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宿

——写给海外学子的诗

◆ 边云波


    告别了黄河长江,

    越过了辽阔的海洋,

    你原打算用幻想

    给自己编织美丽的希望;

    却不料,

    竟编出了一张迷宫似的网!


    从前听人说,在美洲

    随便折断一棵芦苇,

    就会流出不断的糖浆;

    任意掘开一掀土地,

    就会长出开花的干粮。

    大街上

    金钱遍地流淌;

    天空中

    高悬着比别处更圆的月亮!


    慢慢地,

    生活终于撕碎了你的想象。

    原来,即或把彩霞抓在手上,

    也会照样地感到空荡。

    即或用血泪为自己筑起富丽的楼房,

    也会因为终需离去而忧伤。

    有一天,脸上的皱纹

    给你算出了余下的时光,

    还有多么久长,

    于是,你感觉到:

    人间只是一瞬晃亮,

    人心只是一片荒凉,

    人生只是一阵慌踉,

    人世只是一场黄梁...

 
    向西遥望,

    故土荆棘苍苍,

    使人感到迷惘;

    俯首思量,

    到处罪海茫茫,

    也不是安乐的家乡。

    灵魂在向你哀问:

    难道仍要用“明天”

    来继续欺骗心灵的彷徨,

    让它忍泣悲怆?!

    用冻僵了的手,

    再去触摸那些冰冷的漂泊和流浪?!

 
    朋友!你已经尝尽了

    苦胆酿制的各种色酒,

    好不好来看看

    这通向永世的光芒?!

    在基督的救恩大厦里,

    总是那么明亮辉煌,

    常是那么歌声悠扬。

    我们灵魂的归宿

    正在这个宁静圣洁的地方!

    (本诗作者边云波,大陆衷心服侍主六十余年的老传道人,著有著名的长诗《献给无名的传道人》、《怀念》和《最后的路程》等。本诗选自作者的诗集《残诗拾零》,本刊蒙作者许可在此引用,特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