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天天出生之前

◆ 董 悦


    夜里偶然从没有天天的梦里醒来,听见北风从紧紧密闭的双层玻璃窗外袭过,传来淅淅簌簌的声音,看见松松平静温和的胖胖的脸庞,静静对着我在甜甜地打着酣;心里涌起一种奇怪的紧迫感,随着天天预产期的迫近,这样的情境,该是越来越少了吧。

    天天的预产期在年底,在这个纪念日密集的时段,无论哪天出生都是一个难得的喜悦。尤其是,如果是在十二月二十八日的话。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也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日子,那年我十九岁,上大学一年级。在我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元旦舞会上,认识了松松。 我的生活因为有了松松,完全地变了。在刚刚相识的日子里,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昏头昏脑地掉进甜蜜的网罗之中,我们因为太幸福了,经常会一起哭出声来;我们因为前途太渺茫了,又经常会一起笑出声来;也有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们就会又哭又笑的;总之,热恋持续的一年之间,我们的理智都好像说好了似的,一起离我们远去了。

    在翻天覆地的热恋之后而来的,很自然,是冷静的反思和客观省察;接着,生活继续了,原来的人和事也纷纷重新回到我们的视线当中,性格中的不和谐,个性中的不稳定都那么实在地摆在我们面前;人性的软弱、骄傲、刚愎都成为我们的爱情杀手,在热恋之后紧随而来的是对彼此更多的自私的奢求,和自我中心的分歧。我们爱得那么深,以至于纵使彼此被伤害得体无完肤,都没有放弃;可是正因为这份深深的爱慕,让我们把对方当成崇拜的偶像,一方面疲惫地承受着自己不配得的敬拜,另一方面屡屡因为偶像令自己失望的表现而伤心欲绝。

    相识三年之后的大三暑假里,我们之间的矛盾爆发了,因为他虽然看起来成熟稳重,其实是一个特别贪玩儿、容易上瘾的人,而我呢,虽然总是扮做小鸟依人状,但是骨子里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女强人呢。所以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应该开始努力复习准备半年之后的研究生考试了,可是他却一味地沉迷在宿舍里打牌,打麻将,打电子游戏。那时我的性格是雷厉风行,克己律人,怎么可以容忍他打乱我的计划呢?我气势汹汹地和他摊牌:你就玩儿吧,再也不要来找我了!

    松松因为我到宿舍去和他吵架,失了面子,也被我自私的占有欲磨得要发疯,干脆地说,分手就分手。那一刻,我怕了,怕极了失去他,真的是宁肯放弃自我,也要留下他。往事不堪回首,那个时候松松的无情和我的歇斯底里都让人怕,是现在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经历的。经过了一番妥协,我们又和好了,但是就好像有个脆弱的神经,大家都知道是碰不得的,我们再没有提过分手,但是这件事情是我们很多年都不愿意去回想的经历;我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这份感情,在旁人羡慕的眼光中,心里的挣扎只有自己知道。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妈妈走了;两天之后,三月二十七日,松松的爸爸也去了。

    我的童话世界变得不那么完美了,生命的结果成了一个重重的负担,在我的肩头,也在松松的心中。我们不得不面对人无力挽回的结局,也不得不在生命与终结的思索中面对现实。人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就在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岁月中,我们始终相濡以沫。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爱人,一起渡过了那段生离死别的日子。

    在后来的一年多,我,连考研落榜都要和松松同步的我,居然迈出了这样大胆的一步,独自一人接受了耶稣,成为了基督徒。对于我来说,这实在是很绝决的一步,因为这意味着我和松松可能会被分在天堂和地狱。但是,对教会平和美好生活的憧憬和获得一个重生的完美生命的渴望,让我毅然决然迈出了这样的一步;不是我绝情,我这样走还是因为带我信主的姊妹对我讲:你信主后可以向主祷告,为你的松松代求,为你们的爱情祷告啊。所以说,对松松的爱,实在是神的赐福;因为为了我们的爱,我在绝望中把手伸给了神,然后惊喜地发现,原来他的手一直在那边等着。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厌倦了恋爱长跑的松松,把我拉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从未试图在行为上改变自己来感动他;而是用心去体会神的心意,让他亲自来塑造我的品格,转变我的个性。松松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说白了,就是一点也不浪漫。他不能理解看不见的事物,又是一个知识面非常广的辩论者,所以我干脆放弃了说服他的念头。教会的弟兄姊妹也鼓励我不要着急,因为在神的时刻里,他会找回他的羊。

    当我顺着神的心意学习顺服丈夫时,松松注意到了我的改变,也开始参加我们的聚会。他想要认识这位改变了我的神。很快他也成为了耶稣的门徒。

    这是划在我们彼此奉献的生命中的一道分界线,从此之后,神成为我们的一家之主,更成为我们爱情的不尽源泉。在一切沉寂之后,在爱情变成亲情,眷恋变成习惯之后,我们再一次陷入了热恋的漩涡。这一次,不再有冲昏头脑的疯狂,也不再有痛定思痛的伤害;有的,只是日益加深的欣赏,越来越多优点的发现,每天,倦极入眠,总在他幸福的拥抱中;而清晨醒来,倚在他温暖的怀抱中,深知彼此心中默默涌流的,是对生命主宰深深的感恩。

    在这个记号之前,我们用自己的爱执着地彼此磨炼,造就;爱有多深,伤害就有多痛;当烈焰变成温和的涓涓溪流的时候,我们已经是那么满足,以为生命中可以追求到的爱的及至不过如此而已。同时我总是要用自己的计划,自己来控制我们的未来,希望我们的爱之舟可以如意地行驶,可是结果却是两个人又掌舵又划船,精疲力竭,焦头烂额。

    在神主宰我们的生命之后,我们用神浇灌在我们心灵深处的爱自然地彼此宠爱、关怀;爱就在我们相处的每时每刻温暖着我们,冲击着我们,每一天我们的恋爱都加增几分,我们爱的小河,渐渐又澎湃起来,越来越宽广的水面,越来越有力的波涛,皆因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婚姻有了生生不息的源头,更要汇入茫茫的大洋;那就是我们的神,我们生命的依托,存在的意义;因为我们爱情的小河融入了神磅礴的脉动,她就焕发出来的无尽的生命力。同时因为放弃了自己的控制,专心挥桨之余,我们还有机会欣赏到了两岸的风光,我们的小船上充满了欢声笑语和心满意足的赞叹。

    在天天出生之前,我几度回首,看见神在松松和我生命中奇妙的作为,我们的几经波折的爱情长跑,十三年朝夕共处的二人世界,都变得分外地宝贵。

    我们的宝宝天天,在你出世之前,妈妈写下这些话语,是要你知道,你的爸爸妈妈是何等地彼此相爱,你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更是神恩典的见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福分比神的同在更可宝贵。天天,等你会看这些字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年头过去了,作为头生的儿子,你必定要承担太多的期许和责任;爸爸妈妈只盼你一生走在神的旨意里,因为,那里有生命全部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