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度假

◆ 黄绍日


    Mission(差传、使命)一词是来源于拉丁词 missum(派遣),通常指宗教上的一种特殊任务,是指一个人或一群人被委派参与的或接受作为他们主要目标的一种任务。(参见Wikipedia.com)什么是我的使命呢?我为什么要活在地上呢?简单的答案是“要荣耀上帝”,但那又意味着什么呢?还有,短期宣教(short-term mission)又是什么呢?是生命中的临时使命吗?是顺带的旅行吗?

    对基督徒而言,并不是每个人都在荣耀上帝,所以差传存在。我喜欢用诗歌来荣耀神,虽然我唱得不好。所以在崇拜中我常常坐在前排以免我那跑调的声音去搅扰别人的耳鼓。荣耀神不仅仅是用言词,更重要的是要用行动。我有许多的粗糙稜角神正在打磨,其中的一些已经在我去中国短宣过程中被神磨得光滑了。

    过去三年中我三次去中国短宣,每一次神都预备了不同的宝藏让我去发掘。三年过后,人们问我为什么不将它做为全时间的事奉。我回答说,我的全时间侍奉是在多伦多。我在这里的生活是我的使命,而去中国的短宣旅行是我和上帝一起度假。而这些假期非常必需,因为它让我懂得“信、望、爱”(参哥林多前书13:13)。

    二OO五年,我去了中国都镇,为的是履行作为华裔的义务,因为我的祖父母来自中国的广东。我对香港的文化比较熟悉,因为我的童年是在香港的粤语电视剧和电影中度过的。我的亚洲朋友大多数是香港人,因此和大陆人没有太多联系。也可以说我对他们没有什么感情。但在中国的两周,我对中国人的所有感知都变了!离开那些中国学生时,我哭了,告诉他们我还会回来。回加拿大后,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重新适应这里的生活,因为我的心思念中国和那里的学生们。神软化了我那石头般的心,让我能看到中国在茂密群山中的美丽和那里人们的微笑。(参马可福音12:31)

    二OO六年,我持守诺言又去了都镇。这次的假期对我来说更象是一个评估过程,因为我带着去看看我们去年离开后到底那儿有什么变化的想法。其实我没有抱太大的期望。神是信实的即使我们不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在加拿大时,我只能祷告,而神却亲自在中国照看他的创造物的一切需要。学生们成熟起来并且在信仰上有成长。有一些种子在那一年中发了芽并且成为扎根的基督的门徒。他们作的见证使我瞠目结舌,因为我看到我们信实的天父一直在工作。我成长的信心使我明白到我是神的同工,是神让万物生长。(参哥林多前书3:6-9)

    二OO七年,我本来没有打算再去,但门被敲响,于是我又与神一起踏上这次中国之旅。我告诉自己这次将会很容易,而且会做同样的事。没有期望太多就不会失望,而前两次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这一次神给了我一个真正的假期。不仅我的工作负荷比较轻,而且还有机会品尝许多中国的美味。除了都镇的项目外,我还能有机会看了一些其他的项目。我对一个名为“希望班”的项目情有独钟。这是一个两年的计划,是为一班贫困学生提供资助使他们能够重返校园。虽然还没有得到教会批准,我个人愿意代表华人福音堂资助此项目。因着神赐给我的对中国的爱,和神将眷顾当地人民的信心,我盼望着这个项目的成功。

    在二OO八年,我计划带领一个团队到我们教会正商討资助的“希望班”教英文。经过这短短的三年与神度假也是与神同行,我不断成长——更靠近神了。我们被呼召作自己生命的好管家,而与神亲密同工的这些日子是我生命中很宝贵的回忆,就象那些与家人共度的时光一般。一回到这里就意味着要工作,所以我更喜欢多有一些这样的短期度假。上帝说“你的使命在这里,而你可以随时和我一起度假。”(参歌罗西书3:23-24)

    (黄绍日弟兄在多伦多英文堂聚会。本文原为英文,由本刊同工翻译成中文。截至发稿時,华人福音堂差传小组已决定资助“希望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