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病带我归主

◆ 郭小红


    刚刚结婚不久,丈夫就出国了,那时我已经有了身孕。这一别就是七年,后来丈夫在政府大赦期间获得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接下来我带着六岁的女儿于一九九七也来到了多伦多。

    回想与丈夫分别的那段日子,实在是挺苦的。一个毫无经验的年轻女子既要独自拉扯孩子,又要上班赚钱,还要照料丈夫年迈的爷爷,再加上丈夫寄回的钱又不能由我支配,有时觉得日子真难熬啊!大概那时的劳累和郁闷已经给身体造成了潜在的损害。

    来到多伦多后,在当年就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接下来九八年又生了第三个,在九九年我再一次怀孕,事情就从那时开始了。

    九九年六月份,在我怀孕六、七个月时,有一天我觉得右腿很痛,走路时更不舒服,就去看家庭医生。医生一量血压,吓了一跳,血压太高了,叫我马上去西乃山医院挂急诊。在医院折腾了一个晚上都无法使血压降下来,一时也无法查出确切的原因。医生为了我们母子安全,要我从六月底开始住院。接下来一、两个月时间经过抽血化验、B超等许多检查,终于查出在我腰部附近有一个良性内分泌腺瘤,再加上怀孕,就使得身体激素水平紊乱,造成血压高、心跳快、情绪亢奋。由于有身孕,无法马上切除,只有等生产后才能手术。

    住院等待生产的两个月,如果在平时可能一眨眼没什么感觉就过去了,可在那时简直象在地狱般似的难熬,真是体验到度日如年的滋味。医生是好心,要我住院彻底休息,可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呢,两个小的只有一、二岁,最大的女儿也不过才八岁,我如何能放心啊!可怜我的丈夫,那时实在苦了他!既要照顾家里的孩子,又要照顾医院里的我,而且似乎精神不太正常的我,看不到丈夫在医院,就打电话叫他过来,希望他陪我,可他来了,我又想到家里的孩子没人管,马上催他回去,他真是被我搞的疲惫不堪。可先生从来没抱怨过,总是迁就、安慰我,我从心里感激他!而我因为亢奋的缘故,一直讲话不停,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头脑整天乱轰轰的,还要天天抽血化验,后来血都抽不出来了。身体越来越弱,以至没有力气自己拿筷子吃饭,没力气去洗手间。整个人都变了形,我觉得我不是要疯了,就是要死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衷心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们,虽然那时我只是个挂名的基督徒,偶尔去去教会,但当大家得知情况后,许多弟兄姐妹来关心我,探望我,为我诚心的祈祷,求神医治我。爱萍姐妹还经常把我大女儿带到她家帮我们照料。高牧师也常常来安慰我,为我祷告。

    我的母亲当时在四川成都做生意,得知我的病情,担心得寝食难安,一下子瘦了十几公斤。因她是信主多年的基督徒,就请成都教会的牧师为我一家祈祷,那位牧师直接打电话到我的病房,问我的先生愿不愿意认罪悔改,认耶稣为主,从而能为我祷告,我先生当时顺服地同意,电话里随牧师祷告信主。后来我病好后,丈夫陪我去过三次教会,然后为让我专心聚会,就提出在家带孩子,再后来工作忙起来,就更不能来教会了,但他始终支持我参加教会活动,通过一些事情也看出他是敬畏神的,只可惜对神认识不深。我深深祈愿丈夫有一天能安排好时间,多来认识、亲近神,清楚自己的救恩。

    住院两个月左右的一天夜里,我肚子忽然很痛,我们夫妻俩意识到孩子可能要提前出生了,因为那时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呢。我马上被送去产房等待生产,可能因为我身体太虚弱的缘故吧,折腾了很久都生不下来,于是医生决定手术。那天夜里可辛苦了我先生,因为事发突然,无法事先请人帮我们带孩子,他于是家里、医院两边都要照顾,跑来跑去好几次。进手术室前我也很害怕,但祷告交托给神后,心里就平安了许多。手术很漫长,大概三、四个小时才做完,比我晚开始同样手术的产妇都出去了,还不见我的动静,丈夫在外面很紧张,捏了一把汗。手术终于结束,婴儿只有四磅重,需要放入保温箱。而且我也非常虚弱,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苏醒过来。在生产仅两周后,我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接连两次手术使我本已虚弱的身体更受亏损,每天还要吃许多药,真是痛苦不堪!因家里实在困难,婴儿被留在医院整整一个月,社区中心帮我们照料其他三个孩子,后来政府又帮我们照料老三、老四大概三个月,我虽然舍不得,但实在没办法,这期间我们一周去看一次孩子们。

   两次手术后回到家中,我情绪还是很不稳定,有一天觉得痛苦得受不了,萌生了自杀的念头,丈夫发觉后情急之中报了警。警察来把我带到医院,进了病房我才察觉都是精神病人,原来他们把我带到了精神病院!我吓坏了,不想住院,想回家,就借电话打给丈夫,刚放下电话,一回头,发现高牧师找我来了,我简直象看到救星似的,高兴极了!高牧师在那里一直陪我讲话讲了二、三个钟头,然后开车把我送回家。就从那天起,我才相信神真的与我同在,相信神真的爱我。他把高牧师这么好的神仆放在我身边,不管我转到哪家医院,高牧师总能第一个找到我,安慰我,为我祷告,我不知用什么话语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从那天起,我开始认真地祷告,无论是吃药还是吃饭前都祷告,神就保守我开始渐渐恢复,几个月后就完全康复了!

    回想我这前半生,虽然从小随母亲信了主,但并没有真正地认罪悔改,对信仰也不认真。可这场大病让我经历了神的爱,主的爱也从此在我家扎下了根。圣灵感动我认识到自己以往对神的亏欠,让我开始有了圣洁的概念,并对罪越来越敏感。比如从那时起我开始认识到贪心、怀恨等等都是罪,圣灵也感动我流泪悔改。感谢神,现在我们几位文化程度不高的姐妹自发组成了一个祷告小组,每周在一起祷告,彼此扶持。借着这个小组,大家的灵命都有所提高。但也同时感到我们对神的话语认识还不够,其中有文化程度的障碍,也因为我们渴慕神话语的心还不够。感谢奇妙的神,他感动黄师母等弟兄姐妹体察到我们的困难,已经开始带领我们识字、听圣经、默写金句。我现在的感触是,十字架的路是崎岖难行,因为我们要放下老我,以主为大,凡事学习忍耐,学习饶恕,但靠着主加给我们的力量,我们就能坚持地走下去。感谢主耶稣拯救了我,我愿意一生一世跟随祂,并借着服侍人来服侍祂,以此回应祂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