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玛拉基书1:2上)

——“或说:‘公义的神在哪里呢?’”(玛拉基书2:17下)

上帝何在?


◆ 严行


    无神论者挑战上帝存在的一个重要质疑就是:上帝若爱人,为什么世上有苦难?为什么人生中有疾病死亡?为什么人心中有邪恶仇恨?上帝不是大能的吗?上帝不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吗?那么,苦难、疾病、罪恶的存在,就意味着这都是上帝所允许的。上帝既然对这一切如此视而不见,不闻不问,又如何说上帝是慈爱?上帝是公义?

    这是个十分尖锐的问题,直指上帝的本质属性——爱与公义;这又是一个十分犀利的问题,利用逻辑的矛盾律原则向上帝挑战。

    这个问题,曾问了数千年,曾问过无数遍。犹太人这样问过,外邦人这样问过;古人这样问过,今人依然这样问着。

    我们先不回答这个久久回荡在无尽时空中的发问,我们先思想一番:当人们如此发问的时候,问题的背后是不是已经包括了一个隐含的前提——我似乎比上帝更善良、公义,因此我才去责备上帝不够公义、神不够善良?发问者的心里是不是已有一种潜在的自我感觉——我比上帝有更高的境界、更宽广博大的胸怀?是不是有一种僭越的意识存在――我可以有权柄向上帝指手划脚?向上帝发指令、让他做他该做的事?



    可以看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目中无神”的问题。它是高举自我的发问。上帝之所以是上帝,首先就在于祂是至高无上的。当人向上帝发出上面质问的时候,第一步就是先从心里否定掉这一概念,把自己提到可以与上帝对质的高度。于是,人的自负、人的骄傲显露无疑。接下来,人就把自己的判断、自己的分析、自己的结论作成了最终的答案。

    上帝明白地启示说:撒但原本是神所创造的天使长之一,但它因神所赐的智慧而骄傲,高举自己,要与至高的神同等,于是它被神定罪,从天上坠落下来(参以西结书28:11-17)。圣经提到撒但背叛时五次说“我要”,撒但最后说“我要与至上者同等”(以赛亚书14:14下)。可见,高举人的意志,以人之心评判上帝之心,正是魔鬼撒但的作为,也是人尚未认识上帝时被罪所捆绑的表现。同时也表露出,人不属神之前,本是与神为敌的。当真理来到的时候,人不认识真理,人不能接受真理,人要否定真理。由于这样同一个原因,人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人啊,我们必须对自己的罪恶警醒!

    在我们向上帝发出这样问题之前,先看清我们自己的内心。“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心里本没有良善的人,却以良善的面貌责问上帝的不够良善,却以公义的姿态指斥上帝不够公义,那么,实质就在此显明了:人不是为了追求良善和公义,乃是为要否定上帝。

    上帝就是上帝。这是一切讨论、思辨、分析、判断的前提,也是一切议题得以成立的基础。抬高自我,与神同等,是人类罪性的核心。



    这是理性的发问,让发问者感到“理直而气壮”。

   “理”从何来?理从逻辑推理而来:“因为上帝全能又全善,他就应该创造一个没有恶的世界;而世上有普遍的恶,所以上帝不是全能全善的,所以上帝也并不存在”。这样一种非常“合理”的推论,让我们觉得我们“有理”。既然我们有理,那么上帝就没办法自圆其说了。

    合乎逻辑的推理,是人所赖于找到真理的途径,在人看来,这是“科学”的,是可信可靠的,是唯一可以接受可以认可的。

    但,神的意念高于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于人的道路。神从不与人“讲理”。神在约伯痛苦发问时,不向他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事发生,而是问约伯“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参约伯记38:4上)在约翰福音中,我们看到,耶稣在世上时,耶稣面对的各种提问,也都不从逻辑推理的角度回答。他回答尼哥底母,回答撒玛利亚妇人,回答法利赛人,都是如此。逻辑推理是人的思维方式,神不用通过逻辑推理才能找到答案,神直接就给出答案,因为神本身就是世上一切奥秘的答案。神不必像人一样通过“因为-所以”来得出结论。所以,神的话是直接的,是明确的。耶稣说:我是世上的光。耶稣说:我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当耶稣说这些话的时候,从来不用“因为……所以……”。

    当行淫的妇人被捉到耶稣面前时,以摩西的律法必要把她用石头打死。法利赛人问耶稣“你怎么说?”他们试图听主按“因为-所以”的原则,回答是与不是。主不依他们的心意而回答,主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翰福音8:7下) 主的回答,不按律法,不按知识,不按人的思路,主直接把人带到真理和生命面前,主让人看到人自己的罪,看到更高的原则,看到更善更公义的原则。

    因为人只有看到自己的罪,才能真的看到神的善与神的公义。

    那么,同样的道理,人们对上帝的质疑中,是人看不到自己罪性的提问。处在罪中的人,眼目是盲的,心灵是闭塞的,人们借着推理的方式,如同盲人摸象一般,把自以为是真理的东西,当作真理,并以此否定真理,这正是不认识神的人的可悲之处。

    对逻辑推理的尊崇,本质上是“理性神话”,即让理性成为新的偶像,成为新的上帝。“理性在此,众神退位”。思维与理性被奉为具有抽象普遍性与可重复性的“工具理性”,成为一切的度量标准,同时也就成为价值标准。理性归根究底是人的理性,所以,这种思维最终意味着人超越于神。

    听听神是怎样说的吧:“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9下)在上帝面前保持一颗谦卑心,是认识真理的起点。



    对上帝的善与公义的质疑,也是人性中欲求无穷的显示。这种无穷欲求最终所指的就是“像神那样”!“像神那样”的意识,使人常常忘记自己不过是人。每当这一意识在心里泛起时,人就会把有限的自我夸张成无限。亚当和夏娃被蛇所诱偷吃禁果的心理原因就是“可以像神一样分别善恶”,就是希望亲自拥有这样一种神所具有的能力。

    在人所创造的文化世界里,有永生不灭不受限制的神仙,横行天下功力非凡的武侠,有心想事成所向披靡的超人……,这些,都是人自我意识的反映,都是人精神的展现。它代表了人心底的渴望:像神一样!

    问题的关键是:在“像神一样”的愿望里,人只是对上帝的权能的向往,而不是对神的慈爱公义的向往。自由与权力的背后是责任,是能力,是担当,也是牺牲。神是自由与全能的,神更是慈爱、公义、公正、仁慈、怜悯、饶恕的神。人向往智慧、向往能力,但人的心里却没有良善。被造的人怎能和他的创造者同等呢?但因着神的慈爱,神把他一切的美好的特性都给了人:于是神的公义赋予了人法律和良心;神的永远赋予了人敬拜性;神的创造赋予了人发明创造性;神的自由赋予了人自由意志;神的权能赋予人管理的权柄……。然而,处在罪中的人,也将这些特性异化了,公义常常被当作借口,法律常常变成了寻找替自己辨护的依据;敬拜的愿望变成了制造偶像敬拜别神的行为;创造的能力变成为人类掘墓的手段:核武器、克隆技术……不一而足。我们应该看到,人在多大程度上背离神,人就在多大程度上自我毁灭。当人向上帝发问爱在何方时,全然遗忘了这一切的苦难灾患都是源于人的自由意志所做出的选择,是人犯罪的后果。人必须为自己的抉择担当后果,责无旁贷。



  《圣经》旧约最后一篇《玛拉基书》中,先知指出了悖逆的人类长存于心中的不敬的发问:神啊,“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参玛拉基书1:2下)

    这个人类心中悲戚不满的发问,在茫茫空中波荡,没有回声。

    四百年过去了。神沉寂了四百年。人类在越来越深的黑暗中度过了四百年。

    四百年后,神无言地将祂的独子耶稣赐下,让祂为世人赎罪,让祂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人类的罪恶;并让他第三天复活升天,将永生的福音带给世人。

    神的独子耶稣,把四百年前人所没听到的神的回答带来了,祂告诉人,神是爱。神亲自道成肉身来到人间,为要拯救罪人。人所需要做的是,对神的爱作出回应,向神认罪悔改,归向神。耶稣呼唤世人:“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4:17下)祂还告诉世人,你们也应像神这样爱。神留给世人最大的诫命就是爱——爱神,爱人。

    那些质问“上帝若爱世人,为何世上有苦难”的人们,如果能注目十字架上的耶稣,如果能放下心中的自负,以真诚和生命面对并思考自己的问话时,结论就不言自明了:上帝就是爱,上帝亲自拯救因罪恶陷入苦难中的人类。

    当我们懂得这一点时,当我们愿意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为救主时,上帝的爱就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