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福音广传

究竟做了些什么?


亲爱的代祷者:平安!

    从澳洲回家不久,我的咳嗽和腰痛又回来了。其实在出访澳洲前已经腰痛发作,只是在澳洲时弟兄姐妹为我们安排了很舒适的住处,疼痛得以暂时缓解。回来以后先要探访几位新同工,然后去外地迎接母会的传道人到神学院教学,接下来又一同去山上的宣教中心视察。这期间困扰我的却不是身体的软弱,乃是心灵中的一个问题:“你为福音广传究竟做了些什么?”我其实可以用刚刚在外分享时播放的影片和诗歌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神说:“这些都是昨天的工作,我问的是今天你为福音广传究竟做了些什么?”回顾这几年的工作,从神学教育、开拓培训、建立教会,到设立培育中心、开办学校,这一切全赖神的引导与供应和同工的努力与忠心,现在已经进入交接阶段,快要成为昨天的工作了。今天我虽然有一个感动,想开办一所福音诊所去服侍山地居民,以医疗服侍去传一个全人的福音(我还是没有信心去开办一间医院!)不过,立刻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具备医疗背景的同工,而且所属的差传机构也没有一位医生在宣教工场前线服侍。虽然过去有医生随短宣队前来帮助,毕竟只是暂时性的支援,对当地人的帮助并不深入,试问疾病哪里会等到有医生在的时候才临到呢?基督徒医生啊!你往哪里去?

    当我在外分享时,很多弟兄姐妹很佩服我们的工作,只是没有感动来参与服侍,难道大家都有感动留在原居地发展吗?我们很多时候为别人的委身而欢呼,自己却没有勇气去承担。套用基督教第一位来华宣教士马礼逊的话:“假如我们的使命只为求在神面前得着从基督和他的救恩而来的平安,那么我们可以不必离乡背井、远渡重洋了。”我觉得现在鼓励更多的弟兄姐妹走在神的大使命当中,比开拓任何新的事工都来得更重要。

    在我的家族中,很少男丁能够活过五十岁,我的父亲是四十九岁去世,我的哥哥去年去世时只有四十二岁,我的几位堂兄更只有三十几岁就死。我在想:“神若恩待我,在未来这十二年的人生中我可以为他做什么?”其实,就算我们过去所做的确实伟大,却都已经是昨天的事,我们也许会为明天而大志宏图,其实明天如何我们还不知道,神所要的是我们的今天。

   当我们计划如何庆祝圣诞节的同时,可否花一点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为福音广传究竟做了些什么?”

祝以马内利、圣诞蒙福
您的宣教士
二OO六年十一月

(作者是本教会参与支持、在亚洲事奉的宣教士。)