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在中国(一)


------- 唐代的基督教(上)


◆ 黄智奇牧师


    基督教传到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时代。目前已经出土,尚存于世可供研究关于唐朝时代基督教传播的文献最少有七样(注1)。其中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注2),到目前为止,是记录最“丰富”内容的研究材料。所谓丰富,也只不过合共1695字的记录。加上最近一百年来,在敦煌石窟、吐鲁番、泉州等地考古发现了其它零散的文献材料。今日的人对景教(注3),就是当时的基督教,也凭着这有限的材料增长了见识。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见附图)

   流行中国碑大概是在唐朝末年政府排斥景教的时候,被埋在泥土中的。直到明朝天启三年(一六二五年),才在西安出土。

    碑文有两种字体,碑文主体内容是用中文的楷书写成的。碑文主体内容的左右两侧和下方则是以叙利亚文写成的。那是当时各传教士的名字和职位。碑文内容所记录的中文名字很“洋化”,像普伦,伊施,宁恕,罗含,阿罗本等等,都是内在的证据,说明当时的传教士都是从西方过来的。碑文作者名叫景净。只有最后抄写碑文的人名字是中国化的:吕秀岩。

    叙利亚文写的部分是职位。包括了大主教,主教,教正,牧师,长老,修士,博士,管墓,这都说明了当时教会已经有了严谨的组织。

    碑文的主体内容是用文言文体写的,文言文体的特点是用字少,含义却丰富,但由于我们今日所学的中文和当时的文体有很大的差距,所以,要理解它的意思是颇费功夫的。但有两位外国专家,佐伯好郎(P.Y. Saeki),和理雅各(James Legge),分别将碑文的文字翻译成为英文。说来惭愧,我们这些以中文为母语的人还得要靠洋人的英文翻译,可以回过头来认识我们祖先在一千年前使用的文字文体意思。

    碑文内容的用词和佛教的用词很相似。像慈航,青驾西升,三一妙身,法界,庙僧,等等。若不是我们已经明白了基督教的道理,那些用词会叫人难以辨别出那是描写基督信仰的。我们可以推想,当时如此翻译,是因为传教士来华之后,可能缺乏对中文的认识。又因为佛教已经在中国传扬,他们以为可以藉着佛教的文字和用词,将信仰内容表达和传开。还有景教的传教士和佛教的和尚来往密切,有合作关系(注4),这也使得初到贵境的传教士们大量使用了佛教词汇来解释教义。

    碑文主体的内容分为四大部分。第一是教义,第二是发展历史,第三是见证,第四是对皇朝政府领导的赞词。

    至于碑文写成的目的,似乎是在表扬景教人的优胜,和对君王政府的颂扬。

    按碑文内容所记,那应该是景教最兴旺发达时候(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七八一年)所刻的。碑文记录教会兴旺发达的情况说“法流十道…寺满百城…”那意思是它的道理已经传到全国了,很多城市都已经有了教堂。

    从碑文内容,又知道景教是从唐朝贞观九年(公元六三五年)开始进中国。从其它历史材料(注5),景教传播最少到公元八四一年才停止。可是,经历了两百多年的发展,还曾那么兴旺,到今日也只仅凭一些出土文献,才叫人知晓它曾经存在过。何竟如此光景?从碑文中得知那时代的传教士,都是些学问才干高的,又善于文字翻译的,为何那曾“法流十道”的道没有在两百多年之后继续传播?为何那曾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有的教堂,今日都没找着?我们知道今日中国基督教发展,是两百年前(一八零七年)从英国来的马礼逊开始的,和唐朝景教没有任何关系的。那是什么理由叫这个在唐朝发展两百多年的教会,至今只留下考古的遗迹和依稀的历史材料?

    它的开始、发展和末落,对我们过教会生活的人,感到特别切身。因为我们看重把福音道理传给同胞的和天下万民的,又重视教会发展,也会特别有兴趣想知道当初福音如何传到中国,又如何发展教会,和最后末落的原因。

时机和背景有利于宗教传播

    唐太宗政府容许多元的宗教发展(佛,道,儒之外,也容许摩尼教,犹太教,当然也容许景教的传播)。在景教传教士来华的时候,太宗派了房玄龄迎接。佛教的唐玄奘到印度取经,也得到唐政府的接待。此外,政府对外族的政策也是宽大包容的。政府任用外族人当重要的官员。甚至有波斯人任中国军队的将军。(注6)这些都是有利于当时传教士东来的环境条件。还有,唐太宗除掉了拦阻中国和波斯国之间的东西突厥势力,西域诸国又都尊唐太宗作天可汗(国际组织的首长),东西交通通道也因此畅通。另外,唐朝中国和波斯国的关系良好。那些从叙利亚来的传教士又都是中国的友邦,这种种政治的形势,都有利有助传教。

    到中国来的叙利亚传教士,是当时西方基督教会定为是异端的聂斯多流派(Nestorian)。不过近代天主教会也已经和叙利亚教会和解,认为当时西方教会和叙利亚教会的分歧,只是表达方式的不同,再也不以聂斯多流派为异端了。

景教传教士为了传真理到中国

    中国近代史学研究家朱谦之认为,那是因为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原因促使景教徒来华,“景教徒是否完全由于利益一念而来中国传教,这当然是待研究的问题。可是景教徒也是叙利亚人,波斯人,其爱从事经济活动是可以断言的。那么在中国与波斯交通之时,景教东传是有其经济原因为其主导,也是决无可疑的。”(注7)

    这个说法和出土的景教流行中国碑文的内容不符。

    叙利亚传教士到中国,本是为了要将圣经的信仰传递,不为政治或经济。碑文说他们“占青云而载真经,望风律以驰艰险”意思是不怕艰难,顺着风云规律和指引,将真理带来中国。而且碑文记录景教的传教士“不聚货财,示罄遗于我。”就是说不积金银。将已经有的分给人。又记录传教士见证“能散禄赐,不积于家”那何来为了经济的原因?

第一位来华传教士阿罗本

    碑文说“大秦国有尚曰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阿罗本来华的时候,得到宰相房玄龄迎接,并留在图书馆内,将圣经翻译。他翻译的材料,得到唐太宗通过,认为教义对中国有益,就批准了阿罗本在华传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序听迷思所(弥赛亚)经,一神论,宣元至本经,三威蒙度赞,尊经,大圣通真归法经,志玄安乐经,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注2:“大秦”是当时中国对罗马帝国的称呼。
注3:当时称为景教,意思是光明的。从景教的碑文教义内容介绍,上帝是无始无终,是创造天地万物和人,是三位一体,人因受魔鬼引诱犯罪,又弥施珂(弥赛亚)降世,从童女生等等都可以确定那是我们今日所认识的基督教信仰。
注4:江文汉说般若不闲胡语,复未解唐言,乃与大秦寺波斯僧景净,依胡本〈六波罗密经〉译成七卷。《中国古代基督教及开封犹太人》知识出版社, 第38页。
注5:理雅各(James Legge)《The Nestorian Monument of Hsian Fu in Shan Xi 》1888,第48 页。王治心 《中国基督教史纲》1979,第42页。
注6:罗香林 《唐元两代基督教》, 第10页。
注7:朱谦之《中国景教》,第6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