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用恩手托住我

—— 晚年手术的感恩见证

◆ 张王在起

      在我五十岁的时候,下放农村劳动锻炼。两年后回来,得了类风湿关节炎,高烧三个月,卧床两年,疼痛难当,幸而因有了神的怜悯,我才活到今天。没想到在去年,我的左边胯关节又因坏死,必须做换关节的手术。

    “换关节!”给我的震动太大了,因为我曾听说我们中国的罗瑞卿大将,因胯骨摔断(文革时跳楼造成的)去德国做手术,但因麻醉药而死在手术台上。我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非常担心,害怕,做?不做?每天生活在矛盾之中,甚至深夜也为此而不眠,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

    弟兄姐妹们安慰我,为我祷告,我仍然放心不下!当我走投无路时,唯一的一条路,只有向我的天父我的神祈祷,向神呼求:求神怜悯,指示我该怎么办。

    此时,我的家庭医生已为我联系好西方医院,我和女儿切切祷告后就去了医院。进了医院大门,当我看见里面温馨舒适的环境,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心里就有一种平安的感觉,医院给我的印象很好。

    我们很快办好了手续,进行了一系列的常规检查,照X光,做心电图,抽血等,最后回到医生诊室,看到刚拍的X光片,那么清楚,明白,我的胯关节真的已完全坏了,医生给我们解释得很清楚,人也十分亲切,他还未讲完,我女儿就对我说:“妈妈,做吧!”我说你改变主意了吗?(以前她一直反对我做手术)此时,真的,我心也有了感动。我想,这一定是神的旨意。我们又谈了一些细节,最后,我果断地签了字,定在十二月四日上午八点手术。我和女儿离开了医院,边走边向神感恩,心里十分平静,觉得有了盼望。

    从此,我不再犹豫,毫不后悔,安心地等待手术。每天继续祷告,同时请求牧师和弟兄姐妹们为我祷告,我也在手术前作各项准备,服药……

    在十二月三日,我写了“平安书”,其中第一条就是,如果我的手术失败,愿我的儿女们不要悲伤,因为我是去了天父那里,并嘱咐他们要快快信主,将来我们一起

    在天家团聚。其次,关于我的“后事”,一定要简单,只在咱们教会的地下室,举行一个小小的告别会,请摩西团契,周二团契的弟兄姐妹们为我唱几首圣诗,请黄牧师做一个祷告……

    晚饭前,儿子、儿媳和外孙等人都来了,很热闹,可我却觉得心里有些凄凉。就在这时,黄牧师来了,他似乎带来了一阵春风,吹散了我心里的愁云,顿时变得温暖而欢乐。他和我的儿女们谈生活,工作等等,非常亲切。他还为我背诵并讲解了诗篇第十六篇,我也背诵了“神啊,求你保佑我,因为我投靠你。”当晚,我安稳地睡了一夜。

    十二月四日清晨六点,我在儿女的陪同下,来到了医院,进了准备手术的房间,又做了几项术前检查,量血压,做心电图……我看到显示图上表明我的血压正常,心跳也未加速,我从心里感谢:“神与我同在啊!”

    快八点了,儿女们不能再陪伴,我独自随着护士进了手术室,上了手术台,我看到在我手臂上插上了输液的吊瓶,又感觉到在脊椎上注射了麻药。我静静地躺着,清楚地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托住了我的肩头,我深知这是我的天父与我在一起,此刻我正躺在他的怀抱之中!我不禁在心里轻轻地唱起:“当有危难来到我面前,如茫茫黑夜,无尽无边……耶和华的膀臂环绕着我,救我脱离死亡的深渊……”不知不觉中,手术已顺利地完成了!回到病房,儿女们围在床前,护士送来了止疼药,问我,疼吗?我说一点儿也不疼,护士很奇怪地走了。女儿又问我:真的不疼吗?我说:“当然。”我们几乎要一齐欢呼了!我们异口同声地赞美天父:天父啊,你真是无所不能的啊!

    手术后的两三天,仍然没有疼痛的感觉,也没吃过止疼药,每个送药的护士都觉得奇怪,还有几个病友也来问我,为什么不疼呢?我说:“Jesus loves me, Jesus loves you.”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虽然没有疼痛,但我呕吐却十分厉害,甚至不能入睡。头晕,胃疼,实在难以忍受。护士们告诉我,这是麻药的过敏反应,要吐好几天呢!我心里向神说:“神啊!求你不要撇弃我,接我去你那里吧!”就在我灰心失望的时候,黄牧师来了,我对他说:“我虽然一直不疼,可吐得太厉害,不能忍受,真的活不了啦!”黄牧师亲切地向我说:“你是属神的儿女,神决不会撇弃你,神可能是在陶造你,磨炼你,是他的美意呢!”牧师的鼓励,安慰,给我带来了力量,也使我羞愧,我含着眼泪对他说:“我错了,我软弱了,求神宽恕我吧!”牧师又为我切切地祷告,我的绝望变成了盼望,我又一次经历了神的恩典。

    夜深了,大地静悄悄地,我躺在床上,心里轻轻地唱着:“主是我力量,我力量,主是患难中力量,主是我帮助,我帮助,主是随时帮助,大地虽会改变,高山虽会摇动,大海翻腾,大浪战抖,但我们却不害怕,喂哦!……喂哦!喂哦!喂哦!”呕吐慢慢地减轻,从神而来的平安,充溢我的内心!亲爱的天父:你的爱比山高,比海深。

    黑夜过去,朝阳升起,照亮了大地,当我站在阳台,从高层鸟瞰大地,眼前只见郁郁葱葱的树丛,美丽漂亮的楼房,车道上一辆辆汽车很有秩序地行驶,如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的世界多好啊!神的创造是何等的伟大!我只想快快好起来,回到我的教会,和弟兄姐妹们一块儿听讲道,唱圣诗,过团契生活,一同向神感恩!

    然而,就在一天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我去洗手间,一位小护士将我从洗手间推回来时,她因为太快,太急,把我放到床上,还没放稳,就走了,我从床上滑了下来。与我同房间的一位俄国老太太,看到这一切,就立即叫来了值班的人,两位值班护士将我抬上床,我当时有些晕,迷迷糊糊不知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我女儿来了,才了解了全部情况,医生又为我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幸好未出新的问题,新换的“关节”也未移位,腿部也未受伤,否则手术就得重新做一遍,后果不堪设想!好几位护士来看望,安慰,还有些病友也来问好,我的儿女们也为此而担心,庆幸。我深知,我又一次经历了神的怜悯,神的同在。他时刻都用恩手托着我。

    回想几十年来,风风雨雨,大灾小难,哪一次不是主的恩手领着我,带领我们全家一步步地走过来的。我不由地唱起:“耶稣是我生命的亮光,照亮了我的前方,虽有暴风雨把我挡,注目我的亮光,他使我生命重新得力,使我抬头高昂,他使我如鹰展翅上腾,飞跃在高山上。”虽然是从心里轻轻地唱着,但我最亲爱的主就在这里,他一定听见了。

    最后,我要向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还有我们摩西团契、周二团契的弟兄姐妹们,致以深深的感谢,谢谢他们对我的关心、照顾。他们的爱心,使我体会到在主的爱里,我们亲如一家人,我们是最美好的属灵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