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在中国(二)


——唐代基督教(下)

◆ 黄智奇牧师

    阿罗本是叙利亚人,他所属的聂斯多流派教会可能就在巴格达。那里也是向东方的贸易中心。从阿罗本之后的宣教士,都是顺着丝绸之路贸易路线东来。阿罗本所属的教派,在所处之地,虽然是少数人的信仰,但却有传教热心。

    至于阿罗本之前有没有传教士来华,目前只有不能确证的相传。说是东汉明帝在梦中见异象,曾差人到西方求信仰。在公元六十七年来了两位传教士,其中一人叫多马。(注1)

    阿罗本在公元六三五年到中国。唐太宗派了房玄龄到西郊迎接。并让他在皇宫里翻译所信的内容。六三八年得到唐太宗允许,在中国传教,唐高宗还封他作镇国大法主。

传教士的生活和工作特色

  
 阿罗本和其他来华传教士的生活特点是,剃头发以表心清;留胡子以表有职在身;穿袈纱,大概是学当时的和尚衣着。不积财富和奴仆,却施赠给穷人。阿罗本应该是守独身的,之后来的,当中可能有人娶妻生子。因为碑文中有名字,介绍是教会中有职位的人儿子。(注2)他们一日七次祈祷赞美,为死人活人祈祷。七日领一次圣餐。他们常拿着十字架,宣讲仁爱和行善,住在景教庙堂里,就像在西方的修道院。他们都是很有才干的。特别是语言翻译的才能。阿罗本来华开始就是做翻译圣经的工作。以后来的伊斯,还在郭子仪将军手下担任了军职做军队中的耳目,大该是传译的任务。在中国文献《册府元归》中记载他们还会制作各样机械器具。那些物品得到了皇室人员的欢心。也有被委任作官的,《册府元归》说波斯僧及烈“广造奇器,弄巧以进”。他们制造的恩赐也招来了攻击,被中国官员控诉说那些器具是“淫巧以荡心,惑乱情欲”云云。

    他们早期和皇室之间保持紧密的来往。皇室给他们捐赠建堂的钱和丝绸。他们则在敬拜的堂会里还摆放着皇帝的画像,又曾为武则天造颂德天枢。之后在写景教碑的时候,还在碑文中刻下对皇室的颂词。

    每年他们都做施赠食物衣物,医治病人,收葬死人等社会关怀的工作。在碑文中留下最大的成就见证记录就是推动社会关怀工作。他们的工作应该引起了中国领导人的注意,也让百姓知道景教的存在。

    至于他们生活的经济需要方面,我们推想主要是靠皇室支持。因为他们既离本土差派的叙利亚或巴格达等教会遥远,当时邮寄也不发达,得经济援助是困难的。而且,也没有记录说他们在中国经营任何商业的活动,也没有建立起平信徒群众以奉献支持他们传教生活。那么,主要经济收入,恐怕除来自皇室奉献之外,也来自他们其中参加政府服务工作,像伊斯,接受政府官职和奉禄。

    他们的传教工作组织该是有阶级,有严谨的管理体系的。因为从景教碑文留下的职位称呼那些名称包括了大主教,主教,乡主教,教父,教正,牧师,长老,修士,博士,管墓。

    但传教人员中却没有中国人的名字。景教碑立碑的时间是公元七八一年,那些传教士已经在中国一百三十多年了,景教碑文留下的传教士中文名字,绝大多数都可以认出那是音译的外文名字,像罗合,普伦,伊斯,宁恕,而且都有僧的称呼。唯一中国化的名字是吕秀岩,吕秀岩名字之前的头衔是朝议郎前台洲司士参军,没有僧的头衔称呼。这些可以解释为景教没有培训起本地的传道人,再往深点的推论是景教没有建立起群众的基础。只是停留维持在教会上层,政府领导层的小圈子里的信仰。

传教士的教导

  
 从碑文教义部分看到他们的教导。教义有五种内容:神的三一神性、神造天地、人类堕落、童女生子、教导、拯救、升天,最后是服事神的人生活和工作的方式。还有在一九O八年敦煌鸣沙山石室发现手抄本的三威蒙度赞(赞美诗歌),也可以看到神的属性和工作。但内容里都没有谈到福音最核心的,救主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没有复活和再来的信息,也没有关于以色列人旧约的预言,也不提使徒行传的教会历史。

  《三威蒙度赞》(今日仍出版的《普天颂赞》诗本也收纳了这诗歌。)

无上诸天深敬叹 大地重念普安和
人元真性蒙依止 三才慈父阿罗诃
一切善众至诚礼 一切慧性称赞歌
一切含真尽归仰 蒙圣慈光救离魔
难寻无及正真常 慈父明子净风王
于诸帝中为师帝 于诸世尊为法皇
常居妙明无畔界 光威尽察有界疆
自始无人尝得见 复以色见不可相
惟独绝凝清净德 惟独神威无等力
惟独不转俨然存 众善根本复无极
我今一切念慈恩 叹彼妙乐照此国
弥施诃普尊大圣子 广度苦界救无亿
常活命王慈喜羔 大普耽苦不辞劳
愿舍群生积重罪 善护真性得无繇
圣子端任父右座 其座复超无[曰/(勿*斤)]
大师愿彼乞众请 降筏使免火江漂
大师是我等慈父 大师是我等圣主
大师是我等法王 大师能为普救度
大师慧力助诸羸[羸-口+(罩-卓)] 诸目瞻仰不暂移
复与枯燋降甘露 所有蒙润善根滋
大圣普尊弥施诃 我叹慈父海藏慈
大圣谦及净风性 清凝法耳不思议

《尊经》

  
 此外也在鸣沙山石室发现了只有一页的《尊经》,内容包括了列明了神的三一神性。开首二行四句是“敬礼妙身皇父阿罗诃,应身皇子弥斯诃,证身卢诃宁俱沙,以上三身同归一体”。又列出了以前先知的名字在第二部分,瑜罕难、卢伽、摩矩辞、明泰、牟世、多惠、景通、宝路、千眼、宜和吉思、库没吉思等三十一位法王。法王可能就是使徒和先知。最后部份是旧约和新约的经卷目录。《敬礼常明皇乐经》、《宣元至本经》、《志玄安乐经》、《天宝藏经》、《多惠圣王经》、《阿思瞿利容经》、《浑元经》、《通真经》、《宝明经》、《化经》、《述略经》、《三际经》、《宁思经》、《宣义经》、《师利海经》、《宝路法王经》、《三威赞经》、《牟世法王经》、《伊利耶法王经》等三十五本景教经书。由于翻译的经文内容材料还没有被发现,所以那些经目,倒底是否是我们目前所有的内容,我们只能凭推敲。

    你能猜出那些经卷的今日译名吗?按思高圣经学会的一位学者的理解,《多惠圣王经》是大卫的诗篇,《浑元经》是创世记,《牟世法王经》是出埃及记,《宝路法王经》是保罗书信。我猜《伊利耶法王经》可能就是以赛亚书。

教导译文特色

  
 要不是我们已经对基督教所用的词汇已经有了认识,光是看碑文和尊经所留的词汇,很难不叫对基督教道理不懂的人混淆视听,以为那是佛教的内容材料。象碑文中的用词“真寂”、“三一妙身”、“庙僧”、“法王”我们今日会说是永恒,三位一体,教堂,牧师,先知和使徒。当时翻译的叙利亚传教士可能缺少对中国文字的认识,只好借用佛教的词汇,又或许是想减少中国人心理排斥障碍,就是用中国人已经接受的佛教词汇。但这样做法,可能就让他们在中国政府排佛时候,因为政府和百姓佛景不分,也一起被排斥。

景教发展消亡经过

    唐太宗和高宗都对景教很礼遇。也在那段时间景教似乎在发展,但中途也曾经历打击,特别是在六八八到六八九年,受到佛教的排斥。直到七二一年发展工作才恢复过来。七八一年立碑时间,发展还是顺利的。但之后就遇到不可逆阻的反对力量,到了唐武宗,因为听信了道士赵归真的意见,排斥佛教,逼令和尚、尼姑还俗。(注3)连带也打击了信仰外貌相若,译文语言相似的景教,时为公元八四一年。

    当唐武宗死了之后,宣宗继位,收回灭教命令,重建寺院。佛教恢复过来了,可是景教却一蹶不振。他们遭到政治排斥,被下放到南方广府和各异族聚居。到了八七八年,叛军黄巢搞革命,攻入广府,尽杀城中所有叙利亚人景教徒,犹太人,回民和袄教徒。为数十二万到二十万人。(注4)景教就从此在中国灭迹,连那块碑文也葬在地下,直到明朝一六二五年才被发现出土。

    是什么原因导致两百多年的教会消亡?什么原因使发展了两百年的信仰没有植入中国人的心里?

    有可能是因为中国早已经有了自己的信仰,象佛教比景教更早在中国流行和传播,而且已经深入民间了。这和西方世界正需要一个新宗教,刚好基督教又兴起在那段时间很不同。但这说法又如何能解释在清末西方国家将基督教传到中国,却能深入民间中国人心里呢?

    我们可以推论其中几点:

    1.因为译文使用词汇和佛教用词相似,使得人们以为那只是西方佛教中其中的分支。

    2.宣教士们虽然已经作了社会关怀工作,也到处建立教堂,可能做法就象西方盖修道院那样,还是远离群众的,而且长期都是以叙利亚来的传教士作为教会领导,并没有建立信仰景教的中国百姓作为教会领袖。

    3.他们和皇室的关系太紧密,也因此依赖着皇室在经济上的支持。当他们讨得皇室人员欢心,那就有比较顺畅的环境,反之就难以存活。
 
    4.其中最值得考究深思的是他们关怀社会,可是却似乎没有将福音的道理向百姓传开。从碑文和赞美诗的内容,都看不到福音的最核心内容就是基督耶稣死在十字架和第三天复活。这是叫相信的罪人得救恩的最基本道理。没有了这使人悔改重生的福音,哪里有得救的中国灵魂?没有得救的中国灵魂,哪里还有永不动摇的教会?

————————————————
注1:Latourette K. S. A history of Christian Missions in China 1928, p. 49-50
注2:原文是叙利亚文,被译成“Adam Deacon, son of Yesdburid, Chorepiscopos;”
注3:资治通鉴248卷,“会昌五年,上恶僧民耗瓥天下,欲去之,以僧尼并大秦穆护,袄僧皆令还俗。”
注4:罗香林《唐元两代的基督徒》1966年,第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