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传道人的天路历程

◆ 陈大卫


   “主啊!你救了我的命免了死亡,救了我的眼免了流泪,救了我的脚免了跌倒。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称颂耶和华的名。”(诗篇116:8,12,13)

    这几节经文诗歌自从蒙恩得救直到现在,都是我的最爱,也表达出我内心深处的心声。正如有首诗歌词说的好:“如果没有主的爱,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如果没有主的恩典,哪有我盼望的今天?坐在主你的面前,泪水湿了衣衫,想起主对我的一生的恩典,我的心中感慨万千。想起主对我一生的恩典,主啊!你的慈爱无限。”假若有人问我说:“你为何一定要相信主耶稣,又为什么一定要事奉神?”我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今日成了何等的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一、蒙恩之前 人生渺茫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传道书1:2-3)“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这场争战,无人能免;”(传道书8:8上)“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利米书1:5)

    一九七一年二月接近春天的一个日子里,在中国南方一个大家族中,期盼已久的一个男孩出生了。可是美中不足的是,这男孩却带了先天性心脏病(法乐四联症Fallot’s tetralogy )来到了这个世界。但这个脆弱及垂危的生命一天一天长大了,这个孩子就是我。自从懂事开始,我对人生的看法及期望都很淡薄,常常觉得人活着一点意义都没有。记得在七、八岁时,有一次听人们谈到有地震,我就好几个夜晚都睡不着觉,思想每个人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一定要活着,最终要到那里去。无论老幼,人人都要面对死亡。我一方面怕死,但另一方面又觉得人活着没有意义。这两种相互矛盾的思想,常困扰我幼小的心灵。曾有好几次,我都因一点点的小事不想再活下去,甚至有时还用各种的方法想要来结束自己的人生。

    这个又脆弱又无助的人一直活到了今天,完全是神的恩典。

二、蒙主拯救 向主许愿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罗马书3:23-24)“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一切都是出于神,他藉着基督使我们与他和好,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哥林多后书5:17-18)

   
我出生在一个虔诚地拜菩萨的家庭,我母亲每个月初一和十五都要吃素。因我从小有先天性心脏病,我妈就把我献给菩萨作义子,说我到十六岁会出运气。可我从小就很单纯地接受了无神论思想的教育,什么神鬼都不相信。一直到了我十六岁那年,我的先天性心脏病复发了,另外又患上了好几样其它的病。医生已束手无策。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瘦骨如柴,无力行走。我的人生就这样渐渐地走向了死亡的边缘。

    在这样的光景中,我实在是痛苦难忍,生不如死。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天父上帝就借着我的大姐向我妈传福音。我的大姐在一九七九年左右曾被魔鬼附身,多次住入精神病院都不见好。一九八三年我的姐夫听到福音,接受了主耶稣作他的救主。那时候基督徒们聚在一起为我的大姐祷告唱诗,过了几天她就完全康复了。大姐也信了主。看到我的病况,大姐对母亲说:“妈妈!你和弟弟要相信接受主耶稣作你们的救主,这样,弟弟的病如果被主医好,那当然好,若病不见好,弟弟也能去天堂享受永生的福乐。”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我妈妈就抱着一丝希望去相信并接受了主耶稣作救主。那是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们全家人都悔改归向了主耶稣。

    可我还是不太完全的相信,只不过是因着病痛的需要而开始学着向主耶稣祷告。刚开始时,我有几次向主耶稣祷告说:“主耶稣啊!如果有你的存在,能医治我病的话,我愿意一生奉献给你,为你做工。”当时我也不知道奉献的含义,只是这么向主耶稣祈祷。那时我根本不能走路,也没有力量站立。可是既然信了主耶稣,我们全家人就要去很远的地方作礼拜,需要先搭乘拖拉机车,然后还要走一段的路。每次去都需要我的大哥背着我去。记得在第四次的主日早上,下了点雨,路又滑,我大哥就对我说:“你今天就不要去作礼拜了吧”。可是我当时很单纯,总觉得主会医治我,所以就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背我到教堂作礼拜,我就自己走。”非常感谢天父的恩典!就在那个礼拜,我就开始了慢慢地勉强走路,好象小孩子一样一步一步地走,一边走一边歇息。第一次到礼拜堂时,也不知道一路歇过多少次。就这样一个礼拜又一个礼拜,我的身体随着每一次作礼拜就渐渐好了起来。大概过了三个月,我没有吃什么药也没有打针,我的病几乎都好了,身体也渐渐康复起来。在那时我的心灵深处就有个奇妙的光照:主不单让我明白他医治我的病,也让我看到自己是个罪人。我就常常认罪悔改,同时也很渴慕和追求主。

    大约在一九八六年八月的时候,在我们的家乡就已经有几户人家信了主,也设立了聚会,但平常都没有人讲道,也没有人在那里负责及带领。就在这个时候,在我们隔壁乡村经常来帮助我们的一位老姐妹,就开始鼓励我去讲道。但我可是对圣经一窍不通,也没有完整地读过圣经(当时也不容易买到圣经),我怎么能传讲主的话呢?最早我就根据其他传道人送给我的讲道集,照着书就读。再后来我就借到了一本圣经,按着自己在主面前所领受的亮光和弟兄姐妹分享。就这样一边读书,一边带领弟兄姐妹,一个星期聚会也有两三次。

三、主恩保守 生命改变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23:1-6)

   
约在一九八七年,我当时信心有点软弱,当听人说到,一个先天心脏病(法乐四联症Fallot’s tetralogy )的人需要动手术才会完全地康复,我就要求我的爸爸妈妈送我到医院动手术。可是好多医生都断定说,不要动手术,因为成功率太低了,非常危险。我还是坚持要动手术。

    记得要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一个人非常丧沮与无助地坐在省立医院的阳台上,向主耶稣祷告说:“主耶稣啊!我求你在明天动手术的时候来医治我,使我完全健康,好让我能专心有好的身体来服事你。否则的话,求你就将我接回去,我也不想带着病痛活在这个世界,还要别人来照顾,又不能好好地事奉你。”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医生准备开始动手术。我被抬到手术台,被麻醉后就昏迷不知了。手术开始后没多久,忽然间省立医院停电了半个小时(正常情况下停电一定要预先通知,可这次不知什么原因就这莫明奇妙停电了)。这个时候,有位医生满手鲜血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口,对我的父亲和姐姐们说:“这个病人已经没有希望了。”这时我的父亲和姐姐立即大声地求告主耶稣来拯救我。正如圣经以赛亚书43:13所说:“自从有日子以来,我就是神;谁也不能救人脱离我手。我要行事,谁能阻止呢?”感谢天父的恩典,他绝不误事。就在我们最无助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帮助,我们绝望时神就给我们希望。忽然间,电又来了,医生们就继续给我动手术,约到下午三点,我的手术完成了。过了半个月我出院了(听说当时比我轻的心脏病者已死了好几个)。医生吩咐说:“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不能干重的活,也不能结婚生子,约在十年后可能还会出问题。”但感谢天父的恩典!我在家休养还不到三月,就什么重活都干了,与正常人一样,直到今天我的身体都一样健康强壮;并且,我还在一九九三年十月结婚,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在我二十岁那年(一九九一年),我内心非常渴慕主,总觉得非要主不可。我的心正如诗人所描述的:“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篇42:1)“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诗篇63:1)我每周都有一次禁食祷告,求主光照,来审察自己。记得有一次在主日讲道回来的时候,我马上进入房间,一个人在那里祷告读经,读的是以赛亚书40章。我正在默想“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这一句经文时,忽然有一股力量从上头充满了我,使我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喜乐,同时也唱出我不能明白的诗歌。从那时候起,我的事奉起了很大的改变。读经有了亮光,讲道有了能力。这样的改变不仅我自己体会到了,我的许多同工们也都明显感觉到我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但我自己很清楚:这个改变完全是出于主的恩典。

    那期间,我也经常看到自己罪孽深重,常常流泪祷告,不断地渴望追求主的荣美,非常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献给主,也经常感觉到有主的能力伴随着我。

四、因主怜悯 经历神迹

    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万民:原文是凡受造的)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马可福音16:15-18)


    记得在我二十一岁那年,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去一个教会预备主日讲道。星期天清早,我刚睡醒,还未晨祷,就有一个人急急忙忙来敲门,说要想接受主耶稣作救主。在那教会本来有一位负责的老姐妹,可是她那几天刚好不在,那么我就只好叫了几位比我年轻的弟兄姐妹一起到他的家。到他家一看,才知道,他的儿子明天就要结婚,今天他妻子却被鬼附了。那怎么办呢?感谢主!我们凭着单纯的信心来禁食祷告主。可是有许多的弟兄姐妹及未信的人都在议论说,这几个小孩子能起什么作用,还是赶快将她送到精神病院吧。也有的人说,赶快把她送到当地最大的基督教堂。可是当时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很不客气的对这群人说:“如果有人不相信主的能力,请你们快快离开这个房间。”

    那个鬼魔非常有力气,我们几位年轻的弟兄姐妹用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个妇女压住。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迫切的祷告。有时鬼魔会说:“不要打我了,我马上就走。”有时甚至床板都被她跳断了。这样,经过连续约有一个星期的祷告,这个女人就完全恢复了,直到现在。后来,她就把她的家奉献出来作了基督徒聚会的场所。

五、贪爱世界 受主对付

 
“耶和华啊,现在你仍是我们的父,我们是泥,你是窑匠;我们都是你手的工作。”(以赛亚书64:8)“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罗马书9:20-21)

  
自从那个时候起,有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主与我是这么真实地同在,我整天就想活在主的面前,与主有更深的连结。在此同时,我的心灵深处总是很渴望有更多的时间来事奉主。

    然而,现实的生活也曾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挣扎。我有时想:我要大大地赚钱,一来使自己的生活可以有保障,另外也可以去帮助有需要的肢体们。有了这种想法,我就努力做了许多的事,但总赚不到钱,反而亏本。在我的心灵深处,我很清楚这是主对我的管教与教训。

    有一天早上刚出去开车,主就借着耶利米书17:5-8来责备我:“耶和华如此说,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因他必象沙漠的杜松,不见福乐来到。”那个时候,所有与我一起开车的同事每一年都会赚到好几万元钱,可就是我一直在亏本。有一次主日,我非常沮丧与灰心,不想再去讲道了,就安排了别人去讲,我决定去开车赚钱。但奇怪的是,我的车已装上了货,动了主机,踩上了油门就开不动了,下来一看,结果挡板里的轴坏了。但我还是用自己的办法,想去隔壁乡村一位弟兄那里借车运货。从他的乡村很顺利的开到了我装货的地方,将我自己车上的货卸下重装上这车,也顺利地开到一个山头。刚下坡时,忽然间变成没有刹车了。我在非常紧张中只仰望主的拯救。可我的车就这样开下了高山的马路下。在我车上有两个人,一是我的岳父,另一位是弟兄。当车飞下山坡时,我却平安无事地站在了马路上,我的岳父也平安地在马路下的一个田地上,但那位弟兄却被压在车底下。我靠近他一叫:“弟兄你有没有事?”他很安详地说:“我没有事。”我们把车向上一顶,他就出来了。只是车上的所有鲜鱼货都散落在山坡上。

    这是我惟一一次对主有逆反之心,不想再去传道了。发生这样的事故,我也很清楚是主对我的管教与教训。我内心深处很是挣扎与痛苦,不知道如何走前面的路。有一天晚上还未睡觉前,在祷告中主就借着诗篇39:9告诉我说:“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这句话非常有能力地带我走过好几年的路。每当我灰心失望、孤单痛苦时,这句话就奇妙地浮现在我的心里。

    有许许多多象这样的事情及经历,我很明确知道是主的手一直在我身上对付,管教、修理及剥夺我天然的生命,好使我能更谦卑顺服主的带领,完全凭信心生活,依靠他,仰望他,专心的跟随他,事奉他。

六、主话呼召 专职事奉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加拉太书1:15-16)“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拉太书1:10)

    后来我因开车亏了本,又卖掉车重新回到原来的补网工作。在一九九六年五月九日的那天上午,我在工作的时候,忽然间很莫明奇妙地有一个声音又象一个念头,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又好象在我的心中,一直地说:“你要放下,你要放下,你要放下……”这样一直连续的有好几遍。我清楚想到主耶稣在呼召彼得时的情景(参马太福音4:18-22),我明白到,这是主叫我如同彼得一样放下工作来专心的跟随他,接受主的呼召。另外,这也是主在责备我。主一呼召彼得时,彼得就立马放下“撒网及补网”的工作,专职来侍奉主、传天国的福音。可我还是有许多顾虑,多找借口,不甘放下……

    从此我又一次面对内心的挣扎:去做工,内心不平安;不去做工,如何面对及应付现实的生活,也担心我的家人会不会同意。有时觉得,如果我是单身汉,可能放下工作比较容易,可我是有家庭有妻儿的人,应要为全家人付负责,如此等等。这样一系列的问题越想越不通,想来想去,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就在那个时候,我也只能多多地跪在天父的面前,来禁食祷告来寻求他的心意,祷告说:“主啊!如果是你的呼召要我专职侍奉你的话,你必须给我两个印证:一是我妻子的支持,二是主你话语的印证”。

    感谢天父的恩典!过了几天(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有天下午,我妻子突然对我讲了一句话:“你不要去做工了。”这是她与我结婚几年来从未讲过的话。但每当我注意到生活的艰难时,我的心就如同刀割般的伤痛。直到有一天上午(每半天的禁食约有半个月时)在祷告的时候,主就借着腓立比书4:19说:“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自从那日起我就决定放下一切的工作来专职事奉神,不在乎环境如何,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只在意神的心意及引导,顺服神的吩咐。

    虽然一直到现在生活上还未很充足;在环境上依然有压力;在信仰方面也受过逼迫;也有许多人故意捏造坏话毁谤及攻击。因此也有失败、软弱、灰心、失望的时候,但感谢主!他一次又一次地用奇妙恩典和爱的激励,用圣经的话语不断地引导。正如圣经所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后书12:9)神有时也借着好多弟兄姐妹的关怀及帮助,眷顾我直到今天……

    一切都将荣耀归给主!“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马书11:33-36)
(陈大卫弟兄是国内教会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