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脾气习性改变看新生命


◆ 益 人


    哥林多后书5:17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我真切地尝到了这种被神彻底改变的“主恩滋味”!

走至尽头,归主事奉

    我的信主是在我经历了不胜重负的烦恼后被神引向耶稣基督的。我的小家庭完全承继了中国传统的夫主外、妻主内的模式,而且我又遗传了母亲主观和偏激的性情。在那个几乎家家都有“插队知青”的年代,我的“知青”妻子为我带来了分粮、养猪、户口、进社办厂等等均需要与掌权者打交道的各种麻烦事。最终在我二儿子参军复原就业这件事上,神让我尝到人之尽头的味道。那时我动用一切人际关系为儿子安排工作,而且自己觉得这“后门”走得顺顺利利,眼看成功在望,却万没想到出现了天大的意外,一切计划都泡了汤!当时的烦恼实在超出了我能忍耐的极限,我独自一人跑到郊外一块无人的田野里狂喊“天啊,天,我该怎么办呢?!”就在回家路上遇到一熟人向我传福音,我竟乖乖地跟着去信了耶稣。其实在此前有人曾向我发过福音单张,我当时却不以为然。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

    当时是十年前,我们镇上的家庭教会仅只有一、二十人而已,是市里教会结出来的只有两、三年的新果子,因而没有专人讲道。在我信主仅一个多月的时候,开始收听“益友”福音电台并且可以用笔记录90%以上的内容,神便使用我这擅长记录的特长,从此走上了讲台事奉。一个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竟一信主就投入教会事奉!遇到人总想传传福音,被人笑称“信耶稣入了迷”。这实在彰显了神的大能,只有神能改变人心!世人只知做思想工作,哪知人心的改变才是真工作!我四十二年工作学习的成果不如信主的一瞬间!箴言4:23下说“…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千真万确!

妻子见证我的改变

    在我信主约两年时妻子也归向主了。我脾气的改变,在妻子的见证里可见一斑:“他早一点信主就好了,我就少吃好多苦头了!”确实,我的脾气爆烈,当时经济条件不好,我又不愿拍马屁,因此吃不开,总是工作不顺心。而家中外向型的母亲和内向型的妻子又常常不和,我却总向着母亲,家中又是我说了算数,自然妻子是吃了不少苦头。那年月隔三岔五邻居就会听到我那大嗓门的叫嚷,哪有现在的静悄悄。现今可以说因着在主里的追求,我比妻长进些,因此还得迁就她,真有点“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味道了!当然她可没有我那个大嗓门和坏脾气阿!说到这里我得借本刊向我的大儿子再次道歉!他现今的内向是有点从他母亲那继承来的,但与我当时近乎专制、却自以为爱的管教方式是分不开的。一次我听福音台讲到信徒对天父的看法也有家庭的影响,我想如果因我当年对他的不当管教影响了他对天父的亲近,就只能求主怜悯,多予帮助了!

耶稣怜悯救岳母

    我岳母一生拜偶像竟在去世前半天归向上帝,这在我们这一带是极为少闻的事情。在我信主后不久,虽然岳母已经搬住在我家院中的两间平房,以方便照顾,但她因我信耶稣而与我划清界限的心态就象当年文革中的极左家庭。可是我信耶稣,岳母也是我母亲,况且她是我们家中仅存的老人,当然要孝敬她。可她既不要我们送去的东西,更不要给她的钱,这可怎么办呢?感谢神,终于妻子想出了“曲线孝亲”的方法:把要送岳母的财物通过她儿子送去,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几年,岳母还以为他儿子待她真好!可岳母一直在外面说我的坏话,后来连妻子都看不下去了,在家向我发牢骚。我劝她我俩应当坚持祷告,并说“只要天父知道就好了!”

    后来岳母因吃香灰不去看病以至便血,医院也无法救治。在住抢救室的几天里,岳母要他儿子、儿媳和女儿去陪,唯独见我就摇手不要。我虽着急却不知如何向她传福音。后来医院放弃治疗让病人回家,她儿子们因服侍时间太久都回去上班了,请了一位陪护帮忙照顾。一天中午我对妻子说:“看来母亲时日不长了,我无法传福音,你得找机会传啊,不传就来不及了!”午饭后我上楼休息,仅一会儿工夫,陪护大声叫我下去看岳母,我当时就想是否岳母信耶稣了?下来一问妻子,果然如此!原来妻子午饭后去母亲房中,正听到老人在自言自语“啊,天堂是多么好!”妻子听了马上接口说“你也可以去啊!”母亲问“那如何去呢?”妻子答到“只要信耶稣!”母亲马上说“我要信!但又如何信呢?”妻子说“你只要认罪悔改!”当时我一听妻子这么讲,马上冲出去找教会带领人和其他姐妹,赞美的诗歌在路上已脱口而出!她们来到后到岳母床前问明情况,带她做了决志祷告,并把她拜的偶像及迷信用品当面全部销毁。待她们一走,岳母与我一起谈话二、三十分钟,这可真是奇迹!当时又有谁能想得到,不久她就要离世去见主面?

    晚上临睡前妻子忽然提出要与母亲同床睡,以便照应。那晚母女俩躺在一起讲话,忽然岳母说肚子痛,妻子就说“你既然信了耶稣,当求全能的主救你!”母亲就不断呼喊着“耶稣救我!”喊了一会儿,母亲说她要大便了,妻子和陪护一起服饰母亲并用清水洗净。三人就静悄悄睡了。妻子加上在医院陪母亲已十多天没睡好了,待她一觉醒来,天色刚亮,叫叫母亲,不响,摸摸她的额头,已经冰凉!赞美主!这使我想起那两个与耶稣同钉十架的强盗,其中之一自知犯罪并相信耶稣,当天就与耶稣同赴乐园。“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8)”

为盐为光尝甜头

    雅各书1:25(下)说:“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又有诗篇66:12这样讲:“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我真相信一些传道人说的“基督教的信仰是生命实践的信仰!”。

    确实在我刚信主那几年遇到很多奇妙的事。一次在从离家十八里的邻镇回我们镇的路上,心中惦记着傍晚时间来不及记录福音台了,多么可惜!忽然就有一辆车开过我身边,却又回过来问我去哪里,然后就让我搭车及时回到了家中。另有一次下班后看到一个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人,在街河对面硬要我过去,我就硬着头皮过去。可就要在河上的一座桥中间碰头时,他竟然急匆匆掉转头跑回自己家中。我于是在路边小店祷告,怕他追到我家就遭了,后来没事。谁知第二天上班,单位的值班人员说“那个精神病人昨天手拿棍棒找你,把单位里一百多只花盆都砸碎了!”感谢主,用花盆代替了我!又有一次我办公室失窃,所有抽屉都被撬开,除我以外其他四位同事都被盗,其中一位女同事连夹在书中的几元钱都被偷走。而我的抽屉虽也被撬开,但里面的两千元现金却一分也不少!公安局派出所调查认定小偷是从阳台进来的,问我“怎么你的钱没被偷?!”,我回答说“因为我有耶稣!”“耶和华是我的避难所。你已将至高者当你的居所。(诗篇91:9)”

    当然神也使用我向多人传了福音,家人、同事、邻居、熟人都有归主的。其中有一个最典型:那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汉,我曾经向他传福音,却不信。后来听说他中风病危,我就与另一弟兄再去传福音。当时他口不能开,身不能动,我对他说:“你已经听我讲过福音,这次来正是好机会,你务必抓住耶稣。现在你虽不能讲,但能听懂,你只需用点头和摇头来表示接受不接受,好吗?”他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再一次向他详细传福音后,要他表态抉择,他马上点头接受。真奇妙,他竟从此逐步好转(同时也在服药),后来竟可起来走路并开口讲话。就这样我们常常去探望他,他在主里成长五年,才归回天家!

    似乎处处顺利,但神要使用我们却又会熬炼愿意追求他的儿女。正如诗篇66:12下所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下面是我亲身经历的两个较典型的分别来自教外和教内的熬炼见证。

    先讲教外人,即来自世人的:一次我刚与弟兄姐妹们分享了关于饶恕的功课,马上就亲身实践。我家是里弄式的住房,一条里弄住好几家,并有公用的场地可以用来晒衣服等。一天回家看见一邻居正在把自家厕所的污粪管与场地上一只大家好久不用了的公用水井连通,他们的想法可能是反正井已不用,粪管通到井里,把井盖封了就算完事。当时我仅说了一句“这可是公井啊!”就好象点燃了鞭炮,竟使那家男主人跳起来八丈高谩骂连篇,我回答他几句后马上退到家中,我很伤心因为我并没错,而其他邻居也没有一人出来支持。我回到神面前祷告,赞美神。以前别人也碰不得我,神使我改变,不以牙还牙。当然我还得寻求解决方法,想到耶稣是主动爱罪人,所以就在第二天主动与他和好。对我这样一个原本脾气暴燥、得理不饶人的人,竟能如此做,实在是奇迹!

    如果说教外人如此司空见惯,可碰到肢体间的不理解,那实在更令人伤心,也只有靠耶稣胜过了!记得教会带领人(姐妹)在一次讲道结束,与往常一样要我做聚会结束祷告。当天她分享的是“合一”的信息,我想起她与一些姐妹间的异见,所以随即祷告,求天父使她做榜样。谁知,我一回到家就接到她的电话,竟责问我“你祷告的什么?”随即是连珠炮般的批评和诉说,世人常以“泼妇”来形容一个不饶恕的妇人,大家可以想象当时我是何等的伤心!真是肢体相连,切肤之痛啊!以前从未如此深切体会!教会里此姐妹和我是两个主要同工,担负讲道重任。我认识到我俩之间的破口对教会的伤害必大,于是我禁食祷告半天,奇妙的是又连续两次收听到福音电台关于学习饶恕的信息。后来市里母会也专门为此来调解。感谢神,在前后不到十天时间双方恢复正常交往,完全不再放在心上。诗篇37:5说“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祂,祂就必成全。”感谢神让我看到以前我的坏脾气对别人的伤害。我回顾自己的改变,只能赞叹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为!

    神的恩典正如诗篇103:11-12所讲:“天离地何等的高,祂的慈爱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神的爱是那样的长阔高深。神必使我继续认识祂,直到见主面。神也必使我们在实践信仰中经历祂,因为我们是祂的工作!以上我只举几点经历与众弟兄姐妹分享。请你们多为中国家庭教会祷告!愿神的话激励我们众人:“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动摇,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书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