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遐思


◆ 严行

     仲夏之夜,多么富于诗意!星斗垂空,凉风暗送,夜气撩人……

    此时,沧波万顷的伊利湖,涛声显得分外沉静;广袤无际的湖畔原野,平缓起伏,有若微澜;时值下弦,月亮隐没,四野一片幽暗。浓浓夜色,将白日里让我们目不遐接的湖光美景悉数覆盖,而将浩瀚星空向我们隆重推出:灿烂夺目的星空直向人扑面而来,叫人感动莫名。星空,星空,似乎从来没有如此璀璨绚丽,每一颗星,都钻石般熠熠生辉!

    星空如此壮阔,令人心魂砰然。北斗星高悬西北,仙后座遥遥相望,银河从东北横越天际直向西南,恰如宋词里“天淡银河垂地”的诗意。北极星、牛郎星、织女星……大家指点辨认着。慕道友周岩坪无比感动地说,她平生第一次见到了银河,多么美丽的银河!

    在这空旷的湖畔,在这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面对密布天宇的群星,凝然伫立,不由得使人超然物外,追思永恒。

    星空如海,汪洋浩渺,空阔无边,每个人都能清晰地感到自己的渺小与脆弱,甚至觉得连地球也仿佛在星空的环抱俯护之下,不过如一个小小的岛屿,在茫茫无垠的星海中,载沉载浮……。

    是的,面对星空,个人是何其微小?我们所看到的星星,就算是看起来暗淡不明的小星,都极有可能是比太阳大千万倍的巨型恒星,在宇宙深邃的太空里,时刻散射着无可度量的光和热;那些若隐若现的星光,亦是穿越亿万光年的距离,今夜与我们相遇。星际世界中,我们无法再用习以为常的小时、公里为计量单位,而必须代之以超大尺度的天文单位,以适应太空的恢宏环境。以最常见的天文长度单位“光年”为例,便足以见出其巨大。光速是宇宙间速度的极限,每秒为30万公里,光在一年里所经过的里程就是光年,这个数字是九万四千六百亿公里。以波音飞机每小时900公里的速度飞完这段距离,需要超过100万年!就拿我们头顶的织女星来说吧,她是夜空中最明亮的21颗一等星之一,她距地球为26光年,也就是说,我们此夜所见的织女星之光,竟是26年前发出来的。想想看,那一束光,分分秒秒,昼夜兼程,穿越浩茫太空,向我们奔来,跋涉过多么遥远的宇宙空间!它发出今夜所见光芒的那个时候,你是多少岁?

    横贯天庭的银河,象夜空中一道白亮的云带,飘缈神秘,古往今来,曾带给人无数优美奇异的遐思。其实,它那波光水影不过是一千多亿颗如太阳一样明亮的恒星所组成的光辉!这个庞大星系如一个巨型涡旋,飘浮在太空深处。它的直径,是十万光年。而我们地球所在的太阳系,则如一粒海沙,裹在其中。面对银河系,我们自身的百岁人生,是何其微小有限啊。而以人类今天所达到的宇宙探索能力,天文学家已发现的银河之外的“河外星系”,竟超过十亿个!想到这些,我们怎么能不赞叹上帝伟大而奇妙的创造!

    仰面星空,我们知道,就算我们极尽目力,也不过只能数算几千颗可见之星,仅仅是宇宙的一隅。借助现代化仪器和星际飞船,我们能观测到遥远的星云、脉冲星、黑洞、类星体……,然而,它们仍然远远不是宇宙的全部。如今,人类已经把视域拓展到200亿光年的宇宙深空,这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对人的想象力构成挑战的时空距离了。要知道,太阳迄今不过只有50亿年的寿命,地球不过是46亿年,人类的历史更只有数千年。200亿光年!那亘古的时光,那洪荒的岁月,让我们何从思想……?

    我再一次想起德国哲学家康德的话:“有两种事物,我们愈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愈感到它们的崇高与神圣,愈是增加虔敬。这就是:我们头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是的,无论是头上的星空,还是心中的道德律,都不属于人力所及的范畴,它只属于神。正因为此,一个人若能常常仰望星空,将会因纯净的星光,淡化世间的怨愤苦毒,销去几分鄙吝之心。美国宇航员艾德林登上月球时,曾感动不已地向世人发出呼吁:“此刻,无论你在何处,请暂时停下来向上帝感谢吧!”

    是的,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啊,你用星空唤起我们谦卑敬畏之心,让我们在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时,真切地明白上帝的创造是何等伟大,何等难测。正如以赛亚书所言“谁曾用手心量诸水,用手虎口量苍天……”“看哪,万民都象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是的,当一个人在浩茫夜空下思索宇宙思索生命思索过去和未来,就会明白个体生命是何等有限,而“无限”是怎样不可企及,就更能对神感恩:“人算什么,你却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参诗篇8)神啊,你竟然甘愿为地上卑微的罪人们在十字架上受死,为的是救我们脱离罪恶、死亡!

    洁净人心的星空,引我们面向永恒的星空啊!

    夜已深沉,人声渐寂,星空美不可言。灿烂的星空,仿佛如《诗篇》中的意境:“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看哪,寥廓天宇,穹庐般笼盖大地。点点繁星在夜幕下,明明灭灭,闪闪烁烁。有的若分若聚,有的相呼相和,它们旋转流移,交织成一曲宇宙间无比恢宏的赞美诗。那些特别醒目的一等星,光芒锐利,如激昂遒劲的高音;而众多柔和的繁星,彼此辉映,如波澜壮阔的合唱。在大地之上,高天之中,它们以纯净的光泽为歌,汇成澎湃和谐的诗章。如果你带着同样的感动,那么,在这最寂静的星夜,你会听到无声的歌,你的心潮会伴随这歌声一起荡漾。那久远的赞美,会在你心中响起:“主的荣耀,主的荣耀将显现出来,所有的光芒都能一起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