被神管教的人满有喜乐。

(九)释放的喜乐

    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 10:13)

    神开了我的灵眼赐我渴慕神话语的心,叫我读懂圣经,并渴慕读圣经,特别是新约。《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启示录》,都是我很喜欢读的。神的话照出我污秽不堪的本性本相:我看见我的罪,真象保罗所说,我是个罪人中的罪魁。我战兢畏惧,觉得自己逃不过神的愤怒和刑罚。

    潘师母告诉我:“真正属主的人,读了《启示录》是欢喜快乐的,因为知道了我们将来的结局。为什么你却害怕呢?这是罪让你害怕,说明你还有未认清的罪。”一句话说到了我的痛处。信主两年多以来,我一直为自己二十多年来的恶习所困扰,无法挣脱邪情私欲也就是自慰和性幻想的捆绑。开始,我并不以此为罪,认为只不过是自己的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而已,因为我又没有伤害别人。后来我知道,身体是圣灵的殿,我应该追求圣洁。又知道主说,心里边对异性有淫念的,就是犯了奸淫。我为自己只顺从肉体而活,且多年都在享受罪中之乐,在黑暗污秽痛苦中,害人害己,不思悔改,亏欠了神得罪了神而深深地惭愧羞耻。

    我愿意向神彻底悔改归正。于是我将自己心中最深处隐藏了二十多年的这个秘密讲了出来。师母说:“这就是隐而未现的罪。感谢主,你能把它说出来,就是得胜的第一步。就像发霉的东西最怕拿出来晒一样,黑暗的东西最怕曝光,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我们心中任何的黑暗,都拦阻了神的真光。求神把我们的黑暗拿走,好叫我们是透明的。把它拿出来交给神,祂必帮你除去。”

    一天夜晚,在我的梦中又出现了那些淫秽的画面,使我痛苦之极,我仿佛在波涛之中快被淹没一样喘不上一口气来。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弟兄姐妹常说的那句话:“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撒旦魔鬼退去!”老实说,以往我真有点不大相信许多神的仆人靠着这句话赶鬼除魔,但是我又真的不想再被这种不正常的罪恶梦所束缚。奇妙奇妙!真是太奇妙了!当我在梦里大声叫出来,急切地向神呼求助我时,话音刚落,一只伸出来的手把那些污秽淫乱的画面关掉了,就像关了电视机一样,我甚至听到了“啪哒”那一声。那些东西就从此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奇妙得很,这事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马上醒了,半夜里高兴地大声感谢赞美独一的真神,借着祂忠实的仆人使女更是借着祂自己纯正圣洁的道光照了我,洁净了我,更新改变了我。神使我不但靠主得救,更把我这多年的情欲性幻想彻底除去,使我靠主得胜。我头一次没再流泪,只是从未有过的喜乐从心里涌出来,我笑出了声。从二十多年的捆绑中被释放出来,是何等的喜乐!

(十)降服

    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罗马书6:16)

    那一段时间潘弟兄夫妇经常去听林慈信老师的课,我因着切慕更多地认识神,就经常跟着去听。但是改革宗神学博大精深,我什么也听不懂。但我还是喜欢去听,喜欢坐在那里。有一次,林老师弹琴,大家唱诗。是哪一首诗我记不得了,歌词都是什么我也记不得了,只是看到两个字“降服”。我看到这两个字时,我就哭了。整堂课,我都在擦眼泪,深深地降服在主我的神面前。回家的路上,我从心里感到收获极大,感谢神。

    一次听神的仆人唐崇荣牧师讲到什么是“开通的耳朵”。他说旧约的时候,奴仆若到了可以自由的时候,而他却不愿意离开自己的主人,情愿一生一世服事主人,他就要站在门框边,把耳朵靠在门框上,求主人在上边扎一个洞并带上环子,作为放弃自由完全顺服主人的记号。

    我听了很感动,跪在地上祷告:“主啊,我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但是你救了我,就求你开通我的耳朵,使我一生降服在你面前做你的奴仆,服侍你,真正地尊你为主。我不再恨小万和那个女人了。我也不敢奢求你让小万回来,我知道不配。我可以靠主把孩子养大。只是求你救小万,他从小就没有父亲,求你做他的父亲。奉主基督耶稣的名求,阿门!”祷告完之后,我是那么地感谢神,深知一切的遭遇苦难都是神的美意,为要让我得着神。

(十一)一对蒙神怜悯罪人的婚礼

    他暂时离开你,或者是叫你永远得着他。(腓利门书1:15)

    二OO五年圣诞节前,小万回来了。就像他走时很突然一样,他回来也很突然。我又一次不知所措。他悔改了么?他得救了么?他还会抵挡我所信的神么?我该怎么对待他呢?

    神是听祷告的神,祂怜悯我,也怜悯了小万。小万的心慢慢地被软化,不再刚硬。后来他信了主受了洗并且改变很大,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天天和我一起祷告认罪悔改,也如饥似渴地读经,常常读经到深夜到黎明。并且神也听了他的迫切恳求,帮助他成功地戒烟戒酒戒赌。只是鉴于他以前的表现,教会弟兄姐妹都有些怀疑他的改变,我自己也不知他这样的状况能持续多长时间。

    想起主对井边撒玛利亚妇人所说的话:“你现在有的,不是你的丈夫。”我知道我虽然又一次拥有了小万,但他却不是我的丈夫。圣经教导我们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参希伯来书12:14)我知道是神救了我们,我们不可以像以前不认识神的时候犯淫乱。于是,我们从一开始就约定,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不可以同房,直到彼此确认对方都已真正悔改,并结为夫妻。若是在以前,这是我们绝对做不到的事。但靠着那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我们做到了。每天晚上在一起查《雅各书》,神的话语占据了我们的心思,占据了我们的时间,情欲的事情自然就远离了我们。感谢赞美主!

    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让小万和我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被这位全能的真神活神折服了,充满盼望地过讨神喜悦圣洁敬虔的生活。九个月过去了,我们终于都同意结束这段考验期而彼此接纳,正式结婚成为夫妻。一个特殊的婚礼为我们举行了,我们在神和人面前见证我们的婚约。我们的女儿Jenny作为花童见证了我们的婚礼。我们对女儿说:“以前爸爸妈妈是生活在罪中,并且在罪中生了你。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这个家是神所喜悦和祝福的。”

    婚礼上,潘弟兄讲了一篇道,题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一对蒙神怜悯的罪人”。

(十二)神的主权

    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马书9:16)

    从二OO四年开始,我的父亲就得了我所得过的绝症,多次病危进出重护病房。我信主后,主的爱把我从仇恨当中释放了出来,我不再恨父亲而是迫切为他祷告,求医治我的神同样医治他。在爱中为他祷告,正像主说的,轭是容易的,担子是轻省的。二OO六年初,终于我有机会可以回国看他。

    父亲已病危,插着呼吸的管子,无法说话。我对他讲福音做见证,甚至是求他信主。但是所有的努力都如同遇到了墙一样被挡了回来,他如同石头一样刚硬。我做祷告,告诉他如果你愿意,就眨一下眼睛,心里跟着我说“阿门”就可以了。但是他却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当我跟他说“我再也不恨你了”的时候,他流泪了。

    二OO六年八月四号,父亲因病去世了,走时很痛苦。我想他并没有得救。然而,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我的继母和家里的保姆听了福音都接受了。我在武汉的九十多岁的爷爷奶奶也愿意相信这位神。我带他们做了好长时间的认罪悔改祷告,他们都哭了。(今年九月的时候,奶奶平安地离开了人世,像睡着了一样。)很多朋友包括我的发廊里的姑娘,路上认识的出租车司机,商店的营业员,都愿意相信耶稣。只是我的父亲不愿意。

    我心中最强烈的愿望本来是父亲的得救。我不知道,为什么神没有救他,但我相信神有神的主权。我们都是该死该下地狱的罪人,祂救了我们是祂给我们的恩典,白白的恩典。我怎能说:“你为什么不救我父亲呢?”我是谁?竟敢跟永生的神犟嘴吗?我尽了我当尽的本分,以后见到神的时候,自然会明白这奥秘。我感谢赞美神。

(十三)你爱我吗?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15)

    结婚后很快我就怀孕了。这一次,我确信是个男孩,就无数次在祷告中像哈拿一样把他献给了神。我希望他长大成为唐崇荣,成为宋尚节,作大牧师被主使用。但是,检查结果却是个女孩。我不相信,神哪,我真的想把他献给你,你为什么不要呢?我想不通,灵里面非常低沉。我拒绝祷告,也拒绝弟兄姐妹为我和孩子祷告,我不再参加祷告会。

    当我在神面前硬着颈项的时候,神没有任凭我,在预产期前一周神借着长老,香姐和潘弟兄三次提醒我:“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我就哭了。我这个假冒伪善的人,我嘴上说爱主胜过一切,实际上我爱我自己的想法过于一切。我不让神在我身上做工,我怎能为神做工呢?神,我愿意顺服你,把自己奉献给你,不是为你作什么工,乃是让你做工在我身上。于是,我欢欢喜喜地盼望小女儿出生了。

    我们爱神,因为祂先爱了我们,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在我还不认识祂的时候,祂就先爱了我。若没有祂的恩典,我不可能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认罪的心是神给的,人没有什么可夸的。即使在我信主之后,当我面临着每一个选择的时候,我都本能地选择背离神。但是神都没有任凭我,总是把我“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最后使我不得不回到祂面前。我里面的罪性不会使我主动选择神。是神让我每一次在罪中不愿悔改的时候,都坐立不安无地自容,甚至是不敢抬头见人。圣灵在我里面很强烈的责备我:“你不能再这样!”直到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深深地悔改,神才将平安重新放在我里面。这是神极大的怜悯,大事小事都不放过我,为要去掉我里面的污秽,让我这个不配的罪人在祂的圣洁上有份。

    神的恩典是那样的丰富。祂虽然没有给我漂亮的大房子,也没有给我很体面的工作,(我深知我自己贪恋世界的心,物质上的丰富会让我远离神,)但神给了我渴慕祂话语的心。我是那么能言善辩的人,人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然而当神的话借着圣灵在我里面工作的时候,我能够悔改能够刚强能够满有盼望。在我自己毫无可夸的地方,是神让我看到自己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在我向祂祈求大大张口的时候,祂就按祂的应许使我得饱美食。我无法凭着自己任何的行为可以站立在神面前,是基督把祂的义加在我身上,我在神面前的悔改和追求,都是神在基督里作在我身上的。

    回想这些年我所走过的路,每一步都是神的恩典,神的怜悯。感谢神,以马内利的神,恒久忍耐的神,感谢祂不嫌不弃的爱。我们全家罪人无以回报神的浩瀚恩典和救赎大爱,只有一个心愿,我和我全家必定侍奉耶和华,跟随主到底。但我们的信心爱心恒心耐心全都不够,求主加添。主必加增我必减少,主必兴旺我必衰微。我想说的太多,因为神在我个人和全家人身上的恩典太多太多,数算不尽,神给我们全家大小的实在都是我们不配得的。求主赐我们永远真心火热恒久爱主更多更深更久长。求祂赐我及全家人都甘心欢喜跟随祂走完全程十架窄路,求祂赐我清洁的心,荣耀主的名。荣耀归给神!

(周燕姐妹在美国洛杉矶基督福音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