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知真味

◆ 郭 锐


    渥太华的雪总给人扬扬洒洒、漫不经意的感觉,它却着实地将这本就非常精致的小城装点得更是秀美别有韵味。

    对于雪,我好像与它有种莫名的情结,好像心底深处隐藏的一种盼望。每逢下雪,我总习惯于坐在窗前,品着香茗饱览一帘雪色,再放一曲《梅花三弄》则更添几分闲情雅致。凝望着那雪纷纷扬扬的飘着,心也好似要飘出窗外与那雪花密密的交织在一起了。满天雪阵时而促、时而缓、时而盈舞像个顽皮的孩子在你面前做个鬼脸打个旋就飞也去了。对于北方人,雪并不陌生,我生长在中国古城济南,也是个秀丽的小城,虽然与渥太华风格各异,然下雪时的感觉却有几分相似。

    每次下雪的时候我都不由得想起许多往事,看着儿子在雪中嬉闹,我都会忆起很多在童年雪中嬉戏的趣事。印象尤其深刻的一次是在我少时一年的春节,恰逢瑞雪连绵,父亲高兴之余带我去大明湖畔一间古朴的茶坊雪中赏梅,看那满园梅花迎着白雪枝头绽放,带着妩媚更透出卓而不群的风骨。我还清楚的记着在茶坊里一对长冉老者,一位气质儒雅,另位爽朗不羁,两人品茶观梅、吟诗作对,即兴之余两人各扶在桌上画起梅花来,我好奇的跑到桌前去观看,但见两枝腊梅跃然纸上。一副梅枝虬劲,枝杈突兀,点点梅花傲雪独立,显出一身的傲骨和英气;再看另一副,却是梅颜含雪,似语嫣然,有说不出娇媚与怜爱。两位老者互赞对方画的绝妙,我站在那却看得很是诧异,同样是窗外的那枝梅花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两位老者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格、阅历所致,正如我看雪时的感受一样,心境不同时感受也完全不同。

    记得我刚登陆加拿大多伦多的时候,满心的兴奋和豪情万丈渐渐被无助和忧虑所代替。也是走在一场大雪里,我去多伦多的城郊找工作,“Do you need a helper?”我重复着这一句我来加拿大学到的第一句实用英语去询问每一间工厂。不断的拒绝,不断的沮丧,心情跌落到低谷,雪也助纣为虐般的劈头盖脸地砸向我。大步地走在雪里,没有扬子荣打虎上山的豪迈,却觉得更有几分林冲雪野发配时的悲壮。后来虽然找到了工作,生活也稳定下来,可是心情一直不好,感觉前途暗淡,每天都是疲于奔命。甚至很多个夜里都在做相似的梦,梦到自己独自走在茫茫的雪野里,身上背着好重又舍弃不掉的包裹,一步步踉跄地向前挪动,远处似有灯火阑珊,可是怎么也走不到那端,不敢停歇,生命仿佛会因片刻的停留而被狂雪吞噬,变成一座无言的雪坟。终于,我想起了那位肯为我舍己担重担的主,在茫然无助时,神抓住了我的心,渐渐使我更清楚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我也学会了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周围的一切。虽然还做着同样的工作,却没了任何的抱怨。同样的夜晚,梦里再也没有雪野孤独的浪子。

    雪停了,云霁初开,阳光透过乌云形成数道光束斜斜地照向大地,远处白白的雪又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彩韵,真是美得无法形容,由衷地感叹上帝创造的奇妙。上帝当初所创造的一切,原本都是美的。看着眼前这条蜿蜒狭窄的雪路,甚至有的地方还没有人走过,可是我知道它最终要通向何处,嘴里哼唱着那首熟悉的赞美诗,满有信心地走下去。人生路坎坷曲折就象是走在这雪路上,当你知道你的盼望完全是真实可靠的,你就有了明确的方向。当你回头看身后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最困难的那段路所留下的足印不是我的,而是主的,因为重担他已替我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