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磨炼我们的九年

◆ 王嘉彤夫妇

编者按:王嘉彤弟兄和黄恩慈姐妹是华人福音堂真道堂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从高中就认识,谈了九年恋爱后,在二零零一年九月结婚。在九年的恋爱过程中,他们经历了许多甜酸苦辣,也体验到神在当中如何磨炼和塑造他们。编辑同工近期特地访问他们,让他们分享一下恋爱的体验和交往中学到的功课。(编—编辑同工;王—王嘉彤;黄—黄恩慈)

编:可否谈一下你们两位是如何认识的?

黄:我九零年来到加拿大读高三,因为英语不行,透过一个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小我一年级的嘉彤,希望他能在课业上帮我。嘉彤非常热心,以他当年有限的中文程度,帮我度过了头几个月的学习难关。

王:我对恩慈的最初的印象是矮小、可爱、健谈。我虽是土生土长的华裔,但因为父母来自台湾,我对于台湾来的人多少有些亲切感,所以非常乐意在学业上帮她,也和她做朋友,在文化上交流。后来,我从一位朋友那儿得知,她在台湾已有男朋友,虽然我对她已有些好感,也就决定不再和她保持联络。

黄:我其实一直把嘉彤当小弟弟看,从来没对他有过任何的想法,只是心中很感谢他热心帮忙。他的个性、生活方式、朋友圈子,给我的感觉都是很西化。他突然不再和我联络,我也没多想,以为他是忙碌,更何况我台湾的男朋友也不喜欢我找他帮忙。我自己英文也慢慢上轨道了,就不再麻烦他。

王:就这样我们大概一年半没有联络。除了在学校碰到时会打个招呼,我们各有自己的圈子。

编:可否谈谈后来又如何开始交往?

黄:我在九二年申请大学。我虽然从小在基督徒家庭长大,但生命并没有交给主,直到那阵子,我才开始认真思想我和主的关系,也比较追求认识主,渴望经历祂。我申请温哥华的UBC(编者按:UBC是温哥华著名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缩写)没被录取,心中其实很平安,也甘心顺服。嘉彤听说我没被录取,打电话给我询问有关情况。

王:我当时想,恩慈读书成绩应该很好,怎么可能没被录取,就想也许可以帮上什么。后来请我爸帮忙询问,才知道恩慈缺少OAC(编者按:OAC是当时最后一年高中的名称)的英文学分,只要暑假补上,就能被录取。

黄:嘉彤的热心和我初认识时丝毫没有改变。他是个好人,要帮就帮到底。他每天帮我补英文,修改文章,甚至三更半夜帮忙打印好,送到我家信箱。透过每天的接触,我们又熟悉起来。那一阵子完全单纯的友谊,回想起来都有很多趣事。

王:却没想到才成为好朋友就得面对离别。过了暑假,恩慈顺利进入UBC。我在她离开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于是写信向她表达爱意。她没有立刻接受,但也没有拒绝。我们就以电话和信件保持联系。

黄:我当时考虑的因素很多。我很欣赏嘉彤的热心、风趣、对人的尊重;但一来我和前男友分手不久,再加上嘉彤是个典型的无神论者,我们已为信仰有过些严肃和激烈的讨论,而我本身对华裔有些偏见,担心他对谈朋友只是玩玩而已,于是觉得自己需要等候。但终究理智胜不过感情,一个月后在一次电话中,我随口就答应他成为男女朋友。

王:我当时非常兴奋,觉得自己好幸福。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用很昂贵的方式交往(一张机票和每个月的电话费,那个年代电邮还不进步),度过了我们半年多的长途“蜜月期”。虽然我那时还没有信主,但是很高兴看到我们对约会都非常认真,把对方看待为可能的终生伴侣。
编:度过这段“蜜月期”,你们的感情如何发展?

黄:我因为已有痛苦的长途交往经验,深信如果想要发展感情,我们不能距离如此遥远。因嘉彤准备就读多伦多大学,我就申请转学。没想到回到东岸,我们的关系就开始走下坡。

王:那时我准备离开出生长大之地滑铁卢,去多伦多。第一次离开家人,又要离开多年的老朋友,心情很复杂。虽然很高兴恩慈回到东岸,但我想做、要做的事情太多,上大学后的新环境,交新朋友,课业的繁重,都使我和她的感情面对新挑战。

黄:我最常抱怨他没时间陪我,他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直到很晚才有空和我通电话或见面。我发现原来我只是他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心里很不平衡,也很没安全感。本来他的优点:像热心,风趣,健谈,都变成了致命伤。我常因为他帮助别人或和女孩子多说几句话就吃醋,这些都是我们当年吵架的主因。

王:我们俩都是火爆脾气,有不满就要爆发出来,我当时觉得压力很大,想要让身边所有的人都开心,但恩慈却总是那个最不开心的。我们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吵架也说了很多伤害对方的话。心里不是没想过分手,但就是不死心,觉得一段感情不该就这样结束。

黄:这就是我们个性上的共同点:执著。这么多年,我们从没开口说过分手,即使吵架时也没以气话说出。我们都知道,以我们的个性而言,一旦说分就是覆水难收。有段时间我心里已觉得我们俩大概快走不下去了。他在那时参加校园团契和查经班,我都没和他一起去。本以为信仰会是我们吵架的主因,却没想到其他问题似乎更大。后来他信主,打电话通知我,我只是心里稍有安慰,觉得即使两人感情没有结果,最起码他的灵魂得救了。

编:那后来这段感情又如何继续下去呢?

黄:很多人可能想,既然嘉彤信主了,一切就好办了。其实信主后有新的问题,我们的老我仍然太强。主让我在当中看到自己个性上不讨神喜悦的地方,我常期望嘉彤能够成为我想象中的基督徒,无法接受神有祂的时间去塑造嘉彤。特别有一次,嘉彤还用脏话骂我,我那时真的觉得很难过,后来神让我看到,我需要求神拿走我自以为义的态度以及批判他的眼光,学习让自己成为更象基督的人,而不是一味地要求嘉彤来改变。

王:我认识到维系一段感情必须经历艰苦,我慢慢对吵架厌倦,并渐渐追求在这段感情里面活得更像基督,以忍耐、怜悯和爱护来对待恩慈,为她舍弃自己的骄傲和自我中心。多年来,我可以看到她对感情的付出和牺牲,所有事情都为我着想,而我也希望我可以让她感受到我对他的爱。

黄:多年来透过母亲的叮咛和神的教导,我才渐渐能欣赏他表达爱的方式。他送给我的每一份礼物都是精心设计,也细心策划了一些惊喜(据编者了解,嘉彤向恩慈求婚的一天,嘉彤布置得天衣无缝,恩慈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我意识到嘉彤其实在我们交往之后已经少了很多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他也为了我牺牲许多其他的爱好。有次我们在大吵后,他提出一起祷告,我非常感动;在祷告中我们彼此认罪,伤口得到从神而来的医治。我知道神已经在我和他的生命中做了许多改变的工作。

王:有一天我在路上开车时,我仔细思想我的人生梦想,最后发现我的愿望不是事业的成就,也不是开好车或住大房子, 而是一心一意地和恩慈白头偕老。感谢神,他把我们身上的许多棱角磨平了, 使我们能成为对方更合适的配偶。

小结: 访问之间,编辑同工问王嘉彤夫妇,是什么动力使他们坚持这段感情,不会因为经常的吵闹而结束?他们回答,二人都愿意靠着主来接受对方和改变自己。他们都愿意放下彼此的骄傲,很诚恳地向对方道歉,吵架从来不会带进第二天。九年的约会虽然艰苦,但是他们一直在被神塑造,不断更新和成长,终于有了今天美好的婚姻和家庭。根据自己的经历,他们对年轻朋友们的建议是:约会不应开始得过早,而需要先让自己在主的道中稳固地扎根,然后才考虑谈恋爱。他们承认,如果他们长大一点或信主后生命成熟一点才开始恋爱,也许可以减少很多开始时候所经历的痛楚。他们感谢神的怜悯,使他们不但得救,也都成为委身于主的人。是主的爱深深地维系他们,他们才能有今天的美好婚姻。

(王嘉彤夫妇口述,编辑同工笔录和整理。全文经夫妇两人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