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信之时即蒙恩惠

◆ 明慧丽

从拜偶像到归向真神

    我毕业于首都经贸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在工作的最初几年里,一切都很顺利。我曾担任当时北京第一家豪华商场的物价主管,还被评为物价局的先进工作者。但是,好景不长。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变型,管理工作要向经营性质转变,我的工作也随着发生了变动。我不能适应这样的变化,抱怨选错了专业,运气也不好。一个特殊的机会,我应聘了一个旅行社的办公室副主任的工作。由于职位的便利,我了解到这个单位已经对外负债累累,濒临破产。我又要重新就业。“怎么倒霉的事都让我碰上了!”不久,我父亲因脑血栓住了院。一连串的事情发生,我都归罪于运气太差,需要烧香拜佛,才能时来运转。此后,我信了佛教。

    几个月后,我通过考核和三个月的试讲评估,当上了重点中专的语文老师。父亲也病愈出院了。我更加相信这一切是佛的保佑。我又利用工余时间,考取了国家旅游局的导游资格证,并成为“北京翻译导游公司”的兼职导游。东南亚和中国南方的旅游者一到北京就会去著名的佛教圣地“雍和宫”游览。我因此就有很多机会去朝拜。我不仅见佛就拜,身上还佩戴着开了光的佛教饰物,从来不敢摘下来,怕不吉利。但是,无论是给旅游者讲解佛能普渡众生,还是在佛堂里烧香磕头,其实我心里都没有任何的感动。

    二OO五年,我回中国探亲,看到年迈又体弱多病的父母,深感自已不能在身边尽孝的亏欠。我不惜重金给妈妈买了带佛坠的白金项链,还为父亲请了平安符,希望这些能保佑他们的平安、健康。当我回到加拿大不久,我的父亲又住院了。平安符也不能保平安。从此,我每天都为他们的健康担忧,每日在不安中度过。我的心就像风浪中漂浮在海中的小舟,渴望到达安全的港湾。

    我是个感情十分脆弱的人。虽然我十分喜欢孩子,但是,一想到自己做母亲就会退缩。因为我不能面对这感情的重负。到了加拿大后才下决心要个孩子。孩子出生后,我百般呵护,甚至都舍不得让他哭。因此,孩子也很娇气和胆小。命运偏偏要捉弄我们母子。二OO六年底,我四岁的儿子因小肠疝气要动手术。我虽然知道这是个小手术,但是,毕竟是在我平时连手指头都不舍得动的心爱的宝贝身上动刀子。我甚至不敢想,当我刚满四岁的儿子哭着被强行与妈妈分开,又被带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面对戴着大帽子、穿着白衣的陌生的面孔,正处在只知道害怕而不懂得什么是手术的似懂非懂的年龄的他,会是多么的恐惧和无助!万一手术有什么差错……啊!我不能再想下去了。孩子的手术安排在一月二十八日。而我先生一月二十四号要开始去小镇工作,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我又怎么能独自去经历这一切!

   就在我觉得如此茫然无助的时候,朋友傅卿对我说:“把这一切交给上帝吧!”就这样,我带着好奇和希望走进了教会。首先,教堂的庄严气氛使我油然而生一种敬畏之情。再看到周围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赞美他们心中的神。我感慨道:“这是怎样的一位神?用什么魔法让德高望重的长者、学识渊博的中年人、壮志凌云的青年、还有家务繁重的家庭妇女及孩子,都拜倒在他的脚下。没有人维持秩序,教堂里却那么井然有序。人们时而满怀激情的唱颂歌,时而又专注的听道。我的耳边传来了“耶稣是真理、道路和生命;我全心依靠我主,忧虑全消除,只要信他,他必救你;奇异恩典,何等甘甜……”听着,听着,我突然觉着鼻子酸酸的,眼角也有些潮湿。不容置疑,我被感动了。

    之后,姊妹又不失时机地给我送来《游子吟》一书。书中作者用科学的事例论证了圣经是智慧的典籍,是神所默示的话语。我喜欢上了圣经这本字里行间蕴含着哲理的书。我开始参加恒爱团契的活动了。这里有我熟悉的许多人。张弘男、商书凤、郑雪妮、李兰……这些人都是我眼中的好人。在教会里,他们不约而同的给我讲述神的慈爱和大能。看到他们亲如一家人,我羡慕极了,真想永远融入到他们中去,成为他们当中幸福的一员。

    我儿子手术的前一天,付卿告诉我:“恒爱团契已经在网上发布了消息,大家要一起为你儿子祷告。”她还告诉我,手术当天她会和丘岚一起陪我去医院,景平早晨六点就会开车来接我,而我后来得知他前一天晚上十一点才下班。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感动和担心的情绪交织着,使我难以入睡。一月二十八日早晨六点,付卿按时到来。我问她:“前些天,你邻居家着火,孩子吓得不敢在家,现在他会不会怕呢?”她说:“孩子知道我在帮助别人,他说不怕,上帝会保护他的!”听得我心里暖暖的。早晨六点五十分我们就到了医院。虽然有付卿和丘岚的陪同,我心里觉得安慰多了,但是,看到不懂事的孩子一脸顽皮的样子,想到他一会儿要受的令他恐惧的一切,想到他的痛哭,想到他在手术台上……我怜爱的抱紧了孩子,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

    正在这时宋胜长老来了。他带领我们一起为孩子祷告。听着他动情的话语,感受着他们三位对神无限依赖和充满信心的情绪,我的心也慢慢靠近了这位神,我真的有些相信这位神能够帮助我和我的儿子了。他们让我祷告,我知道孩子手术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别无选择,只有闭上眼睛,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我要求助此刻我唯一的依靠——这位传说中的神。不知不觉心里的话就流淌出来。我说:“亲爱的天父,听说您是最慈爱的,当您听到了一位伤心无助的母亲在向您哭诉的时候,您一定会帮助她的;当您看到一个刚满四岁的孩子,哭着离开妈妈去面对令他恐惧的一切的时候,您一定会给他力量和勇气的;当恒爱团契的成员——您的众多信徒同心为孩子祷告,求您保佑手术顺利的时候,您一定会给主治医生以智慧和高超的技术,让他能出色的完成手术;当孩子伤口疼痛的时候,您一定会用您那能医治的手去抚摸他,让他不再疼痛,也请您让我能坚强起来,去承受那每分每秒的考验。”说到这儿,我已经泣不成声。

    等我从激动的情绪中稳定下来后,我惊奇的发现,孩子已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玩一个他平常很常见的玩具。紧接着护士让他骑上一个小车,他一边骑,一边笑着被推进了手术室。看到这儿,我惊呆了。平时在很熟悉的儿童活动中心,他都从不离开我身边,看到他十分喜爱的玩具,他一定要拉着我的手一起去拿,什么都不能诱惑他离开我半步。今天是怎么了?紧接着我也像被洗了脑一样,不知不觉地和丘岚,付卿一起到休息室,吃午饭,喝咖啡,好像忘记了儿子还在手术台上。当宋胜弟兄打电话问我手术情况时,我才如梦初醒。我所答非所问地说,“一切太奇妙了。”医生通知我手术做完了。当我看到孩子身上插着很多管子在哭时,我又慌了。丘岚告诉我,医生说他已经用了止痛药,他不痛,也许是想妈妈了。上帝会保护他的!我松了一口气,此时我感到身心疲惫,已经没有力气抱住我的孩子了。丘岚说:“我来帮你按摩”。说完,她就用双手托住了我。她的手是那么的有力,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柔弱女子的手,她的指尖流露着无限的关爱。现在我知道,那是从神而来的爱的力量。

    孩子手术后一切正常,我们当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说手术后八小时(也就是晚上7:30左右)他会疼,不疼不能吃止疼药,吃药后十五分钟才见效。这十五分钟孩子如何能捱过?到了晚上7:20孩子居然躺在床上睡着了。我想,也许真是上帝让孩子睡着感觉不到疼痛。我担心孩子会醒来,陪他到深夜两点多。不知什么时候,听到孩子在叫我,我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问道:“是疼么?”他说:“尿尿。”我拿了瓶子来接,他想起了刀口不敢尿了。我又哄、又骗、又吓唬,都无济于事。想到孩子从下午到那时一直未尿,我真怕孩子憋坏了。我想大声喊,谁来帮帮我?猛然,我想到丘岚和付卿临别时说:“有什么事就祷告”。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瘫软在了地上,还没说话就已经泪流满面了。我说:“上帝啊!我已经感觉到您的神奇了,您再帮我一次吧,孩子长时间憋尿后果严重,求您救救他吧!”又是几分钟过去了,我开始绝望了,却突然听到孩子说:“那就接尿吧”。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擦干了眼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又重复了一遍,他的样子十分平静。泪水再次糢糊了我的双眼。我心里明明白白了,天父的大能强烈地显明在我心里。神的能力在软弱但求告他的人身上,成就了不可想象的事。神啊,您真是太了解我的软弱和需求,您选择了这么适当的机会,通过孩子做手术的事,开启了我的眼睛和心窍,让我归向您,信靠您!

    手术后的几天里,牧师和恒爱团契的弟兄姐妹,有的打电话,有的到家里来看望孩子。当有人问到:“孩子,你疼么?”他说:“不疼,有主呢!”幼小的孩子已经懂得了感恩。李大卫弟兄带我做了决志祷告,当他问我:“你愿意让耶稣进入你心中做你的救主吗?”我说:“愿意。”我能感觉到我回答时的真诚与投入。从此,我万事有了依靠,心也找到了归宿。那些曾经辖制我的佛教饰物也被我清除出了家门。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

    决志后,我每天祷告,生活中常被圣灵引领和关照。

    我先生每周都要往返于工作的小镇和多伦多之间,行程大约130公里。我家的车是当时丈夫在另一小镇工作时买的九O年的toyota。由于是最后一批从日本进来的原装车,性能很好,他舍不得换车。今年冬天,警示灯亮了,他没在意。然而,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圣灵提醒我,我感到了危险。那天下午四点,我丈夫要从多伦多回到小镇。临出发前,我执意让他自己祷告,他不肯。情急之中我说:“为了你妈,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他很重视中年守寡的母亲。因此,他自己祷告了。上帝垂听了他的祷告。第二天,他的车在stop停牌前熄火了。这是主安排的绝好的熄火处,因为比较安全。而且他车停住的地方离修车行较近,拖车费用低。离工作单位也近,没耽误工作。如果车停在高速公路上,连应急灯都不能打,想想那些飞速行驶的车辆撞在一起的情景,将会是多么危险!主啊,你救了我先生的命!神就是这样,为爱他的人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神啊,你真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随时地帮助。

    生活中经常经历主的同存,在主的爱里不再感到惧怕。我原本是个极其胆小的人,除了蚂蚁和小鸟以外,什么动物都怕,从不敢独处。由于先生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决志信主前,天一黑,我就害怕。夜里经常做噩梦。决志后,我每天祷告,知道有主的保佑,即使遇到什么事情,祷告后心里就会有平安。二月份的一天晚上,风很大,我听阳台上有很大的响声,开始害怕极了,我祷告说:“主啊,这个楼曾经几次出事,不安全。现在不会是有坏人进了阳台吧?请您保护我们母子吧!”响声真的就止住了。祷告后,我知道主与我同在,于是勇敢地打开了门,什么也没有。从此,在主的爱里,我不再惧怕什么。因为我相信,我全心信靠主,他就是我随时地帮助。“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诗篇121:6,8)

圣灵引领我成长

    我常常为主爱我们而感恩,对于罪的认识,只是停留在“人的一生哪能没有过错”这样的认识上。直到在圣灵的光照下,我对罪的认识才逐渐深刻。

    二OO七年下半年,我家的旧车总是小毛病不断。我每次祷告都说:“主啊,为了确保行车安全,请您保佑车不要再出故障。”主听了我的祷告。两个月前,我们的车轮有些跑偏。修车的师傅说,车太老,零件难找,找齐了再修。接下来,不是零件没买来,就是修车的师傅有事没上班。好不容易都凑齐了,又发现一个零件需要换。几经周折,时间已经过了快两个月。结果师傅说,这个毛病不用修,只是磨损轮胎,没有危险。我有了感动,意识到是主在怜悯我们,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不让我们再把钱用在旧车上,该换新车了。我刚和先生商量好要换车,下午,就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们有个车展,车便宜,又可以拿奖,也许还可以抽到一万元大奖。显然是主引领我们换车,说不定还能保佑我中大奖呢!主给的怎么能不要!此后我天天祷告,求主保佑我中奖。买车那天,早晨六点钟我就把孩子从睡梦中叫醒。他又困又饿,一到车场就摔了一跤,头上起了个大包。我又联想,物极必反,这大包说不定能换来大奖。因此,我特意让我儿子去抽奖。结果,不但没有抽到大奖,第二天早上,我感到头疼极了,孩子也流了鼻涕。圣灵此时告诉我,我太贪心了。神引领我们买了个便宜车,保证了我们全家的安全,这已是莫大的恩惠,我还嫌不够。当天晚上,我流泪向主认罪,我说:“天父啊,您引领我们换车,既是爱我们,也想通过这件事,让我们认识到,我们随时都活在罪中。您让您的独子为我们舍命,赎我们的罪。在您面前,我们要时时警醒自己,远离罪恶。”的确,只有在耶稣的大爱中,人才能脱离罪恶的捆绑。

    在一次参加儿童活动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负责人。他组织了一次很有意义的郊游。但是,因为只租了一辆车,他就私自做主,让他本族裔的人参加了郊游,而平时经常参加活动的人却不能去。我知道后非常气愤。认为他没有采取公平的原则筛选,不合理的占用了公共资源,简直是缺少职业道德。我们几个人商量,准备找他谈谈,如果不见效,就找他的上级领导,一定要杜绝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一位当事人也是教会的姐妹,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基督徒在这件事情上是不是该宽容一些。”是啊,为什么不求主,来寻求解决的办法,而是单凭血气呢?我想起了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说的话“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并不知道。”祷告后,气一下就消了。在生活中仰望神的爱,才能真正学会饶恕。

    神不仅是我们随时的帮助,是我们的避难所,而且,他的救恩是那样的长阔高深和丰丰富富。每天都生活在神的恩典中,我们的今生无比完满而丰富,且有那美好的永生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