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手蒙恩记

◆ 黄爱华

 
    事隔两年多了,回想起主的怜悯和恩典是那么难以忘怀,一切都历历在目。

    二OO五年的三月份,有一天,我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先生的工友紧张和害怕的声音“快呀,你快来呀,你先生手被锯锯了,流了很多血。”我吃了一惊,头脑有点糊涂,顿了一下,我才问他到底怎么样了。他说手伤得很严重,要马上来,就挂断了电话。我赶紧在心里说了一句,“主啊,求你看顾保守我先生的手。”电话又响了,工友同样的话,“快啊,你快打911。他的手一直在流血,血止不住呀。快啊,你快来啊!”

    我知道事情非常严重,马上电话请董弟兄帮我打911,再请他赶紧过来送我过去。打完电话,我就跪在主面前恳求主施怜悯于我先生,搭救和保护他的手能够平安无事。

    当我们赶到半路上的时候,工友来电话说,大约十分钟左右救护车到了,血也止住了,叫我们回西方医院等。在医院里,先生一见到我,流着眼泪对我说,“我的手肯定被锯断了。”我赶紧安慰他,“不要怕,不会有事的,主耶稣他会医治你。”这时儿子也赶到,也用同样的话安慰他爸爸。我先生就点头,心里得到了很大的安慰。说实在的,工友通知我的时候,因不知实情心里没有底,我也是非常紧张、担心。感谢主,现在看到先生的手虽然伤得很重,但不像断了的样子,似乎没有太大的危险,心里顿时对神充满了极大的感激。

    在急诊室等了四个小时,终于有医生来为先生拍片检查。结果医生说没有锯到骨头,只是血管和筋断了,这都好办,等一下和伤口一起缝起来。这真是意想不到的好消息,我们全家喜出望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电锯力度之大、速度之快,就算整个手被锯断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它却留情,没有碰到先生手上的一点点骨头,实在是奇迹!

    我和先生再一次向神献上感恩的心。我们相信是神的保守,使我先生免去一切可怕的后果。

    一个小时后,先生躺在床上被推出来。因为当时流血过多,身体很虚,所以医生说需要住院一个晚上。我静静的陪在先生的身边,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当时就想起圣经中的一段话:马可福音8:36-37:“人就是赚得全世界,陪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因为特别是在那段时间,他每一天都特别忙,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我常劝他要小心,注意身体,但他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真感谢神。透过这一次的经历,给先生有很多的提醒,也更清楚地知道身体是圣灵的殿,我们有责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傍晚的时候,很多的弟兄姐妹都知道了这事。黄牧师、高牧师都到医院关心、安慰我们,也为我们代祷。到了晚上,黄月桥弟兄坚决要留在医院守夜陪我先生,劝我回家陪小女儿。

    第二天出院之前,医生告诉我先生要好好休息,半年之后才可以继续工作。回家以后弟兄姐妹都非常热情的帮助,为了让先生多补身体,送来很多营养品。也有许多弟兄姐妹通过电话不断地问候。我们被大家的这份厚爱深深地感动。每一次都跟主说,“主啊,我们没有什么好报答的,求主你从天上厚厚的祝福和报答所有的弟兄姐妹。”

    两天后,黄牧师亲自来家中为先生代祷。祷告中有几句话特别地令人感动。他说,“主啊,求你开恩怜悯弟兄,求你大能的手医治他,好让弟兄的手早日完全地康复。不留下后遗症,只留下疤痕,做为恩典的永远记号。”洪妈妈知道此事后,不管在家里、教会,或在路上,只要是见到我们,她总是心疼的握住先生的手,有声无声地多次为我先生代祷。

    天父真是怜悯人、听祷告的神,当先生真正认识到自己不爱惜身体的错误并愿意悔改时,神就垂听了牧师和弟兄姐妹的祈求。先生的手恢复的很快,只休息了三个月就可以正常工作了,而且真的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只是在先生的右手掌面上,留下了五寸长的疤痕,是一辈子不会退去了。后来先生告诉我当时起码流了两饭碗的血。

    在感恩节的见证分享会上,我上台分享了这件事的始末,见证了神对我们的恩典与看顾。在接下来的这两年中,有至少两次我早上一觉醒来,脑海中就清清楚楚地再现当时的情形。我想或许神要我在这件事上为他多做见证,让更多的人认识他是怜悯、恩待他儿女的神,于是有了这篇文字。愿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天上的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