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的岁月(下)


◆ 朱鹏燕

~ 北 上 求 学 ~

    我要去的Cobalt距离多伦多480公里,是一个只有1500人的古老城市,号称加拿大的银都。一百年来她一直以盛产银矿而闻名北美。

    初到这里,买车成了当务之急。我们夫妻就坐下来虔诚地求主为我们预备。感谢主,正好有一辆待售的雪拂莱车,行程不到35000公里,加上税我们只花了八千多元。

    几天后,我太太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我们发现,这里。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友好和温情。我们是这儿几个小城镇中唯一的大陆移民。人们对我们非常友好。淳朴的民风让我们深深感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过去的传说,在这儿就是现实。钓鱼,狩猎,滑雪,滑冰和荡舟湖上,丰富多彩的活动使我们的移民生活陡添许多的欢乐。

    一个星期后,我就进入Northern College 读书了。我的英语太差了,根本听不懂老师的课。一页书常常要花费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才能看懂,看五六遍后才能连贯起来。记忆起来就更加困难。考试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两手急得发抖写不出来任何东西。开学第五个星期的第一次Communication 课考试就考砸了。我只得了50分。

    老师Sara Beglo看到我沮丧的情绪,问我:“你认为你们班谁的成绩会最好?”我说出了一个学生的名字。她立刻给我看了那个学生的考卷。他得了56分。她让我明白,别人并不比我强。她的鼓励让我重新建立了信心。此后,在我的刻苦努力下,成绩不断提高。

    年底,随着太太工作时间的减少,我们的家庭生活渐渐陷入困境。银行户头上的钱已经低于一千元。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灰色。我的太太安慰我:“别焦急,神既然安排我们来到这儿,他一定会用他的办法帮助我们。”听到她这样说,我就苦涩地笑笑说:“帮我们?看这一回怎么帮吧!”

    忽然有一天,我惊讶地获悉我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全校最高奖学金,加上其它三项奖学金共是3250元。第二天办公室的人又通知我,我的助学金(OSAP)批下来了,有两千多元。因为我是成年学生,有小孩,政府又另外无偿给了1600元。到家才知道,我家的年度退税通知到了,两千多元。这平地冒出来的近万元,使我们一家人惊喜不已。

~ 得 到 第 一 份 专 业 工 作 ~

    学校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去Ottawa参加一个选矿会议。在那儿我大开了眼界,并且还得到了一份详细的加拿大和美国的矿业公司概况资料。回到学校一个月后,我就得到了第一份专业工作。

    在Interview时公司说我的主要工作是使用AutoCAD 软件做机械绘图。可我几乎不会使用绘图软件,这可是我读书时最差的一门课。再一个星期一就要去上班了,我象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坐在电脑前发呆。这样一直坐到十点多了,猛然想起一个朋友说过的一句话:“要啥资料,网上找。”感谢神,在那儿找到了一个全长十四个小时的录像。当时我高兴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在房间里狂奔了几圈。

    我的主管Gerry一开始就看出我的AutoCAD 绘图技术不好。他没有责怪我,而是不厌其烦的从基础知识开始教我。每天他一回到办公室就来看我,我也就开始问他。接着就自己练习,周末回到家里我就看录像学习。这样两个星期后我已经开始能绘制配件图。五个星期后我已经能画标准图了。接着为选矿车间,采矿车间和后勤单位作出了一份份的配件图,流程图和装配图。Gerry 非常惊讶我的进步,他对我的工作越来越满意。我也非常感激他对我毫无保留的教导。我们很快变成了好朋友。

    公司有一套自动化控制的添加化学药剂的机器,已经停用十年了,一些零件丢失,损坏或被卸下来后扔在一边。生产机器的厂家也于两年前倒闭,没有任何的图纸和资料。我的任务就是修复并让它工作起来。过去我很喜欢鼓捣无线电,我能看懂电路图并且知道电子元件的图示和原理。我根据一张仅存的电路图,一些遗留下来的零散的当年的操作记录,和一些特殊配件的外形,慢慢的揣摩出了工艺流程和一些操作步骤。一切准备工作就续,当我试图联机运转时,第一步就卡了壳。一连三天毫无进展,我一筹莫展。

    我独自向救主祈求祷告:“万能的主啊,救救我吧!帮助我走出这个困境。我们一直以你为荣耀。我的家庭需要我,我需要这份工作。我们会永远记着你的大恩。”然后我用手撑着下巴睡过去了。醒来时觉得心情和精神好多了。当组装配件时,不经意间发现了配件的工作原理。在装上最后一个配件时,我发现了一个牙签样的小木条,我就用它漫无目标的去捅每一个配件小孔。只捅了几下,整个系统突然启动了起来。一切问题刹那间解决了。我高兴的差点发了疯,对着栏杆和隔墙狂踢狂撞狂叫一通才平息了自己。接着整整衣服直挺挺地坐下来虔诚地感谢奇妙的救主。那天下班,当我跨上自行车时,我感到几年来少有的轻松,初夏的微风拂在我的脸上,是那样的温润和柔和。感谢救主,我明白,从那天起我已经走过了我几年来人生的低谷。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绘图的速度越来越快,原计划五个星期的任务我两个星期就完成了。公司就派我去参加其他额外工作。于是我有机会参加采矿设计、矿房测量、选厂和化验室改造。这一切经历为我后来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过去,在多伦多时,大家总说,在西人企业里工人们如何象机器人一样的工作,西人雇主多么冷漠和苛刻,西人之间是怎样的吝啬,要得到专业工作,英语必须说的多么多么的好。我上班不久,发现那都是我们自己编来吓自己的。不知道多少同胞被这些谬论误了前程。

    我的英语听和说都不好,最怕和别人说话。需要别人帮忙时,常常要比划,手势,书写各种交流的方式一起用,才能达到目的。这个公司的职工都是老居民,我是这个公司唯一的中国人和移民雇员。他们对中国的情况很感兴趣,常常给我提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这些不经意的聊天中,我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的英语听和说的能力也大大提高。

    我就要离开了,当我走出选厂大门的时候,当班的工人都跑出来和我道别,希望我毕业后能再来这儿和他们一起工作。我满怀依恋,嘴里说着谢谢,眼里的泪水已经不听话的夺眶而出。

    回到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都惊讶于我英语的提高。这一学年我再次以全班最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全校最高奖学金。

~ 获 得 第 二 份 专 业 工 作 ~

    从第三学期开始,我就开始为毕业后找工作做准备。四月初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来自魁北克省的一家矿业公司的留言。公司的背景和工作岗位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通过电话后,他们希望我去面试。

    那儿距离我们住的城市640公里,我不会开车,最近的长途车站距离那地方32公里。那一天我太太有个考试,她不能送我去。我把忧愁告诉朋友们和黄牧师,让他们为我祷告。我太太又告诉我那句话:“求神吧,他会为你预备一切。”

    一天下午,我见到我的房东。当他问到我的工作时,我向他谈到了我的处境,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打断说他愿意送我去面试,我只支付汽油费就可以了。我们心里狂喜不已。我们感谢房东,更感谢我们的救主为我们预备的这一切。

    面试回来后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公司的回电,我被以矿业工程师的职位雇用。

    于是,太太为我打点行装,开车送我远赴工作之地。公司通知,在那儿我将要住在Bank House 里,这个词的中文意思为“工棚”。根据以往在中国的经验,工棚就是几根木棍一撑,周围用树枝一遮,我想生活一定会很艰苦。

    去工棚的路上,汽车转下17号高速公路后,树木变的越来越高,森林也变得越来越密,环境十分荒僻,路边还见到一只悠闲地啃着爪子的狗熊。想着从中国到加拿大,又要工作在这样不着边际的地方,我的太太就哭了起来。她说如果面试时她跟着来这儿,她绝对不会让我接受这份儿工作。我还是抑制住自己,对她说:“神自有他的安排,他的美意。我们应该相信神的大能。”

    当我们最后抵达“工棚”时,才发现,它和我的想象差了十万八千里。那是一栋中间带双过道的小楼。每个职工一间房,房子内有两张床,被褥,橱柜,桌椅,电视和冰箱。一日三餐也是免费供应。我们来时携带的东西全是多余。每顿饭是六个主食,六个甜点,六样凉拌菜和六种水果,果汁,牛奶,咖啡和罐装饮料任意喝,并且提供来往路费。这时候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那天晚上,我们夫妻携手向神,把我们全心的谢意融在那痴心的感谢里。

    回想这些年所走过的每一步,神的同在真是无比蒙福。

    我的太太也有同样经历。从五年前入关时只会说,“thank you”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学生,并且顺利地通过面试,在Northern College 找到了她的暑期工。

    我们的儿子每个周末的晚上都会去教堂,最近在我们所住的Tem, Shores区乐器表演赛中,获得了saxophone乐器演奏赛第二名。当他拿着奖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的心里象所有父亲一样高兴和激动:“你真棒。我为你骄傲!”看着他在神的怀抱里一天天的长大,我的心里更是溢满了幸福和对神的感恩。

    这些年,我们不断得到来自黄智奇牧师的E-mail和鼓励。感谢主,派这样一个优秀的牧者来到我们的生活中,神通过他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无穷的希望和幸福。来到加拿大以后,我们家的每一步都与他的关心和努力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是我最敬仰的牧师和最好的朋友。

    到加拿大五年多来,我们都是凭着信走过来的。每想到自己从一个几乎是“聋哑”的移民,一步步的找到自己的专业工作;想到我家庭的变化,我只有衷心的感谢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