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神的怀抱 (一)


◆ 魏陈素清

早年异国受洗

    我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过埠新娘的方式,由深圳规澜镇松元下村独自前往西印度群岛的千里达国,准备与由双方家长介绍而通信三年的笔友魏先生结婚。当我抵达千里达之后,为了入乡随俗,亲友带我上教堂,为婚礼做准备。因为千国人凡要举行婚礼者,都由教会的牧师主持,发给合法的结婚证。在当时什么是宗教,什么是耶稣基督,我全然不懂。为了要在一个半月之后举行婚礼,就由牧师行了洒水礼,成了名正言顺的基督徒。

    婚后因为居住的埠仔只有一间天主教堂,在环境不许可之下,从来没有再回教堂敬拜。那时心中只知有“天亚公”,不能作坏事,否则会受到惩罚。这些教育都是从上一代老前辈所耳闻目染得来的。对于基督信仰的含义,却不是很清楚地明白。

晚年来到主前

    一九六九年,为了儿女们的学业前途,我们下决心结束了生意,全家移民来加国居住。那时我对于信仰福音之事全不放在心上。

    感谢慈爱的天父,我们虽然离开了祂,而祂并没有离弃我家,一路看顾保守和带领。又有兄嫂陈太时常为我家早日归向神而恳切祷告。直至一九九八年的五月底,我首次跟陈汉香兄嫂踏进了华人福音堂,当天陈光伟牧师所讲的福音信息,令我非常感动。在我印象中,他所讲的信息是“有耳者可听”。我觉得很有意义。那时年老无所事事的我,就盼望星期天早点来到,可以重返教会聆听神的话语。感谢兄嫂立刻送我一本《圣经》,——是他俩特别往士嘉堡某出版局购买的。他们的长途跋涉令我感激不尽。有了《圣经》,我就慢慢地阅读,可是读归读,领会有限,只识字却不明白它的深奥道理。当读到历代家谱时,真有点莫明其妙,就不想读下去了。但经过自己的坚持,克服了这个坏毛病。

    感谢那爱世人的神,祂把我重新找回来,引导我到他的殿堂敬拜。我自觉内心非常愧疚,自己长达四十年离开了神。但现在过犯得以赦免,归属基督,使我内心有一种安宁的感觉。我还学习早晚祷告,祷告后更加有释放的感觉。

蒙神一步步带领

    后来,一位姊妹黄太邀请我们参加迦勒团契―――年长者的聚会,我们有了另外一个家。

    在二零零零年,我参加了退修会时与何郭瑞然姐妹相遇,在晚上的分享中她告诉我教会有主日学习班,可以学习圣经中更多神的话语。我听了非常高兴,保证一定参加。由退修会回来的第二天,我就跟着她到主日学,原来教主日学的老师也是黄太,我感到很开心。

    主啊!你真是全能大爱的神,你不但把我这个无知的罪人找回,你又一步步有次序地引领我由浅入深地学习。正如《圣经》所说:“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9上)

    主啊!为这一切的保守和看顾,我要向神献上无尽的感恩。过去,神带领我们一家四口来到美丽的枫叶国定居,这是我们以前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奇妙恩典和安排。现在又蒙神恩典,使我能在真道上学习和被建立。神啊!我愿向你屈膝敬拜和顺服,并一生无悔地跟随你!

夫妇同颂主恩

    当我参加福音堂的崇拜两个月后,有一晚我问外子:“明天和我一同去教会好吗?”他说:“现在不去。”两个星期后我再问他是否明天同我去教会,他回答说:“如果我要去,我会告诉你。”又过了两周,我第三次问他时,他说:“好,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感谢神又找回了这只迷失的小羊。为这事儿我高兴了一个晚上,立刻通知陈汉香夫妇这个好消息。

    神的确不会离弃他的宝贝儿女,他寻找、赦罪,他也引导他所爱的人顺服他。外子从来没有摸过《圣经》,他到了教会后,我指点他如何找到当天要读的经文,此后他便不需帮助。更奇妙的是,他从未开口唱过歌,这个八十岁的老头在司琴的带领下竟有模有样地唱起赞美诗来。

    我们俩常常坐在一起拉着手向神祷告和祈求,为世界,为国家,为教会,为神职人员,为亲友和家人以及有需要者,求神医治保守和看顾。因为我们坚信《圣经》中神的应许:“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马太福音18:19)满心感谢神,愿所有颂讚荣耀都归三位一体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