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布道之钥(节选)

◆ 林慈信(英文原作), 黄崇护(中译)


导 言

    今日北美的华人教会,大部分都始创于六十年代,它们是昔日学生福音工作盛行时代所结出的果子。八十年代,华人教会跨越教会之四壁,放眼普世差传事工。除了心中不断有负担,要向中国大陆、欧洲、南美及东南亚的华人传福音之外,超越文化的差传事工也不断引起大量华人信徒的关注;加上北美社会之多元化特性不断增加,形成了真正的普世化社区,促使华人教会更深入地思想:如何以最有效及最快的方法领万民归主呢?

    从建立教会,到布道,以至普世差传,我们已谈了很多,且是令人兴奋的;然而,这只是表面情况而已。除此之外,我们还应深入探讨今日华人教会复杂的内在状况。

    我认为,在布道的三个范畴上──宣讲信息、人力动员和布道动力,我们正面对一个史无前例的危机。除非我们肯认真地探讨现在可悲的景况,否则我们只会继续留在昔日教会之睡梦中,高呼着“平安!平安!”而其实没有平安!在以下所讨论的十个范围之中,笔者将探讨其中的危机或问题,并提出可应用之《圣经》原则。

一.藉悔改而鼓起见证之勇气

    让我们以一个众所周知的主题作为开始:生命中的罪。我们在福音事工上没有果效,对普世宣教又缺乏动力,这是因为在我们生命的某处——无论是个人或是教会、团契——我们着实犯了罪!什么是罪呢?

    (一)罪就是违背神的诫命,作了神所禁戒的事;

    (二)罪就是未能达成神所冀望我们所作的事;

    (三)罪就是没有尽心尽意尽力地信靠神、爱神、并降服在他之下;

    (四)罪就是以神为儿戏的——满以为命运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以独立的思考取代信靠的思考。

    有趣的是,无论我们在何处找到罪,何处就必有破碎的关系。因为,一方面罪不单是从破碎关系中滋生出来,更甚的,它是由于我们对神存错误的态度,不顺服他在我们生命上的主权,结果就滋生出许多破裂的关系。

    问题是,你如何对付罪:隐藏它,躲避它而不是面对面对付它?于是,我们发明各式各样的新名词来把教会内的罪瞒饰起来,以管理技巧上的术语来淡化这些问题,例如:当牧师和长执不和时,我们就称之为“在政策上未达成一致意见”或“沟通上有隔阂”;当夫妇不和谐及缺乏爱时,我们就称之“不协调状态”;当想作伪账目瞒税时,我们就称之为“创新会计法”,诸如此类。我们总可以找到合适的代名词来把罪隐藏起来!结果,我们所找出来的解决方法,都是代替品,毫不实用——且只会侵蚀我们属灵的生命力! 我们若敢于称罪为罪,我们才有盼望。若罪就是罪,我们就可得着神的饶恕,因为他曾应许过,我们若认罪悔改,他必赦免我们,洁净我们,并赐我们更新的生命,可以重新再开始。神的话是信实的。(不像我们的话)!

        悔改是什么?它不是仅仅惧怕受罚或罪所导致的后果(如:惧怕因通奸之后而意外怀孕),也不是单单行些善事以补偿过失;悔改乃是:

    (一)认罪:承认我们所作的,在神的眼中实在是错的;

    (二)悔罪:诚心地懊悔、痛悔及恨恶所犯的罪,恳求神的赦免,并以基督的血来洁净;

    (三)在这范围上,及其他范围上,重新向神献身,立志顺从他。

    悔改为何如此重要呢?因为耶稣在《约翰福音》中所应许的“活水江河”是从纯洁的心中涌流出来的。何处有人在神面前把心灵敞开,何处就有心灵向世人敞开,有效布道的关键就在于此!

      若我们敢于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的罪,我们就必敢于向普世宣教。

    悔改后,我们还要做什么呢?若要保持在圣洁生活路上直奔,笔者相信有一个很有用的方法,就是愿意委身于一小群基督徒,并愿向他们负责任。负责任就是钥匙!当然,为要建立这样一个小组,我们必须互相信任对方能保守秘密,并彼此委身,互相建立,不把个人利益建立在别人的创伤和软弱上。

二.布道是从感染而非从教导而来的

    二十年前,我在纽约市中开创了一家教会。在第一年,我就施展出浑身解数:在行人隧道及公车总站派发宣传单张,开放自己的住所并邀请别人来参加查经,刊登广告,请求所有的基督徒朋友与我联络等,结果,虽然只有十五个人,仍毅然开始了崇拜聚会;一年之后增至二十五人。正当我把从神学院所学来的植堂方法悉数尝试后,赫然地发现:我从没受过布道训练!经过钻研了数本最好的布道神学及方法的书之后,我自己开了一个布道训练班,有十八个人参加了这个充实的课程。然而,情况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记得有一次去佛罗里达州的Fort Lauderdale探望支持我的众教会,有一位长老会的牧师在下午四时来机场相接。他驾车把我送往一家医院,探望一位患病的年长男士,向他表达其关怀之情。当天晚上,我认识了数十对携同儿女的年轻夫妇,他们大部份在三十多岁时(换言之,就是近期)信主。翌日早晨,这位牧师带我到他的办公室去,那里有两位女士正准备外出作布道性探访。他们温习了数节经文和布道大纲后,牧师便偕同我来到一幢新建成的住宅大厦前叩门,一位最近曾参加教会聚会的女士来启门,我们就和她谈话,那牧师与她分享福音,并鼓励这位年轻主妇把生命献给基督,然后我们以祷告结束这次谈道。我的生命竟焕然不同了!

    终于,我依从许多朋友多年来给我的建议而行,就是参加三元福音倍进布道法研习班,那研习班乃是在维珍尼亚州一家浸信会举行。我们一群教牧在那里相聚六天,该教会曾受训练的平信徒,在晚间带领我们进行福音探访,在白天,那些平信徒教我们学习福音大纲和经文,编写见证和接受测验。回家时,我已跃跃欲试了!

    作为一位牧者,这是头一次有人真正牵着我的手,亲自给我示范,教我怎样布道,并如何在教会中推行布道计划。虽然有些教会领袖反对,我仍是与四位受训者一起开始了这个布道计划,每个人请了两位肢体作祷告伴侣,就这样做了十六个礼拜;半年之后,我们的小组已有七位成员。这一年可说是福音爆炸年,是我六年牧养事奉中真正高峰。彷如传电般,整个教会给奋兴了起来:有人不断地为受训者祷告,弟兄姊妹很快便探访新来宾,有人看见因着神的工作而使他自己的生命有了改变,好几位真正认识了主,有些人纵然现在未想接受基督,但弟兄姊妹会和他们保持联络,许多人在教会里谈论有关布道的事。

    今日,我再也不会恐惧与人谈福音了,乃是充满喜乐地在温哥华带领了一位搭顺风车者接受了基督;在马利兰州的波尔的摩尔(Baltimore)的机场内一位女士决意在佛罗里达州的俄兰多(Orlando)新居安顿后,必定重返教会聚会(我把教会的地址和牧师名字告诉她);一位成功的洛杉矶商人在其豪华住宅里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是我最喜欢回答的问题之一;一位中国餐馆侍应前来问我是不是基督徒,然后向我倾诉他的个人需要,之后和我建立了友谊,还接受了基督,并且今日成了一华埠教会的会友。我并不是夸耀我的成就,乃是要表明主如何藉着基督徒,就是平信徒,作了何等大的事!他们就在我眼前亲自示范,如何实际地分享福音和领人归向基督。

    我们需要留心看别人(包括机构),并谦卑地请求他们带领我们一同出去,以身作则地教导我们,让我们自己体会如何领人归主的经验。

三. 坚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

    这一点为何对布道事工如此重要呢?因为如果我们没有无误的《圣经》,我们就不可能有无误的福音信息;我们得救是建基于《圣经》这默示书所记载的事实之上的啊!让我们张眼看看:今日有许多基督徒,他们曾几何时是怀疑主义者,那么他们如何做呢?有些基督徒送书给他们,那些书提出“铁证待判”的事例。待谁的判呢?待他们的判!以他们独立自主的思想来判决神的话是否真的!于是他们翻阅一切有力的证据,结果证明从历史学、考古学的角度来看,《圣经》是可靠的,他们就接受了基督。三年之后,在一次研经会上,你赫然地发觉他们竟是不信三位一体的,又不信童女生子,他们觉得天堂和地狱不是实质存在的,只是一种思维状况而已……许多《圣经》记载的神迹可以用其他方法来给解释的……原来,我们所教养出来的,竟是怀疑的一代,我们竟然还称之为“福音派”!

    在整个牧养的过程中,我们着实遗漏了一些东西,我们没有训练基督徒把其信心建立在无误的《圣经》之上,以致他们没有出外宣讲上帝的话的信心。今天,我们活在一个没有把握的世代中——人对明日的经济、核战、环境、人口爆炸、工作保障、婚姻等全没有把握……他们渴望能听到一个强而肯定仁慈盼望之声。然而,只有神所默示和完全真实的《圣经》才能发出如此强而有力的信息。

    我们必须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和无误的话语,以致我们相信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四. 神拯救罪人——这是我们的信息

    曾经有某非基督教杂志刊登了一篇匿名作者的攻击福音派的文章,其中部份是批评我们福音派所信和所传的,是一种“消费者的福音”。经过一番反省后,我觉得这批评不是完全错误的。老实说,到底我们在布道上作了些什么呢?我们告诉别人,若他们信靠耶稣基督,神就为他们的人生定立一项奇妙的计划,所以我们诚邀非基督徒来参加聚会,在这些聚会里(通常在讲道之前),一位基督徒站起来作见证,述说神如何解决困难、垂听祷告、赐下恩福、医治疾病等。有些见证或许会较为感人,但无论如何,我们所传讲的福音总是:你若接受基督,就有许多好处等待你获取!

    我们所传的福音,成了以人为中心的福音。人们渴求美好的生活,我们就投其所好,说:透过基督就可得着物质与情感的福气;人们希望自立、中立、客观的判决,我们就向非基督化的自主论“投降”,设法给予他们证据。凡此种种,不论是物质感情的事,还是理性的事,我们都正走上妥协的道路:将以神为中心的福音,屈降在自主的人,就是罪人的面前;而福音中最重要的人物,不再是神,而是人了!福音是什么?福音就是:神拯救罪人。

    (一)神

    是神施行拯救,他是宇宙的主宰,不是福音的“提款机”啊!他是主人,创造者、维持者和万物的审判者,他所要求的就是我们的忠心和顺服,并且由于我们都犯了罪,他更要求和盼望我们悔改归信基督。我们所传的神,是位慈悲的神,也是圣洁、公义和仁爱的神,我们需要认识他的一切属性,以致我们可以宣告一个更完整与丰盛的福音。

    (二)罪人

    我们是罪人,死在罪恶中,看不见属灵的事。我们不是有些不适而需要一点医治,也不是有点贫困而需要致富之道,更不是有点软弱而需要朋友接纳和透过同侪给予点点安全感。不!绝非如此单简,我们是死的啊!不能自己来就基督!拉撒路在走到基督跟前之前,首先被耶稣救活过来。耶稣使拉撒路能行走之前,他先使他活过来。所以,我们虽然死在我们的罪中,神本着在基督里的丰盛慈爱,使我们在基督里活过来,并使我们安坐在天上……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甚至连信心也是神所赐的(参以弗所书2:1-10)。

    (三)拯救

    神真的要施行拯救。他不是预备了救恩就算,而是透过基督的死拯救罪人。所以耶稣能向他的羊应许:谁也不能从他的手或天父的手把他们夺去(参约翰福音10:28、29)。我们所传的是个大有能力的救恩的福音,不是得救的可能性。所以我们要邀请、催促,并命令人们悔改才对(以西结书18:30-32;马可福音1:14、15)。

    最后,结论就是:在布道中,神是中心和最重要的一位,他计划救恩,基督买赎我们,圣灵把救恩带入我们的心中,这全是为了神自己的荣耀(参以弗所书1:3—14)。我们要传的,就是这样的福音!

    我们若传讲以神为中心的福音,把人带进基督里,神必定使我们得尊荣。

五. 布道是教会的任务

    甘雅各博士是美国佛罗里达州洛达地尔堡珊瑚脊长老会的牧师,他堪称为“布道先生”,因为他所创立的布道训练法被全世界数十个国家的教会所采用,自我装备,寻找失丧者。根据甘雅各所言,在整个个人布道的过程中,有四个阶段:

    布道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友谊

    首先我们要得这人,就得要先认识他,找出他生活的一些背景及属灵背景。我们先把自己、自己的见证,及教会介绍给他。我们要完成的最重要目标之一就是:要嬴得他对我们的信任,以致我们能够把一些内心深处的私人的和属灵的事与他分享。因此,友谊是第一阶段的目标。

    第二阶段的目标是:了解福音

    我们以藉恩典得永生的可能性引起他们的好奇时,便向他们讲述福音。这时的目标是要有根有据地,肯定地把福音清楚地讲述出来。全部对话只需二十分钟;当然若遇到顽梗的人,我们就需要在第一阶段中用更多时间来建立友谊,直至最后我们嬴得讲述福音的权利。传讲了福音后,我们必须确定对方是否真的已了解明白。因此,了解福音就是第二阶段的目标。

    第三阶段的目标是:把握救恩

    请注意,“接受基督作个人救主”不是目标,乃是达至救恩确据的方法。在这阶段中,我们要给予对方一个机会,让他表达他是否愿意接受神白白的礼物;我们要把委身基督的意义,肯定有力地向对方解释清楚,然后再次询问他是否愿意作出委身的决定;对方若是真诚地愿意,并明白委身步骤的意义,我们就以祷告引导及帮助他接受那位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进入他的生命。然后立刻告诉对方赦罪和永生确据的《圣经》基础。把握救恩就是第三阶段的目标。

    第四阶段的目标是:把新信徒引进基督的身体——就是地方教会

    在这阶段,我们开始安排造就约会,接触基督里的新生婴孩,给予每日安静主前的指引(祈祷及读经),在下一主日与他一起前往教会,并主动把他引进团契小组,上主日学,或参加新会友训练班。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勾勒这冗长的大纲,就是要指出:若我们真的要有效地布道,我们必须以教会的模式来作。布道的目标是:友谊,了解福音,把握救恩及把人引进基督的身体,成为基督里的活跃门徒。

    从另一方面来看,教会不应以“维持鱼缸内的鱼儿快乐优游”而自满,乃是要作个得人的渔夫!根据教会的目的宣言,在分配活动、人力和财力时,教会应明确它是委身于布道的。

    布道、门徒训练及宣教并不足够,教会增长必须是基督徒委身的一部份目标,我们必须委身于基督的身体,就是神定意要在质量上、数量上和恩赐上增长的身体。

    教会事工的哲学及活动分配,必须以布道为优先。

六. 进到人群中

    基督应许彼得做得人渔夫,然而我们发觉,今天在教会里的,大都是热带鱼缸的管家,他们付出人力、财力和房屋,竭力使鱼缸里的鱼群愉快地生活;结果,“缸中娱鱼”就成了教会理所当然的重要任务,因而门徒训练(培育基督徒灵命成长)就成了教会主要目标之一;然而,这不能代替布道啊!

    今日许多华人教会及查经小组,已经成为第一代新移民社群的社交及文化中心,这些新移民期望他们的下一代可与其他第一代的移民交往;我们成功地在市郊创立了一种中产、白领阶层的华人新区,教会可以在市内唐人街举行崇拜聚会,然而意识形态、节目及气氛却是市郊中产阶级的。他们这样把自己困在四面墙壁内,很容易完全与外界隔绝。这些市郊的教会若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向外伸展,设计一些活动(例如为年轻人在周六早上开设华语班)吸引市民来。

    其实要得人,可说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只要想想:他们需要什么?他们的创伤是怎样?我们可否不放弃传播以神为中心的福音,仍能采用良伴的方式,认识他们,找出办法帮助他们,以致更有效地把神绝对恩惠的福音告诉他们?

    几年前,一位经营华人电视台的主内弟兄找我主持一个教英语的节目,我立时看出这个极大的良机,可以藉此服务社群,与华人社区领袖接触;于是就开始为电视台及广播电台录制英语节目。结果,几件奇怪的事发生了,首先,我认识了一些非基督徒的华人青年,他们是一群在真实世界中生活、工作与搏斗的人,例如:我学会如何聆听那经常以粤语诅咒人的摄影师(其实这是他们生活的方式而已!),又认识了一些在华埠内发放节目册子的商人,其中有些不大友善,对我充满猜疑,幸而也有人支持我的工作。这些全都是华埠商业贸易世界中最现实的生活写照!其次,由于开辟了这条进入社群的蹊径,向华人餐馆内的侍应员及收银员谈话就容易多了,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当我所提供的服务正是他们所想所求时,建立友谊的门就大大给启开了。此外,其他教会也受到激励,纷纷在社区中成立英文班,异象就此不断给延展开来。

    华人教会中肯花时花力服务社区的平信徒在哪里呢?我们的教会位于市郊,成员学历在大专以上,且属于中层阶级,应可有许多贡献。我们已不再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大陆上的小型教会,只能挣扎求生或常在宣教士唯命是从的情况下而存在,现在我们已被看作中产的教会(人们认为礼拜天上教堂是件奢侈的事,而基督教就是为那些能花得起的人而设的),对那些蓝领群众,我们可有什么送赠给他们,和与他们分享,或告诉他们的呢?我们必须进到他们当中去!当然,我们同样也要进到市郊中与我们一样的中产华人群体和非华人的朋友当中去。

    我们必须进到人群当中,并要学会以他们的言谈与他们谈话。例如,今日的华人喜欢讲掌相、通灵、气功等,福音对于灵界事物有何解说呢?耶稣是不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呢?他的名没有权柄吗?我们基督徒是否也相信鬼呢?是否惧怕它们呢?我们需要以他们能明白的语言向他们宣告:我们相信神是绝对的、全能的。而且,华人教会若要突破中产阶级的墙垣,就得学习蓝领群众的语言。华侨福音广播中心尝试以餐馆及制衣厂工友的语言来制作卡式录音带,我们也当仿效。

七. 建立坚毅的人际关系

    今天,我们听了许多有关友谊布道法的谈论,为了能有效地布道,我们必须与福音对象建立友谊,福音就是我们与主的个人关系啊!

    我们所居之地,正是个对亲密而有意义、恒久而坚毅的友谊饥渴若狂的世界。在北美,与我们摩肩接踵的青年,就是离婚者的子子孙孙,他们的生活方式,已不再算是少数族类,在某些圈子中,甚至成了主体(大多数);他们带着破碎的心灵与生命经过我们身旁,他们极其需要与其他人建立友善的关系!

    然而,有时我不禁怀疑:我们所传的关系(基督与我们之间的)和我们所实际建立的关系(基督徒之间的)是否足以面对这一代的挑战呢?更严谨点说:我怀疑我们所传扬的与实际的这等“关系”是否合乎《圣经》教导?!

    谈到关于我们与主的关系,在布道信息中,我们通常都以摸不着边际的方法来分享:我们与神的关系前曾破碎,现在已在基督里复原过来。但,那是怎么样的关系呢?耶稣现在成为我们的“良朋”就是一切了吗?他只是给予我们福气与恩惠吗?我们没有交代清楚,我们羞于谈论神的怒气(那是他对罪恶的反应),和耶稣在十架的代赎(那是满足神公义的要求,止息他的怒气;这正是“赎价”或“讨……喜悦”的意思),并且不仅是我们与神复和,也是神与我们复和!我们不愿提及义怒的神,只喜欢谈及与之关系模糊的神。当心,切勿失去福音信息的中心!

    至于我们基督徒之间的关系,周复周,年复年,我们到教会去,但彼此只维持极表面化的关系,吸收一些世俗的“人际”或“友谊”观念。例如,我们都是平等的。由于生活在民主社会中,各人要尊重对方的权利,尤其是私隐权;于是,我们只谈一些表面化的东西,如学生间只谈考试及成绩,受薪阶级的只谈居住与交通的问题,为人父母的话题自然围绕儿女。我们绝少谈及个别心灵的状况,并假设理应“无条件地”要彼此“接纳”,意思就是说,我们从不质询任何人的任何事,每件事都是可爱和圆满的,当有人离弃主时,我们就接纳他们,并尽力去谅解他们,绝少肯按《圣经》的教导而行:教训、督责、使人归正和教导人学义(提摩太后书3:16、17)

    《圣经》所讲的,是另一种关系:是一种坚毅而恒久的,因此是真诚而有意义的关系,它的名字就是“约”。神拥有完全的自由与绝对的主权,他拣选特别的时空来到世界上,与他的子民立约,向子民许下某些应许。在《旧约》,这约以这样的形式出现: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我要成为你的神,你要成为我的子民,爱我遵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破坏我诫命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参申命记5:6—10)。在《新约》中,约的应许却以这样形式出现: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信福音(参马可福音1:15)。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31)。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9—20)。

    这些都是强而有力的应许,是可以信靠的。我们的神是位立约的神,我们也应当效法他,作守约的民,并继续不断地成为众友人的立约者(允诺而信守)。我们应首先在家庭中和教会中学习实践,二者均是学习建立一个守约生活方式的最佳“学校”或“实验室”。要建立这样的生活方式,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委身在一个互相信任、彼此负责的基督徒小组。

八. 把布道放在人生之优先位置

    我们的人生都有目标,也有优先次序(简称“优序”),特别当别人挑战我们服侍主或传扬福音,而我们则以“我忙透了”来回敬时,这优序就显而易见了。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有二十四小时,每周有一百六十八小时。问题就是:什么事情占用了我们的时间呢?

    今日,力争求存是许多基督徒的头号优序。大学生为了少交点学费以致能早日工作赚钱,就急于以三年半的时间完成四年的大学课程,其中许多为了英语能力及学习技巧而奋斗,对他们而言,成绩优异是绝对首要的。至于大学毕业的人,他们的头号优序就是硕士综合考试成功、研究得到突破及找到工作等。而那些刚进入社会的年轻商业人士,就忙于争取头三年的工作经验,申请进商业学院,攻读优良的商管课程,踏上另一优差的阶梯……我们都有目标和优序!

    为了要实实在在地推动自己,使布道成为生活的部份,我相信我们需要努力把布道放在优先位置。但这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要将我们宝贵的时间与精力献给其他人呢?

    要推动布道的原因很多,例如我们通常听到的:关注别人的灵魂,若不向别人作见证,他们必永死于地狱无疑(这实在是千真万确的啊!)。或许听到另一个:爱别人,我们应关心他们可怜的光景,不论这可怜光景是指其情感上、社交上、灵性上、或是指缺乏方向与目标的生命而言(请听听初信者的见证罢,他们经常谈论这些话题的哩!)。

    让我向您建议两个更高的推动力:

    第一.神的荣耀与忌邪

    第二.对基督命令的顺服

    我们的神是忌邪的神,他不会将自己当得的荣耀给任何人,所以我们也要忌邪,热诚地使神得着荣耀,还要向世界呼吁:“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诗篇100:1)布道的目标就是:无论男女老少都要来敬拜主,且同归于耶稣基督的主权下(参以弗所书1:10)。这就是普世历史的意义和目的,也是我们生活真正的意义和目的。我们或许对此漠不关心,也不实行,但一个永远不变的事实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就是归荣耀给神,并宣扬神的荣耀。

    第二个推动我们布道的动力是顺服主。我们通常都不喜欢谈论基督是我们的主,更不愿提那发司号令要我们遵从的主,甚至常常美其名,说要遵从与否都是由我们自己作抉择。但其实这并不是抉不抉择的事,因为无论我们喜不喜欢,耶稣事实上就是我们的主;他要差遣我们,我们就要去,使万民作他的门徒,给他们施洗,并把他吩咐我们的,都教导他们。

    我相信,在诚实的敬拜和真诚的顺服中,我们将会找到我们所求所想的。或许我们所寻找的,就是自由所带来的那份价值感及意义感,然而,只有“降服于神主权的管治和顺服他的命令”,才能给我们带来这种价值感及意义感。

    当我们把自己的生命委交给神的主权管治时,我们才能拟定目标和计划,将他的法度传扬开去。神的旨意就是要教会——基督在地上的身体和他现在的居所(以弗所书1:20-22)——在质和量上有增长。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将其推而广之呢?

    我们人生的优先目标应是:求神的国和他的义来管治全地。

九. 布道乃从门徒训练开始

    今日教会有太多的活动,使信徒都疲于奔命,但在教导和训练事工上(例如:如何为基督作见证)却又如何呢?教会有极多数的信徒,从来都没曾跟任何资历较深的信徒学习门徒训练,换句话说,我们认识基督之后,就只有自我挣扎求存,自生自灭了。我们虽属同一相交群体,聆听同一讲章,但却没有“良师”,也没有“活现基督徒生活”的小组给我们借鉴;这是何等的悲剧!然而,耶稣却花时间与门徒在一起(历时三载),以致门徒能继续前进,放胆无惧地传讲福音,搅动了天下。你有否想过:今天坐在教会座位上没经训练的初信者,他们的潜能是何等大啊?

    不错,布道就是始于对初信者的跟进!

十. 跨越第一代的布道模式

    在大多数的教会圈子里,我们都惯于采用同一种布道模式。情况就如以下一位基督徒的见证,我想是个相当普遍的例子:“我出生于一个非基督徒的家庭,在初中时就与基督教有多少接触。到了大学二年级时,我被一位生活表里一致的人所吸引,于是开始参加查经小组,并在一个退修会(或福音营)中决志接受基督,又把生命委交给主;对于在此之前所虚度的二十年,我深感遗憾。”这是认识主的途径之一。事实上,现代人认识基督的途径是多元的,有些人生于基督徒家庭,自小就已认识耶稣救恩的确据,他们的确据不是出于一个明确决志而来,乃是透过家庭及教会一贯教育的潜移默化成果。我想这也是领人归主的一个极之有效的方式。

    但可惜我们这班第一代归主的人,却往往倾向于忽视这种方式。当我们结婚生子,我们仍采用第一代式的途径来向我们的孩子传福音,彷佛是从零开始似的;其实我们不是从零开始,因为神已给他开路之利,就是我们这个已蒙恩的家庭,问题是:我们如何运用家庭、教会和基督教学校与学院(或任何可能的地方)来训练孩子贯彻始终地跟从基督呢?

    布道的当务之急是要让初信者融入基督的身体,长远的目标乃是教会在质和量上的增长,而最终目标是要使我们的社会和文化都基督化。我们生活在西方文化的氛围中,它经历两千年基督教影响后,已踏入一个野心勃勃、嚣张的异教、反基督教的历史阶段中,我们的任务不再是使美国“福音化”,乃是将她“再次福音化”。对此,我们华人并不感到多大兴趣,因我们中华民族仍在“前基督化期”;我们首先要做的,乃是要使全世界百分之十的华人(甚至百分之二十)成为基督徒,然后我们才能开始谈论到福音对文化的实质影响;届时,我们都要倾力于布道和门徒训练事工了。然而,在西方,这阶段虽曾已达到,但可惜已告失落。

    这对我们有何意义呢?我相信,若以归主增长为即是目标,个人布道是较具吸引力,但在基督化家庭中的教育却不能讲求吸引力。我们想立时看见果效,希望教会座无虚席;然而,要建立有结实生命的基督徒却不能一蹴而就,它需要时间、代价,及基督徒教师(包括主日学教师和基督教学校与学院的教师)的牺牲!我们当中许多人,就是这样在中国及亚洲归主的!然而,明白的基督徒教师在哪里呢?基督徒辅导员及社会工作者又在哪里呢?

    我们今日失去的,就是一个能在家庭和学校中一代传一代的基督教传统。有了这个传统,你才可以讨论如何在社会中建立一些能为主作见证的制度;这些虽具较少的吸引力,但却有更大、更长久的影响。要真诚顺服基督的使命,就是要我们教导他所命令的,需要以《圣经》的世界观和生命观来教导这一代的人。我们当警醒做工,预备迎接主再来。

    主啊,愿你快来!

[林慈信牧师 Rev. Samuel Ling, Ph.D. (M.Div., Th.M. Westminster),神学工作者,中华展望总干事。任教于罗省国际神学院 International Theological Seminary,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Calif.) , 圣约神学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等。本文节选自《有效布道之钥──突破现代教会动员和方法的危机》,蒙林牧师许可使用,特此致谢。]林慈信牧师更多文章见 http://www.chinahorizon.org/publication_c.htm及http://samling.cci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