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磐石上建造

—— 一次福音之旅的心得

◆ 瓦 器

    这里与大家分享的,是我近期传福音给来加拿大探亲的父母时,在这个过程中经历到的神的大能和信实可靠,以及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的神的光照和更新。

    我把它称为“一次福音之旅”,是因为这是一个灵里与神同行的过程,在这个旅程中,主带领我更深地经历了他,主也亲自引领着原本不认识他的父母走到了他那里。主是这次旅程的掌管者,带领者,他是这次旅程的核心和目标。

    ~~ 清 理 罪 的 障 碍 ~~

    主啊,离了你,我不能做什么!传福音的人本身必须先降伏在主面前,清理罪的障碍,并且要时时刻刻依靠神,靠着圣灵的大能和恩膏来做工。这是这次向父母传福音的过程中我体会最深的一点。

    主耶稣在世时,曾经教导门徒“你们要常在我里面”,“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参约翰福音15:4,5)千真万确地,离了主,我们不能做什么。我们传福音,乃是传主耶稣拯救罪人。罪人都是天然地与神为敌的,不管这人在人的眼中怎样温良、正直。我们岂能靠自己的力量和聪明把一个与神为敌的人的心给扭转过来?我们只能依靠圣灵的大能大力。再者,我们自己若是仍然活在罪性老我的缠累中,没有以主耶稣基督的心为心,岂能真的爱灵魂、甘愿为了挽救失丧的灵魂而付上代价呢?我们只能先到主面前求他怜悯我们,求他洁净我们,在他面前每日求光照,以反省我们的过犯不义,在他面前谦卑悔改;当我们不断地体会他赦罪的大能和大爱时,我们才能被这大爱所充满,所激励,并凭靠基督的大能所赐的信心,来谦卑地爱那还没有得救的人,愿意效法基督舍命的爱,情愿地放下自己的面子和得失,付上一颗心来引导人到主面前来。有口无心,有我无主,有理无爱,或有爱的愿望而没有爱的真理,等等,这都是传福音的障碍。惟有主在我们的生命中作主掌权了,这些障碍才能被主除掉。因为,只有当我们顺服在主面前,听凭圣灵在我们里面工作了,我们才能有从主而来的爱心、真理之光和智慧、能力,我们在灵里才真的预备好了,可以与主同工,传悔改得救的道。

    这次父母来探亲,时间很短,我心里很有紧迫感,对传福音给他们很有负担,却不知道怎么传才好。他们人还没到,我就很有压力了。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完成这个重任;惟一的办法,是向主祈求,顺服在他那里,把自己和父母都交给主,由他来做工。因此我不断为此祷告。就在父母即将到达之前,我再一次地跪在主面前,流泪承认自己做不了什么,求主亲自地在父母心中动工,做工,成就他要成就的;也求主怜悯我这个软弱的、常有过犯不义的人,洁净我,给我有爱心、温柔智慧和忍耐,使我能以新生的样式无声地见证神的爱和改变人心的大能,而不要因我的过犯辱没他的圣名、绊倒父母。

    后来的日子里,主不断地让我经历到了他的信实。主首先对付我,清理我里边的杂质。父母刚到达后的几天,我们真是欢喜,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接下来的日子,我在工作中经历到的人和事让我心生烦恼。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心里不平。在这样的状态中,我虽然有空时也陪着父母高高兴兴地玩,却没有发自灵里的平安和喜乐让我能预备传福音。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我心里传福音的紧迫感并没有减轻,但觉得心头堵塞,没法传。我只有不断地祷告,求神怜悯。神并不轻易放过我。他好像掩面不顾我了,任我在痛苦中打转转。我就这样心里面挣扎了一些天,不见亮光。终于,有一天跪下来祷告时,圣灵感动我完全降伏在神面前,放下想要为自己遮掩过犯的各种理由,不再顽梗地为自己辩解,而是彻底地从心底承认我在神面前犯罪了——我在祷告中不但身体跪伏在神的面前,连心也服服帖帖地软下来了;圣灵胜过了我的意志,他照亮了我心灵的幽暗,催迫我认罪、求赦免。那个时刻,我不再在神面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我止不住地流泪,我承认完全是因为我的骄傲,我才会在工作中那样烦恼不平;我不再把责任往环境和他人那里推;我承认我这样骄傲和怨恨不平,是犯罪得罪了神;我前些日子的挣扎是因为我没有放下自己的私欲来顺服圣灵的要求。在圣灵的光中,我内心的幽暗显露无遗,我看见自己原来一身污秽、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在神面前却试图遮掩,自以为义。那时刻,我觉得自己在神面前真的是完全地不配,惭愧极了!同时,当我痛心地流泪认罪时,我再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主赦罪的爱是如此深广,纵然我灵里是如此败坏,他还是定意为我死,救了我,并且一直不放弃我。就是这大爱,再一次感动我来悔改,——我敞开心呼求主的宝血来洗净我的污秽,好让我继续地靠主过得胜的生活;我也表示愿意接受他的管教。然后,我点名为我抱怨的人祷告,承认是我的骄傲让我抱怨人家,罪责在我,我也祈求神赦免我这怨恨人的罪,使我能以爱心对待他们。

    神是信实的,他在主耶稣基督里再次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的缠累。那次祷告之后,好像突然间重担就挪开了,我没有做什么一切就改变了,——心灵里充满了和平、温柔、满足。主的光照亮我的心,让我透过这经历再次更深切地领悟了“因信称义”,体会到了完全是主的恩典、圣灵的大能,而非人的行为,能让我们得救、生命得以改变。我能靠自己不犯罪吗?我能靠自己真的谦卑舍己去爱吗?我能靠自己的努力活出新生命来吗?不能,绝不能!同样地,我也不能靠自己传福音!因为,照我的本能,在我里面没有良善,没有爱,没有信,有的却是自私、自义、悖逆神。然而,神既然拣选了我,使我因耶稣而得救,赐下圣灵住在我心里,那么,我不能行出来的,住在我里面的圣灵能行;我没有的,圣灵能供给;我不足的,圣灵能补足;惟一需要我做的,就是顺服,服在神的主权之下,完全听凭圣灵指挥。我就是他手里的器皿,他要怎么使用就怎么用。人若愿意听凭神使用,神就透过人做他自己的工,行他自己的旨意;那么,神难道做不成他要做的工吗?!神说成就成、命立就立!

    原来,是我们的罪拦阻了我们传福音。若有罪拦阻在你、我和神之间,你、我还怎么传福音?!以前,我常常把传福音的阻拦大多归到传的对象那里,认为是对方的心没有敞开。可是,这次,神让我清楚地看到:传福音的人本身,必须先降伏在神面前,对付自己的罪。只有当传福音的人本身真切地领会了神的赦罪之恩,体会到圣灵的大能,看清自己罪人的本相,愿意降伏在神的大能大爱之下,这样,福音的大能才能透过他这个管道畅通地流出去,流到那些饥渴的心灵里。否则,自己的心先有堵塞,怎么能流通福音的大能呢?!

    感谢神,他透过我的这次挣扎和悔改再次更新了我的灵,在我向父母传福音之前,神先预备了我的心。

    ~~ 神供应信心和爱心 ~~

    我们是有限的人,若不和无限的主——我们生命的源头活水紧紧连接,靠主供应传福音所需的一切,就一定做不下去,传不出来,纵然热情高涨,终究必定枯干。记得有一天早饭后出门时,看到母亲忽然生闷气的样子,并没有缘由地突然对我们不理不睬的。我们两口子想来想去,也没有找到确切的根由,只能有些猜测。开始我还有耐心,努力地想和她搭上话,弄明白她的心思。后来,看情况没有好转,渐渐地,我也心烦了。我虽表面上没有发火,但内心里却不耐烦,感觉自己挺委屈的。我也就对母亲淡淡的。晚上,母亲吃饭时说到她胃不太舒服,我才意识到这可能和今天她的心情有关。当时,我心里也自责,觉得对她没有足够细心的体贴。可是,我心里的委屈感还是没有消除。此外,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在生活中一些细枝末节的事上,我也不时经历到两代人之间的不同观点和习惯,还有我们不同的个性方式,引起的潜在的冲突感(虽然并没有造成外在行为上的冲突)。因此,我觉得每天都需要安静下来为此祷告。我需要神光照我的心,更新改变我的心。每一天,抽一段时间安静在神面前,都是我必需的功课。在祷告灵修中,神让我看到我是何等地缺乏真爱,缺乏因真爱而来的忍耐和宽容。我一直还以为自己是满爱父母的。可是,当圣灵照明我内心的幽暗,我就在祷告中看见我的真相,原来我是自我中心的,没有放下自己的得失、爱好,无条件地爱父母,——就是不照自己的喜好,乃是照他们的需要,照主的心意,来爱他们。神让我看到了这点,我就不断向神求,求他把他那丰盛无比的爱源源不断地赐给我,好叫我有够用的、不枯竭的爱,来侍奉父母,服侍他们的身体,也服事他们的心灵。借着祷告、读经,我就得到神信实的供应。日后在和父母分享圣经经文,为他们传福音的信息时,一次次地,都是靠神供应的信心、勇气和爱心、智慧,我才能坚持下去。有时候几乎要灰心,要放弃了,来到神面前祷告读经时,神就供应我信心和爱心,使我能继续做。比如,有一天,我因为心里惦着丈夫需要找新工作的事,那天上午准备和父母分享圣经经文时,忽然觉得心里如此地不踏实,感到自己底气不足,——父母会不会因为我们的工作都还不稳定,经济状况比周围那些不信主的亲友都差,就怀疑我们的信仰呢?他们还能听得进去我讲圣经吗?在这种心态下,我不能勉强和父母分享经文,我觉得必须先求主给我亮光,使我恢复信心和勇气。当我在主面前屈膝恳求时,主感动我忽然想到了《但以理书》中的那3个少年人。他们是神的子民,因为不肯拜巴比伦王的金像而被威胁要被送入火窑烧死。当时他们对巴比伦王毫不畏惧,回答说:我们的神“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这句掷地有声的“即或不然”,一下子打动了我的心。我明白了神要求我的是这样的信心。不管我遭遇怎样,或困顿或发达,我信的是永不改变的独一真神,神的权柄、能力、慈爱、公义,永不改变,丝毫不会被动摇。神的儿女当向神有这三位少年那样的绝对的信靠,“即或不然”,即不管环境、遭遇怎样,我们相信神的大能不变,我们传福音的心也不应有动摇。再者,基督徒也并不是以我们在这世上的成功来见证神,而是以我们与世界不同的新生命、那从神而来的平安喜乐来见证和荣耀神。这样,我的信心重又被神的话语坚定起来。这样,我才能凭着神给的信心和平安继续和父母分享经文。我体会到:传福音的人真是随时需要主来坚固我们的信心。若有丝毫疑惑动摇,必影响到传福音的果效。

    ~~ 仰赖神,不依靠自己的聪明 ~~

    紧紧依靠主,不要依靠自己的智慧,这是主让我体会到的一个传福音的要点。我们会遇到不同的传福音的对象,他们的生活环境、成长背景、个性、学养,都很不相同。传福音时怎么能照着圣经真理,靠圣灵的引导,找到针对他们各自特点的切入点,用适合他们接受能力的方式,来分享经文信息,是我们要不断学习的功课。

    这次给父母传福音的过程,神也带我学了这个功课。父母刚来的那些日子,祷告后神赐给我这个做事急躁的人有耐心,让我心里有亮光,懂得要慢慢来,先做预备的功夫。父母是退休的教授,搞了一辈子的科学教学,崇尚的是科学、理性、逻辑、实证。开始时,我把一些信仰的书籍、杂志、报纸,放在桌子和沙发等处,并没有说什么。他们有读书看报的习惯,很自然地,每天一有空就拿起来读。慢慢地,他们开始在散步或饭后闲聊时,提出一些跟信仰有关的问题。那时候,我一看来了机会,不免心头激动,赶紧给他们解答。可是问来答去,却发现并没有能真正解除他们的疑问和思想上的障碍,反而觉得这样下去会陷入僵局。特别是母亲,非常地思维敏捷,记忆过人,好胜心也强,每次我对她问题的回答常常不能使她信服,反而激发她更强的反问。有时几乎陷入僵局。这使我醒悟到我又犯了血气冲动的毛病,想靠着自己的讲解使父母明白。

    于是,我只有祷告,求神继续透过各样的机会和信息预备他们的心,也求神继续预备我的心,求圣灵启发和指导我该怎么一步一步地做。后来,我尽量避免直接和父母答疑、辩论,而是默默地自己先在读经和默想神的话语上下功夫,并坚持为他们祷告。

    慢慢地,经过一段时间参加主日听道、查经班和布道会,以及我们日常的一些交流,我观察到他们的一些变化:父亲时不时地翻看讲解圣经的书,有时候也直接翻看圣经;母亲呢,也常常用感恩的口气说起生活中她经历的一些事来,感叹上帝的确施恩于她,甚至她还向我透露她也在默默地在心里学着向上帝祷告呢。他们好像不再停留在理性地思考到底有没有神或怎样证明,而是开始接受神的真实存在,并想要知道神更多了。

    神预备了他们的心,神也给了我心灵里有催促,让我感到是到了和他们正式地分享经文、全面讲明福音真理的时候了。于是,我开始预备大纲。开始时,怎么也找不着从何下手能切中父母的需要。他们都是人眼中的老好人,怎么能使他们认识到自己是罪人、需要主的救恩呢?经过反复地祷告好多天后,有一天祷告完后才终于得到亮光,知道从何着手了。于是我开始安静地研读有关经文来备课。一天天地,课终于备好了,经文分享的提纲写好了,可是又为难了:怎么开口要求父母听我讲圣经呢?他们是多年为人教师的,又是我的长辈,我开不了这个口。我像个临产的妇女,阵痛发作,却产不出来。一天下午,祷告了又祷告,我还是开不了口,就去洗衣服。正在洗,就听见母亲喊我的名字,大声对我说:“你还是要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好给我们讲讲圣经的大纲,给我们理出个来龙去脉来,这样我们回国后就能自己学习了。”我一听,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心里大喊“哈里路亚,感谢主!”。神给我开了门,让我从此开始每天和父母抽一段时间分享圣经经文。他们也一点不勉强。我每次分享前都先在神面前安静祷告,求神的同在和引领,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做这样重大的事,只有靠神来做。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保罗用的那个词“恐惧战兢”的滋味(参腓立比书2:12下)。因为觉得丝毫不敢放松对主的依赖,稍有放松就做不下去了。

    传福音需要把人直接带到神的话语(即神的道)中,也就是要把人带到神面前;这样,神的话语就能直接触动人心,向人心灵说话,以他的大能扭转人心。这是我这次向父母传福音的又一个深切的体会。若不然,我们传的人费尽口舌说我们认为该说的话,跟听的人讲得口干舌燥,甚至辩得面红耳赤,结果却常常是陷入僵局。就像我刚开始时也曾试图回答父母的疑问,却没有收效。后来,靠着神的启发,在时机成熟时,我和父母开始直接分享圣经经文。

    记得读到有关神借着摩西颁布诫律,分享“十诫”的信息时,父母很感慨地说,照神的标准人根本做不到。透过这些经文,神启发他们领会到罪的含义。这为他们领会罪与死的关系以及人对神救恩的需要打下了基础。后来我们一起分享到有关耶稣降生、传道、受死、复活、升天、再来的经文,每一次,都是经上的话语直接对他们说话,我只是起了个引导他们进到有关经文里面的作用。当我们分享耶稣在十字架上说的那几句简短但震撼人心的话语时,父母的神色告诉我,他们被主的话、被主的爱打动了。主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求天父赦免,主在断气时说“成了”,等等,这些信息本身就是如此有力量!从创世记中“神说”怎样就怎样,到耶稣在世时说一句话就让病人得健康、死人得复活,再到他离世前说的“成了”——赎罪的大工成就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参约翰福音5:24),以及《启示录》中有关审判和新天地的话,神的话语是那样真实、有力!

    直到父母要启程回国的那一天上午,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最后来祷告并分享经文。这天一早,我就独自祷告、读经,求主启发我该用哪一段经文来作最后的总结性的福音信息分享,好预备父母的心接受主的呼召。祷告后读经时,神忽然给了我亮光,我想到约翰一书中的几句经文,立刻翻开来读、反复地读。“因为神就是爱。神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他得生,神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这是我们所看见且作见证的。凡认耶稣为神儿子的,神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神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翰一书4:8下—10,4:14—15,5:12)默想这几句经文后,我心里很平安,准备好了要做的分享。当我两口子和父母一起分享这些经文后,神的灵促使我鼓起勇气向父母发出邀请,邀请他们在主面前作出一个重大的选择和决定:耶稣已经为我们的罪死,替我们还清了罪债,靠着他的血,人就能在神面前罪得赦免,得到永生。神已经为你们预备好了这个无价的礼物,只要你真心愿意接受,他就给你。你愿意承认自己在神面前是有罪的,达不到神圣洁完美的标准,需要耶稣的血来救赎吗?只要你接受这血涂抹在你生命中,神看你就是无罪的,就接受你为他的儿女了。你愿意吗?如果你觉得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还有不明白的,也没关系,以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当你觉得愿意时,你都可以向神祷告,表示你接受。如果现在,你就愿意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你已经准备好了,那我可以带着你向主做个祷告。我说完了这一番话,停下来,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沉默了片刻,父亲很痛快地说“愿意”,母亲看着父亲,当父亲的这句“愿意”一出口,母亲略一停顿,也有力地点点头表示愿意。就这样,在前些日子多次分享经文的基础上,这一天,父母决志归向主了。

    我相信那一刻,是神在我们中间,他做工,他垂听,他行使至高的权柄和能力,他亲自成就他所定意要成就的。

    看到神在父母生命中做的大工,我从心底发出赞美和感恩:

    全能的主啊,人在你面前是何等渺小、何等污秽,只因你爱我们,不愿我们毁灭在罪中,你就亲自地替我们死了,赎我们脱离了罪恶和死亡,把我们迁到你的光明国度,得享永远的生命。我们不配,却白白地得到了。我们也理当白白地舍出去。

    主啊,我本不懂得爱,不会去爱,你却爱了我,并让我因你爱的充满能学着去爱;我本不会接纳和宽容,不懂得饶恕,你却接纳和饶恕了我,使我因着你的接纳和饶恕也学着为他人代求;主啊,我本是如此地愚拙,做不了什么,是你的灵一步一步带着我走,教我怎么做怎么说。离了主,我不能做什么!

    福音是神的大能。传福音也必须依靠神的大能。因为若没有圣灵感动,无人能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传福音靠的不是人的高言大智,乃是靠圣灵的大能。让我们定睛在主耶稣那里。“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启示录1:5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